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南端的徒步旅行線路

國家地理中文網 發佈 2024-01-10T20:24:12.231124+00:00

小鎮只有3000人,他們中有科學家、海軍軍官和當地雅加族漁民。但在登山愛好者心目中,威廉斯港的名氣可不小,因為他們從這裡開始地球最南端的徒步旅行。

撰文:MARK JOHANSON

手指順著地圖向美洲的遠端滑去,最後你會發現那裡的威廉斯港。威廉斯港是比格爾海峽邊一個偏遠的智利小鎮。小鎮只有3000人,他們中有科學家、海軍軍官和當地雅加族漁民。但在登山愛好者心目中,威廉斯港的名氣可不小,因為他們從這裡開始地球最南端的徒步旅行。

迪恩特斯徒步路線以威廉斯港為起始點,用五天的時間,環行納瓦里諾島。儘管納瓦里諾島的街道上狂風大作,但桀驁不馴的野馬和脾氣倔強的奶牛還是慢悠悠地在那裡閒蕩。街道兩旁林立著小商鋪(多數是戶外裝備店)、旅店(旅館和酒店)以及提供當地特產帝王蟹的餐館。

當然,真正有魅力的還是迪恩特斯德納瓦里諾(Dientes de Navarino)山脈犬牙交錯般嶙峋的山峰。勇敢無畏的徒步旅行者在這裡發現了綿延33英里的假山毛櫸林,穿過這片茂密的叢林後,等著他們的是泥炭沼澤、湖泊和崎嶇的高山通道。朝南遠眺,合恩角盡收眼底,那是南極之前最後的一塊陸地。

當地旅遊局局長莫里斯·范德梅勒說:「10或15年前,你在這裡找不到徒步旅行者。今年二月創了新記錄,一天之內有48人出發,開始徒步旅行。」 當然,這和熱門的巴塔哥尼亞徒步旅行相比,還相差甚遠。例如,前往附近托雷斯德佩恩國家公園參與W徒步旅行的人絡繹不絕,必須要提前預訂營地才行。目前,每年只有不到2000人挑戰迪恩特斯徒步路線。然而,即使這是通往南極之前的最後一塊陸地,前來旅行的人也越來越多。

明年,威廉斯港將建成一個新的多功能碼頭,專門供前往南極的探險船使用。此外,威廉斯港還將在它的小機場建一個客運站,交通也會比以往更便利。

同時,高速Wi-Fi和一個閃亮的新研究中心,能讓威廉斯港面向更廣闊的世界。雖然威廉斯港惡劣的氣候(位於南緯55度)讓旅行者望而卻步,但迪恩特斯徒步路線似乎準備好了迎接更多的遊客。

荒野之境

迪恩特斯徒步路線的歷史可以追溯到20世紀90年代末。當時,澳大利亞冒險家克萊姆·林登邁爾為《孤獨星球》的徒步旅行指南開發了這條路線。在之後的幾年裡,很少有人會踏上這條路線,但它與巴塔哥尼亞成了旅行者崇拜嚮往的徒步目的地。

探索納瓦里諾島(Explora Isla Navarino)是一家專門帶團探險的公司。它的創始人豪爾赫·巴貝羅回憶稱:「我至今還記得,我第一次踏上迪恩特斯徒步路線時的感受和它帶給我的那份自由。這感覺就像是,你是第一個走在這些群山中的人,因為一路上,你看不見路在哪兒。這裡完全是個荒野。」

迪恩特斯徒步路線一開始,就是一段兩英里長、通往班德拉山的上坡,這一段行程深受郵輪客的歡迎,完成這段行程一天足矣,還能飽覽比格爾海峽的全景。繼續徒步的旅行者將沿著羅巴洛山谷前往薩爾托湖,並在雄偉壯觀的瀑布旁露營,度過第一個夜晚。第二天和第三天,要越過崎嶇的隘口,進入潮濕的山毛櫸林,並在高山潟湖旁過夜。麥哲倫沼澤地里的苔蘚讓人感覺像是在潮濕的海綿上行走,這就到了考驗防水靴極限的時候了。

第四天主要是上坡路段,要穿越岩石嶙峋、狂風大作的帕索維吉尼亞(Paso Virginia)回到迪恩特斯德納瓦里諾山脈北側,這一晚要在樹木遮蔽的森林中度過。而第五天,主要是下坡路段,在麥哲倫啄木鳥的鳴叫聲中,穿過森林,返回威廉斯港。

