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聖」杜甫傳世名作50首,每一首都膾炙人口(七言古詩篇)

品詩賞詞說文談史 發佈 2024-01-12T22:55:10.866519+00:00

汝陽三斗始朝天,道逢麴車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並列地分寫八人,句數多少不齊,但首、尾、中腰,各用兩句,前後或三或四,變化中仍有條理,在體裁上是一個創格。

第六部分 七言古詩

45.《飲中八仙歌》

【唐】杜甫

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汝陽三斗始朝天,道逢麴車口流涎,

恨不移封向酒泉。

左相日興費萬錢,飲如長鯨吸百川,

銜杯樂聖稱避賢。

宗之瀟灑美少年,舉觴白眼望青天,

皎如玉樹臨風前。

蘇晉長齋繡佛前,醉中往往愛逃禪。

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

張旭三杯草聖傳,脫帽露頂王公前,

揮毫落紙如雲煙。

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談雄辯驚四筵。

此詩將當時號稱「酒中八仙人」的賀知章李璡李适之崔宗之蘇晉李白張旭焦遂八人從「飲酒」這個角度聯繫在一起,用追敘的方式,洗鍊的語言,人物速寫的筆法,構成一幅栩栩如生的群像圖。全詩句句押韻,一韻到底;前不用起,後不用收;並列地分寫八人,句數多少不齊,但首、尾、中腰,各用兩句,前後或三或四,變化中仍有條理,在體裁上是一個創格。八人中,賀知章資格最老,所以放在第一位,其他按官爵,從王公宰相一直說到布衣。作者寫八人醉態各有特點,純用漫畫素描的手法,寫他們的平生醉趣,充分表現了他們嗜酒如命、放浪不羈的性格,生動地再現了盛唐時代文人士大夫樂觀、放達的精神風貌。

明·王嗣奭:「此創格,前無所因,後人不能學。描寫八公都帶仙氣,而或二句、三句、四句,如雲在晴空,卷舒自如,亦詩中之仙也。」(《杜臆》)


46.《茅屋為秋風所破歌》

【唐】杜甫

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

茅飛渡江灑江郊,高者掛罥長林梢,

下者飄轉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無力,忍能對面為盜賊。

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

歸來倚杖自嘆息。

俄頃風定雲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

布衾多年冷似鐵,嬌兒惡臥踏里裂。

床頭屋漏無干處,雨腳如麻未斷絕。

自經喪亂少睡眠,長夜沾濕何由徹!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風雨不動安如山。

嗚呼!

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

《茅屋為秋風所破歌》是唐代大詩人杜甫旅居四川成都草堂期間創作的一首歌行體古詩。此詩敘述作者的茅屋被秋風所破以致全家遭雨淋的痛苦經歷,抒發了自己內心的感慨,體現了詩人憂國憂民的崇高思想境界,是杜詩中的典範之作。全篇可分為四段,第一段寫面對狂風破屋的焦慮;第二段寫面對群童抱茅的無奈;第三段寫遭受夜雨的痛苦;第四段寫期盼廣廈,將苦難加以升華。前三段是寫實式的敘事,訴述自家之苦,情緒含蓄壓抑;後一段是理想的升華,直抒憂民之情,情緒激越軒昂。前三段的層層鋪敘,為後一段的抒情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如此抑揚曲折的情緒變換,充分體現了杜詩」沉鬱頓挫「的風格。

明·陸時雍:「子美七言古詩氣大力厚,故多局面可觀。力厚,澄之使清;氣大,束之使峻:斯盡善矣。」(《唐詩鏡》)


47.《兵車行

【唐】杜甫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

耶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

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

道旁過者問行人,行人但云點行頻。

或從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營田。

去時里正與裹頭,歸來頭白還戍邊。

邊庭流血成海水,武皇開邊意未已。

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千村萬落生荊杞。

縱有健婦把鋤犁,禾生隴畝無東西。

況復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雞。

長者雖有問,役夫敢申恨?

且如今年冬,未休關西卒。

縣官急索租,租稅從何出?

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

生女猶得嫁比鄰,生男埋沒隨百草。

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

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兵車行》是唐代大詩人杜甫創作的敘事詩。全詩以「道旁過者問行人」為界分為兩段:首段摹寫送別的慘狀,是紀事;次段傳達征夫的訴苦,是紀言。此詩具有深刻的思想內容,借征夫對老人的答話,傾訴了人民對戰爭的痛恨,揭露了唐玄宗長期以來的窮兵黷武,連年征戰,給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災難。全詩寓情於敘事之中,在敘述次序上參差錯落前後呼應,變化開闔井然有序,並巧妙運用過渡句和習用詞語,造成了迴腸盪氣的藝術效果。詩人自創樂府新題寫時事,為中唐時期興起的新樂府運動作出了開創性的貢獻。

明·胡應麟:「樂府則太白擅奇古今,少陵嗣跡風雅,《蜀道難》《遠別離》等篇,出鬼入神,倘恍莫測;《兵車行》《新婚別》等作,述情陳事,懇例如見。張王欲以拙勝,所謂差之釐毫;溫李欲以巧勝,所謂謬以千里。……杜《兵車》《麗人》《王孫》等篇,正祖漢、魏,行以唐調耳。」(《詩藪》)


48.《麗人行》

【唐】杜甫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

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

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

頭上何所有?翠微匎葉垂鬢唇。

背後何所見?珠壓腰衱穩稱身。

就中雲幕椒房親,賜名大國虢與秦。

紫駝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盤行素鱗。

犀筯厭飫久未下,鸞刀縷切空紛綸。

黃門飛鞚不動塵,御廚絡繹送八珍。

簫鼓哀吟感鬼神,賓從雜遝實要津。

後來鞍馬何逡巡,當軒下馬入錦茵。

楊花雪落覆白蘋,青鳥飛去銜紅巾。

炙手可熱勢絕倫,慎莫近前丞相嗔!

