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一級演員"吳越:感謝和吳建斌同居5年,才走上"性感"的道路

小羊兔愛娛 發佈 2024-02-27T00:42:28.549430+00:00

2005年,演員吳越滿心歡喜的期待著同居了5年的男友陳建斌迎娶自己的時候。這件事放在其他姑娘上,或許早就隱退娛樂圈,遠離這個是非之地了。

2005年,演員吳越滿心歡喜的期待著同居了5年的男友陳建斌迎娶自己的時候。

卻等來了「被分手」的噩耗。

要知道,這種毫無預兆的分手對女生來說是致命的打擊。

這件事放在其他姑娘上,或許早就隱退娛樂圈,遠離這個是非之地了。

可吳越沒有,她依然在演員這條道路上堅定的走下去。

原以為擺脫失戀困境的吳越找尋新的歸宿。

可沒想到,她不但沒有結婚還堅持嫁自己,如今在「性感」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1.

吳越,1972年出生在上海市閔行區。

優渥的家庭 、良好的家教造就了她安靜沉穩卻不張揚的性格,但在骨子裡有自己的自尊和優越。

出生在書香門第之家,自然生活作風免不了受其影響。

打6歲起,她就跟在父親屁股後面開始練習鐫刻,父親對這個唯一的女兒很是欣慰。

所以從來沒有假手於他人,一直都是親力親為,每一划每一筆都是父親的細細教導出來的。

練習書法最能修身養性,或許吳越從那一刻起就奠定了她以後的品行。

在一筆一墨中她感受到了文字的魅力,這種安靜的性子自然是十分捕捉生活里美好。

於是,她將生活的感受都融進了書法鐫刻之中,在中學時期便獲得了全國鐫刻比賽的金牌。

雖然,天賦傍身,但吳越並不想走上這條繪畫的道路。

因為在逐漸長大的過程中,她對另外一種藝術產生了興趣,藝術名為:表演。

2.

1991年,吳越以專業第一的成績考上了上海戲劇學院。

那年她19歲,青春活力,最無憂無慮的年紀。

經過了四年的沉澱,吳越成為了一名合格的演員,各項基本功底紮實,是老師的心頭好。

雖然在許多人的眼中,她長得不是那種一眼讓人驚艷的類型,但勝在耐看有種出淤泥而不染的純淨感。

一路上穩紮穩打,順風順水的路途中,似乎是拿她的感情換來的。

吳建斌像是從天而降的,將吳越的一池春水吹皺了。

大家常把這種相遇稱之為緣分。

他們二人相遇在《菊花茶》的劇組。

兩個天差地別的人,反而就一眼,而深深的相互吸引住了彼此。

吳越性情淡然,身上那種濃濃的書卷氣的清香,用古話便是「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加上性格內向,在片場也不愛講話,永遠是安安靜靜的待在一邊看劇本。

除了偶爾會和陳建斌對台詞,兩個人基本上零交流。

吳建斌一開始很收斂,並沒有在吳越面前釋放自己的天性。

講到這裡不得不提,陳建斌出生在新疆,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和吳越完全是兩個極端。

他的父親是體育局的幹部,母親是教師,是很典型的中國家庭。

在他的成長環境中是帶有一些優越感的,大男子主義和自卑感並存。

所以吳越和陳建斌相遇之初,吳越在事業上的是略勝他一籌的。

她的厲害讓還沒有什麼名氣的陳建斌有了幾分忌憚。

可後來事情的走向怎麼變了呢?怎麼就相愛走到一起了呢?

