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萬至30萬的「太空殯葬」,是圈錢「噱頭」還是新市場?

金羊網 發佈 2024-02-26T08:50:26.123217+00:00

近日,網友「China航天」發布國內某公司即將發行「中國太空葬」等新型葬禮方式的產品消息,迅速引發網友熱議。該博文介紹,「星葬——中國太空葬」將成為一種全新的葬禮方式,在尊重傳統文化的基礎上,該產品將融入現代科技,將逝去的親人安置在太空中,成為永恆的星辰。對此,網友評論不一。

近日,網友「China航天」發布國內某公司即將發行「中國太空葬」等新型葬禮方式的產品消息,迅速引發網友熱議。該博文介紹,「星葬——中國太空葬」將成為一種全新的葬禮方式,在尊重傳統文化的基礎上,該產品將融入現代科技,將逝去的親人安置在太空中,成為永恆的星辰。

對此,網友評論不一。有的認為這是「噱頭」「變相圈錢」「割韭菜」;也有聲音認為,「太空葬可以搞一搞,有一定市場」「表明航天時代真的到來了」;還有網友在探討該殯葬模式的可行性,「會不會影響科研衛星運行」「是否會造成太空垃圾」。

3月31日,該公司負責人王昊向記者澄清,由於去年是第一次發射,為保護珍貴的紀念品,去年只是嘗試將近50人的紀念品通過長征系列火箭上的兩顆衛星送進了太空,如項鍊、戒指、乳牙、夫妻結髮及一些去世者的紀念品等。目前公司尚未正式將骨灰送進太空,預計今年開啟徵集,技術上是可行的。

王昊介紹,公司的星葬衛星發射前已通過國防科工局有關部門的嚴格審批,擁有發射許可證。所有能審批發射的衛星都有一個大前提,就是能正常完成通信或遙感功能。「紀念品或骨灰只占據很小的空間,鑲嵌在衛星內,不會拋棄到外太空。」

有專家認為,太空葬作為一種新型衛星用途,說明航天科技的商業價值正在被人們關注和開發。但由於意識超前和費用問題,目前針對太空葬的業務還比較少,社會接受度也需要繼續深入調研,「市場多大,這個方向能走多遠、速度多快,都不好預測,還需要經過充分調研。」

太空靈位最便宜:1.98萬元起

近年來,「太空葬」一詞頻繁進入大眾視線。2022年,中國科學院博士生導師、北斗導航系統科學家徐穎曾介紹,國外有一顆專門用作太空殯葬的衛星,名為「極樂之星2號」,該衛星可攜帶300個骨灰盒進入太空。

據新華社報導,2019年6月24日,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的一枚「獵鷹重型」運載火箭將152人的骨灰送入地球軌道,成為其航空任務中包含的若干載荷之一。據報導,該公司接受客戶提供已故親人的少量骨灰(重量在1到7克之間),並將其裝入小型金屬膠囊內。此項服務的起步價近5000美元。

記者發現,當前網友所熱議的國內「星葬」產品,來自北京星願航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星願航天」)。天眼查顯示,該公司成立於2021年,從事科技推廣和應用服務業,註冊資本為555.56萬元,法定代表人為王昊。

記者登錄「星葬」官網發現,該網站設置了「發射時間表」「服務流程」「訂購」等欄目。首頁顯示,星葬計劃也稱太空葬,讓逝者成為天上的星星,實現「去世後希望成為宇宙中的星辰」的夢想。親友亦可通過星葬向逝者實時追思。

3月31日,記者以購買者身份諮詢該公司太空葬項目。其工作人員介紹,目前公司有兩種形式的太空葬,分別是電子太空葬和實物太空葬。電子太空葬是將逝者生前照片和視頻上傳到衛星留作紀念,費用較低,已有許多用戶參與。實物太空葬則是將照片或遺物等裝進標準化金屬桶「太空紀念星盒」,「發射後可以通過我們公眾號在線與衛星通聯,或進行虛擬祭祀。」

其官網顯示,售價上,實物太空葬「太空紀念星盒」根據尺寸不同,定價不一,分別有直徑高度10mm、15mm和30mm3種尺寸,最大裝載重量在10g至80g不等,價格從低到高分別為5萬元起、12萬元起、30萬元起。最便宜的是記載逝者照片、墓志銘的「太空靈位」,鑲嵌在衛星中,售價為1.98萬元起。

記者注意到,該公司商品頁顯示,已有336人購買「太空紀念星盒」。

此外,「太空星願」電子項目價格較低,售價198元,已有2萬多人購買,證書顯示「你的星願內容已發送到太空」。

該公司工作人員介紹,合約簽訂後,公司會告知購買者衛星型號、發射時間等重要信息,並為每個購買者發送專屬骨灰盒。骨灰裝入後再移交給公司服務人員,由公司將所有骨灰盒裝入定製衛星的「太空靈堂」,讓骨灰與衛星同步發射。

