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界投崖事件的思考——我們的社會需要心理疏導的常態化機制

海上的日子 發佈 2024-01-26T04:28:24.955765+00:00

我的一位高中同學在上海開了一家心理診所,上次聚餐的時候市儈的我問她生意怎麼樣,她一臉苦笑地跟我說:生意是越來越好了,我卻越來越高興不起來了,因為我不像其他醫生有機會看到患者痊癒,我絕大多數時候只能緩解他們的痛苦,所以生意越好,就意味著我必須看到更多的痛苦,你說我怎麼高興得起來?

我的一位高中同學在上海開了一家心理診所,上次聚餐的時候市儈的我問她生意怎麼樣,她一臉苦笑地跟我說:生意是越來越好了,我卻越來越高興不起來了,因為我不像其他醫生有機會看到患者痊癒,我絕大多數時候只能緩解他們的痛苦,所以生意越好,就意味著我必須看到更多的痛苦,你說我怎麼高興得起來?

我心裡那個恨啊,這次被她裝到了,而且還很高級,於是我不甘地繼續問:你那裡一次收費多少?她微微一笑:說實話,這種病不但只有有錢人可以得,也只有有錢人可以治!我突然覺得哪裡不對,追問道:那城市心理疏導中心是幹什麼的?她哈哈大笑:一個沒有處方權的地方,算醫療機構嗎?充其量就是一個疏導不良情緒的地方,其實去那裡,效果還不如像我們這樣參加一次同學聚會!

我呆了幾秒鐘,給出自己最後的疑問:那一般醫院裡的心理科室有什麼用?女同學用那雙依舊水靈靈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我,反問:你覺得糖尿病病人去醫院是幹什麼的?我心裡頓時有了答案:配藥+心理安慰!

這次談話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其實心理問題之所以不被我們國家重視,原因在於我們現在首要處理的還是「生理」問題:怎麼讓老百姓有飯吃,有活干,有錢賺,有媳婦可以娶,所以心理問題就一定會擺在這些之後!加上整個社會對於心理疾病的不了解,心理問題更容易被忽視、被歧視!比如抑鬱症,至今很多人都認為是矯情,是無病呻吟!甚至一些媒體也對於抑鬱症的危害採取不認可的態度!例如一些自殺案件,相關報導總是強調學業繁重,親子矛盾,卻忽略了自殺者本身具有的病理特徵,這都是有失偏頗的!

然而,抑鬱症患者的絕對數量註定了這種病只會在小範圍內產生影響,比抑鬱症更可怕的是各種無法確診的心理扭曲在廣大人群中的傳播和蔓延。中國社會近四十年的高速發展讓整個社會拉開了驚人的差距,也讓社會階層逐漸固化難以被撼動,當人群中有人明白再怎麼努力也無濟於事的時候,躺平、啃老這樣的情況就會大量出現,然而,就躺平的人群來說,他們的心理反而是正常的,因為他們在壓力下選擇的是甘於現狀、混吃等死!他們只是面對生活的弱者,卻遠遠不是心理疾病的奴隸!

反而那些繼續奮鬥的人心理更容易扭曲——看見自己的孩子就是看到自己的過去,看到自己的同事就是看到自己的現在,看到自己的父母就是看到自己的將來!在這樣的環境裡,再樂觀的人也難免要失去奮鬥的動力,或者感覺自己的付出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繼而埋怨命運的不公,但這些都是徒勞的——你在半夜的燒烤攤激揚文字揮斥方遒的幾個小時後,你還是會成為那個在公司努力工作的你!而這樣的人之所以不能躺平,並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他們不能:因為在遙遠的老家,父母沒有能力讓他躺平,他和他的父母其實一樣,每天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考慮一日三餐、每個月拿到薪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交房租房貸……

可讓人嘆息的是,這些最需要心理疏導和心理治療的人,卻根本沒有機會接觸這些東西。上海是中國最發達的城市,但是就在這樣的城市裡,純公益性的心理疏導機構不超過三家,而且基本對面的都是青少年!我就這個問題問過我的高中女同學,她表示成年人的心理干預遠遠難於青少年,需要的治療時間往往可能長達幾年,所以公益性的機構根本不可能照顧成年人的心理健康!而青少年的心理問題由於其三觀還不成熟,糾正起來就比較簡單!故而她現在每周去某公益機構義診一天,不談什麼獻愛心,純粹就當是放鬆大腦了!

這裡我再說個事例!幾年前我去過一次鄭州富士康參觀,就是那家被河南人罵出河南的所謂血汗工廠!我很驚奇地發現,這家企業竟然有常備的心理醫生負責疏導員工的負面情緒!說實話,當看到心理醫生的時候,我對這家企業肅然起敬。不管一個大型企業是出於什麼樣的目的設置了心理醫生,至少表明這家企業是負責任的、努力不讓麻煩外溢的企業!然而,鄭州富士康令人目瞪口呆的稀爛結局讓人唏噓……

最後我們回到張家界投崖事件上來。我們不妨問以下幾個問題:

1.有沒有可能經過心理疏導,四個年輕人會放棄輕生的念頭?回答是:也許會,但不絕對!

2.在所有可行的避免悲劇的手段里,是不是公益性的心理疏導成本最低?回答是:肯定是!

3.那麼,這個成本最低的手段我們有沒有用?回答是:沒有!

好了,這就是這篇文章我想說的全部!

一家之言,難以概全,拋磚引玉而已,希望大家多多留言討論!本文插圖來自於網絡,版權屬於原作者,如果因為版權問題需要刪除原圖,請第一時間通過私信聯繫本人,我也將盡力配合一切維護原作者版權的行動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