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世紀,古代日本將「度僧百人」作為不豫對策有何影響?

先生子昂 發佈 2024-02-27T00:52:19.252134+00:00

#歷史開講#文|白玉編輯|子昂余昌度僧一事對日本古代廣泛存在的大量得度的影響不止於此。度僧百人對策的淵源在以度僧人為標準,作參考線一條,可見大量數據落於其上,或散布在周圍。統觀古代史中的大量得度案例,可以看出,單次度僧人是一個特殊的慣例。

文|白玉

編輯|子昂


余昌度僧一事對日本古代廣泛存在的大量得度的影響不止於此。

度僧百人對策的淵源

以度僧人為標準,作參考線一條,可見大量數據落於其上,或散布在周圍。

統觀古代史中的大量得度案例,可以看出,單次度僧人是一個特殊的慣例。

以准許得度作為不豫對策時,度僧人的共有五次,分別是天武天皇九年十一月癸未、同年十一月丁酉、大寶二年十二月乙巳、養老五年五月壬子以及天平八年七月辛卯。

此外,因患疾而度僧的數量雖不是,''人整,但人數接近,''的還有朱鳥元年八月己巳朔為天皇不豫度僧人。

持統八年八月戊辰為皇女飛鳥不豫度2人;天平勝寶六年七月丙午因皇太后不豫度僧人

上述列舉的因不豫而度僧百人的事例,從數量上看已經占據本文統計的大量得度中單次度僧百人的情況的絕大部分,同時也占據了所有數據中的大部分。

這說明,第一,度僧百人或接近百人時大部分是因為不豫發生而進行的;第二,因不豫而度僧時,普遍選擇人為人數基準而度僧。

第三,因不豫而度僧是古代大量得度的主要原因。總而言之,度僧人與不豫有著密切的聯繫,同時也是古代度僧人數的一個重要參照數值。

日本最早出現的因不豫度僧百人出現在天武朝。天武九年十一月,皇后不豫,天武的對策是,則為皇后誓願之。初興藥師寺,仍度一百僧。由是得安平。

十四天後,天武不豫,同樣採取了度僧作為對策,天皇病之。因以度一百僧。俄而愈之。兩次不豫,相隔不久,都採取了相似的對策,而從結果來看,兩人都迅速痊癒。

在此之前,已有通過度僧來祈求疾病痊癒的先例,但度僧百人還是第一次。

連續兩次度僧都帶來十分正面積極結果,這使得度僧百人成為不豫的重要對策,在此後的歷史中被不斷重複。

度僧一百人的傳統可能可以追溯到前文提及的余昌度僧。欽命十六年,王子余昌提出自己出家以為聖明王祈求冥福,少子今願,奉為考王出家修道。但遭到群臣的一致反對。

反對的理由主要是當時三國之間關係惡化,局勢對百濟不利,王子出家將導致國內政治局勢不穩定,繼承人出現問題。

而對於余昌希望出家為亡父祈求冥福的意願,群臣給出的折衷方案是須度國民,也就是通過度僧的形式實現余昌的意願。余昌最終接受了群臣的建議,余昌對曰,諾,即就圖於臣下。臣下遂用相議,為度百人,多造幡蓋,種種功德,云云。

可見,余昌度僧百人是以百人出家替代不能出家的自己為亡父修行,祈求冥福。百人出家和余昌出家之間存在特殊的替代關係。

這種替代關係,也存在於日本歷史上度僧百人的案例中。

養老五年元明上皇不豫,元正天皇頒布詔敕。元正在詔書中,明確表明想要出家入道的意願,希望通過自己出家來使元正疾病平復。

但就結果而言,元正並沒有在此時出家,而是選取了男女共一百人出家,明顯有以一百人出家替代自己出家的含義。

這與余昌度僧一事的結構高度相似,都是在表達出家意願後,最終採取度僧百人的形式替代自己出家。養老五年的度僧百人詔書說明,日本的度僧百人雖始於天武朝,但其真正的起源可能是六世紀的百濟余昌度僧。

天武朝的詔書雖然沒有保留下來,但可能同樣也採取了類似的先表達出家意願,再以度僧百人替代的結構。

余昌度僧的背景是百濟內外交困,現實條件不允許身為王位繼承人的余昌出家。而在日本,出家意味著脫離世俗。

出家不能再參與政治的觀念普遍存在。天武在皇太子時期以出家的形式表達自己放棄繼承皇位的意願。出家的同時放棄俗世的封戶、資人等貴族所特有的資產以及地位象徵是通例。

出家僧尼介入政治在天平年間逐漸成為新的趨勢,但天皇作為政治領袖,在位期間不能出家的慣例一直到天平寶字八年才由稱德打破。

天平寶字八年九月藤原仲麻呂之亂後,孝謙發布宣命,正式向天下昭告藤原仲麻呂的謀反罪行,宣宣命大意為,然而朕落髮出家,身披袈裟,但國家政事不得不由我施行。

佛也在經中講到:國王在位時,應受菩薩戒。依據佛經,出家而行國政,也無任何障礙。

從孝謙的宣命中可以看出,到天平寶字八年時,出家不能行國政,也即天皇不能出家的觀念仍被普遍接受,是朝廷內外的一種共識。孝謙在天平寶字六年時,為了向淳仁和藤原仲麻呂表明自己離開政治中心,不再掌控國政的意願而出家。

在天平寶字八年,孝謙準備重祚時,僧尼的身份一方面使孝謙可以脫離女性的身份,能夠不受歷史傳統上女帝即位的限制,也即脫離女身,變成男子;但同時出家人的身份也是重祚的一大障礙。

從天平寶字八年上述宣命中可以看出,孝謙為了扭轉出家不得即位的觀念所付出的努力。也由此從側面說明了這種觀念在當時仍有巨大的影響力。

在更早的元正生活的時代,出家不能介入政治的觀念則更廣為人們接受。

元正強烈的出家意願和身為天皇不能出家的觀念,構成了現實中的巨大矛盾,而解決矛盾的方法就是模仿百濟余昌的先例,以百人替代出家。

由此可見日本歷史中的度僧百人,可以追溯到《日本書紀》中特別記載的余昌度僧的歷史傳統。

最後重新梳理度僧百人的成立史。度僧百人最早出現在-世紀的百濟,余昌以度僧百人代替自己出家,來祈求亡父冥福。

日本引入了度僧作為祈禱疾病痊癒的手段,但在一開始並沒有完全模仿余昌的度僧百人的事例,只是吸取了大量度僧,度僧數量並沒有特別限制。

天武朝首次採用了度僧百人作為不豫對策,並成功治癒疾病,由此度僧百人成為不豫對策之一,此後也斷續實行。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