巴貝羅說:「如果天空作美,這是一段相當舒緩的旅程。」他表示,路程長、海拔高不是特別大的挑戰。「但要是天空不作美,情況就複雜多了。」 在巴塔哥尼亞,一天內體驗四季的變換是家常便飯。在納瓦里諾島,當地人開玩笑說,甚至一小時內,就能過完四季。

在短暫的徒步季(11月至來年3月),威廉斯港的最高溫度通常能達到50華氏度左右,而山路上的溫度則會降至零度以下。一二月份正值南半球夏季徒步旅行的高峰,而這兩個月以外的日子裡,經常遇到的情況是:一覺醒來,帳篷上積了雪,下午卻烈日炎炎。那些勇於忍受暴風雪的徒步旅行者,在3月中旬,就能欣賞到秋天才能見到的落葉美景。

惹麻煩的河狸

迪恩特斯徒步路線大部分都在林木線以上,並且沒有明確的線路。但大概每隔半英里,就會有一個路標,好讓徒步旅行者保持正確的方向。森林中有粗壯的樹根、深深的沼澤、帶刺的小檗灌木,給旅行者造成了不小的障礙,但最大的障礙是河狸,它們築起的河狸垻,每年都會讓徒步線路改道。

早在1946年,比格爾海峽對岸阿根廷一側的火地島來了20隻加拿大河狸,河狸皮毛和河狸香(一種用於生產香水酊劑的腺體)催生了新產業,拉動了當地經濟。由於河狸在當地沒有天敵,它們的種群數量不斷增長。

納瓦里諾河狸公司(Navarino Beaver)的米格爾·加利亞多表示,如今,光是納瓦里諾島上就有近6萬隻河狸。他會帶領遊客,去看原本是原始森林的地方,現在被河狸破壞成了什麼樣子。

加利亞多是為數不多積極致力於控制河狸種群的人士,他每年會捕殺大約60隻河狸食用或做工藝品。他說,河狸肉品質高,實際上對人體是相當好的。河狸肉有豐富的纖維和蛋白質,雖然要配上不錯的醬料,才能「抵消肉的苦味」。

河狸為引進水貂和麝鼠這兩個物種創造了理想的棲息地。加利亞多稱這三個物種是「破壞三劍客」。這位前公園管理員希望,旅遊業的增長或許能讓政府更關注這個問題。

旅遊業的希望與危機

控制河狸種群的策略仍未明確,但總有計劃能讓徒步旅行本身更有秩序。目前,威廉斯港以外的地區,沒有什麼設施。但該市旅遊局的負責人克里斯蒂娜·阿爾塔米拉諾表示,在2024年年底前,會有資金用於改善標識、建造旱廁和緊急庇護所。

威廉斯港的旅遊基礎設施也在變多。一個新的多功能碼頭將在未來三年內分階段開放,以便讓這座小鎮成為前往南極的重要門戶。(像銀海郵輪這樣的公司已經把船開到了這裡。)

同時,威廉斯港機場今年將開設一個客運站。12月到來年3月期間,智利DAP航空集團(Aerovías DAP)每周會有六個航班從蓬塔阿雷納斯(麥哲倫-智利南極大區的首府)飛抵威廉斯港機場。遊客還可以體驗32小時美不勝收的海上之旅,乘船從蓬塔阿雷納斯出發,沿途穿越阿爾韋托德阿戈斯蒂尼國家公園的峽灣。

近年來,當地新開了露營咖啡館(Campero)、亞南極啤酒屋(Subantartica Beer House)和弗澳酒店(Fío Fío)以滿足旅遊業的增長。此外,致力於亞南極洲生態研究的合恩角亞南極中心(Centro Subantártico Cabo de Hornos)也引人注目地在此成立。然而,小鎮沒有足夠的旅店和餐館,無法容納更多的遊客。

雅加族原住民社區的前主席大衛·阿爾代擔心,納瓦里諾島的發展太快了。他說:「雅加人在這裡已經生活了幾千年,過去即使我們人口再多,也從未讓環境嚴重失衡過。如今發展對當地產生了更大的影響。」

阿爾代並不反對旅遊業,他開了塔納納(Tánana)皮划艇公司,在比格爾海峽提供遊覽服務,向遊客展示雅加人的航海古蹟。雅加人在世界最南端生活了近7000年。阿爾代只是希望,旅遊業的發展是可持續的,並符合雅加人與環境和諧相處、保護環境的原則。「我們必須要能找到平衡,這樣這個小鎮才不會人滿為患。」阿爾代說。

(譯者:幸運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