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歲月|招工應去鄂東黃石,有人竟要我到鄂南上班

三峽孬張 發佈 2024-02-26T08:26:51.854570+00:00

1973年10月初,我從農村收到赴鄂東黃石火力發電廠當工人的通知,趕緊跑到縣復退軍人安置辦文主任那裡報到:復退軍人安排工作,都在這裡轉函。

1973年10月初,我從農村收到赴鄂東黃石火力發電廠當工人的通知,趕緊跑到縣復退軍人安置辦文主任那裡報到:復退軍人安排工作,都在這裡轉函。文主任這裡已收到省安置辦文件了,這回蠻客氣地笑著說:你小子不錯,居然敢向省里告狀。這回好了,苦盡甘來啦!不過你得等兩天,和另兩位戰友一起走,廠家會有人來接你們。

果然碰面了,來的聲稱是電廠勞資科的兩個人:一位是戴眼鏡著中山裝的矮瘦長者,另一位是年青人。接觸後,知長者乃科長,年青人是幹事。

長者挺和善,說你明天上午到紙坊賓館來一趟,我有事與你商量。

我點頭,卻莫名其妙:一個是尚未報到的小學徒工,一個是主管人事的大科長,他怎會有什麼事情要與我商量呢?

找了個便宜旅社住下,心裡老在琢磨這位科長的話,不知是福是禍,竟一夜無眠。

第二天上午,我早早趕到紙坊賓館去了。科長見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地蠻靦腆,就笑著把我按在了座椅上,說叫你來也不是什麼要緊事,你不是還沒去黃石電廠報到麼,乾脆不去了,我給你換個地方上班一一直接到一家軍工廠,你看如何?

我懞了,問:為什麼呀?

他解釋說:我們看中一個打籃球的好手,是從國家隊下來的,他單位在蒲圻被服廠,本人願意調往黃石。我呢,準備讓你與他對換。你當過兵,革命戰士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嘛,新人去工廠,服從分配是廠里紀律。怎麼樣呀,小張?!

語調雖輕,但態度蠻硬。我想,人家可這樣消遣你,千萬不能輕易得罪啊!可明明通知我去黃石,我的去向自己竟不能作主麼?

我怯生生地反問:我本來去東,您卻要我往南。能不能……讓我再考慮考慮?

科長笑答:能呀,當然能。請你來,就是與你商量嘛。你考慮幾天,等我通知吧。我明天就去浦圻被服廠協調!

啊……我有些急了,想立馬表示不同意!可轉念一想,人家是實權人物,得罪他容易,可真要去了黃石他能善罷甘休?

於是便以軟話央求說:您是我長輩,應該聽您的話。您看這樣好不好一一縣安置辦通知去黃石電廠報到,我遵照執行。我報到後,再等您吩咐,您看行不行?

嗯……?科長明顯不高興了,可畢竟是有涵養的長者,見我這樣說也就表態道:也行吧,你先去報到。

惴惴不安地離開賓館,惴惴不安地乘火車趕到黃石電廠報到,惴惴不安地等待「頂替對調」消息……奇怪的是,三天過去了,一星期過去了,我在的熱工車間壓流班沒收到任何消息。

為求心安,已成實習工的我竟又跑到勞資科去了。斯時科長和那位幹事已回來了,他倆見到我像沒事人似地主動喊小張,一周前在武昌縣紙坊賓館與我交底的那件事,似乎壓根兒不曾發生……

很久以後,我才從那位幹事嘴裡得知:身在蒲圻被服廠的那位著名球手,自己想調來,可廠里死活不肯放行。

安心上班了,想想也挺逗:那年月不是全國時興打球和唱「樣板戲」麼?球員沒求來,黃石電廠宣傳隊不也多了一個半「科班」出身的演員了麼?一一嘿嘿,對調不成,電廠沒虧!

電廠宣傳隊,在黃石市乃至全省大型廠礦企業里名氣很大,以往曾以整場《沙家濱》在市里劇場連演半個月,嚇得市京劇團不敢露面哩。我來以後,也曾參與演過京劇如《沙家浜》、《紅燈記》、《平原作戰》等樣板戲折子戲,絕大部分是逢年過節或重大活動時自編自演的歌舞、小品、說唱類節目。記得宣傳隊由廠工會幹部方光正(後任主席)領衍,隊長是從專業歌舞團轉業的美女高燕,樂隊隊長是位姓余的中年男子。

蠻有意思吧:我想參軍時不讓去,卻當上兵了;退伍挨整回鄉成農民,我反抗申訴後,竟也當上了工人。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