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審知,入閩第一人,閩國的建立和滅亡,皇帝荒誕無道,骨肉相殘

錦音玉曲 發佈 2024-01-31T04:44:00.120263+00:00

王潮,光州固始人,家世業農,後來王潮出任佐史。唐僖宗光啟元年,「秦宗權責租賦於光州刺史王緒,緒不能給」,「悉舉光、壽兵五千人,驅吏民渡江」,「轉掠江、洪、虔州」,又「陷汀、漳二州」。

王潮,光州固始(今河南固始縣)人,家世業農,後來王潮出任佐史。唐僖宗光啟元年(公元885年),「秦宗權責租賦於光州刺史王緒,緒不能給」,「悉舉光(州治定城,今河南潢川)、壽(州治壽春,今安徽壽縣)兵五千人,驅吏民渡江」,「轉掠江(州治潯陽,今江西九江)、洪(州治豫章,今江西南昌)、虔(州治贛縣,今江西贛州)州」,又「陷汀(州治長汀,今福建長汀)、漳(州治漳浦,今福建漳浦)二州」。

「王緒至漳州,以道險糧少,令軍中"無得以老弱自隨,犯者斬!'唯王潮兄弟扶其母董氏崎嶇從軍,緒召潮等責之曰:「軍皆有法,未有無法之軍。汝違吾令而不誅,是無法也。'三子(王潮及弟王審邦、王審知)曰:「人皆有母,未有無母之人;將軍奈何使人棄其母!'緒怒,命斬其母。三子曰:「潮等事母如事將軍,既殺其母,安用其子,請先母死。'將士皆為之請,乃舍之。

有望氣者謂緒曰:「軍中有王者氣。'於是王緒見將卒有勇略逾己及氣質魁岸者皆殺之。」「眾皆自危。」行至南安(今福建南安),王潮與前鋒將合謀,「伏壯士數十人於篁竹中,伺緒至,挺劍大呼躍出,就馬上擒之」,「軍中皆呼萬歲」,推王潮為將軍。

王潮「約其屬,所過秋毫無犯。行及沙縣(今福建沙縣),泉州(治晉江,今福建泉州)人張延魯等以刺史廖彥若貪暴,帥耆老奉牛酒遮道,請潮留為州將,潮乃引兵圍泉州」(《資治通鑑》唐僖宗光啟元年)。


光啟二年(公元886年),王潮攻拔泉州,福建觀察使陳岩錶王潮為泉州刺史。「潮沉勇有智略,既得泉州,招懷離散,均賦繕兵,吏民悅服」(《資治通鑑》唐僖宗光啟二年)。

「福建觀察使陳岩疾病,遣使以書召泉州刺史王潮,欲授以軍政,未至而岩卒。岩妻弟都將范暉諷將士推己為留後。」(《資治通鑑》唐昭宗大順二年)「范暉驕侈失人心,王潮以從弟彥復為都統,弟審知為都監,將兵攻福州,民自請輸米餉軍,平湖洞(今福建莆田界)及濱海蠻夷皆以兵船助之。」(《資治通鑑》唐昭宗景福元年)

王審知攻福州久不下,「董昌發溫(州治永嘉,今浙江溫州)、台(州治臨海,今浙江臨海)、婺(州治金華,今浙江金華)州兵五千救之」,王審知白王潮,欲且停攻福州,王潮不許,報曰:「兵盡添兵,將盡添將,兵將俱盡,吾當自來」(《資治通鑑》唐昭宗景福二年)。

由於王潮堅決要攻下福州,景福二年(公元893年)五月,范暉終於放棄福州,在逃亡途中,為將士所殺,自此王潮遂據有七閩之地。唐朝任王潮為福建觀察使。「潮遣僚佐巡州縣,勸農桑,定租稅,交好鄰道,保境息民,閩人安之。」(《資治通鑑》唐昭宗乾寧元年)

唐昭宗乾寧三年(公元896年)九月,升福建為威武軍,以觀察使王潮為節度使。乾寧四年十二月,王潮病死,弟王審知自稱福建留後。昭宗光化元年(公元898年)三月,以王審知為威武留後。十月,以王審知為威武節度使。梁朱溫開平三年(公元909年),以王審知為閩王。