此時的吳越已經小有名氣,之前在電視劇《和平年代》憑藉著軍旅記者聞璐一角奪得第17屆中國電視金鷹獎的最佳女配角。

相比之下,陳建斌就顯得落寞許多,不僅名氣上不如人家,就連年齡上都比人家大兩歲。

陳建斌雖尊重她,但兩人要一起演對手,所以對她表演上的情緒和言語節奏有著自己的看法。

那天,陳建斌沒能忍住自己那心直口快的性子。

因為他發現一向謹慎的吳越老師竟然失誤了,他像是發現了一個新大陸。

吳建斌有些故意的大聲說:「吳越老師,你說錯了,這是第二遍了,專心一點,別走神啊。」

話音剛落,劇組的人紛紛都探出腦袋,眼神中充滿著滿滿的好奇。

大家的目光緊緊的盯著他們兩個人。

除此之外,大家更好奇的陳建斌怎麼突然敢對吳越老師「指手畫腳」。

陳建斌不但沒有感覺到尷尬,反而興致盎然的也看著吳越,似乎想在她的臉上看出一些不安。

他有些驚訝和失望,因為吳越淡定自然,沒有絲毫的尷尬。

所以他接著說:「吳越老師,現在的台詞情感不夠,到正式拍可更沒什麼效果了。」

本來大家就在看熱鬧,他還有有些火上澆油的趨勢。

陳建斌眼神直勾勾看向她,旁邊的工作人員急得不行,一直衝他使眼色,見他不理睬,才在他的背後輕拍了一下。
這一拍,可算是把他拍醒了,陳建斌意識到自己可能玩笑開大了,眼神變得不再火辣辣的,而是充滿了歉意。

直性子的他立馬想道歉,怕惹吳越生氣。

可沒等他的道歉說出口,她作出回應了:「謝謝你的提醒,是我情緒不到位,我們再來一遍吧。」
她的話,她的內心深處的涵養,讓陳建斌的心像是被棉花包裹住了。

他第一次想用「溫柔似水」來形容一個人,溫暖的、和煦的、一切美好的詞語浮現在陳建斌的腦海里。

最致命的是,吳越老師說完後的淺淺一笑。

陳建斌這個來自新疆的大大咧咧的男孩,被柔情似水的上海女子一笑擊中了。

打那天起,陳建斌變控制不住的看向她。

幾乎是吳越在哪裡,他的眼神便在哪裡,他的注意力便在哪裡。

他被迷住了,迷得死死的。

可他卻不自知,認為這很正常,明眼人一打眼就知道陳建斌情陷其中了。

不會追人的陳建斌,知道自己應該主動一點。

所以他由目光追隨變成了身體力行的追隨,隨時隨地的找吳越對劇本、講台詞....

或許是日久生情,或許是陳建斌在大膽說出她的問題的時候,吳越也動心了,要不然怎麼會戲還沒拍完二人就走到了一起。

28歲的吳越和30歲的陳建斌,看起來是郎有情妾有意的一對兒。

看似吳越比陳建斌小,但實際上是吳越常常照顧陳建斌,內心世界豐盈的吳越對物質從不有過多的奢求。

而且她的家境富裕,想要的自己都能擁有,所以即使談戀愛也不會對身為男友陳建斌主動索取過什麼。

其實談戀愛,談的就是那麼一種感覺,你心中有我,我也願意被你約束。

而吳越的喜歡更為深刻,她不願束縛陳建斌,也不需要他為自己改變,只希望他能本真的做自己。

不僅如此,她還願意動用一些關係,幫男友陳建斌在事業有所發展。

那天,她罕見的出現在爸爸的人際交往的酒桌上,為的就是希望各大導演能讓男友有角色可演。

女生陷入愛情,就會迷失自我。

這時的吳越還沒意識到自己的狀態,還美好的以為現在的她是人人羨慕的對象,愛情和事業都是囊中之物。

本來在上海就已經發展得很好了,可陳建斌在北京,他不想談異地戀,畢竟異地太考驗人性和自制力,對他們的感情百害而無一利。

於是,吳越放棄了上海已經談好的影視作品,為愛奔赴北京發展。

這或許是每個女孩的通病,過於感性,過於的奉獻自我拯救他人,到頭來只會將感情耗盡。

吳越為陳建斌的事業做著不可埋沒的貢獻。

陳建斌更是感動的說:「以後我們一定會有一套大房子,然後辦一場轟轟烈烈的婚禮,讓所有人都知道的那種。」

甜言蜜語讓吳越無比心安,誓言是真的,可事情的走向是無法預測的。

剛開始同居的生活,讓吳越格外幸福。

她幻想著婚後的生活,幻想著一日三餐,生兒育女。

在這樣的日子裡,吳越的事業沒有了往日的輝煌。

而陳建斌迎來了事業的轉機。

2005年,電視劇《喬家大院》的出現,讓吳越動用自己全部的人脈為男友陳建斌爭取到劇中的角色。

命運也在此發生了巨變。

陳建斌和女演員蔣勤勤相識,本來也沒什麼,可這倆人天天吵架拌嘴,有些東西便慢慢發生了變化。

一切都難以預料,本來還沉浸在馬上步入婚姻殿堂的吳越,遭遇了晴天霹靂。

那天下午,吳越興高采烈的回家,因為男友今天殺青,她想第一時間見到他。

可一推開門,手裡的東西就灑落一地。

因為吳越察覺到家裡有人來過,而且少了許多東西。

一番查看後,不出所料,關於男友陳建斌的東西全都消失不見了。

看著如此空蕩的房間,吳越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她有些不敢看桌上的那封信,儘管心有不甘她依然還是打開了信封。

