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郁陸山:《悠悠大橋頭》連載3

接俸 發佈 2024-02-26T08:59:47.009993+00:00

大橋頭是江南深山裡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鎮,也是第二炮兵第92基地機關曾經的駐紮地。1966年至2006年的40年間,這支英雄的部隊,共走出97位共和國將軍。

引子

大橋頭是江南深山裡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鎮,也是第二炮兵第92基地機關曾經的駐紮地。

1966年至2006年的40年間,這支英雄的部隊,共走出97位共和國將軍。

其中就有被中央軍委授予「忠誠履行使命的模範指揮員」稱號的全軍十大英模楊業功。


1984年底,段安從飛彈支隊調入92基地機關,由此開啟了他七年多的軍機關參謀生涯。

這是他由青澀走向成熟的七年,也是他成果豐碩的七年。

歲月崢嶸、風華正茂,七年的綠色年華,段安留下許多難忘記憶。


3、「大內總管」

段安又開始當內勤參謀了,這是楊業功處長安排的。他說新參謀一般都要先過這一關。

內勤參謀是單位的「大內總管」,事情最多,也最繁雜。

「你要做好一年內不出差的準備,」楊處長強調說。

作訓處的內勤工作大體包括4個方面。一是文電資料的管理,二是物品倉庫的管理,三是固定資產的管理,四是經費開支的管理。每塊工作都有一大攤子瑣碎事。

另外,他仍承擔著訓練參謀的工作。「你既要干好內勤,也要發揮自己的特長、不要丟掉主業,」楊處長又說。

文電資料管理是內勤參謀的經常性工作。包括文電的收發與呈送、資料的歸類與整理,還有對歷史資料的熟悉掌握等。

每天上班後,段安都要先去保密室領取需本處閱辦的文件,登記好後送處長、副處長審閱。

之後,再根據處長的批示,將文件分發至作戰組或訓練組承辦。

如果是「僅此一份」的文件,就要按照處長的批示,呈送給相關的司令部首長或者基地首長,這件事必須特別謹慎。

為此,段安堅持做到:一是按級逐人呈送文件,不隨意越級或漏人;若因時間緊急、情況特殊不得已越級或漏人了時,事後一定要及時補送或說明情況。

這是因為,以往發生過有領導未及時閱看文件而延誤了工作部署、有工作因文件的漏送而影響了有序展開的事件。

二是嚴格按照首長批示的意見辦理,不憑想當然或靠主觀臆斷去理解和承辦。這一點,在越高級的機關越顯得重要。

三是嚴格控制文件的知密範圍和送取時間,確保不丟失。這方面他有過教訓。

一次,段安將一份文件送給了某首長,可待他去收取時首長卻堅稱說沒看到。段安想翻找一下,首長表現出了不耐煩,還在一旁罵罵咧咧。最後,還是在首長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材料中找了出來。

還有一次,他將文件呈送給了A首長,卻偶然在B首長處見到了。

因此,在後來的文件呈送中,他都要先點清和註明文件的份數,並在呈送時先向首長報告清楚,首長簽批後就馬上取回。再未發生類似差錯。

資料的歸類與整理基礎比較好。

這主要是因為,作訓處的制度和規定比支隊(1985年整編為旅)機關更健全和規範些,管理人員也相對穩定。

基地機關組建的前十幾年,作訓處的內勤工作主要由段安的軍校同學、副處長閔金旺負責。

閔副處長性格沉穩,工作細心,資料收集得充分完整。但後期人員變動頻繁,資料就亂了些。

因此,段安把工作重點放在了後幾年資料的歸類整理上。

他依照在支隊的做法,先將資料按時間分入年志,再按專題理出頭緒,僅用兩個多月的時間,就完成了全部資料的整理工作。

歷史資料的熟悉是段安最喜歡的工作,他覺得做這件事很有意義。

查閱歷史資料、特別是查閱逐年累記的《大事記》使段安漸次觸摸到了這支部隊的成長脈動與光榮歷史。

《大事記》主要反映了:

