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師於海童​:尼康Z 9基本滿足了我在照片與視頻領域的所有需求

色影無忌 發佈 2024-01-14T07:02:08.156483+00:00

無忌器材編輯丨強旮旯尼康Z 9不應該被定性為速度機或者畫質機,它更應該定位於全能機。它適合多種題材的拍攝,能夠勝任絕大多數惡劣環境和氣候。無論是風光、人像、生態、體育賽事等題材都可以完美應對。

無忌器材編輯丨強旮旯

尼康Z 9不應該被定性為速度機或者畫質機,它更應該定位於全能機。它適合多種題材的拍攝,能夠勝任絕大多數惡劣環境和氣候。無論是風光、人像、生態、體育賽事等題材都可以完美應對。那麼為了驗證Z 9作為一台全能機是否稱職,我們也邀請到了「全能型」攝影師於海童,聽聽他對Z 9的看法。

於海童

天文攝影師、風光攝影師、自然生態攝影師、8KRAW簽約攝影師、Getty images簽約攝影師、視覺中國簽約攝影師

Z 9 / AF-S 尼克爾 58mm f/1.4G+FTZ卡口適配器 / F1.4 8s ISO1600

對話Interview

訪談人(W):無忌器材編輯_吳立強

訪談嘉賓(Y):於海童

W:於老師您好,聽說您是清華大學工學博士學位,非常高的學歷。但是理工科很難和攝影掛上鉤,攝影可能更感性一些,您是怎麼開始從事攝影這項事業的呢?

Y:我認為攝影和理工科背景毫不矛盾。攝影除了感性的部分,也有其嚴謹的技術要求——準確對焦、選擇合適的曝光參數、為自己的拍攝題材搭配合適的相機鏡頭,都是與理工科專業契合的。當然,這些是攝影最初級的基本功,在此基礎上如何形成自己的風格、拍攝有獨創性和藝術價值的照片,是需要漫長時間探索的。

我開始攝影沒有很具體的理由,中學時就很喜歡用家裡的卡片式相機拍攝記錄。2009年,我進入了被譽為世界最美校園之一的清華大學,這裡的校園風景深深打動了我。當我覺得自己當時的技術和器材無法表達眼中的校園之美時,我在父母的資助下購入了第一台數碼單眼相機,也開始更認真地學習攝影知識。初學攝影的幾年中,清華園的風光題材占據了我拍攝照片比例的80%以上。

清華園雙彩虹,攝於2013年

清華有很多和我一樣喜歡攝影的同學們,在當時的學校藝術團攝影隊,我們經常在學校內外一起拍攝創作。在校外,我們拍攝最多的題材是星空。從學校出發約三小時車程,就能逃離北京的光污染,站在野外的燦爛繁星下。星空下的風景是非常打動我的題材,在校期間我持續多年拍攝星空題材,在2017年獲得了這個領域的國際獎項——格林威治年度天文攝影師(組別冠軍)、TWAN「地球與天空」星空年賽(組別冠軍),作品發表於NASA的每日天文一圖網站。星空攝影需要根據天文與氣象制定精確的拍攝計劃,也需要理解鏡頭和傳感器的特性來獲得高畫質的照片,這些也是與我的理工科背景分不開的。

Z 9 / AF-S 尼克爾 105mm f/1.4E ED+FTZ卡口適配器 / F2.8 10s ISO400(多張堆棧)

W:您獲得過「清華大學2015年吳冠中科學與藝術獎學金」,而且您是唯一工科獲獎者。看來您在藝術方面確實很厲害,能講講這個獎學金的獲得標準嗎,有什麼特別的經歷能和大家分享?

Y:吳冠中先生是當代著名的藝術教育家。「清華大學吳冠中科學與藝術獎學金」旨在獎勵在科學與藝術兩個領域均有突出表現的在校生,以鼓勵跨專業、跨學科的探索。因為我的作品《時光機:清華園的延時攝影》當時被廣泛用於學校的宣傳中,且正在攻讀工科博士學位,因此獲得了推薦參評此項獎學金。和我一起參與答辯的大部分是來自美術學院的同學,我是當年唯一一位理工科的參選者。在獎學金答辯過程中,我展示了我的科研成果與攝影作品,以及二者之間的關聯——我的研究課題是微納米顆粒對光的散射特性,而我常拍攝的風光題材中,彩虹、晚霞的絢麗色彩正是來自小水滴對可見光的散射,這讓我能以科學的視角去理解美麗的自然現象。

