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大浪潮曾奔涌,回顧百年香港電影地理

國家地理中文網 發佈 2024-01-12T06:10:18.599958+00:00

昨晚第41屆香港金像獎上,獲獎紀錄片電影《給十九歲的我》導演張婉婷說。1949年底,新加坡電影商人溫伯陵在香港投資拍攝武打片《鞭風滅燭》,成為香港電影史上第一部黃飛鴻片。

最近微信機制有變,請將國家地理中文網公眾號設為「星標」方可收到正常推送

人文歷史|閱讀5分鐘

「希望香港導演不要怕拍紀錄片。」

昨晚第41屆香港金像獎上,獲獎紀錄片電影《給十九歲的我》導演張婉婷說。

本屆金像獎因為疫情原因,入圍影片僅33部,19部獲得提名。唯二的亮點可能是最佳電影獎項頒給了紀錄片,以及出現了一些新導演面孔。

作為華語電影先驅,香港電影一度輝煌,類型、片種與流派異常豐富,且有深刻的時代烙印。

片種1 古典英雄主義,猛造62個黃飛鴻

1949年底,新加坡電影商人溫伯陵在香港投資拍攝武打片《鞭風滅燭》,成為香港電影史上第一部黃飛鴻片。50年代拍攝了62部,都由胡鵬導演、關德興主演。

黃飛鴻 《鞭風滅燭》 導演:胡鵬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民意祈求社會穩定和平,黃飛鴻身上中國傳統儒家道德精神,講究禮、義、忍、恕、和的古典主義英雄氣質,很難不令人神往。