審知「為人儉約,好禮下士。王淡,唐相溥之子;楊沂,唐相涉從弟;徐寅,唐時知名進士,皆依審知仕官」(《新五代史·閩世家》)。「唐學士韓偓挈族來奔」(《十國春秋》)。審知「又建學四門,以教閩士之秀者,招來海中蠻夷商賈」(《新五代史·閩世家》)。

後唐同光三年(公元925年)四月,王審知病危,以其子節度副使王延翰權知軍府事,十二月,王審知病卒,年六十四,子王延翰自稱威武節度留後。後唐天成元年(公元926年)九月,任命王延翰為威武節度使。十月,王延翰「自稱大閩國王,立宮殿,置百官,威儀文物,皆仿天子之制,群下稱之曰殿下」(《資治通鑑》後唐明宗天成元年)。


王延翰「襲位才逾月,出其弟延鈞為泉州(治晉江,今福建泉州)刺史。王延翰多取民女以充後庭,採擇不已。王延鈞上書極諫,王延翰怒,由是有隙。父王審知養子王延稟(本周姓)為建州(今福建建甌)刺史,王延翰與書使之採擇,王延稟復書不遜,亦有隙」(《資治通鑑》

後唐明宗天成二年)。十二月,王延稟、王延鈞合兵襲破福州,殺王延翰,王延稟推王延鈞為威武節度留後。天成二年(公元927年)正月,王延稟還返建州,臨行,「謂延鈞曰:「善守先人基業,勿煩老兄再下。'王延鈞遜謝甚恭而色變」(《資治通鑑》後唐明宗天成二年)。

後唐天成三年,「閩王延鈞度民二萬為僧,由是閩中多僧」(《資治通鑑》後唐明宗天成三年)。

後唐長興二年(公元931年)四月,閩奉國節度使(鎮建州)王延稟聞閩王王延鈞有疾,率水軍襲福州,延稟兵敗被擒,延鈞見延稟曰:「果煩老兄再下。」王延鈞斬延稟於市,復其姓名曰周彥琛。王延稟子王繼升,時留守建州,知延稟敗,逃奔吳越。


「閩王延鈞好神仙之術,道士陳守元」等「共誘之作寶皇宮,極土木之盛」。守元謂「延鈞曰:苟能避位受道,當為天子六十年。」延鈞信之」,「命其子節度副使繼鵬權軍府事」(《資治通鑑》後唐明宗長興二年)。

長興四年(公元933年),閩王延鈞「詣寶皇宮受冊,備儀衛,入府,即皇帝位,國號大閩,大赦,改元龍啟,更名璘」。「閩主自以國小地僻,常謹事四鄰,由是境內差安」。

閩主「大作宮殿,極土木之 盛」。閩主「喜奢侈」,「福建中軍使薛文杰,性巧佞」,「以聚斂求媚」,閩主「以為國計使,親任之。文杰陰求富民之罪,籍沒其財,被榜捶者胸背分受,仍以銅斗火熨之。建州土豪吳光入朝,文杰利其財,求其罪,將治之,光怨怒,帥其眾且萬人叛奔吳」。「吳光請兵於吳,吳信州(今江西上饒)刺史蔣延徽不俟朝命,引兵會光攻建州,閩主遣使求救於吳越」(《資治通鑑》後唐明宗長興四年)。

閩主「好鬼神,巫盛韜等皆有寵」。許「文杰惡樞密使吳勖,勖有疾,文杰省之,曰:「主上以公久疾,欲罷公近密,仆言公但小苦頭痛耳,將愈矣。主上或遣使來問,慎勿以他疾對也。'勖許諾。明日,文杰使〔盛〕韜言於閩主曰:「適見北廟崇順王訊吳勖謀反,以銅釘釘其腦,金椎擊之。」」閩主遣使問之,「果以頭痛對,即收下獄,遣文杰及獄吏雜治之,勖自誣服,並其妻子誅之,由是國人益怒」。

閩親從都指揮使王仁達有擒王延稟之功,性慷慨,言事無所避。閩主惡之,嘗私謂左右曰:「仁達智有餘,吾猶能御之,非少主臣也。'至是,竟誣以叛,族誅之」(《資治通鑑》後唐明宗長興四年)。

