她採訪舒淇的這段視頻,不是缺心眼而是壞

咖主說咖 發佈 2024-01-06T01:49:07.905426+00:00

女主持冷漠發問的內容尺度讓人張大嘴巴,舒淇熱情灑脫的敢言讓人心疼又佩服。雖然原視頻很長目前也無法找到,但幾組核心對話,大致還是給大家理出來:1.


這兩天,有條古早視頻被瘋傳,受訪對象是舒淇。


女主持冷漠發問的內容尺度讓人張大嘴巴,舒淇熱情灑脫的敢言讓人心疼又佩服。


簡直冰火兩重天的對白。


雖然原視頻很長目前也無法找到,但幾組核心對話,大致還是給大家理出來:


1.

主持人:十七八歲的女孩,很可能還在念書或者工作剛開始,那個時候你已經拍攝全裸寫真集。你為什麼會去這樣做?


舒淇:本能。你想想看那時候十七八歲的小女孩小男孩,他們都覺得自己最聰明最厲害啊,然後在旁邊就有人遊說,「哎呀,你長得又漂亮,身材又好,不拍寫真集可惜了。」那我就想:對啊,自己長得那麼漂亮。拍寫真集肯定會有人說「看那個誰誰誰啊,那麼成功啊,怎麼樣怎麼樣。」



主持人:你現在說自己很笨,是不是後悔當初那個決定?


舒淇:我覺得說完全沒有很假的,多多少少有一點。但是因為我成功了,所以我今天沒有辦法也不會對著電視機講我後不後悔。


2.

主持人:第一次面對鏡頭裸露的時候,感覺是怎麼樣的?


舒淇:其實我真的忘記了。而且我覺得,人通常都不會去想要記那些比較不喜歡的事情吧。


主持人:香港有演技很好又長得很漂亮的女演員,但是呢,你靠脫是不是一條捷徑?



舒淇:對啊,真的是這樣子啊。你脫衣服就可以上頭版吶。然後雜誌啊,封面吶多好啊。你說還不是最快讓人家記得你的捷徑啊?!這是自我宣傳的一個方式。


主持人:希望出人頭地嗎?


舒淇:那每一個人都希望出人頭地啊?!我沒有去特別的安排過。



主持人:香港的大街上到處都可以看到你的寫真集,你的VCD等等,你會不會有的時候有點挫?畢竟你也很年輕。


舒淇:不會哎,我真的不會。因為我很早以前,就已經調試過自己的心情了。這種東西你不接受你自己,人家怎麼接受你啊。


3.

主持人:你曾經希望過很高然後失望,對感情?


舒淇:對啊,我對事業其實還好,對感情曾經希望很高。就想要跟人家一生一世呀,但人家又不要跟你一生一世啊。


主持人:為什麼?因為你拍過三級片是嗎?


舒淇:不是,無關。如果喜歡我的話,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這組對話,出自舒淇出道三年時在香港受訪的視頻,網絡評論區幾乎已清一色達成兩個共識:


一,這個女主持太沒品了,根本不是蠢,是心眼很壞。骨子裡像是帶著一種蔑視,眉宇神情又有種挑釁。頻頻揭人傷疤、戳人痛點,居然還有種津津樂道於此的得意。



二,舒淇真性情真敢說,都被冒犯成這樣了,還雲淡風輕對答如流。人最可貴的就是真誠坦蕩。和主持人一比,靈魂的淡然與齷齪立見高下。挺舒淇!




