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頂級巨星,突然走了

獨立魚 發佈 2024-02-26T23:42:54.006195+00:00

突然一則噩耗,震動了影迷圈。音樂家坂本龍一,走了。據日媒,生前患有直腸癌的坂本龍一於3月28日在東京一家醫院去世。

突然一則噩耗,震動了影迷圈。

音樂家坂本龍一,走了。

終年71歲。

坂本龍一官方微博

據日媒,生前患有直腸癌的坂本龍一於3月28日在東京一家醫院去世。

直到今天,他的所屬事務所發布聲明,才確認了消息。

全球的音樂迷、影迷,無不哀痛、追悼。

年輕時的坂本龍一

我們對這位藝術家,也並不陌生。

喜歡他的影迷樂迷們,都會親切地稱他為「教授」。

作為音樂家,他譜寫過大量電影配樂,其中包括中意合拍片《末代皇帝》。

1988年,他與大衛·伯恩、蘇聰憑藉《末代皇帝》共同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獎

作為演員,他也在多部經典電影裡貢獻過出色的演出。

包括《末代皇帝》裡的日軍特務,《戰場上的快樂聖誕》裡的軍官。

作為社會活動家,他不僅長期通過音樂來表達反戰思想,也一直支持日本無核化,多次進行公開的演講呼籲

坂本龍一與中國關係也非常友好。

2020年,還通過發布了鋼琴演奏作品《aqua》,為中國的疫情祈福加油

今天,魚叔想重新回顧一部幾年前關於坂本龍一的紀錄片。

也借這部作品,讓我們一起緬懷這位音樂之神——

《坂本龍一:終曲》

Ryuichi Sakamoto: CODA

坂本龍一,這個名字早已被抬上神壇的高度。

奧斯卡、金球獎、格萊美、日本電影學院獎、東京國際電影節武士獎……

所有的榮譽都只是世俗的標籤,他專注的從來只有音樂本身。

在這部紀錄片裡,我們可以對他超然的音樂追求和創作理念,略窺一二。

2012年,坂本龍一前往日本東北部的宮城縣。

因為聽說,那裡有一台鋼琴在海嘯的席捲下死裡逃生。

他想知道,「鋼琴淹死後留下的遺骸」是什麼樣的聲音。

2014年,他前往福島核災區,想要捕捉那裡人跡荒蕪後留下的殘敗,那種如死灰般的寂靜。

之後,他還參加了東京反對重啟核工程的群眾遊行,鼓勵人們堅持信念。

同年,他因為被查出患有咽喉癌而取消了一切活動和工作。

每天早上,需要吞服各種藥物,一粒一粒都顯得很艱難。

因為病變的緣故,他的唾液量只有正常人的七成,所以吞咽非常難受。

這部紀錄片原定是要拍成演奏會電影。

開拍第二年後得知教授的病情,計劃被打亂。

後來把斷斷續續拍了五年的素材和過去的資料拼接剪輯,陰差陽錯地成了一部傳記片。

其實從紀錄片的角度來說,拍攝手法很一般。

但因為是坂本龍一,所以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豆瓣評分,至今高達8.6

年輕時的坂本龍一是電音的先鋒實驗者,從古早照片中就可見其桀驁不馴,在曲風上也敢於突破與嘗試。

坂本龍一回憶起年輕時的自己,說那時候東京的文化與科技在世界範圍內都是矚目的,很有未來感,而電子音樂就代表著未來和先鋒。

於是在碩士畢業後,他組建了YMO樂隊,前衛激進的風格對整個日本電音樂壇產生了巨大影響。

但他也表示,自己對科技的發展態度是中立的。

科技的不斷發展可能會脫離人的掌控,甚至達到人類無法想像的境界。

他不提倡文明上的開倒車,但也始終對科技的不穩定因素保持警惕。

在資料視頻中,年輕的坂本龍一正在向記者解釋電子樂的優勢,電腦可以製作出人類手速很難達到的節奏。

鏡頭一轉,四十年後的今天,已然頭髮花白的坂本龍一依然在利用各種電子設備製作音樂。

YMO解散後,名氣漸長的坂本龍一開始接到各種電影配樂的邀約。

大島渚最先給他拋去了橄欖枝,邀請他和大衛·鮑伊合作主演《戰場上的聖誕快樂》

當時崇拜大島渚的坂本龍一開心壞了。

但沒有表演經驗的他,又不知如何答覆,於是提出,希望能讓他負責電影的音樂配樂。

於是,就有了傳世名作《MerryChristmas Mr. Lawrence

幾年後,義大利電影大師貝納爾多·貝托魯奇找到了他,邀請他飾演電影《末代皇帝》中的日滿電影協會會長一角,同時負責電影原聲的創作。

回憶至此,坂本龍一說當時自己一周時間內創作出了45首曲子,這樣的拼勁也就只有年輕時候能做到了,否則身體根本吃不消。

這支原聲帶之後獲得了奧斯卡最佳配樂獎,坂本龍一的名氣也達到了巔峰。

紀錄片一一重現了影片中的經典配樂段落,看得魚叔真是熱淚盈眶。

音樂有如此大的魔力,能夠在最短時間內調動起你最大的情緒。

在患病之後,坂本龍一收到了導演亞利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圖的邀請,希望他能負責《荒野獵人》的配樂。