吳信州刺史蔣延徽「敗閩兵於浦城(今福建浦城),遂圍建州」,閩主遣大將「將兵萬人救建州」,「軍及中途,士卒不進,曰:「不得薛文杰,不能討賊。'」「國人震恐」,乃囚文杰「檻車送軍前」殺之,「並誅盛韜」。蔣延徽亦聞閩兵及吳越兵將至,引兵歸,閩人追擊,敗之,士卒死亡甚眾」(《資治通鑑》後唐潞王清泰元年)。


後唐清泰二年(公元935年),閩太子王繼鵬殺閩主,即皇帝位,改名昶。諡閩主王延鈞(即璘)曰惠帝,廟號太宗。

繼鵬稱皇帝後,內宣徽使、參政事葉翹屢進讜言,繼鵬批其進表紙尾後云:「一葉隨風落御溝。」葉翹遂歸老永春(今福建永春)。

繼鵬也和他父親一樣,信巫,拜道士譚紫霄為正一先生,又拜陳守元為天師,非常信重他們,「乃至更易將相,刑罰選舉,皆與之議。守元受賂請託,言無不從,其門如市」(《資治通鑑》後唐潞王清泰二年)。

後晉天福二年(公元937年),閩主王繼鵬「修紫微宮,飾以水晶,土木之盛,倍於寶皇宮。又遣使散詣諸州,伺人隱慝」。「方士言於閩主,雲有白龍夜見螺峰,閩主作白龍寺。時百役繁興,用度不足」,「除官但以貨多少為差,閩主又以空名堂牒使醫工陳究賣官於外,專務聚斂,無有盈厭。又詔民有隱年者杖背,隱口者死,逃亡者族。果菜雞豚,皆重征之」(《資治通鑑》後晉高祖天福二年)。


陳守元教閩主「起三清台三層,以黃金數千斤鑄寶皇及元始天尊、太上老君像,日焚龍腦、薰陸諸香數斤,作樂於台下,晝夜聲不輟,雲如此可求大還丹。〔天福〕三年(公元938年)夏,虹見其宮中,〔妖巫〕林興傳神言:「此宗室將為亂之兆也。'乃命興率壯士殺審知子延武、延望及其子五人」(《新五代史·閩世家》)。

閩太宗(王延鈞)「以太祖(王審知)元從為拱宸、控鶴都,及康宗(王繼鵬)立,更募壯士二千為腹心,號宸衛都,祿賜皆厚於二都。或言二都怨望,將作亂,閩主欲分隸漳、泉二州,二都益怒。閩主好為長夜之飲,強群臣酒,醉則令左右伺其過失」。「屢以猜怒誅宗室」。「閩主數侮拱宸、控鶴軍使永泰朱文進、光山連重遇,二人怨之。會北宮火,求賊不獲,閩主」「疑重遇知縱火之謀,欲誅之」。

重遇率二都兵攻閩主,使人迎閩主叔父王延羲(王審知幼子)為主,「復召外營兵共攻閩主,獨宸衛都拒戰」,「宸衛都戰敗」,閩主為人所執,並妻子俱死,「宸衛餘眾奔吳越。延羲自稱威武節度使、閩國王,更名曦」。「赦繫囚,頒賚中外」。上繼鵬廟號康宗,「遣商人間道奉表稱藩於〔後〕晉。然其在國,置百官皆如天子之制」(《資治通鑑》後晉高祖天福四年)。


「連重遇之攻康宗也,陳守元在宮中,易服將逃,兵人殺之」。「閩王曦既立,遣使誅林興於泉州」(《資治通鑑》後晉高祖天福四年)。

「閩王曦既立,驕淫苛虐,猜忌宗族,多尋舊怨。其弟建州刺史延政數以書諫之,曦怒,復書罵之」,「由是兄弟積相猜恨」。曦「遣親吏業翹監建州軍」,「一日,翹與延政議事不葉,翹訶之曰:「公反邪!」延政怒,欲斬翹」,翹奔福州。閩主曦遣大將「將兵四萬擊延政」,「延政求救於吳越」,吳越遣將將兵四萬救之,王延政連敗閩王曦軍,「自是建州之兵始盛」。