答辯過程中,一位評審老師提問:攝影對科研有什麼幫助?說實話,當時我沒有想到有什麼好的答案,只能如實回答攝影幫助我在繁忙的學術研究之外調整狀態,起到勞逸結合的作用。雖然順利通過答辯獲得獎學金,但這個不太精彩的回答一直讓我耿耿於懷。三年後,在博士畢業論文中,我終於回答了這個問題——我的畢業論文《微納米尺度輻射傳熱研究》中,第一張插圖使用了我自己拍攝的星空與彩虹,以解釋能量傳遞的不同物理尺度。

W:您還獲得過很多攝影獎項,看來您對於攝影有著自己獨到的眼光與見解。有哪個獎您覺得最得之不易嗎?有什麼故事可以分享嗎?

Y:攝影比賽獲獎既需要有過硬的作品,也需要一些幸運成分,才能從大量投稿作品中獲得評委的垂青。我有很多認真創作給予厚望的作品在比賽中落選的經歷,也有自己未重視的照片意外斬獲獎項的驚喜。所以我不會刻意為獲獎而拍攝,也會對參與攝影比賽保持開放的心態,因此並沒有覺得是否困難。

相比之下,一些照片的創作本身確實是困難的。2017年我獲得TWAN「地球與天空」星空攝影年賽的作品,是我在英仙座流星雨極大值之夜拍攝的《星雨落凡塵》。為了這張照片,我們從北京驅車7小時來到內蒙古多倫湖,近乎徹夜拍攝。為了獲得自己理想的前景,我涉水走進湖水中架起三腳架,希望拍到流星的倒影,而岸上的另一台相機記錄下了正在湖中架設相機的我自己。

2017年TWAN「地球與天空」星空攝影年賽的作品《星雨落凡塵》

這是一張我自己非常喜歡的照片,也是我的第一幅國際比賽獲獎作品。不過我喜歡的點還是來源於它的創意與美感,背後的過程是辛苦還是輕鬆,相對來說是次要的。

W:您的工作經歷中還做過相機的產品經理,這需要對相機和攝影都有足夠深度的理解,感覺非常適合您。您的這些工作經歷,有哪些對您後來的拍攝工作有所幫助?

Y:能夠以攝影師的身份就任相機產品經理,打造自己喜歡的相機鏡頭與攝影軟體,是非常獨特的人生經驗,讓我有機會跳出自己熟悉的拍攝領域,與其他專業攝影師和普通拍照用戶交流,去了解不同人的拍攝需求和痛點。為了對不同拍攝題材有更深刻的了解,我自己也打破自己的習慣,不斷嘗試新的拍攝題材。在校期間,我幾乎只拍攝校園與星空兩個題材。而現在,我在旅行、人像、生態等領域都有了作品積累,而且會在靜態照片之外積極嘗試視頻創作。

「我的尼康」月賽三等獎
Z 9 / AF-S 尼克爾 105mm f/1.4E ED+FTZ卡口適配器 / F1.4 1/30s ISO1250

這張照片在「我的尼康」月賽中獲得了三等獎。雖然對於我來說不是很高的獎項,但它是我第一次拍攝人像題材獲獎。作為之前一直只拍攝風光相關題材的攝影師,我對自己在新的領域獲得認可非常開心。

其次,在過去兩年中,我在工作中重點負責手機變焦拍攝的功能開發與項目評審,這也讓我自己拍攝的重心向長焦題材傾斜——遠景風光、日月特寫、野生動物等等。甚至登山徒步時,我也會在背包裡帶上一支長焦鏡頭,以捕捉手機長焦難以勝任的畫面。

Z 9 / AF-S 尼克爾 500mm f/5.6E PF ED VR+FTZ卡口適配器 / F5.6 1/1250s ISO500

這隻成年白腹海雕拍攝於在和女朋友登山的途中。雖然登山辛苦,且當時並沒有準備拍攝動物,但我仍然帶上了AF-S 尼克爾 500mm f/5.6E PF ED VR這支長焦鏡頭。對於焦距達到500mm的鏡頭,它相當緊湊便攜,讓我願意把它裝進登山包里,最後有幸記錄下了這隻深圳不常見的美麗猛禽。

此外,作為產品經理需要極其熟悉行業內的優秀產品,這讓我有很多機會接觸到新發布的相機和鏡頭。想要體驗它們的優勢與賣點,就必須把它們帶入到自己的實際拍攝題材中。

W:作為一名攝影師,您的拍攝題材對於相機有什麼硬指標嗎?