幾乎所有了解舒淇的人,都能感受她的骨子裡始終有一份「真」。


閱人無數的蔡瀾曾專門在自己的書里,給舒淇留過一個篇章的位置,寫她在他眼裡隨處可見的「真」。


他和舒淇打過牌。舒淇是那種打錯一張牌就會呱呱大叫、拼命罵自己的女孩。


但工作的時候她又會全神投入,對待搭檔的工作夥伴,也同樣給予極大尊重和誠意。



有一年,蔡瀾在日本留學的攝影師同窗想辦一本時裝雜誌。這位友人當時沒身份地位,但又很想好好把雜誌做出名堂來,於是找蔡瀾走後門推薦個明星上創刊號。


蔡瀾想到了舒淇,但考慮當時她已經比較紅,只打算向她借兩小時寶貴時間。


誰料絲毫不耍大牌擺架子的舒淇,主動騰出一天時間去接受拍攝和訪問。


蔡瀾覺得她太給面子講義氣了,可真實原因是:她透過蔡瀾之口感受到了攝影師的誠意,她不能辜負這份認真。


正如蔡瀾所說,演過大尺度影片後是否能被大家接受,完全要看演員本身的自信程度。


舒淇贏在了自信,但這份自信來得容易嗎?最終還是要有悟性和慧根。



她的原生家庭很差,也走過彎路,但她在各種青春期面臨的誘惑、社會危險以及人生岔路口繞出來了,還能一路遇到幫助自己的貴人,無縫進階自己的事業,在荊棘中殺出一條大路。


這其中一定有她的過人之處:恰恰是少女般的純真和鋼鐵般的鬥志,碰撞出另一種雌雄同體。


無論是二十幾歲三十幾歲四十幾歲,你可以看到她臉上的笑容,永遠是那種可愛嬌憨又明媚型的。就像風過無痕,春暖花開,只留溫暖在心頭。



舒淇的父親是普通的工薪族,母親18歲就生下她。


拮据外加早婚早育,家庭的教育能力完全靠天收,而舒淇恰恰沒等來奇蹟,只等來了父母的冷漠和暴力。



經常被打罵的棍棒教育讓她感覺不到被愛和溫暖,她厭學逃課、和社會不良青年混到一起,甚至為了滿足青春期愛美打扮的虛榮心,偷父母的錢去買首飾,眼前仿佛可預見未來命運。


但有一天她突然剎車了。


16歲那年,舒淇離家出走半年後偶然回家,母親的白髮突然讓她放下了曾經所有的「不解」,她說自己那一刻起,才突然意識到父母也不容易。



前頭那段讓人火冒三丈的訪談,其中就有段是主持人和她聊父母。


舒淇說自己從小是被爸媽打到大的,主持人就順著話茬子問她和父母關係可是不好。看看舒淇脫口而出的回覆:


「不會啊,我跟他們關係很好啊。打是親罵是愛啊。但是爸爸媽媽他們本來就是好人,只是他們不會去教小孩子,他們那麼年輕,我媽18歲就生我,然後(我)又那麼壞,一天到晚在那裡哭來哭去,她不打你不罵你,她也不曉得要怎麼樣去照顧你。」



我們一直都在說人要懂得換位思考,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可真做起來得克服自私、偏見、狹隘、放下面子,遠離自己思維定勢的「舒適區」,不是每個人都願意主動調整自己。


舒淇骨子裡有一份清澈見底的善良,這份善良和善意,讓她能放下浮華與紛擾去簡單看待覆雜的人性,最終也撫平了自己被干擾的內心。


她想掙錢參與養家,端盤子、賣衣服,沒門檻的都去試。


因為當店員,接觸各種人的機會多嘛,長相很有識別度的她,一來二回就遇到了星探做模特。


舒淇17歲進入演藝圈是因為拍性感寫真,被不安好心的大佬矇騙「邀請」去拍了大尺度電影。後來又被金牌經紀人文雋發現,帶她去香港發展。


看過有篇資料,提到當時已經懂得一點人情世故的舒淇,原本還有一些猶豫這樣毀約好不好。瞧這姑娘,單純的讓人心疼。



後來還是為了躲避反對她拍片的男友,才從台灣省去了香港。


她和王晶合作,先拍了古裝劇《玉女心經》、又和邱淑貞、任達華主演了《紅燈區》,終於黑紅成名。


當時走在大街上都會被人罵:「看,脫星來了!」


但舒淇很賣力,因為不情願不喜歡,每次拍戲就像第一次一樣陌生,可良心和個性讓她即便不想拍,也要做到認真守約。


也是這份認真,文雋和王晶拍戲之外,對她極盡保護。每當各種富商大佬想花錢找她吃飯,都被倆人以「我們不是那種人」擋掉。再後來又帶她轉型,接到了爾冬陞的《色情男女》。


有影迷評價,當你覺得懷才不遇,請看《色情男女》,這似乎像一種隱喻。


20歲的她和張國榮搭檔,奪得了那年的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獎、最佳新人獎,從此片約不斷。



但回過頭來這是撞大運了嗎?明明是她自己託了自己的福。


在片中,舒淇的角色和她出道真實的近況幾乎無二,她本色出演全情投入,壓根沒指望還能得獎。


這份無心插柳的鬆弛感,反而讓她沒有得失心,真正的潛力被激發出來,更快讓觀眾「看到」。


有意思的是,積極的行動收穫美好的成果,而美好的成果又反哺心智,讓自信油然而生。從那部戲後,舒淇就立志要把脫掉的衣服都穿回來,並且她真的做到了。


從艷星成功轉型後,她合作的幾乎都是一線導演和巨星,從配角到主角,戲路也越走越寬。


有人甚至列出一張海內海外兩岸三地與她合作過的男演員不完全名單:張國榮、劉德華、梁朝偉、成龍、郭富城、謝霆鋒、吳彥祖、宋承憲、妻夫木聰、傑森·斯坦森......這其中,影帝、男神也幾乎包了個全。