《麗人行》是唐代大詩人杜甫的作品,約作於唐天寶十二載(753年)。此詩通過描寫楊氏兄妹曲江春遊的情景,揭露了統治者荒淫腐朽、作威作福的醜態,從一個角度反映了安史之亂前夕的社會現實。詩分三段:先泛寫遊春仕女的體態之美和服飾之盛,引出主角楊氏姐妹的嬌艷姿色;次寫宴飲的豪華及所得的寵幸;末寫楊國忠的驕橫。全詩場面宏大,鮮艷富麗,筆調細膩生動,諷刺含蓄不露,通篇只是寫「麗人」們的生活情形,卻達到了如前人所說「無一刺譏語,描摹處語語刺譏;無一慨嘆聲,點逗處聲聲慨嘆」的藝術效果。

明·王嗣奭:自「態濃意遠」至「穩稱身」,極狀姿色、服飾之盛;而後接以「就中雲幕」二句,突然又起「紫駝之峰」四句,極狀饌食之豐侈;而後接以「黃門飛鞚」二句,皆弇州所謂「倒插法」,唯杜能之者。……「紫駝之峰」二句,語對、意對而詞義不對,與「裙拖六幅」「髻挽巫山」俱別一對法,詩聯變體。……至「楊花」、「青鳥」兩語,似不可解,而騶徒擁從之盛可想見於言外,真化工之筆。(《杜臆》)


49.《哀江頭》

【唐】杜甫

少陵野老吞聲哭,春日潛行曲江曲。

江頭宮殿鎖千門,細柳新蒲為誰綠?

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萬物生顏色。

昭陽殿裡第一人,同輦隨君侍君側。

輦前才人帶弓箭,白馬嚼齧黃金勒。

翻身向天仰射雲,一笑正墜雙飛翼。

明眸皓齒今何在?血污遊魂歸不得。

清渭東流劍閣深,去住彼此無消息。

人生有情淚沾臆,江水江花豈終極!

黃昏胡騎塵滿城,欲往城南望城北。

此詩前半首回憶唐玄宗楊貴妃游幸曲江的盛事,後半首感傷貴妃之死和玄宗出逃,哀嘆曲江的昔盛今衰,描繪了長安在遭到安史叛軍洗劫後的蕭條冷落景象,表達了詩人真誠的愛國情懷,以及對國破家亡的深哀巨慟之情。全詩層次清晰,結構嚴整,首尾照應,構思縝密,語言形象,給人以身臨其境之感。全詩層次清晰,結構嚴整,首尾照應,藝術構思縝密,語言形象精練,給人以身臨其境之感。

清·浦起龍:起四,寫哀標意,浮空而來。次八,點清所哀之人,追敘其盛。「明眸」以下,跌落目前;而「去住彼此」,並體貼出明皇心事。「淚沾」「花草」,則作者之哀聲也,又回映多姿。(《讀杜心解》)


50.《洗兵馬》

【唐】杜甫

收京後作。

中興諸將收山東,捷書夜報清晝同。

河廣傳聞一葦過,胡危命在破竹中。

祗殘鄴城不日得,獨任朔方無限功。

京師皆騎汗血馬,回紇餧肉蒲萄宮。

已喜皇威清海岱,常思仙仗過崆峒。

三年笛里關山月,萬國兵前草木風。

成王功大心轉小,郭相謀深古來少。

司徒清鑒懸明鏡,尚書氣與秋天杳。

二三豪俊為時出,整頓乾坤濟時了。

東走無復憶鱸魚,南飛覺有安巢鳥。

青春復隨冠冕入,紫禁正耐煙花繞。

鶴禁通宵鳳輦備,雞鳴問寢龍樓曉。

攀龍附鳳勢莫當,天下盡化為侯王。

汝等豈知蒙帝力,時來不得夸身強。

關中既留蕭丞相,幕下復用張子房。

張公一生江海客,身長九尺鬚眉蒼。

征起適遇風雲會,扶顛始知籌策良。

青袍白馬更何有,後漢今周喜再昌。

寸地尺天皆入貢,奇祥異瑞爭來送。

不知何國致白環,復道諸山得銀瓮。

隱士休歌紫芝曲,詞人解撰河清頌。

田家望望惜雨干,布穀處處催春種。

淇上健兒歸莫懶,城南思婦愁多夢。

安得壯士挽天河,淨洗甲兵長不用。

《洗兵馬》是唐代大詩人杜甫的詩作。全詩共有四轉韻,每韻十二句,自成段落。第一段以歌頌戰局的神變開端,慶賀平叛的勝利;第二段讚揚「中興諸將」等平叛功臣,對李豫郭子儀等人致詞讚美;第三段希望起用良臣,確保天下太平,對大好形勢下出現的不良現象也有所批評和憂慮;第四段寫海內遍呈祥瑞,舉國稱賀,渴望人民安居樂業,洗盡甲兵,再無戰爭。詩中多欣喜願望之辭,同時對朝廷的弊政也以寓諷刺與頌禱的手法提出了指斥和警告,因此有著鼓舞和警惕的雙重作用。此詩採用了華麗嚴整、兼有古近體之長的「四傑體」,對偶工整自然,典故精當準確,聲調迴轉宏亮,詞句曲折壯麗。王安石在選杜詩時,將《洗兵馬》標榜為杜集中壓卷之作。

明·王嗣奭:「一篇四轉韻,一韻十二句,句似排律,自成一體,而筆力矯健,同氣老蒼,喜躍之象,浮動筆墨間。」(《杜臆》)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