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之路

天下行棋的一抹紅 發佈 2024-02-26T08:30:24.713550+00:00

#從今天起記錄我的2023# 我的人生之路 賈葆臻今天清晨我醒來的那一刻,又萌發了想寫自我版的「我的人生之路」。這也可能是受到央視最近播出的改編版電視劇《人生之路》的影響。

我的人生之路

賈葆臻

今天清晨我醒來的那一刻,又萌發了想寫自我版的「我的人生之路」。這也可能是受到央視最近播出的改編版電視劇《人生之路》的影響。我腦海里忽然閃現出《我的少年》、《我的青春》、《我的職場》(《執行》)、《天下行棋》、《我的文學》、《我的網際網路》六個時間段來寫,想著想著,我不得不先丟掉體內負擔「方便一下」!

回來有點睡不著覺覺,就先寫一段吧!我琢磨「我的人生之路」這部長篇小說,分為《我的少年》、《我的青春》、《我的職場》(《執行》)、《天下行棋》、《我的文學》、《我的網際網路》六部中篇來寫,這六部中篇前後既是相互聯繫,但拿出來又可以作為一部單獨的小說。在我寫兒童文學小說和科幻小說的間隙時間來進行試創作,大概用時十二年左右。如果我什麼都沒有寫出來,那說明我的文學之路可能沒有闖出來,也不是那麼成功;如果寫成一到二部,並成功出版,那說明我可能突破我在小說方面的「束縛」;如果寫成三到四部,並成功出版,那說明小有成就;如果寫成五到六部,並成功出版,那說明基本成功;如果能延伸寫出來《我的父輩》、《我的朋友們》、《我的女人花》,那麼此生無憾!

其實《我與紅領巾》、《我與大學校園》、《我與文學》、《我與圍棋》、《我的天下行》、《我與酒》等等都是我想寫的題目,至於寫成散文、隨筆、還是小說,我也沒有想好,那就隨緣吧,那天突發奇想,那那天就寫吧。

每一個人的人生結局可能是:完全不成功、基本不成功、不成功、小有成就、基本成功、成功,你說不說出來,你寫不寫出來,隨著時間的推移,結局就會出現,不依人的意志為轉移!我也可能成為後來人的笑柄,我也可能成為後來人的點讚,我的作品也可能成為後來人的傳頌,那麼一切都留給時間老人去判決吧,我要做的就是「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

想當初我於2007年9月初的一天,和風袖嚮往在北京相見的時候,我就開玩笑的對風袖嚮往說:我想用二十年的時間寫成一部長篇小說《天下行棋》,《天下行棋》以圍棋為線條,從抗日戰爭(一)到解放戰爭(二);從解放戰爭(二)到建國初期(三);從建國初期(三)到文革(四),從文革(四)到現在(五),分別以風、雨、頌、春、歸命名,雖以圍棋為線條,但實際上寫的是一個家族和姻親家族的發展過程,她訴說著人世間的滄桑,訴說著人世間的悲歡離合,訴說著人世間的種種艱難困苦和奮爭及追求,這中間包含我對人生的理解和寄託!風袖嚮往說他在大學學的是中文專業,準備寫一部長篇歷史小說,我們相約二十年再聚會,看看誰真正獲得成功,我們兩個只要有一個獲得成功,那麼今天的會面也許就成了一段佳話!

那時說是一回事,「狂妄」是另一回事,但回想在那時候,以我的文學水平,今天我可以明確的說:「絕對寫不出來」,這就是我在博客中,小說寫到高中階段就一直沒有寫下去的原因,因為我那時候根本就駕馭不了「文字」的走向,更別說去創作長篇小說了!到後來,我就把寫《天下行棋》這件事丟到「爪哇國」去了,天天不亦樂乎在網際網路組織圍棋比賽了。

直到2019年底,經過五年的官司,我實在無聊至極!有一次和王延鳳老師一起到雪陽老師家,我和雪陽老師無意提起我想進行「紅領巾文學」創作,結果雪陽老師真的給我題寫《紅領巾的傳奇》字輻,就這樣我真的把自己放到火上去烤了,那時候我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了!就這樣我開始了真正的文學創作,結果我還真寫出三部小說(水平相當的有限),那是因為或許我還沒有領悟小說的真諦,那是還因為我根本就沒有突破「創作小說的束縛和阻力」。或許我對文學無知使導致我的大無畏,我還真的拿小說稿給周大新老師去看,請他寫序,沒有想到周大新老師還真給我寫了序言,從今天看了,我還真有點「大言不慚」、「狂妄之極」,那時候我或許根本不懂「文學」的內涵。我的老鄉程雪莉老師那時對我說「一萬小時定律」,說實話,我根本不明白是啥意思,我還覺得我寫的「真不錯」、「就是好」等等,這是因為我的文學水平低呀,作家朋友們說的話,我不明白也不可能明白是什麼意思!

直到三年後的今天,我才摸到文學的大門口,我才來的「文學大海」的岸邊,知道自己的渺小和可笑!

不怕文友們取笑,我現在人生的理想:有且只有手中「這杆筆」了,我的人生到了現如今的階段,我也不得不大聲吶喊「今生只為這杆筆,文不驚人誓不休」!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當文學家的作家不是好作家!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