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問相士:你能算出自己活多久嗎?相士:我今天去世

混沌錄 發佈 2024-02-27T01:02:03.393406+00:00

自古渴望能趨吉避凶,探問前程的人比比皆是,也因此有一大批的相士應運而生,但相士所言,就真的可信嗎?但歷史上所謂的「草根皇帝」朱元璋,卻也遇到過有真才實學的相士,他就是劉日新,一個能在朱元璋尚未稱帝時就預測出他未來「極富極貴」的人,並且能預測出自己的大限之日,也著實有些真本事傍身。

自古渴望能趨吉避凶,探問前程的人比比皆是,也因此有一大批的相士應運而生,但相士所言,就真的可信嗎?這其中也不乏招搖撞騙,謀求錢財之輩。

但歷史上所謂的「草根皇帝」朱元璋,卻也遇到過有真才實學的相士,他就是劉日新,一個能在朱元璋尚未稱帝時就預測出他未來「極富極貴」的人,並且能預測出自己的大限之日,也著實有些真本事傍身。

慧眼如炬,識「天子」

那朱元璋與劉日新是如何認識的?朱元璋這一路又是如何「升級打怪」當上皇帝的呢?劉日新又如何斷言朱元璋未來富貴無比呢?其實這不得不說劉日新眼光毒辣,在眾多人中,一眼就相中了朱元璋這個未來的皇帝。

說起朱元璋,其實並沒有好的出身,他能當上皇帝,可以說是一躍從最底層到了最高層。

貧農出生的他,在元朝苛政的背景下,日子十分難過,1344年突降的天災,更是使得朱元璋經歷了生離死別,為求生存更是轉而當起了和尚。

1351年,在元朝的壓迫下,劉福通和韓山童帶頭起義,隨即引發了一連串的連鎖反應, 朝廷的腐敗無能,使得百姓和各地諸侯都忍無可忍,紛紛響應起義。

而朱元璋本想著能安穩的生活,遠離戰爭,在皇覺寺內求得一份寧靜,可是覆巢之下無完卵,在起義聲中,皇覺寺也難逃波及,他從一名和尚成為了一個乞丐。

這可以說是他人生中的至暗時刻,在充滿戰火,糧食緊缺,人人難以自保的時代,活下來無比艱難,也正是因為十分清楚百姓生活的苦楚,朱元璋極其厭惡貪污、鋪張浪費之人。

也正是這段身世經歷,決定了朱元璋後來做事的風格,從社會底層艱苦打拼,及至成為九五之尊的一位性格矛盾複雜的帝王形象。

從幼時貧孤到君臨天下,身份的巨大轉換讓朱元璋產生了一種恍惚感,他曾透露過自己這樣的內心獨白:「吾微時謂終為村氓,雖遭亂寄身行間,冀以紓禍,不意今日至此。」

早年生活孤苦以至於成為游僧,四處靠乞討謀生的經歷使得朱元璋耿耿於懷,產生了深深的自卑感,這也造成了朱元璋性格中的敏感與多疑。

所以在朱元璋上位之後,由於他做過和尚,自卑心理作祟,興起了文字獄,「僧」「生」「光」都不可說,而「賊」和它同音的「則」也會迎來滅頂之災。

因曾親眼目睹各級官吏貪贓枉法、視人命如草芥的事實,所以,朱元璋對貪官庸吏很是反感,對各級官吏極其不信任,恐其影響自己的統治地位,因而經常派人監視官員們的一舉一動,甚至於1382年特別設置錦衣衛,用以偵察、逮捕、審問各級官員和民眾。

開國元勛也大多都以不能善終而收場,雖然這其中的確是因為各級官吏行為有瑕,實需整頓,但每案牽連赴死者居多,確有朱元璋性格驅使的原因。

說起朱元璋當上皇帝,其實離不開湯和、郭子興二人,湯和的信為他指明了方向,而郭子興為他提供了機會,使他從乞丐成為了起義軍一員,他也靠自己一路晉升,成為了郭子興的得力幹將。

1363年,鄱陽湖之戰朱元璋大敗陳友諒,之後將張士誠當成了下一個目標。

在朱元璋四處征戰之時,相士劉日新的名聲也愈發響亮,雖不至於全國聞名,但在當地也算是響噹噹,被人稱讚神機妙算,猶如可窺天機,而朱元璋與劉日新的交集也是緣於巧合。

朱元璋攻下婺州之後,便聽人談論起了劉日新的名號,雖說之前已經有人替他算過命,但是他還是難掩好奇,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神」,還是只是個招搖撞騙、糊弄人的「神棍」,便下令召他來替自己看相。