當時正處於休養期間的坂本龍一,本應拒絕所有工作的邀約。

但他說,伊納里圖是他非常喜歡的導演,他實在無法拒絕。

錄音時,忙碌中的坂本龍一突然劇烈咳嗽了好幾聲,慌得工作人員趕緊停下一切,等他恢復狀態了再繼續工作。

隨著年齡的增長,坂本龍一在創作上更加注重自我表達和社會思考,他開始棄繁從簡,從零開始去回歸自己曾想要做的音樂。

片中有一個鏡頭魚叔非常喜歡:

坂本龍一頭上套著塑料桶,站在雨中感受雨滴敲擊的聲音。

其實他原本是拿玻璃罐子放在雨中,後來覺得不夠滿意,索性拿著塑料桶自己站到了雨里,也絲毫不在意衣服被淋濕,只是盡情感受被雨滴聲包圍的世界。

很多宣傳海報中也用到了這個鏡頭,因為這很能傳達坂本龍一的生活日常:

感受聲音,捕捉聲音,記錄聲音。

911發生的時候,坂本龍一正在紐約,因為離得很近,他迅速就拿上照相機出去拍照,鏡頭中儘是毀滅的慘像。

但他最在意的一個畫面,是一群鳥兒從燃燒中的雙子塔前飛過

鳥兒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嗎?

坂本龍一自問,他開始意識到自然和人造物之間的微妙對立

他彈了一輩子的鋼琴,但鋼琴的聲音卻是不連續的,再長的迴響最終還是會被周圍的雜音所吞沒。

他想尋找一種永恆的聲音

他前往北極,全球變暖最先受影響的地方。

把錄音設備放進洞穴中去捕捉冰雪融化後的流水聲,他說:

我好像是在垂釣聲音。

他踏上非洲大地,融入原始部落的族群生活,驚嘆於壯闊的非洲土地卻共同一種基本的旋律。

而這或許也是人類誕生之初的音樂。

而這正是坂本龍一想尋找的永恆,即使歷史車輪翻滾,也永不湮滅。

他再次提到那台在海嘯中倖存的鋼琴,一般人都會認為它已經跑音走調了,但坂本龍一卻反而為此著迷:

工業革命之後人類創造了鋼琴,把擁有陳年歷史的木頭嵌入模具中打磨固定,琴弦也要經受幾噸的壓力,把原本自然存在的物質通過人類的工業加工、文明的力量扭曲成我們意願中的模樣。


聲音也是,如果音準不對的話,人們就會說琴鬆了,音跑了,其實並非是走音,而是這些自然的物質正在拼命掙扎要回到原初的形態。人類按照自己的認知強制調音,說這是自然,但對大自然來說,這其實是非常不自然的狀態,我能感受到非常強烈的對抗感。

紀錄片的結尾,坂本龍一頭垂得低低的,深埋在鋼琴聲中,他說他正在創作新曲。

對於病情,他的態度很樂觀,也非常積極配合治療,如他自己所說:

要是本來能多活幾年,沒活成就可惜了。

我想創造出更多拿得出手的作品。

在這之後,接受治療的坂本龍一健康好轉。

他繼續將精力投入到創作之中,為多部電影製作了配樂。

包括大熱影片《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韓國電影《南漢山城》、國產電影《第一爐香》,以及還未上映的是枝裕和導演作品《怪物》等。

2020年,坂本龍一再次被確診直腸癌。

如果不接受治療,最多只剩下6個月的生命。

於是,他在一年內進行了6次手術,並一直住院,並與癌症進行著抗爭。

即便如此,坂本龍一依然堅持創作。

2022年,他舉辦了一次特別的鋼琴獨奏會

此時,坂本龍一的身體狀況已經堪憂——

「我已經沒有足夠體力來舉辦現場音樂會了,或許也是我最後一次以這種形式進行演奏。」

所以,他只能一首一首地錄製演奏過程。

然後經過精心編排和剪輯後,向全球播出錄製好的內容。

沒想到,這一次特別演奏會成了坂本龍一的「終曲」。

當我今天看到這個不幸的訃告後,再次想起教授的身影與音符,哀傷的同時也不禁熱淚盈眶。

感動於教授為這個世界留下的每一首歌曲。

也動容於他對於音樂追求的純粹於極致。

對於他的離去,不舍是必然的。

好在,縱然肉體終有逝去的一天,但音樂和電影作品可以長久地留存在世上,為一代又一代的人給予心靈的撫慰與精神的激勵。

我想,這也是一種生命的永恆。

謝謝教授。

願您安息。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