有沒有發現?舒淇其實蠻奇的。她是那種不用大力發狠,就能成事還一路交好運的人。


即便是感情這條路,看起來曲折最終還是遇到了自己的「真」先生,這在複雜又人心不定的娛樂圈已經很可貴。


當年傳的最凶的兩段情,一個是和黎明,一個是和張震。


黎明比舒淇大十歲,1998年兩人合作《玻璃之城》時她才22歲,電影拍完可能有媒體為了炒作吸睛,稱兩人傳出動真情。



這段歷史如今仿佛已成羅生門,因為在任何公開場合,兩人都沒有承認過。


但坊間關於他倆戀愛的橋段,不僅隨處可見還編的有鼻子有眼。


比如地下戀一談就長達7年,22歲拉鋸到29歲,說舒淇扮演卑微的那一方。


又比如倆人曾被娛記拍到在一起,據說黎明看到記者後火速消失,扔下舒淇一個人面對狗仔。


再到後來越變越離譜:


1999年,一則黎明為舒淇自殺的消息登上頭版頭條,當時消息稱在記者鏡頭下,舒淇聽到黎明為他自殺時卻笑得異常燦爛,並回答沒有什麼感覺。


2004年的一次電視專訪,說舒淇坦誠自己早年經歷,卻被天王大罵「以前你是一個人做這些事,而現在是我們兩人在一起……」


2005年,委曲求全的舒淇終於鼓足勇氣向黎明求婚,黎明母親第一個跳出來反對:「我們家世很好,我不可能讓兒子娶你的,你別費勁了。」



這些惡意的杜撰說實話稍做推敲就很離譜,最重要的是面對成熟穩重的全民偶像黎明,把所有矛頭指向舒淇,仿佛一個有「過去」的女人,就不配擁有今天和未來的幸福。


和張震的傳聞更奇葩,始於一場電影拍攝鏡頭。


兩人2005年合作過《最好的時光》,某天突然有一條消息滿天飛:


「電影中有吻戲,舒淇和張震太投入了,從客廳到臥室,兩個人足足吻了10多分鐘,敬業精神令人感嘆。導演喊了好幾次停,他們都沒聽見。」



一起參加綜藝《康熙來了》,主持人蔡康永問倆人一個很尖銳的話題:


如果張震追你,你會答應嗎?舒淇脫口而出給出肯定的回答,而接下來問張震的:你喜歡舒淇嗎?張震也同樣給出肯定的答案。


隨後的輿論發酵和黎明當時如出一轍,說張父以一句:「舒淇不會是兒子的另一半」棒打了鴛鴦。


這宗緋聞以2013年張震和助理莊雯如大婚,舒淇以好友身份欣然參加結束。



在婚禮上新娘還大大方方把手捧花給到舒淇送上祝福,讓人感受到兩個女孩各自的坦蕩。


2016年,舒淇終於和認識近20年的圈中好友馮德倫結婚。她們的婚禮很簡單,只有兩個人和一束鮮花。


後來上綜藝,舒淇談起自己被問當年為什麼沒和老公認識就在一起。你猜姐姐怎麼說的:「我(那會)看不上他。」



你瞧,她就是這麼真性情,真灑脫。人最可貴也最難的是誠實面對自己,她卻把它變成骨子裡的習慣。


這讓人想到關於她改名的事。舒淇其實原名叫林立慧,當年拍寫真改了一個文縐縐的藝名叫「書琪」,後來文雋覺得不夠靈氣,兩人商量最終改為「舒淇」。


從「書」到「舒」,恰恰是一個從青澀到成熟的轉變,當一個人找到自洽,所有的事都能理順,好運也會隨之而來。


舒淇從很小就在練習怎麼「自洽」,童年面對不成熟的父母不恰當的相處模式;少女時期面對社會險惡以及不平等的工作待遇,在理想現實之間找平衡;成名後又面對名譽和感情的詆毀……她一直在學習怎麼與自我和解,與他人和解,從而獲得內心的安寧和積極力量。


她一直沒有很大的野心,想要拼命去爭取什麼。因為她知道,希望越大的時候,失望也會越大。她不要那個失望,平常普通就挺好。



關於未來要如何,她從來不去多想: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太過強求的事,也沒什麼意思。有生涯規劃很好,但你到不了那裡的時候怎麼辦?人活著就只有當下這一刻是真實的。就好比自己做演員,怕哭戲哭不出來、怕演得不好;住那麼高的樓層、那麼好的景,窗戶還是不敢拉開,你怎麼知道會不會有人就是神通廣大,拍到你最不想別人知道的隱私?出去永遠都被問八卦,沒人在意你的演技。我的生活、我的工作,全部都被壓力包圍了,我可不要再給自己更多壓力。


想想這不就是最簡單的幸福真理麼?大道至簡,繁在人心。


無論事業家庭,到最後都要自己活得開心、舒服。喜歡的就爭取,得到的就珍惜,失去的就忘記。


舒淇經歷過那麼多艱難,也靠著那份「真」在複雜的世界裡勇敢闖蕩,活成了快樂的自由人。這何嘗不是對普通人的一種莫大安慰呢?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