吳越兵至建州,時建州圍已解,吳越兵營於建州西北,不肯班師。「會久雨,吳越軍食盡」,「延政遣兵出擊,大破之,俘斬以萬計」(《資治通鑑》後晉高祖天福五年)。吳越軍夜遁。

後晉天福五年(公元940年),閩主曦度民為僧,民避重賦多為僧,凡度萬一千人。

後晉天福六年,閩主曦以建州為鎮安軍,以王延政為節度使,封富沙王。延政又改鎮安軍為鎮武軍。閩主曦疑其弟汀州刺史王延喜與延政通謀,命將至汀州執延喜歸福州。閩主曦聞王延政以書招泉州刺史王繼業,閩主召繼業還,賜死於福州郊外,並殺其子於泉州。

楊沂豐,唐相楊涉從弟,仕閩官至司徒兼門下侍郎、同平章事,時年八十餘,人告沂豐與繼業同謀,閩主誅沂豐,並夷其族。「自是宗族勛舊相繼被誅,人不自保」。「曦淫侈無度,資用不給」。「令欲仕者,自非蔭補,皆聽輸錢即授之,以資望高下及州縣戶口多寡定其直,自百緡至千緡」(《資治通鑑》後晉高祖天福六年)。

「閩主曦自稱大閩皇,領威武節度使,與王延政治兵相攻,互有勝負,福、建〔二州〕之間,暴骨如莽」。「閩主曦惡泉州刺史王繼嚴得眾心,罷歸,鴆殺之」(《資治通鑑》後晉高祖天福六年)。


後晉天福六年,閩主曦即皇帝位,王延政自稱兵馬元帥。天福七年,閩富沙王延政攻汀州,四十二戰,不勝而歸,後來在尤口(尤溪口,今福建南平東南)會戰,王延政軍大敗閩主曦軍。「閩主曦遣使以手詔及金器九百、錢萬緡、將吏敕告六百四十通,求和於富沙王延政,延政不受」。

閩主曦以余廷英為泉州刺史,「廷英貪穢,掠人女子,詐稱受詔採擇以備後宮,事覺」,「廷英懼,詣福州自歸」,「獻買宴錢萬緡。曦悅,明日召見,謂曰:「宴已買矣,皇后貢物安在?」廷英復獻錢於李後,乃遣歸泉州,自是諸州皆別貢皇后物。未幾,復召廷英為相」(《資治通鑑》後晉高祖天福七年)。

閩主曦「荒淫無度,嘗夜宴,〔翰林學士、吏部侍郎李〕光准醉忤旨,命執送都市斬之,吏不敢殺,系獄中。明日視朝,召復其位。是夕又宴,收翰林學士周維岳下獄。吏拂榻待之,曰:「相公昨夜宿此,尚書勿憂。'醒而釋之。他日,又宴,侍臣皆以醉去,獨維岳在。曦曰:「維岳身甚小,何飲酒之多?」左右或曰:酒有別腸,不必長大。'曦欣然,命捽維岳下殿,欲剖視其酒腸。或曰:「殺維岳,無人復能侍陛下劇飲者。'乃舍之」(《資治通鑑》後晉高祖天福七年)。

後晉天福八年(公元943年),「閩富沙王延政稱帝於建州,國號大殷」,改元天德。「延政服赭袍視事,然牙參及接鄰國使者,猶如藩臣禮。殷國小民貧,軍旅不息。楊思恭以善聚斂得幸,增田畝山澤之稅,至於魚鹽蔬果,無不倍征,國人謂之「楊剝皮'」(《資治通鑑》後晉齊王天福八年)。

後晉天福八年,「殷吏部尚書、同平章事潘承祐上書陳十事,大指言:「兄弟相攻,逆傷天理,一也。賦斂煩重,力役無節,二也。發民為兵,羈旅愁怨,三也。楊思恭奪民衣食,使歸怨於上,群臣莫敢言,四也。疆土狹隘,多置州縣,增吏困民,五也。除道裹糧,將攻臨汀,曾不憂金陵(南唐)、錢塘(吳越)乘虛相襲,六也。括高資戶,財多者補官,逋負者被刑,七也。延平諸津,征果菜魚米,獲利至微,斂怨甚大,八也。與〔南〕唐、吳越為鄰,即位以來,未嘗通使,九也。宮室台榭,崇飾無度,十也。」殷主延政大怒,削承祐官爵,勒歸私第」(《資治通鑑》後晉齊王天福八年)。