而且這個系列天生讓香港人產生文化親切感,加上新加坡、馬來西亞電影市場對香港武俠片有大量需求,因此根本停不下來。

不過,高產黃飛鴻背後,是跟風搶拍,以及情節公式化,正邪永遠二元對立,影片質量良莠不齊。

片種2 武俠片紅了,英雄終於肯做人了

早在清朝光緒年間,香港就有了商業電影放映。但本土商業電影浪潮20世紀才發生。

1928年,明星電影公司張石川執導武俠片《火燒紅蓮寺》,連拍18集,掀起武俠風潮。

《火燒紅蓮寺》導演:張石川

武俠片借鑑好萊塢類型電影觀念和理論,繼承中國傳統武術和價值觀,有視覺奇觀也有理想投射,很快就形成了長盛不衰的中國特色影片類型。

但《火燒》熱引發商業公司惡性競爭,市場一通粗製濫造,在社會輿論和電影管理部門的干涉之下逐漸散熱。

新中國成立後,武俠片在香港復興。當時通俗文化興盛,金庸、古龍等人的武俠作品很火,為武俠片盛行提供了沃土。

電影公司邵氏、電懋,電影人張徹、胡金銓、楚原都是武俠片史上的重要角色,留下了《俠女》《龍門客棧》《獨臂刀》《十三太保》等經典作品。

他們在老派武俠片的正邪二元對立上,探索出了更有人味的英雄角色和價值情懷。但三人的影片創作底色完全不同。

胡金銓1958年進入邵氏公司,作品不多但是質量極高。他的影片將價值觀上升到家國情懷高度,主題貫穿愛過主義,而且優美、空靈、深刻。

胡金銓

他改編自《聊齋志異》、講述明朝兩黨之爭的《俠女》,獲得了1975年坎城最高綜合技術獎,是當年的最高獎。

《俠女》 導演:胡金銓 上映時間:1970年

張徹更追求男性陽剛之氣,他認為邵氏電影多是女性向文藝片,必須改道陽剛生猛的創作路線,得到了邵逸夫的支持。

張徹

於是,邵氏公司從黃梅調題材泛濫中解脫,開創了嶄新的武俠電影時代。

張徹電影一以貫之的是男性重義守信的主題,但是英雄往往有勇無謀,逃不過敵人的陷阱或者悲劇命運。

他的片中很多赤膊上陣、血肉模糊、開膛剖肚的恐怖血腥,因此被稱為暴力美學的奠基人。

《新獨臂刀》 法國版海報 導演:張徹

用激烈的動作描繪出自虐式的英雄世界,恰好撞擊著六七十年代注重感官刺激的娛樂消費潮流。

楚原偏愛改編古龍小說,擅長把中國傳統文化融入在電影之中。

楚原

他的電影質疑友情和道義,傳統英雄價值尺度蕩然無存,轉向揭示人性深度掩藏的對權利和金錢的欲望。武林高手為了金錢美女和地位廝殺,英雄內涵被掏空。

《流星蝴蝶劍》 導演:楚原

這裡要提一嘴功夫巨星李小龍。他是本土武術宗師,且學習了日本柔術、空手道和拳擊。身體動作和武術招式都超乎常人,快准狠,散發著血腥味,把中國功夫推向了新高度。

參與的影片不再是狹隘和門派或金錢美女之爭,而是為民族、正義而戰,與當時備受凌虐的民族群體願望相符。

精武門 主演:李小龍

70年代新浪潮中堅導演徐克、許鞍華等都對武俠片感興趣。

徐克1983年指導了大型科幻武俠片《新蜀山劍俠》,鍛鍊出了一批本土的電影特效師,拉開了香港動作特效片的序幕。

懸疑奇幻的武俠片《蝶變》顛覆了50年代黃飛鴻的沉重道德宣教和李小龍電影中的民族主義訴求,甚至偏離了張徹的江湖規則,更接近於胡金銓和楚原電影中的神秘詭譎,懸念迭出。

片種3 短命但關鍵,新浪潮片了不起

始於上世紀70年代末的新浪潮電影,僅有三四年狂熱,卻成為香港影史上關鍵一筆。

當時香港經濟狂飆,倫理道德、價值和消費觀念大變遷,直接打破原本壟斷的電影市場,催生新電影和影人。也將香港電影從古早英雄武俠、功夫喜劇拉回現實生活。

以《獅子下山》為代表的表現草根階級的電視劇大受歡迎,直接啟示了香港新浪潮電影。

1978年,嚴浩導演的《咖喱啡》揭開了新浪潮電影的序幕。隨後徐克、許鞍華、章國明分別導演了《蝶變》《瘋劫》《指點兵兵》,讓新浪潮站穩腳跟。

嚴浩在1984年創造了被稱為現實主義精品的《似水流年》,為新浪潮時期畫上完美句號。

在香港商業片泛濫成災之時,嚴浩的《似水流年》以古樸的潮汕鄉土氣息,耐人尋味的普通人物的感情撞擊,清新自然的表演風格轟動影壇,囊括了1985年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六項大獎。

許鞍華對越南難民題材情有獨鍾,先後用70年代越南大變動的難民生活為題材,拍攝了《胡越的故事》《投奔怒海》《獅子山下·來客》,被稱為越南難民三部曲,也成就了她的代表作《投奔怒海》。

這批政治傾向的電影內驅力實際上是作為女性天然地對不公的憤慨、對弱勢群體的母性同情、對正義的呼喚力挺。

《投奔怒海》 導演:許鞍華

這個時期仍有帶著武俠基因的動作類型片,但已經分類明確,一種是表現香港現實生活的槍戰片,警匪片、犯罪片,另一種是懸疑奇幻的武俠片。

新浪潮電影最大特點是呈現香港現實生活,表現平常百姓的喜怒哀樂。

影片革新了電影技術、改變了影像風格,從總體上提升了香港電影的藝術性和思想性。

此後,新浪潮中堅導演們分道揚鑣:許鞍華轉向了女性題材;新浪潮開拓者嚴浩著力改編名著,拍了《滾滾紅塵》和《棋王》。

徐克展原本愛用怪力亂神揭示了人類的劣根性和歷史荒唐。90年代開始迎合大眾趣味,顛覆老黃飛鴻形象,打造華麗絢爛的《黃飛鴻》系列。

《棋王 》導演:嚴浩

新浪潮並未像法國新浪潮、義大利新現實主義電影運動一樣發展成美學革命,沒有共同的宣言,沒有統一的風格和主題,力量分散,在幾年之後被商業電影吞併。

片種4 看著看著就哭了,喜劇片解壓又扎心

70年代,城市化商業化大規模發展,娛樂消費消解生存壓力,喜劇片迎來好時代。

袁和平導演、成龍主演的《蛇形刁手》《醉拳》是功夫喜劇片的代表之作。生動活潑的人物形象和出色的拳腳功夫,讓成龍快速成為了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超級武打喜劇明星。