初見朱元璋,劉日新心中震驚不已,在一番生辰八字的推算之下,更是心驚,但是面上不顯,只是稱其將「極富極貴」。

面對劉日新如此模稜兩可的「打太極」,朱元璋怒氣漸起,多次追問,最終在左右人退去後,向朱元璋透露,據他的面相和命數推斷,他將來極為可能成為天子。

聽到劉日新的話,朱元璋雖是將信將疑,但對於好話,他心中也是欣喜無比,不知是由於心理暗示亦或是命中早有定數,他一路所向披靡,沒幾年就幹掉了張士誠,在1368年建立了大明王朝,劉日新當日所作之評語也如實應驗。

得御扇,逍遙快活

明朝建立後,因天災糧食短缺,為了整治官場的奢侈風氣,朱元璋首創"四菜一湯"。

因為注重吏治,嚴懲貪污,在深知稅款和稅糧是貪官污吏的主要目標時,為了整治貪污之風,朱元璋在派任官員之前,都會以水井為例,告誡他們要當清官。

1371年,在朱元璋的帶領下,明朝各地平定了下來,此時朱元璋想到了劉日新,能準確預測未來,實在不容小覷。

思及此處,朱元璋便開始派人前去尋找,劉日新見到朱元璋時,朱元璋已經高坐龍椅。

為了感恩也為了拉攏人心,朱元璋以劉日新當日對他的預言為藉口,對他施以名利誘惑,希望使劉日新能留在他身邊,為他所用。

但是劉日新是什麼人呢?他不愛財,因為他的本領足以使他生活;他不愛官,因為他並不年輕,早就沒有當官的想法,而且習慣自由的他,又如何能守得住官場上的條條框框。

退一萬步來講,錢財和名利,不過是朱元璋在試探劉日新而已,一旦他表現出貪念,有所圖,那朱元璋又如何能放心的將一個能夠預測別人未來的人放在自己身邊呢?

劉日新因為深知這點,所以表現得無欲無求,只是藉此機會,向朱元璋要了一個能確保他週遊各地,而能順利通行不受阻礙的物件。

得知劉日新的要求後,朱元璋也放了心,隨即就在一把御扇上題詩贈予他,作為通行憑證,而朱元璋的要求就是讓劉日新以後「閉口」,不再給人算命。

面對一國天子,劉日新又敢多說什麼呢?只能乖乖答應,之後便開始四處遊玩。

1383年,在劉日新遊歷多年後,預感自己陽壽將盡,便起身前往京師。

但誰能想到,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在劉日新以為大限將至之時,卻遇到了藍玉,而這才是導致他死亡的根本。

由於劉日新早就聲名大噪,被稱為「神算子」,藍玉便讓他為自己算卦,劉日新因為答應了朱元璋,本來是不想算的,可架不住藍玉的軟磨硬泡以及實力壓制,又想著自己大限將至,便給他算了一卦。

占卜完後,劉日新便告訴藍玉,結果並不好,他雖會被封為梁國公,但是在七天之內,將會有禍事發生,並且無法避免,他最終會落得個被賜死的下場。

事實也確如劉日新所言,藍玉之所以會被處死,主要是他侍「軍功」而驕,不知收斂,還有謀反之意,犯了朱元璋「忌諱」。

朱元璋在穩定朝局後,便想培養一個接班人,但太子朱標早逝,他便盯上了孫子朱允炆,為了將「權杖上的荊棘」去除,好好的交給下一任,朱元璋看著大明朝手握軍權的將領們,愈發不順眼。

藍玉是開平王常遇春的妻弟、常遇春是太子朱標的岳父,藍玉是太子妃舅父,因極力維護太子的儲君地位 ,與早已覬覦皇位的燕王交惡。

因為他對敵作戰勇敢,立下諸多軍功,所以常遇春經常在朱元璋的面前稱讚他,也因此朱元璋一開始對藍玉的印象還算不錯。

但是自從朱標死後,朝局變動,藍玉的心思也有了變化,仗著軍功,做出了很多讓朱元璋忌諱的事情。

就如在1392年,藍玉奉命平定月魯帖木兒的叛亂,出征之前,公然挑戰皇權,平亂後,還私吞財物,無惡不作,這對於見識過百姓疾苦的朱元璋來說,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大勝回朝之時,他更是目中無人,路上因守關處未及時開門迎接,便破門而入,斬殺官吏,除此之外,他家中官員還倚仗權勢私占官鹽,使得百姓苦不堪言,這無疑是觸犯到了朱元璋的「逆鱗」。