據介紹,一般用戶訂購後,物品會在一年內發射上空,但具體時間需根據天氣等要素決定。「一般流程是,申報審批通過後,收集所有裝載物,再進行長達兩個月的震盪測試,檢驗其穩定性和氣密性。衛星發射最危險的,是火箭從地面開始衝破大氣層這一段,衛星在火箭里是快速震動的,如果我們的配件或封裝的東西鬆散的話,可能會導致整個火箭發射失敗。」

「震盪測試通過後就進行封存,運載火箭在發射場排班發射,正常需要三五個月,所以整個周期較長,但一般一年以內都可以完成。」該工作人員介紹,購買用戶亦可通過直播或到衛星發射基地見證發射過程。

記者發現,目前該公司通過衛星裝載骨灰上空的計劃還未真正實現。該工作人員介紹,去年曾成功發射過裝載紀念品的衛星,「因為是第一次發射,為確保發射的安全性和成功率,排除所有安全隱患,我們發射沒有放骨灰,而是用一些正常的紀念品做初步測試。」據了解,今年該公司計劃將骨灰添加進發射產品中,目前正在接受用戶訂單,「最早10月份有望實現骨灰入太空。」

創始人:衛星總成本最低近千萬 去年盈利300萬

3月31日,記者聯繫上該公司創始人兼法定代表人王昊。王昊此前從事的是網際網路行業,2021年開始探索太空葬業務。他介紹,目前公司有員工150多人。去年3月,公司曾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成功發射過兩顆衛星,分別是「一土號星願」通信衛星和「暄銘星願」遙感衛星。其中,暄銘星願衛星搭載了一個某知名手遊玩偶「魯班七號」,還有一些個人用戶的項鍊、戒指、乳牙、夫妻結髮等物品,以及去世者的飾品紀念物等。

據光明日報報導,2022年3月5日,我國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用長征二號丙運載火箭,成功將我國首次批量研製的6顆低軌寬帶通信衛星——銀河航天02批批產衛星送入預定軌道,此次任務還搭載發射了一顆遙感衛星。6顆通信衛星分別被冠名為「南通一號」「一土號星願」「宣城一號」「北郵-銀河號」等,一顆遙感試驗衛星被命名為「暄銘星願」衛星。

據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官網的信息,長征二號丙火箭是由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一院研製的常溫液體運載火箭。銀河航天02批6顆衛星主要用於在軌驗證多星聯合工作、星座組網布置、通信-遙感一體化技術。搭載的暄銘星願衛星是一顆6U遙感立方星。此次發射是長征系列運載火箭的第410次發射。

王昊提供的一份國防科工局發射項目許可申請結論證明顯示,該發射項目在2022年2月獲得許可,並有多位航天領域專家簽字。文件稱,長征二號丙運載火箭發射銀河航天02批6顆衛星並搭載暄銘星願衛星符合《民用航天發射項目許可證暫行管理辦法》的有關規定,已獲得無線電頻率使用許可證和空間無線電台執照。另一份由銀河航天出具的章蓋證明顯示,一土號星願衛星冠名、暄銘星願衛星歸屬權的最終用戶為北京星願航天科技有限公司。銀河航天向記者證實了該文件的真實性。

王昊向記者透露,一土號星願衛星是由衛星供應商銀河航天研製,星願航天冠名,暄銘星願衛星則由星願航天自主設計並研發,「一顆暄銘星願衛星的測試成本、製造成本加上發射成本在1000萬元左右。」

王昊介紹,衛星成本中,發射成本占據大頭。為保護購買者珍貴的紀念品,王昊選擇了保證發射成功率較高的中國長征系列火箭,發射成本按重量均攤。6顆通信衛星每顆重量近50公斤,暄銘遙感星願衛星三四十公斤,去年火箭發射價格共8000萬元,「均攤後,暄銘星願衛星發射成本約700萬元。」

據王昊統計,去年項目發布後,近50人參與了太空紀念品項目,「大部分是付費用戶,收益在300萬元左右。」王昊介紹,由於涉及隱私問題,部分用戶信息不能公布,能公布的則收錄在太空紀念館小程序里。目前,「星葬」的服務包括:遺物上太空,親友通過手機應用查詢衛星位置,可留言許願,親友可選擇通過數字生命計劃為逝者實施數字復活。「太空星願」程序上線後,已有1億多條許願簡訊被發送到衛星儲存器上,許願、上傳照片等電子類收費較低,「太空許願可以同步更新,存儲在衛星上,用戶也能隨時查詢。」

是否造成資源浪費?回應:審批發射的衛星前提是「有用」

據了解,國內許多民營航天公司都是在近7年間陸續成立的。2016年5月,國家發改委發布《關於實施製造業升級改造重大工程包》,將「商業航天產品發展工程」列為重點工程,包括商業遙感衛星、通信衛星及運載火箭的研製生產線。2016年12月27日,國防科工局發布《2016年國防科工局軍民融合專項行動計劃》,推動軍工技術向民用領域轉化。民營資本入場,藍箭、零壹、星際榮耀等一批知名民營火箭公司迅猛發展,帶動了商業航天業務的發展。