功夫喜劇片遵循快樂原則,將李小龍的硬招還原成妙趣橫生、令人眼花繚亂的雜耍功夫。

《蛇形刁手》 導演:袁和平

嚴肅的英雄傳奇被還原成世俗故事,充滿意識形態的教化還原成純粹的娛樂,用不死英雄的喜劇性撫慰觀眾的心靈。

90年代的香港電影界,周星馳成了票房標杆。1992年,因為他所主演的五部電影票房霸占香港票房前五,被稱為了周星馳年。

武狀元蘇乞兒工作照

周星馳對喜劇電影本質瞭若指掌,開創並光大無厘頭喜劇電影,用後現代的結構、拼貼、戲仿來完成表演和敘事。

片種5 英雄不死,在英雄片裡被時代摩擦

80年代後期,吳宇森的英雄槍戰片繼承了香港武俠片的傳統,加入了新的美學元素。

1986年,他自編自導的《英雄本色》奠定了吳式暴力美學風格,掀起英雄片浪潮。

《英雄本色》 導演:吳宇森

吳宇森沿襲張徹的男性情義與動作暴力,把傳統價值觀念和動作片元素融合,但是以現代的抒情手法浪漫化鋪陳,為動作電影帶來革命性的觀念。

英雄形象可以看到古代俠客英雄的身影,他們身懷絕技但結局悲慘。用暴力mix詩意來描寫人與人、人與時代的積極關係。

片種6 嚇人嚇到辦公室,恐怖片殺瘋了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功夫片衰落,恐怖片抓住時機殺出一條血路。在香港,很多知名導演都拍過不止一部的恐怖驚悚電影。

許鞍華攜手六十年代玉女偶像蕭芳芳《撞到正》,引領香港新浪潮。關錦鵬也曾集合梅艷芳、張國榮共譜人鬼情《胭脂扣》,攬獲亞太地區各影展無數大獎。

《胭脂扣》 導演:關錦鵬

2000年之前,香港恐怖片題材多以古老中國傳奇、小說為改編,舊時代的村鎮、荒郊野外為背景構織著模糊的家國夢。

新世紀後,即使恐怖片仍從《聊齋志異》中取材,但陣地逐漸由村鎮轉移到了繁華都市,轉移到了市民生活的電梯、辦公室、車庫等。

2002年上映,由杜琪峯、韋家輝導演的《我左眼見到鬼》,由本屆金像獎影后鄭秀文飾演。

《我左眼見到鬼》 導演:杜琪峯 韋家輝

這部恐怖片在香港電影低潮時期兩天就收穫了400多萬的票房成績。愛情、喜劇與恐怖相融合,令人耳目一新。

片種7 性別和人性關懷,都在文藝片裡了

關錦鵬1979年追隨許鞍華轉入電影製作,他的電影清一色表現的是女性世界,話語權交由女性霸占,男性是被審視者和被敘述者。

他的作品偏離香港傳統商業電影的作風,總是泛著古典淒涼況味,充滿著濃郁的懷舊情緒,讓人聯想到日本50年代的溝口健二導演。

《山椒大夫》 導演:溝口健二

導演王家衛更愛用符號和隱喻,來呈現強烈宿命情節和末世情懷。空間封閉幽暗、時間恍惚、個體孤獨、情節交錯斷裂。

這些純屬感官、私人化的華麗頹廢符號,奠定了他作為香港「作者電影」代表的地位。王家衛在借鑑類型電影的同時也在改裝和瓦解電影類型。

重慶森林 導演:王家衛

導演陳果則以香港回歸為背景拍攝了三部曲《香港製造》《去年煙花特別多》《細路祥》,主要表現1997年香港回歸前後香港人對過去的留念,對前途的茫然和身份焦慮。

《細路祥》 導演:陳果

回歸後,陳果影片重點放在了香港外來移民和內地妓女的生活,重點表現欲望放縱和人心的泯滅。

《三夫》 導演:陳果

曾經香港電影探索出的這諸多片種,有些已經在歷史進程中逐漸式微。很多人懷念那個所謂的香港影史黃金時代。

但新的電影故事也在發生,或許,我們需要的只是一些時間。

資料來源:

1.微信公眾號「導筒入學」:入學影史I香港電影簡史(上)(下)。作者:導筒入學羊。

作者:小刀 I 圖片:公版 I 編輯:框舅

點點👇,謝謝關注。

進行購買

財新通月卡+《華夏地理》2023雜誌一年

伸出小手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