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第一殺手王亞樵喋血梧州

執着的山雀xs 發佈 2024-01-31T05:29:41.474312+00:00

上海第十九路軍與日本人展開激烈的交戰,王亞樵則憑著自己卓越的組織才能,在幾天內便組織了上萬人參加的「上海抗日救國決死軍」。

「九一八」事變爆發後,王亞樵把斧頭幫改組成了鐵血除奸團,專殺日本人和漢奸。1932 年,淞滬戰爭爆發,日本陸軍大將白川義則奉命親臨上海吳淞口,坐鎮指揮。上海第十九路軍與日本人展開激烈的交戰,王亞樵則憑著自己卓越的組織才能,在幾天內便組織了上萬人參加的「上海抗日救國決死軍」。直接配合十九路軍。得知白川義則來滬的消息後,王亞樵便決心除掉這個魁首。給日本以重創。

得知白川義則是在「白雲」艦上坐鎮指揮後,王亞樵組織了一支水性好的敢死隊,每人身捆炸彈,潛入江中,他們的目標是炸毀整個「白雲」艦。他們

潛到軍艦底部,捆上炸藥。但無奈炸藥的威力太小了,「轟」的一聲響後,整個軍艦隻是輕微地晃動了幾下,並未受到重創。

但這一炸,把白川義則嚇得趕忙把司令部從軍艦上遷到了陸地,但暗殺行動並未就此罷休。

1932 年4 月,國民政府同意與日本簽訂《淞滬停戰協議》,囂張的日本人居然要在虹口公園開「淞滬戰爭勝利祝捷大會」。在中國的領土上開侵略中國的「祝捷大會」,王亞樵自然不能容忍,他發誓一定要殺死白川義則,滅無恥日寇的威風。

「祝捷大會」那天,日本人把整個虹口公園布置得異常繁榮。日本人怕中國人鬧事,除了規定中國人不得人內外,更加強了警衛,公園四周崗哨林立。王亞樵早有準備,他命其弟密約朝鮮革命黨人安昌浩等人商議計劃,裝扮成日本僑民,將定時炸彈藏在熱水瓶中帶進了會場。裝著炸彈的熱水瓶與其他水瓶一起被放在了主席台上,並未引起日本人的注意。

上午9點整,日本大將白川義則、日本駐華大使重光葵等十幾名日本政要大員到場,在主席台上就座。但未過多久,隨著一聲巨響,主席台上頓時血肉橫飛。白川義則被炸得血肉模糊,3 日後不治身亡。重光葵被炸斷了一條腿,其餘十幾人也死的死、傷的傷。

喜訊傳來,大快人心,南京政府官員也深受鼓舞。蔣介石對此事極為關注。覺得王亞樵幹了政府官員所不能幹的事,開始對他刮目相看。

蔣介石急於把王亞樵控制在自己手中,先後派戴笠、胡宗南等人去拉攏收買王亞樵。王亞樵擔心自己曾多次暗殺蔣、宋之事被查明,便斷然拒絕了。

蔣介石、戴笠認為他不識抬舉,非常氣憤。不久,王亞樵的幾個門徒被捕,供

出了他曾策劃暗殺蔣、宋未果之事 蔣介石怒不可遏,立即命令戴笠緝拿王 亞樵。王亞樵不得不在家人和門徒的掩護下,化裝成搬運工,混上了開往香港的貨輪,逃離了戴笠的追捕。

1935 年,王亞樵和部分門徒雲集香港,在胡漢民等人的支持下,繼續醞釀暗殺蔣介石以及汪精衛等政府首腦人物的計劃。王亞樵認為,可以在南京設立一個通訊社,以記者的身份去調查蔣介石等人的行蹤。他派得意門徒華克之負責,帶領孫鳳鳴、張玉華等人前往南京租房,申辦「晨光通訊社」。

同年10月,王亞樵得知國民黨將於11月1日在南京中央黨部禮堂召開國民黨四屆六中

全會。他們認為這是刺殺蔣介 石、汪精衛的大好時機。

孫鳳鳴主動要求承擔此次刺殺任務。華克之即讓張玉華以「晨光通訊社」的名義去申請六中全會的記者出入證,他自己負責善後工作。11月1日,孫鳳鳴以記者身份進入了中央黨部大院,只見汪精衛率中央委員們在禮堂大門口合影留念,