一是「亞洲飛彈第一營」的誕生成長史。

作為中國戰略飛彈部隊的種子部隊,伴隨著國際形勢的變化和戰備建設的需要,它由營升格為團、支隊,再整編為旅、衍生擴編出新的飛彈部隊,一步步的成長道路艱難曲折。

它經歷過幾次大範圍的部署調整和轉隸,執行過許多重大戰備任務,發射不同型號飛彈數十枚。

它是一支過硬的拳頭部隊,孕育形成了飛彈部隊的傳統和作風,在第二炮兵的歷史上有過濃墨重彩的表現。

段安後來到中原基地工作後再遇見它,仍有種血肉濃情的親切和熟悉感。

二是基地區域規模宏大的飛彈陣地開拓建設史。

高峰時期,基地工程部隊的規模曾達數萬人。

一茬茬年輕的軍人,常年與高山峽谷為伴,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掘龍宮築彈巢,修公路建營房,為大國長劍留下了宏偉的陣地工程群落,而自己卻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他們是共和國戰略威懾力量建設中真正的無名英雄。

三是基地部隊軍事訓練的創新發展史。

這是一個由模仿到簡單照搬、由借鑑到探索創新、由摸索到自信發展的曲折前行的歷程,也是一個由技術到戰術、從單兵向整體、由集成到聯合的發展探索過程。

它走過的每一步都十分艱難,邁出的每一步都是新的抬升。至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基地部隊的軍事訓練,已經具有了鮮明特色,開始走在第二炮兵部隊的前列。

閱讀歷史資料他還了解到,許多已在軍種機關、兄弟單位任職的領導同志當年在基層、年輕時的感人事跡。

這使他更深刻感悟「寶劍鋒自磨礪出」「猛將必發於卒伍」的道理。

這其中,許多領導同志曾在基地機關、作訓處任過職。

段安和同事們都感到由衷的敬佩和自豪,表示要把領導同志的情況記下來、傳下去。

但當時的他們並沒有意識到,他們這代人的經歷會更輝煌。

時任作訓處長楊業功,後來成了全軍的十大掛像英模和全黨的學習楷模,還是「感動中國」人物。

時任參謀中,走出了2位上將、若干位少將和多位相關領域的專家型人才。

他們成了作訓處後來者的奮鬥榜樣。

段安還在歷史資料中發現了一個寶庫,即堆積在資料櫃中的一些未曾公開發行的軍事著作。

如《朱可夫戰爭回憶錄》《戰爭是這樣開始的》《軍事科學研究工作的方法》《羅斯福見聞秘錄》《艾森豪大戰回憶錄》《馬歇爾報告書》和《邱吉爾大戰回憶錄》《蒙哥馬利元帥回憶錄》,還有《孫子兵法釋義》《現代條件下司令部工作》等。


這些書籍,在當時都是難得的精神食糧,段安用了大量業餘時間把它們啃下來,使自己的視野和知識面得到拓展和提升。

物品倉庫管理是內勤參謀的重要工作。

作訓處的物品倉庫與旅作訓科有很大不同。它對旅團部隊的訓練保障主要以下撥經費的方式進行,只對基地司政機關及直屬隊的訓練保障實施實物供給。

因此,它的倉庫容量要小很多,但卻沒配備專業的倉庫管理人員,而是由內勤參謀直接管理。

92基地作訓處的物品倉庫有2棟大庫房,裡面的物品挺豐富。

其中,既有紙墨筆硯,也有刀槍劍戟(仿真品或訓練品),還有軍體訓練的器具和防護器材;

既有用於單兵、班組共同技術、戰術訓練的,也有用於首長機關指揮、參謀業務訓練的;

