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書評丨歷史的濤聲與時代的迴響

上觀新聞 發佈 2024-01-31T00:15:19.800895+00:00

浦東新區1210平方公里,北狹南闊,西靠黃浦江,北扼長江口,東臨東海,南接杭州灣,千百年來,這裡江海奔涌,滄海桑田,涌動著不一般的江海文化。

浦東新區1210平方公里,北狹南闊,西靠黃浦江,北扼長江口,東臨東海,南接杭州灣,千百年來,這裡江海奔涌,滄海桑田,涌動著不一般的江海文化。

浦東新區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本著以史存史、以史資政、以史教育的目的,從「華麗轉身天際線」「源遠流長航運線」「無限未來海岸線」三個視角組織編寫了《這潮那汐 浦東江海文化集》一書,讓讀者更好了解浦東的區域特點、人文特色和時代特徵,感受發展之變、創造之美和奮鬥之情。

《這潮那汐 浦東江海文化集》編撰歷時一年,全書收錄24篇文章,27萬文字,153張配圖,由浦東新區部分政協委員、作家協會會員和文史愛好者撰寫。該書注重呈現三個維度:一是從浦東成陸之初到發展至今形成的「時間跨度」;二是從陸家嘴的「天際線」、長江口的「航運線」、臨港新片區的「海岸線」,覆蓋到整個浦東的「地域幅度」;三是從浦東江海翻湧的時代浪潮中勇立潮頭創下的無數個「第一」而凝結起來的「精神高度」,從中感悟今日浦東現代化引領區建設的「歷史稟賦」、「發展基因」和「時代使命」,給予讀者文史的涵養、情懷的潤澤與精神的激勵。

天際線:

這潮是一種承載,那汐是一份稟賦

黃浦江上下,從唐宋以後的漁村農舍,逐漸演變為巨港繁都。從當年穆湘瑤的造橋夢到黃浦江上的一座座大橋飛架兩岸,繼而從隧道交通疊代成地鐵軌交;從陸士諤的百年世博夢到2010年上海世博會的成功舉辦;從孫中山《建國方略》中關於東方大港的生動描述與熱切展望,到1990年4月18日黨中央、國務院宣布浦東開發開放;從陸家嘴濃縮了的歷史人文,到1995年5月1日充滿象徵意味的東方明珠塔正式對外開放,再到2017年4月26日以632米之高號稱「中國之巔」的上海中心大廈在彩雲飛舞中劃出了上海天際線……

黃浦江的濤聲涌動著從古至今的一江春水。就在這由上海中心大廈領銜畫出的天際線上,我們讀到了黃浦江水位線的無數刻度,讀到了上海浦東華麗轉身的無限風光,讀到了國家戰略對上海和浦東建設發展帶來的巨大變化。由此,我們可以說,上海中心大廈畫出的天際線,是與浦東江海文化緊密關聯的第一個維度。

航運線:

這潮是一種大任,那汐是一份創造

浦東江海相連,由黃浦江而彎東吳淞江,然後經長江口湧向東海,漸次折成三角的形態。「一潮通百港」,形象地道出了浦東江海相連、水網密布的特徵,於1979年、1980年竣工的大治河、川楊河則是在黃浦江與東海之間直接人工開挖而成的「通江達海」的直線河道……浦東江海相連為航運業發展帶來了巨大便利,上海開埠後,碼頭和貨物倉庫在黃浦江兩岸相繼建立,外商在浦東租賃土地建造碼頭和擁有的商船不斷疊代增加,憑藉眾多航運碼頭,上海成了世界級大港口。解放後,浦東沿江貨運碼頭不斷歸口調整和專業化打造,一度成為亞洲和國內知名的鋼鐵、糧食、煤炭航運港口。浦東開發開放後,黃浦江的航運業更有了統一的規劃建設,昔日港區再一次華麗轉身。

作為此處與那地的比較與區分,浦東的江海濤聲所了不起的在於它始終涌動著關於第一的「浪尖波峰」:明成祖為外高橋寶山城的御筆記文,而今坐落在高橋中學內的「明成祖御碑」堪稱中國航運第一碑;1990年4月中國第一個保稅區誕生在外高橋;2013年9月,中國第一個自貿試驗區在外高橋保稅區成立。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流經11個省(區)市的長江航道線,其由江入海的交匯處就位處浦東。而如今黃浦江由傳統的航運逐漸向城市功能、景觀功能兼具轉型,上海港航運功能更多的由洋山深水港取代。由此,我們可以說,從位處長江航運線江海交匯口,到肩負航運中心的國之大任,此為浦東江海文化的第二個維度。

海岸線:

這潮是一個夢囈,那汐是一份暢想

自唐代開始漸漸成陸的浦東,洪水之險不時侵擾著生活於此的先民。老護塘、欽公塘、人民塘,成為浦東人修築海塘、搏浪降潮的見證。築於明永樂年間、清雍正十一年(1733)與道光十八年(1838)兩度遇洪修築、1949年再予新築的捍海塘,留下了時任江蘇巡撫林則徐的智謀韜略,留下了時任南匯首位知縣欽璉的為民情懷,留下了時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長陳毅的元帥風度,更留下了數代浦東人不畏洪峰、奮勇御險的豪情壯志。

作為戍邊前哨,浦東自宋代於周浦設杜浦寨、明代於沿海設衛所、清嘉靖年間於川沙城設守堡千戶公署、清康熙五十七年(1718)於凌橋建東炮台,可謂歷朝之海防重地。浦東是抗擊倭寇的主戰場,抗倭時期浦東之子喬鏜留下的「大丈夫當殉軀」的壯烈誓言,令後人在盪氣迴腸中倍添對民族英雄的無限敬仰。

大海從古至今是浦東人的故鄉,從運鹽河到浦東運河的水色波光,依然令人回想起浦東早年熬波煮鹽、以鹽為業的生產經歷。從屬於上海「天涯海角」的海邊灘地,到南匯嘴觀海公園、臨港新城滴水湖的建成。陸家嘴、南匯嘴,浦東一西一東的這兩張「嘴」在吞納江風、銜含潮水的同時,也在念念有詞、默默唱吟「風度來邪拉」(浦東方言,意為風很大)。

「海曲之地雖曾偏於一隅,但其不斷外擴的海岸線,百年間就增加了數百平方公里的土地,這是一條黃金海岸線」

從築堤修塘到築城建堡,浦東人與海相爭與敵相御;從東海邊的熬波煮鹽到過黃浦江去憑手中的泥刀營造上海大都市,浦東人書寫著關於勞動與創造的歷史;從滴水湖到南匯新城鎮到臨港新片區,浦東人深知面向太平洋的海岸線有著不停歇的成長腳步——就如浦東素以僑鄉聞名,代表著一種趕渡外向的闖勁。由此,我們可以說,與面向太平洋的海岸線所代表的和世界密切關聯的發展性、期待性與暢想性,此為浦東江海文化的第三個維度。

浦東以海而生,以海而立、以海而興。編撰《這潮那汐 浦東江海文化集》,讓我們更深切感受到浦東以江海為天然資源與稟賦,在國家戰略的指導下,涌動著不竭的發展靈感和動力,在靜臥中包容著博大,在流淌中交匯著浩瀚,在撞擊中呈現著恢弘,這裡的人們以勇立潮頭的擔當勇氣、敢為人先的創新銳氣、團結拼搏的精神豪氣,向著率先建成社會主義引領區的目標奮進。

(作者系浦東新區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主任,《這潮那汐 浦東江海文化集》主編)

原創:政協頭條

作者:金衛國

編輯:張曉莉 楊驍希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