卻不見他要刺殺的主要對象--蔣介石。

原來,中委們開完會走出禮堂,準備合影留念時,蔣介石見記者蜂擁而上,不悅地退回了禮堂。汪精衛曾返回禮堂去催請,蔣介石謊稱身體不適,汪精衛只好返回,率中委們合影。

孫鳳鳴見蔣介石沒有露面,中委們合影后開始走動,就毫不猶豫地舉槍射向汪精衛。汪精衛連中三槍倒地,孫鳳鳴也被衛士開槍擊倒在地,當晚便死在了醫院。事發後,蔣介石非常氣憤,把戴笠叫去大罵一頓,命他3天內查出線索戴笠幾經周折,終於抓到了張玉華。在特務們的嚴刑拷打下,張玉華供出了王

亞樵、華克之等人,而且說出此次刺殺的對象主要是蔣介石。蔣介石氣急敗壞命戴笠速速緝拿王亞樵。

王亞樵初到香港時,胡漢民曾請香港總督關照他,說他是反蔣人士,不是刑事犯。刺汪案件發生後,大批特務涌到了香港。香港情報處立即告知王亞樵

讓他謹慎行事。所以特務們在香港多日,也未能找到王亞樵的行蹤。戴笠情急之下,親自帶人赴港。沒想到,他隨身攜帶的兩支手槍沒有辦理入港攜帶證。

一下飛機就被香港情報處拘禁了3天。

戴笠受此侮辱,羞憤交加,發誓要幹掉王亞樵。此時,一個叫陳亦川的特務混到了王亞樵身邊,成為他的門徒。陳亦川先是打聽到王亞樵妻子的胞弟在香港開了個「茂源綢布莊」,他便常常化了裝在綢布莊附近轉悠。

一天,王亞樵等人去綢布莊閣樓上開會,陳亦川立即報告香港警察局,謊稱一夥匪徒在綢布莊聚會,要求協助拘捕。當警察們衝進綢布莊時,王亞樵聽到動靜,飛身越窗跳到了閣樓外面的房頂 上。警察破門而入,將他的親信余立奎等人逮捕。

戴笠得知後,立即趕到香港,要求以刑事罪引渡余立奎。當時中英雙方正在大談「中英友善」,英國政府便電令香港總督將余立奎引渡,並協助逮捕、引渡王亞樵。


正當王亞樵走投無路之時,李濟深來信請王亞樵去廣西梧州他的老家暫居王亞樵心想,從目前的形勢來看,廣西是比較安全的。王亞樵打定主意,於1936年2月,帶著手下及家眷到達了廣西梧州。

余立奎被捕後,他的夫人余婉君常去探監。余婉君年輕貌美,又酷愛跳舞。陳亦川給她送禮、送錢,企圖打聽王亞樵的去處。余婉君怎麼都不肯說。這時,遠在南京的戴笠設計了一出「戲」,他讓特務混進監獄,與余立奎關在一起,

故意造謠說余婉君和王亞樵有染

余婉君再探監時,余立奎一見她就破口大罵「不要臉」,還給了她一記耳光。余婉君委屈地伏地大哭,躲在暗處的陳亦川立即上前相勸。另一位特務更是裝好人:「余先生對你有誤會,他聽人說,你在外面與王亞樵關係曖昧,所以很生氣!"一旁的警官說:「你看,你要是說出王亞樵的地址,抓住他,你丈夫就沒事了,你不也就證明了你的清白?"

余婉君知道特務們是想套出她的口供,便連連搖頭說不知道王亞樵的地址。陳亦川陪她回家後又一再勸她說:「蔣介石是愛惜人才的,絕不會殺他。抓到他後,開導開導他,日後還會重用他。」

余婉君信以為真,說出了王亞樵在梧州。陳亦川立即和十幾個特務帶著余婉君去了梧州。

余婉君通過李濟深找到了王亞樵。她抱著孩子向王亞樵哭訴:「立奎被判了死刑,我們母子在香港生活不下去了,望您容我們母子住在這裡,也好有個依靠。"

王亞樵見狀,立即答應,並馬上派人給她租了房子。余婉君說,過幾天,

她打算讓傭人張媽去南京看望丈夫。王亞樵毫不懷疑地說:「到時候我寫個條子,讓她設法轉交給立奎。」

1936年10月20日,李濟深請王亞樵及其親信吃晚飯。余婉君找到李家對王亞樵說:「張媽明天就去南京。」夜幕剛剛降臨,王亞樵等告辭回家,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要讓余婉君帶字條,便獨自去了余家。不料剛一進門,躲在門後的特務立即往他臉上撒了把石灰,一擁而上,想活捉王亞樵。可王亞樵絕非等閒之輩,他眼睛雖被迷住了,仍與特務頑強搏鬥。特務慌忙掏槍射擊,王亞樵當場斃命。這個曾經威震上海的「暗殺大王」,就這樣死在了軍統特務的槍口下。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