還有用於戰場勘察、作戰防護和搶險救災、工程作業的。


​訓練物品倉庫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使它成為機關大院的「大戶人家」。

不管是機關首長還是基層部隊領導,來到作訓處,都想在「寶庫」里打點秋風,拿點趁手的傢伙事兒。

段安剛來時就看到,下雨時機關人員都愛打一種黃色的油布傘,就像標配的一般。後來才發現,這些傘都出自他們的「寶庫」,角落裡還有一大堆。

再比如筆墨紙硯,大家都需要,也就能拿則拿。東西能不能給,給誰不給誰,這成了段安日常的煩惱。看來呀,小參謀也有大權力呢。

不過,這也是把雙刃劍。作訓處可以以小物之便利,與其他單位互通有無,辦起事來也就方便了許多(笑)。

固定資產的管理。作訓處的固定資產在20世紀80年代中期後才開始增加。

以前留存的主要有:2台工業用落地電風扇、2支高壓氣步槍、大小2部照相機(120和135的各1)和2輛永久牌自行車。

​其中,落地電風扇開啟時整個樓道都嗡嗡響,成為大樓內噪音的主要製造者。

1984年,部里統一給每間辦公室安裝了吊扇,處里為領導辦公室和作戰值班室購置了新式台式風扇,初步改善了辦公環境;

2輛自行車當時已老舊不堪,數度想買幾輛新的,但規定不允許,只能多買些配件,進行局部翻新後,湊合使用。

1985年初,郭參謀帶人從北京接回2台長城牌計算機,這可讓大家開了眼界。

它能通過點擊大字盤或以聲韻部形法從鍵盤上向計算機輸入漢字,並能在計算機上進行文本編輯,再由印表機輸出編排好的文字稿件。

​這是個新生事物,是辦公領域的一次技術革命,大家感到新奇,也把它當成寶貝。

為給計算機提供恆溫的工作環境,處里專門打請示,購買了1台春蘭牌櫃式空調。這在當時也算是大件資產了,專門請廠家上門安裝,引接了動力電源,但效果並不理想,主要是自建的房屋密閉性太差、到處跑風漏氣。

1985年冬,基地給作訓處配備了1台三菱牌越野吉普車,儘管它是因車禍返修後被車隊淘汰的,但對作訓處而言,卻已是鳥槍換炮、驢換馬車了,在基地機關也算是頭一份兒,讓其他業務處羨慕不已。

實際上,這台車常年被首長們徵用,處里使用的並不多。

段安記得,當時有位新上任的二炮首長要來基地檢查工作,他是從大軍區交流過來的,「譜」大了些。

他明確要求:「乘車要坐三菱,一路要聽警鈴」,而基地符合這兩項要求的只有作訓處這台三菱車。沒辦法,只能優先保障首長了。

1986年,作訓處還通過上級機關的幫助,購買了1台東芝牌複印機。只是,由於看不懂外文說明書,僅用了幾次就把機子給弄壞了。

這讓喜歡鑽研新科技的楊處長心疼不已,批評和埋怨了參謀們很長時間。

段安作主購買的最大一件資產,是一台幸福牌250型摩托車,是在楊處長下部隊升職、新處長還未到任、副處長正辦轉業手續的領導「空窗期」時,在同事們的鼓動下辦理的。


​雖說是鑽了空子,也有些違規,但這輛摩托車確實發揮了很大作用。

它保障了基地的年度軍事訓練會議,方便了作訓處牽頭組織的輕武器射擊隊的訓練保障,提高了處里的辦事效率。

靳參謀曾騎著它一次出行近300公里去外地辦事。

段安也靠著它學會駕駛、取得了自己的第一本駕駛執照。

基地機關移駐城市後,靳參謀有一次騎車出行違章,被交警扣留,卻意外與當地交警部門建立了長期密切的聯繫。

總之,這台摩托車的購買是功大於過的。

經費管理是段安做的比較長的工作,前後近5年時間。

他感到經費管理是最難的,既有規定與需求的衝突,又有經費不同狀態的管控。

錢每時每刻都需要、都在消耗,可申領、核銷和結算卻有著時間限制。因此,常常出現現金緊張和發票堆積的現象。

另外,什麼情況下需要轉帳?什麼情況下只下達指標?哪些需要直接核銷?哪些需要本級花費、報銷和處理?