Y:因為我的拍攝題材非常多元,所以我需要自己的相機是一位全能選手:對於風光題材,需要有高像素和出色的動態範圍;對於人像題材,要有可靠的對焦和高素質大光圈鏡頭;對於星空拍攝,要有良好的高感和長曝光控噪能力;對於動物拍攝,要有豐富的物體識別能力和強大的對焦連拍,也需要輕便高質的長焦與微距鏡頭。此外,還需要較高的視頻規格,來滿足上述題材的動態影像創作。

W:您現在用的是什麼相機?它是否完全滿足您在攝影中的需求?

Y:我現在的主力機身是尼康Z 9,它基本滿足了我在照片與視頻領域的所有需求。過去一年中,我使用它在旅行中拍攝了大量作品,在風光、人像、星空、生態等各個題材中,它都有出色的發揮。不僅如此,機身強悍的耐候性可以讓我在暴雨、嚴寒、酷暑等苛刻環境中放心拍攝,良好的續航能力也讓我可以持續高強度拍攝與錄製視頻。

Z 9 / 尼克爾 Z 微距 105mm f/2.8 VR S / F7.1 1/200s ISO400

深圳夏季的「龍舟水」中,我在工作午休時拍下了這隻「潛行」的蝸牛。傾盆而下的暴雨已經在大理石地面上形成了持久的水層,而暴露在雨中的尼康Z 9和尼克爾 Z 微距 105mm f/2.8 VR S鏡頭憑藉良好的防水性能完成了拍攝。尼克爾 Z 微距 105mm f/2.8 VR S前鏡片的抗污氟鍍膜也非常方便擦拭掉飛濺的水花。

Z 9 / 尼克爾 Z 14-24mm f/2.8 S+柔焦鏡 / F2.8 10s ISO1600

Z卡口是當前全畫幅相機中擁有最高鏡頭設計潛力的卡口之一,極短的法蘭距和大口徑,給大光圈、超廣角鏡頭設計提供了便利。2014年我選擇將尼康單反作為自己的第一台全畫幅相機時,就是為了使用素質出色的AF-S 尼克爾 14-24mm f/2.8 G超廣角。時隔9年,相同規格的大三元超廣角憑藉Z卡口煥然一新,變得更輕、更小、素質更強了。拍攝這張星空下的櫻花人像時,我同時啟用了Z 9的星光視圖與按鍵背光,在漆黑的野外也能高效完成對焦構圖。

Z 9 / AF-S 尼克爾 58mm f/1.4G+FTZ卡口適配器 / F11 1/10s ISO64

除了全新的Z卡口S-line鏡頭,我自己擁有的單反卡口老夥計們,也在Z 9上煥然新生。一些之前感覺自動對焦較困難的大光圈鏡頭,憑藉Z 9出色的主體識別和暗光對焦能力,都可以快速鎖定運動的主體。且Z 9在轉接F卡口鏡頭時仍能提供可靠的機身防抖,可以讓我突破安全快門的限制,配合機身原生ISO64超低感光度,手持拍攝長曝光效果。

W:您拍攝的題材很多,星空、風光、生態、人像等好像都有所涉獵,您覺得Z 9的性能對您拍攝哪個題材最有幫助?能具體聊聊尼康Z 9在該領域的優勢嗎?

Y:對生態題材的拍攝幫助最明顯。在此前,我使用的無反相機只能識別貓、狗等有限的寵物主體。拍攝野生鳥類、獸類時無法自動識別,追蹤運動快速、無規律的主體是非常困難的。拍攝動物經常需要使用增距鏡,也會造成相機的對焦速度、精度下降明顯。

Z 9 / AF-S 尼克爾 500mm f/5.6E PF ED VR+FTZ卡口適配器 / F5.6 1/80s ISO1000

Z 9是我擁有的第一台擁有野生動物識別能力的相機。拍攝獸類、鳥類、兩爬、昆蟲等類群時,Z 9在大部分情況能識別出動物主體,並優先對焦到獸類、鳥類的頭部或眼部。上面是在青海玉樹昂賽鄉拍攝的馬麝。在我還不能叫出這隻動物名字時,Z 9就已經識別並完成了對焦。