從1397年發生的「歐陽倫駙馬案」來看,即便身為皇帝女婿的歐陽倫,在參與茶葉走私案件後,也只有賜死的份,朱元璋並不會看在嫡妻愛女的面上,留女婿一命,更何況藍玉等「功高震主」、「恃寵而驕」之輩。

藍玉一事,引殺身之禍

對於藍玉之前所做之事,朱元璋還未動手,藍玉就起了謀反之意,即便他得勝歸來後被封為「梁國公」,又加封為「太傅」,也未改本心。

那麼藍玉為什麼會謀反呢?這其實有很多原因,主要有兩點,其一是因為他對自己官職居於馮勝、傅友德兩人之下而不滿。

另外,藍玉的親人靖寧侯葉升因「交通胡惟庸」之罪被斬殺,藍玉聯想到自己,便認為朱元璋是因為心生猜忌,才不許他高位,就想先下手為強。

當時,朱元璋病重,太子去世,太孫年幼,藍玉兵權在手,他若謀反,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

但是早已窺得藍玉野心的朱元璋,先發制人,在錦衣衛指揮的告發下,一舉殲滅了藍玉及其同黨,這便是有名的「藍玉案」。

此案牽連甚廣,自公侯伯以至文武官員,被殺者約兩萬人,行刑時,藍玉回想起劉日新對自己的批語,便有了「神乎劉先生之言」的感慨,可這卻害慘了劉日新。

這話傳到了朱元璋耳中,朱元璋得知劉日新違反當初的約定,氣憤不已,在經歷藍玉謀反一事後,他對言行不一、有隱患的人充滿厭惡,立馬派人將劉日新抓了起來。

面對朱元璋的責問,劉日新明白自己已無活路,因此在朱元璋問到,他是否能算到他自己還能活多久時,毫不猶豫的說了「今天」。

劉日新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他十分清楚,如今身居高位、一國之主的朱元璋,對於無法把控的人或事,肯定會想要抹殺掉。

因為他「洞曉天機」的算命本領,再加上百姓官員的迷信思想,只要他稍加鼓動人心,朝堂可能就會動盪不安了,之前他不圖名利,只求「自在」,也就是為了打消朱元璋的顧慮,「我今日去世」,也不過是給朱元璋一個動手的藉口。

作為大明的開國皇帝,朱元璋雖然嚴治貪污,整頓官場風氣,但是他對涉及皇位的人或事就變得敏感多疑,這也使得他殺戮重,十分殘暴,對於威脅皇位的人,他一個都不放過。

追隨他南征北戰的淮西集團、為他出謀劃策的文人集團,亦或是開國重臣、立下汗馬功勞的親戚、義子,無一倖免。

胡惟庸案和藍玉案被殺四萬多人,空印案和郭桓案被殺七八萬人,這「四大案」把洪武年間一切能人幾乎都斬盡殺絕,得以善終的開國元勛也就寥寥數人了。

劉善長即便年逾古稀卻也仍遭滅族,功成身退的劉伯溫也遭遇絞殺,「布衣兄弟」徐達也難以保全,替他除掉小明王的德慶侯廖永忠也難逃被屠戮的命運。

更讓人心驚的是,他的義子親侄朱文正,也被朱元璋以「親近儒生,胸懷怨望」被鞭死,義子親甥李文忠也因左右多儒生,禮賢下士,有政治野心被毒死。

凡是阻礙了朱元璋權威鞏固的人,極難僥倖存活下來,從其大殺功臣和大興文字獄就足以看出,即便是在朝堂上,政見稍有不同之人,也會接連遭遇不測。

張來碩認為將已許配的少女拉來做宮人不合情理,於是向朱元璋進行勸諫,結果被碎肉而死,而李仕魯由於勸皇帝不要太尊崇和尚道士,因皇帝毫不理會而想罷官還家,被朱元璋當場叫武士把他摜死階下,葉伯巨因星變指出用刑嚴苛,向朱元璋上書,結果被交到刑部,最終死於獄中。

為了維護皇權,朱元璋的路越走越偏,將陪他辛苦打天下的人逐一除掉,最終也只能守著那「高位」,在猜疑中走完一生。

參考資料:

《政工學刊》—《藍玉的高調》劉自龍

《運氣真相》—《劉日新相中了皇帝》黃永平

《四庫禁書精華》 夏於全 齊豫生

《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金華府志》王懋德 陸鳳儀

《逆臣錄》王天有 張何清

《湖北行政學院學報》—《論朱元璋矛盾性格的成因、表現及影響》 朱小丹 趙慶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