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晚年對譚家橋之敗難以釋懷,葉帥一席話,解開心結

兵說 發佈 2024-01-31T06:32:10.054528+00:00

那是1934年7月6日的晚上,粟裕與尋淮洲、樂少華指揮的紅七軍團,改編為北上抗日先遣隊,在夜色的掩護下,離開了中央蘇區,擔負著吸引敵人兵力的重任。

作者:公子棄疾

早春時節,浙江西南部山區的早晨,涼風襲人。粟裕一動不動地站在涼風中,望著遠處連綿起伏的山峰,耳邊傳來一陣陣松濤。半年前離開蘇區的一幕幕情景,浮現在他的眼前,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那是1934年7月6日的晚上,粟裕與尋淮洲、樂少華指揮的紅七軍團,改編為北上抗日先遣隊,在夜色的掩護下,離開了中央蘇區,擔負著吸引敵人兵力的重任。

紅七軍團在尋淮洲、粟裕的指揮下,攻克大田,涉過閩江,攻打福州。一路上,紅軍一邊宣傳黨中央北上抗日的主張,一面要應對敵人的前堵後截,孤軍奮戰,歷盡了艱辛。

9月底,在紅七軍團由遂安轉戰安徽、江西邊界的作戰中,粟裕右臂負傷。他忍著傷痛,繼續隨軍轉戰,北上抗日先遣隊一路轉戰浙江、福建、安徽、江西,長途跋涉1600餘公里。

1934年10月底,北上抗日先遣隊抵達閩浙贛蘇區,接到中央的命令後,與方志敏指揮的閩浙贛蘇區部隊合併為紅十軍團。

12月,紅十軍團在譚家橋戰敗,尋淮洲犧牲,樂少華、劉英負傷。粟裕率餘部殺出敵人的包圍圈,保護樂少華、劉英向贛東北轉移。

一路上,粟裕率部連續衝破敵人的封鎖線,抵達閩浙根據地,但方志敏等人卻在懷玉山遭到敵人的重兵圍攻,被捕後遇害。

進入閩浙贛根據地後,紅十軍團餘部改編為挺進師,粟裕擔任師長,劉英擔任政委,根據中央的指示,他們要在浙江境內堅持游擊戰,創建紅色根據地。

浙江是蔣軍的老巢,當地的敵人極其囂張,而當地的大部分地下組織已遭到特務的破壞,要想在敵人的核心地區打開局面,困難是非常大的。

夕陽西下,彩霞滿天,挺進師指揮所內,粟裕等人正在商量作戰計劃。

參謀王江擔心地說:「粟師長,我們現在只有400兵力,附近的蔣軍卻有幾個師,和他們作戰,一點勝算也沒有啊!」

粟裕非常激動:「人少不是問題!當年南昌起義失敗後,我跟隨朱德同志轉戰湘南時,也只有幾百人,但後來我們發動湘南暴動,又上了井岡山,開創了多大的事業啊!」

粟裕頓了頓,打開了桌子上的地圖,指著地圖上的一處標記說道:「只要指揮得當,方針正確,我們就能創造奇蹟。此處叫做仙霞山脈,我們就在這裡建立根據地!」

仙霞山森林密布,地形複雜,的確是個打游擊的好地方。

1935年3月,粟裕率部在閩浙邊界神出鬼沒,忽東忽西,忽南忽北,搞得敵人暈頭轉向,驚慌失措。

敵人調集了兩個正規師,輔以大批保安隊,妄圖用兩面夾擊的戰術,殲滅挺進師。

粟裕靈活應對,率部遊動到慶元縣的郎齋,調動浙江保安一團1200人、福建保安二團1000人以及上千地主武裝三面來攻。

粟裕決定充分利用地形優勢,精心布置戰鬥,將敵人各個擊破。

戰鬥打響了。地主武裝手持大刀,腰纏黃符,高喊著「刀槍不入」向我軍殺來。

粟裕一聲令下,挺進師的戰士們一陣排槍打過去,高喊著口號的地主武裝人員頓時手忙腳亂,我軍宣傳員馬上喊話,向敵人發動攻勢,僅僅幾個小時後,這幫烏合之眾就土崩瓦解了。

此時,浙江保安一團在團長李秀的指揮下,氣焰囂張地竄到了紅軍的前沿陣地附近。大家向粟裕請示發動攻擊,粟裕卻揮手制止:「不急,等靠近了再打。」

300米,200米,100米,50米……敵人越來越近,終於進入了最佳射程,粟裕一揮手:「射擊!」

頓時,子彈的呼嘯聲、手榴彈的爆炸聲,以及敵人的鬼哭狼嚎聲,充斥在陣地上。敵人扔下一片片屍體,抱頭鼠竄。

兩路大軍都被擊潰,福建保安二團頓時嚇破了膽,未到達戰場,便順著原路返回了。

擊潰了敵人的三路大軍後,粟裕率部北上,進入了仙霞山區。

在作戰中,粟裕完全秉承了主席的軍事思想,先成功調動敵人使其分兵,然後集中兵力,將敵人分而擊破。敵人的總兵力雖強,但粟裕總是能在局部形成優勢,打運動戰,打時間差,將優勢發揮到最大化。