Z 9 / AF-S 尼克爾 500mm f/5.6E PF ED VR+FTZ卡口適配器 / F8 1/2000s ISO1000

即使在使用增距鏡的情況下,Z 9的對焦速度也不會下降,可以追上快速飛行的猛禽。這張黑鳶使用Z 9 + AF-S 尼克爾 500mm f/5.6E PF ED VR + 1.4x增距鏡,在最大光圈只有F8的情況下,依然精確對焦到了猛禽的頭部。

最後,在當前生態攝影領域,能同時支持高速對焦連拍和擁有高像素的相機還是鳳毛麟角的。Z 9的堆棧式傳感器擁有4500萬像素數,很方便後期裁切二次構圖。在最低原生ISO64下提供了全畫幅相機中領先的動態範圍,而高感光下也能保持較好的噪聲抑制水平。不論是對於野生動物攝影師,還是聚焦於風光、星空的攝影師,都提供了高畫質的基礎。

Z 9 / AF-S 尼克爾 500mm f/5.6E PF ED VR+FTZ卡口適配器 / F5.6 1/4000s ISO500(原圖)

在潿洲島拍攝布氏鯨時,隨著鯨魚出水張嘴進食,一條小魚被「炸」出了海面。裁切後可以看到小魚驚恐的眼神(下圖)。

(局部細節)

W:您也拍攝人像題材,尼康新推出了一支尼克爾 Z 85mm f/1.2 S鏡頭,這應該是尼康Z系列鏡頭,也是尼康所有自動對焦鏡頭中第二支F1.2光圈鏡頭,您對這支鏡頭有什麼看法?

Y:尼克爾 Z 85mm f/1.2 S是我今年最期待使用的鏡頭。85mm焦距的大光圈鏡頭是人像拍攝的「聖杯」,之前我長期使用AF-S 尼克爾 85mm f/1.4G鏡頭拍攝人像。光圈達到F1.2的85mm鏡頭不僅鳳毛麟角,而且普遍在大光圈下畫質不佳,只能用於風格化創作。F卡口鏡頭中我非常喜歡的一支人像鏡頭是AF-S 尼克爾 105mm f/1.4E ED,在稍長的焦距上提供了大光圈的柔美虛化效果。如今,尼克爾 Z 85mm f/1.2 S在我最喜歡的85mm焦距上同時實現了超大光圈、高素質、高速對焦。我很期待它能繼承我所喜歡的AF-S 尼克爾 105mm f/1.4E ED的特質,用於人像拍攝。

Z 9 / AF-S 尼克爾 105mm f/1.4E ED+FTZ卡口適配器 / F16 1/20s ISO64

除人像外,我也很期待使用它拍攝星空。中長焦大光圈鏡頭可以表現星空的豐富細節,而星空拍攝特別需要對像差良好的修正,這一點是尼康S-line鏡頭所重視的素質。我曾經獲得格林威治年度天文攝影師獎項的作品《星空走廊》就是使用85mm焦段拍攝的。如果能擁有光圈更大、素質更佳的尼克爾 Z 85mm f/1.2 S,更是會讓星空攝影如虎添翼。

2017年格林威治年度天文攝影師一等獎作品《星空走廊》

W:您最後有什麼使用尼康Z 9的實戰經驗和大家分享嗎?

Y:尼康Z 9的按鍵布局和手感與其他Z系列機身有很大差異,而是更接近旗艦單眼相機D6. 如果是之前使用Z 6、Z 7等其他Z系列機身的用戶,可能需要適應一段時間。不過一旦習慣了Z 9的操控界面,就很容易在拍攝中獲得人機合一的美妙體驗,再用回其他相機,反而會覺得它們按鍵不夠豐富、手感偏於松垮了。

另外尼康Z 9作為專業旗艦機,具有非常豐富的自定義能力。建議在開始實戰前先通過試拍,選擇最適合自己的設定,如設定自定義功能按鍵和快捷菜單,方便在拍攝時快速呼出自己常用的調整菜單;設定連拍速度和是否開啟預拍攝,有助於不錯過短暫的精彩瞬間;設定對焦主體檢測類型和追焦區域/行為,可以讓你根據拍攝對象的特點進行精細優化。比如拍攝樹林中遮擋嚴重的小動物時,我會設定為3D追焦,手動將初始對焦點鎖定拍攝主題,相機即可智能對拍攝體保持持續跟蹤,不容易被晃動的樹葉混淆丟失焦點。而在拍攝高速跑動或隨機飛行的動物時,我會開啟廣域自動追焦,依靠相機的主體識別進行追焦。

- end -

編輯 | 畢超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