各種情況常弄得他暈頭轉向。有時算起帳來,一會兒虧空幾百塊,一會兒又盈餘幾十元,更令他心情煩躁。

曾做過內勤工作的靳參謀及時獻計:「買兩個罐子,一個放錢,一個放發票。出門掏錢罐,回來把錢與發票分別放進兩個罐子,每次都如此,年底算總帳。」

這當然是在緩解氣氛,段安聽後卻心情大好,又可以愉快地算帳了。(笑)

段安管理的最大一筆開支,是向訓練場撥付17萬元訓保配套建設專項資金。既要給經費,還要現場指導建設、監督開支、核查和報銷發票。

這時的訓練場領導資格比較老,段安發現並核掉了他一項不合理開支,並說了句「別掉進了錢眼兒里」令他耿耿於懷,很長時間難以和解。

段安進行的最大一次採購是為二炮訓練現場會購買獎品。

那次,他攜帶著8000元現金和一輛大卡車前往南京。

安頓好司機後,第一件事就是趕緊去新街口銀行分理處把錢存起來。8000元錢,這在當時可算筆巨款了,他就裝在軍用挎包里,背到了銀行。

但營業員得知是公款後拒絕接存,眾目睽睽下他只好離開。他感到身後有人跟蹤,索性在鬧市區里兜起圈來,就如同當年的地下工作者,待甩掉「尾巴」後,他才回到招待所。

這晚他「枕幣待旦」,一夜未眠。

帶錢有風險,花錢更傷腦筋。

為使獎品檔次符合二炮級會議的水準,他多揀大個的、牌子響的物品買。

記得當時選了幾種不同型號的燕舞牌收錄機,還選了唐三彩的六駿馬和成套的涼水杯,最後還買了數十支領導機關指名要的英雄100銥金鋼筆。

這些物品足足裝了大半卡車。獎品發放時,首長和獲獎者都感到了大氣和有面子。段安也得到1支鋼筆留念,他使用了若干年。

可惜的是,到統帥部工作後,一次向國家最高領導人呈送文件時,竟把這支英雄100銥金筆落在了領導秘書的辦公室里,至今仍令他遺憾不已。


​最難的是想通過調整訓練費激勵單位和個人的訓練積極性。

那時的訓練費標準太低,除人頭費直接補到建制單位外,基地能調整掌握的單位訓練補助費每個支隊(旅)僅2至3萬元。這與特裝維護費和陣地管理費每個單位動輒數十萬元相比確實是小巫見大巫了。

楊處長與段安研究過多次,都沒找到更為有效的使用方法,只能採取撒胡椒麵的方式,滿足部隊的一般訓練保障。

最繁瑣的是本級訓練開支的報銷。整理好的帳目經處長審核簽字後,要騎行6至7公里,到後勤財務部門審核報銷。

常常一去就得大半天。而每次的審核都要逐張發票進行,只要有1張發票不合格就得重來。要返回單位補充依據,重新再走一遍申報程序。

沒辦法,有時就施點小恩小惠。

比如,給財務處送幾本好書、送些效率手冊或送幾支鋼筆、幾個本子等,這樣審核就順利得多。

有時,也會夾帶著幫財務助理個人報幾張零碎發票,也能使過關順利些。

當然,做這些事都是經過處長同意的,或者在事後向處長作了報告。段安這個原則把握得還是很好的。

總之,那時的財務工作把關確實嚴格,大家也都能自覺遵守,不敢隨便越過雷池。

比如,作訓處內部組織的聚會,都是用賣報紙或賣菜的收益解決的,也有由大家湊份子的情況。

但社會在發展,保障在拓展,財務制度總是遠遠滯後於實際的需要。

因此,逐步地,各級、各單位,開始有了些小的突破和違規,然後是突破口逐漸加大、違規的膽子越來越大。

到新世紀初,有些單位的財務制度就形同虛設了,有些領導或個人,什麼錢都敢花、什麼票都能報,部隊的經費開支走到了全面失控的邊緣。

(未完待續)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