此時的粟裕,已經從井岡山時期的毛頭小子,成長為一名出色的軍事家了。

「現在,每個幹部和戰士必須要學會兩套本領,一是要會打游擊,二是做好群眾工作。」粟裕在全師會議上動員道:「我們要一邊發動群眾,一邊集中優勢兵力打擊敵人。」

在粟裕的領導下,建立根據地的工作如火如荼地開展起來。挺進師各部分成小隊,先肅清當地的敵人武裝,積極發動群眾,繼而建立農民協會、赤衛隊,僅僅一個多月的時間,浙西南根據地便已初具規模。

看到根據地越來越壯大,敵人慌了神,匆忙調集了八九個團的兵力,分四路向挺進師發動進攻。面對敵人的進攻,粟裕胸有成竹,他將部隊分成兩路,先跳出蘇區,轉入敵後,牽著敵人的鼻子走。

輾轉十餘日後,粟裕抓住戰機,率部殲滅了敵軍兩個連,敵人的第一次「進剿」就這樣被粉碎了。

此時,粟裕領導的浙西南遊擊根據地擴大到五個縣,縱橫上百里,攪得蔣氏寢食不安。蔣氏任命衛立煌、羅卓英為「閩贛浙皖四省邊區剿匪總指揮部」的正副總指揮,調集32個整團,以及地方武裝7萬餘兵力,對蘇區進行瘋狂的「圍剿」,浙西南遊擊區進入最艱苦的時期。

面對氣焰囂張的敵人,粟裕採用「敵進我退」的戰術,留下少數部隊就地堅持游擊鬥爭,主力部隊跳出包圍圈,兵鋒直指浙贛鐵路。

當然,在敵占區展開活動,對指揮員的指揮才能是一個嚴峻的考驗。有一次,粟裕帶一支小部隊,用「截尾子」的辦法,消滅了敵軍一個排。「截尾子」就是在敵人行軍的岔路口,等待其大部隊通過後,移動路標,讓掉隊的敵人誤入紅軍的埋伏圈。

不料,這次前面的敵人並沒有走遠,他們聽到槍聲,立即調轉頭來。粟裕等人被迫退至山溝,前面卻有一個敵人的據點擋路,形勢極其不妙。

危急關頭,粟裕急中生智,他命大家將袖管捲起,把帽子摘下來拿在在手裡,扮作吊兒郎當的模樣,哼著不三不四的曲子,徑直向敵人的據點走去。

「站住,你們是哪部分的?」敵人的一個哨兵厲聲喝問道。

「大爺是保安團的。」粟裕沉著應答。

「你們要干去什麼?」

「放肆,這是你這等人能問的嗎?」粟裕呵斥道。

敵人見沒有什麼破綻,就放他們過去了。不久,敵人便發覺上當了,等他們發起追擊時,粟裕他們早已脫離了危險區。

到1936年底,粟裕的挺進師越戰越勇,由幾百人發展到一千五六百人,地方游擊隊武裝也達到數千人,活動範圍擴大到30多個縣。

對於從組建北上抗日先遣隊到創建閩浙贛蘇區的這段經歷,粟裕一生都無法忘懷,建國後更是時常追憶。

對於創建閩浙贛蘇區的輝煌成績,粟裕不願過多提及,但對於紅十軍團在譚家橋的失敗,他卻始終難以釋懷。他心中有個疑問:是誰要派出這支部隊的?我們的任務究竟是什麼?

1979年,粟裕拜訪葉劍英元帥,他向葉帥請教道:「當年我們的抗日先遣隊,是不是在『左』的路線指導下派出的?」

葉劍英說:「當時主席的意見,是要紅軍主力跳到外線,到蘇浙皖贛地區打開新的局面,以打破敵人的『圍剿』,但當時主席失去了兵權,並沒有採納他的正確意見。後來決定派出北上抗日先遣隊時,紅軍主力也要開始長征了,那時候,主席處於無權的地位,此事他是做不了主的。」

葉劍英元帥一席話,使粟裕茅塞頓開,恍然大悟,從此解開了這個心結。

【深耕戰爭史,弘揚正能量,歡迎投稿,私信必復】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