「閩拱宸都指揮使朱文進、閣門使連重遇,既弒康宗(王繼鵬),常懼國人之討,相與結婚以自固。閩主曦果於誅殺」,「嘗酒酣誦白居易詩云:「惟有人心相對間,咫尺之情不能料。'因舉酒屬二人」,「二人大懼」。「會〔李〕後父李真有疾」,「曦如真第問疾,文進、重遇使拱宸馬步使錢達弒曦於馬上,召百官集朝堂,告之曰:「太祖昭武皇帝(王審知)光啟閩國,今子孫淫虐,荒墜厥緒。天厭王氏,宜更擇有德者立之。'眾莫敢言,重遇乃推文進升殿,被袞冕,率群臣北面再拜稱臣。

文進自稱閩主,悉收王氏宗族延喜(閩主弟)以下少長五十餘人,皆殺之。葬閩主曦」,「廟號景宗。以重遇總六軍」。「文進下令,出宮人,罷營造,以反曦之政。」(《資治通鑑》後晉齊王開運元年)

泉州散員指揮使留從效謂同輩「曰:「朱文進屠滅王氏,遣腹心分據諸州,吾屬世受王氏恩,而交臂事賊,一旦富沙王克福州,吾屬死有餘愧!'眾以為然」。從效等乃操白梃,夜逾垣入刺史衙,殺泉州刺史黃紹頗。

朱文進聞黃紹頗死,大懼,以重賞募兵二萬,遣統軍使林守諒、內客省使李廷鍔將之攻泉州,鉦鼓相聞五百里」。「留從效開門與福州兵戰,大破之,斬守諒,執廷鍔」。殷主王「廷政遣統軍使吳成義帥戰艦千艘攻福州,朱文進遣子弟為質於吳越以求救」。「福州南廊承旨林仁翰」「帥其徒三十人被甲趣連重遇第」,仁翰執槊直前刺重遇,殺之」。又斬文進(《資治通鑑》後晉齊王開運元年)。

閩之故臣共迎殷主延政,請歸福州,改國號曰閩。延政以方有唐兵,未暇徙都。」南唐發大兵攻建州,延政嬰城自守。閩舊將李仁達據福州,擁立雪峰寺僧卓岩明為帝,兵權盡歸李仁達,「卓岩明無他方略,但於殿上噀(含水而噴之為噀)水散豆,作諸法事而已」。


開運二年(公元945年)八月,南唐兵破建州,閩主延政降。自唐昭宗景福二年(公元893年),王潮得福州,至後晉開運二年,延政降南唐,傳七主,凡五十三年而亡。

後晉開運三年泉州都指揮使留從效自領軍府事,南唐主以從效為泉州刺史,遂據有漳、泉。後來南唐置清源軍,以留從效為清源節度使。

李仁達據福州,南唐兵圍攻之,吳越發兵救之,大破南唐兵,南「唐兵死者二萬餘人,委棄軍資器械數十萬,府庫為之耗竭」(《資治通鑑》後漢高祖天福十二年)。

從此福州併入吳越版圖,建州(今福建建甌)、劍州(今福建南平)、汀州(今福建長汀)併入南唐版圖,泉州、漳州(今福建漳州)由留從效割據。留從效在漳、泉,「專以勤儉養民為務,常衣布衣,置公服於中門,出視事則服之,入則復衣敝布,自言我素賤,不可忘本也。民甚愛之。」「每歲取進士明經,謂之秋堂」(《十國春秋》)。


宋乾德二年(公元964年)七月,留從效病死,年五十有七。由從效兄子紹鎡嗣位,未幾,統軍陳洪進執紹鎡,推立副使張漢思為留後,自為副使。漢思年老不能治事,軍務皆決於洪進。南唐以陳洪進為清源軍節度使。宋太宗太平興國三年(公元978年),洪進入朝大梁,遂留大梁不歸,病卒於大梁。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