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醫生:正常焦慮和焦慮症的區別!

抗抑鬱圈 發佈 2024-01-26T11:27:05.528738+00:00

密西根大學臨床心理學助理教授艾米麗·比萊克博士說,擔憂是正常的、自然的,甚至是某些特定情況下的適應性反應。

生活中:

  你常常會擔心是否能通過考試或順利演講;

  你擔心自己在工作中犯錯誤;

  你擔心沒有足夠的錢來支付這個月的帳單;

  你甚至會擔心剛剛發的郵件有沒有把新同事的名字拼錯……

  直到有一天,你的擔憂似乎變成了家常便飯。於是,你開始思考自己的這些擔憂是否正常,自己是不是有點擔心得太多了?

  正常焦慮

  密西根大學臨床心理學助理教授艾米麗·比萊克(Emily Bilek)博士說,擔憂是正常的、自然的,甚至是某些特定情況下的適應性反應。

  她說,當你用擔憂來激勵自己採取行動或解決問題時,它是具有適應性的。事實上,心理學家和焦慮症專家凱文·查普曼博士指出,這種類型的擔憂根本不算是焦慮。

  相反,它被稱為「概念規劃」。(查普曼博士說,把它稱作「正常的擔憂」其實也並非完全準確,但為了便於理解,我們暫且在此借用這個說法。) 概念規劃(即「正常的擔憂」)一般指這些情況:

  比如,提前幾天準備考試、準備演講,溫和地提醒自己要盡力而為;

  比如,在工作中努力集中注意力,找到減少干擾的方法,自覺避免受到諸如社交媒體等的影響,並溫和地提醒自己:失誤在所難免,沒有人是完美無缺的;

  比如,檢查自己的預算,重新分配開銷或是加班貼錢;

  比如,給你的新同事發一封簡短的電子郵件,為拼錯名字道個歉。

  這與強迫自己逐字逐句地記住整個演講、拖延支付帳單甚至考慮抵押房產、讓同事以為自己就是個粗心鬼,是完全不同的。

  過度焦慮

  而有些過於苛刻的反應,可能是焦慮障礙的徵兆——特別是廣泛性焦慮障礙(GAD)。比萊克博士說:「正常焦慮和廣泛性焦慮症的主要區別在於對焦慮的反應。」

  廣泛性焦慮症患者往往會做出一些無益的行為,比如:不斷向他人尋求肯定以消除自身的疑慮、拖延、過度準備、堅持他們無法改變或控制的事情等等。他們往往會在一周的大部分時間裡感到焦慮,並嚴重影響社會功能,例如影響正常的學習與工作。

  比萊克博士舉了一個例子,詳細說明廣泛性焦慮症的無益行為:

  一名員工給他的上司發了一封電子郵件,稱呼她為「史密斯女士」。郵件發出後,他開始擔心自己是否犯了錯,上司可能更喜歡被稱呼「史密斯博士」而非「史密斯女士」。於是,開始腦補上司看到「史密斯女士」稱呼後的反應,以及各種災難化的解讀。

  他告訴自己:「史密斯博士會因此認為我愚蠢無能,或者認為我故意不尊重她。然後她會告訴我的其他主管我是多麼不尊重人,這樣辦公室里的每個人都會開始認為我是一個無禮的同事,他們可能認為我不配得到我想要的升職。那以後每次再見到她和其他同事時該多麼尷尬啊!」

  查普曼對廣泛性焦慮症的定義是:除了生理症狀外,對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事件和活動表現出「過度的」焦慮和擔憂。這些症狀包括:睡眠障礙、肌肉緊張、坐立不安和難以集中注意力。

  查普曼表示,廣泛性焦慮症患者也無法控制擔憂的頻率和持續時間。換句話說,他們無法輕易停止憂慮。

  他說,廣泛性焦慮症患者的擔憂由長期的焦慮和消極的強化所驅動。擔憂是一個認知過程,涉及到多個潛在的消極事件的產生。當威脅最終並未發生時,人們對自身問題解決過程的假設反而增強了憂慮感 (然而,解決問題並不需要長期的擔憂。)

  根據比萊克的說法,廣泛性焦慮症表現在不同的方面。比如,一個患有廣泛性焦慮症的人可能會害怕犯錯誤;但對於另一個廣泛性焦慮症患者來說,錯誤不是問題,他們更擔心家人的健康和可能發生的自然災害。

  比萊克認為,歸根到底,判斷一個人是否患上焦慮症的依據是:焦慮以及相關的行為在多大程度上妨礙了其日常生活。

  如果你感覺焦慮正在損害和侵入你的生活,那麼是時候去看一位專業的治療師了。但也不必害怕,好消息是,焦慮症是可以治療的,你可以通過治療逐漸好起來。如果有需要,你可以向焦慮症方面的專家或醫生尋求幫助。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