一字一句都如同用刀子在她心上剮。

這種被分手的感覺,讓吳越哭的連心臟都在跟著痛。

一晚上的時間,吳越收拾好行囊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回到上海。

而陳建斌和蔣勤勤步入婚姻殿堂。

回過頭看,吳越和陳建斌從一開始就不對等,出生在新疆的陳建斌和出生在上海的吳越,從小接受的家庭教育本就不同。

吳越越是幫他,越是優秀,陳建斌在心裡就越有自卑感,吳越陪著他從默默無名到小有名氣。

她看到了陳建斌最難熬、最狼狽的一面,所以陳建斌也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和自卑。

當一切都熬出頭後,他就不想再壓抑心中的這種情緒。

他希望有人可以崇拜他,能仰視他,他需要心理上的滿足感。

所以蔣勤勤的溫柔、靈性、以及骨子裡的傳統,讓陳建斌動了心。

而吳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愛人投入到她人的懷抱。

熬過了令人痛苦絕望的至暗時刻,如今的吳越已經成為了「性感」的代表。

3.

恢復單身的吳越,至今都是單身的狀態。

但她在事業上明顯比曾經更好了,之前因為感情所以很少拍戲。

近幾年,她的影視作品頻繁出現在觀眾的視野里。

之前,憑藉在電視劇《我的前半生》中的精彩演繹,成功俘獲了觀眾的心。

如今已經50歲的吳越,比起從前更有一種歲月沉澱下來的美。

雖說長相不是十分艷麗,但勝在氣質獨特,五官柔和,恰到好處的淡然之美。

經歷了一段從天堂掉落地獄的情感後,吳越愈發覺得感情這件事半分不由人,自己是強求不來的。

曾經的她也幻想過結婚生子,但奈何一切都太過折磨和遭罪。

如今的她,不再是渴望愛情的小姑娘了,她成長為一個內心更充盈更強大的女生。

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力,吳越依舊是從前那個熱愛生活的小女生,有些孩子氣,有些調皮。

或許這也是她這麼多年始終給人一種鄰家女孩的感覺的原因。

不結婚,恰恰是因為她身上與眾不同的「性感」。

曾經和陳建斌相戀的那5年,讓吳越成長了許多。

一個人把精力都放在另一個人身上,失去時難免會痛苦不堪。

為了能從失戀的痛苦走出來,她常常獨自去旅遊,去陪伴家人,她開始把時間分配到自己的身上,開始專注自己。

在那段時間裡,是海清無時無刻陪在她身邊,幫助她走出失戀的陰影。

海清知道她倔強,什麼也不肯說,她也裝作無事發生。

每天去吳越家裡蹭吃、蹭住、蹭車......

海清性格活潑,有她在,吳越的注意力被分散了不少。

不僅如此,海清還給吳越買了許多的磁帶,讓她看。

周末還會帶著她一起去海邊,去農家小院,感受感受生活的美好。

吳越在海清的帶動下,開始走出失戀的陰影。

她想著自己一定要變得更優秀,要為自己而活,活出屬於自己的「性感」。

慢慢的,她也重新回到了影視圈。

無論是話劇還是電視劇,每一部作品都是很有演技的,令人折服。

現在的她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生活,無論是家人里還好友給她介紹對象,她都選擇拒絕。

她說:「我始終相信愛情,在真正愛我的人出現之前,我願意單身。」

或許對感情有著高要求的她,才始終不願意輕易的再踏入一段感情中去。

「性感」的定義是風情萬種,而吳越卻有著不同的詮釋。

她認為「性感」是對平淡生活依舊保有的熱情,是一個人也能生活的幸福的勇氣,是即使不被人讚揚也會努力經營自己的人生。

感謝和陳建斌的同居的那5年,才讓吳越獨自起舞,也能綻放出斑斕的色彩,在「性感」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