一位業內人士介紹,目前國內商業航天業務領域大致可分為兩大類,一是基礎設施業務類,一是產品與服務類。基礎設施業務類主要包括:地面站和設備、衛星製造、商業發射3大主體業務,保險費、研發、商業載人飛行等衍生業務。產品與服務業務類則主要包括:視頻、定位導航與授時、衛星通信、音頻廣播、對地觀測等幾塊業務。

作為一項基於商業航天業務的新型殯葬模式,太空葬帶來許多技術層面和社會層面的討論。如太空葬是否只是一個噱頭?搭載骨灰或紀念品的衛星是否會影響正常科研衛星的運營?是否會造成太空垃圾?衛星壽命有多長?如何平衡大眾入土為安的傳統觀念?

對於「圈錢」「割韭菜」的質疑,王昊回應,「長期投資、回報後置」是民營資本開展衛星發射等航天業務的特點。許多航天項目需發射很多顆衛星,聯網後才能實現商業化,大量資金均在做前期衛星發射和鋪墊,「所以現階段,公司希望通過謀求一些商業化模式和贊助,如太空紀念品、星願等實現項目的可持續發展,同時也滿足一部分人的需求。」

王昊介紹,所有能審批發射的衛星都有一個大前提,就是有用,即能正常完成通信或遙感的功能。而物品只占據了很小的空間,鑲嵌在衛星內,不會拋棄到外太空。「以暄銘星願衛星為例,只拿了六分之一空間搭載紀念品,6U體積的這顆遙感衛星中,放置紀念品的只有1U,其餘空間則搭載了正常的遙感設備。」(1U體積為10cm的3次方,重約1千克)

針對衛星軌道和頻率是否會幹涉到其他衛星的質疑,王昊解釋,衛星發射前其運行規定和頻率都需經過嚴格審批,通過後才會頒發發射許可證,「每一次衛星發射前至少需要半年至一年的審批。」

基於成本問題,許多民營企業也在試圖延長衛星的壽命,生產體積更大、利用率更高的衛星。王昊介紹,衛星中的電子元件存在壽命限制,當壽命結束,衛星會啟動離軌裝置,返回地球。衛星在進入大氣層後與大氣層摩擦,在3000℃的高溫中燃成灰燼,最終變成一顆流星,完成它的使命。此外,太陽風暴、隕石也是衛星的挑戰,「壽命無法打包票,但可以知道的是,我們國家1970年發射的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目前還在正常運轉。」

是否造成太空垃圾?專家:骨灰或紀念品相當於荷載

就太空殯葬模式的可行性,《航空知識》雜誌主編、知名航空博主王亞男向記者介紹,技術上,太空葬是可行的。社會層面,也有一部分人群希望自己逝去的親人的骨灰或骨灰製品在太空環遊,以此作為一種緬懷的方式。

王亞男分析,骨灰或紀念品本質上相當於衛星的任務荷載。正常通訊衛星會搭載接收器和轉發器,對地勘測的衛星也會搭載紅外、光學等傳感器,都屬於任務荷載。如果沒有其他科研任務,用於星葬的衛星實際上從技術上更為簡單,只需把荷載帶上後進入軌道,保持在正常軌道高度不掉下來,長期在軌道運行即可,「相當於是一個在特定軌道上運行的太空墓園。」

王亞男介紹,一般而言,民間商用公司會和航天科技公司謀求技術上的合作,比如說衛星的研發和製造、運載火箭工具的提供等,藉助航天科技公司的火箭技術將衛星送上預定軌道。商業模式的確認和市場的推廣,則由民間商用公司完成。

若數量逐漸增多,太空葬是否會造成太空垃圾?王亞男認為,火箭發射衛星前,都會考慮衛星的軌道設計,一般商用衛星不會運轉在超級繁忙或可能對一些科研衛星造成影響的軌道上,有些軌道可能是專有的。「此外,從技術和市場層面看,衛星退出機制問題也是使用商用衛星的公司會考慮的。」

1992年,《星際迷航》編劇吉恩·羅登伯里的一部分骨灰被放進一個唇膏大小的膠囊里,乘坐NASA的哥倫比亞號太空梭,進入太空。該膠囊在環繞地球軌道6年後在大氣層中焚毀。

「太空葬作為一種新型衛星用途,說明航天科技的商業價值正在被人們關注和開發。」在王亞男看來,目前,我國放開商業衛星使用限制後,商業公司可以使用衛星拓展商業市場,如拓展遙感、測繪、通訊等領域。但由於意識超前和費用問題,目前針對太空葬的業務還比較少,社會接受度也需要繼續深入調研,「市場多大,這個方向能走多遠、速度多快,都不好預測,還需要經過充分調研。」

來源 | 紅星新聞

責編 | 楊楚瀅

編輯:楊楚瀅

來源:紅星新聞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