虢國墓地出土的刻銘玉器

航海之藍色星空 發佈 2024-02-27T01:34:24.441343+00:00

虢國墓地是一處西周至春秋時期的諸侯邦國公共墓地,先後經過兩次大規模發掘,出土文物三萬餘件。尤其是出土的近萬件玉器,種類齊全,玉質優良,造型精緻,紋飾優美,工藝精湛,其價值之高在周代考古中實屬罕見,是我國先秦時期的藝術珍品。

虢國墓地是一處西周至春秋時期的諸侯邦國公共墓地,先後經過兩次大規模發掘,出土文物三萬餘件。尤其是出土的近萬件玉器,種類齊全,玉質優良,造型精緻,紋飾優美,工藝精湛,其價值之高在周代考古中實屬罕見,是我國先秦時期的藝術珍品。雖然虢國墓地出土玉器數量眾多,但帶銘文的玉器卻少之又少,目前見於報導的僅有五件。物以稀為貴,刻銘玉器的少見使其價值大大提高。在此,筆者試就虢國墓地出土的幾件刻銘玉器談幾點粗淺的認識。

  一、刻銘玉器介紹

圖1-1 「小臣系 」玉璧

圖1-2 「小臣系 」玉璧銘文

圖1-3 「小臣系 」玉璧銘文拓片

「小臣系」玉璧(圖1):1990年出土於虢國墓地M2009虢仲墓中。直徑14.9厘米,孔徑6.8厘米,厚0.7厘米。青白玉。豆青色,局部因受沁略泛棕黃色,間雜少許白色斑點和黑色沁斑,有兩處裂紋。扁平圓形,表面光素,製作規整。器身外邊緣縱刻銘文一行四字「小臣系」,筆畫纖細,字跡清晰規整。該璧是虢國墓地唯一的一件帶文字的璧環類玉器。

圖2-1 「小臣妥見」玉琮

圖2-2 「小臣妥見」玉琮銘文

圖2-3 「小臣妥見」玉琮銘文拓片

「小臣妥見」玉琮(圖2):1990年出土於虢國墓地M2009虢仲墓中。通高12.1厘米,寬4.9~5.1厘米,孔徑4厘米,射高2厘米。青白玉。青白色,局部受沁有黃色或棕色斑點或斑紋。玉質溫潤晶瑩,微透明。方柱體,內圓外方,射較高。近射處一端橫向鏤出一近橢圓狀穿孔,其整體形狀頗似商代卜骨上鑽鑿痕跡。一端射口平面呈順時針方向豎刻銘文一行四字「小臣妥見」。該琮是虢國墓地出土的唯一的一件帶文字的玉琮。


圖3-1 「小臣 」玉戈


圖3-2 「小臣 」玉戈銘文


圖3-3 「小臣 」玉戈銘文拓片

小臣」玉戈(圖3):1991年出土於M2012虢季夫人墓中。通長28.4厘米,援長24.4厘米,寬4.7~5.2厘米;內長4厘米,寬4.5厘米,厚0.6厘米。碧玉。玉質較好,一面受沁呈灰白色。三角形偏鋒,直援,援部起脊,邊有刃,直內,內側也有刃。援後中部有一圓穿,單向鑽孔。通體光素,製作較為精細。內前端豎刻銘文一行三字「小臣」,筆畫粗淺。該戈是虢國墓地出土的唯一的一件帶文字的玉戈。

圖4-1 「王白」玉觿

圖4-2 「王白」玉觿銘文

圖4-3 「王白」玉觿拓片

「王白」玉觿(圖4):1990年出土於M2006貴族夫人孟姞墓中。長9.2厘米,寬2.5厘米,厚0.8厘米。青玉。大部分受沁有棕色斑點。整體呈角狀彎曲。上部以雙鉤陰線雕成龍形,龍首向下;中部束腰,下部有鈍尖。兩面紋飾相同,龍張口躬身,臣字眼,寶瓶狀角貼脊,龍腿前屈,龍爪著地,龍尾上卷。龍身飾回紋,尾部飾重環紋。下部飾三組變形蟬紋,間有平行直線紋兩道。龍捲尾處有圓穿,外側棱上有刻銘「王白」二字。「白」字曾經重刻,原「白」字較小,筆畫亦較細淺,重刻後的「白」字略大,且下部壓於原「白」字之上。該玉觽是虢國墓地出土的唯一的一件帶文字的玉觽。

圖5-1 「王白」玉管

圖5-2 「王白」玉管銘文

圖5-3 「王白」玉管銘文拓片

「王白」玉管(圖5):1990年出土於M2009虢仲墓中。高5.7厘米,細端直徑1.7~1.9厘米,粗端直徑1.7~2.15厘米,中部0.8~1.8厘米。青玉,局部有棕色斑。圓柱體,兩端平齊,一端較細直,一端略粗,中部略束腰,呈微喇叭狀。兩端平面呈橢圓形,中心對鑽穿孔,孔徑兩端大小相若,中部較細,穿孔內有一近方形碎玉塊。玉管表面飾陰線弦紋四周,將表面分為三段,兩端弦紋間飾雲雷紋,中部弦紋間飾陰線雙排紋四組。粗端平面刻「王白」二字,筆畫細淺。該玉管是虢國墓地唯一的一件帶文字的玉管。

上述五件玉器,是虢國墓地出土的少見的刻銘玉器,是虢國玉文化體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其重要的歷史、藝術和科研價值不言而喻。

二、銘文釋讀

  在三件「小臣」玉器中,銘文考釋有不同意見。「小臣」在商周卜辭、金文及先秦文獻中常見。通常有兩種解釋:一指古代的官職,二指古代官員的謙稱。多數學者認為玉器上的「小臣」意屬後者,類似於後來的「臣」。筆者也認為這種解釋更合適,因為自己一般不會稱呼自己的官職。玉器上的第三個字均認為是小臣的名字,即玉璧上的小臣名「系」,玉琮上的小臣名「妥」,玉戈上的小臣名「」,學界基本上也意見一致。

  關於第四個字的解釋則有不同意見。「小臣妥見」玉琮銘文的第四個字「見」有兩種解釋:一是「覲見」,即小臣朝見君王;二是古時祭祀中的「見」禮,即小臣主持或參與了祭祀中的「見」禮。筆者認為解釋為「覲見」更為合適,即該琮是名叫妥的臣下覲見君王時帶的禮物,刻上自己的名字方便君王辨認。因為祭祀是古代十分重要的事,通常會由專門的人員記錄,而且還會涉及到祭祀的時間、地點、祭品等,不會這麼簡單敷衍。

  「小臣系」玉璧銘文的第四個字「」,學界有三種解釋:裘錫圭先生《古文字論集初編》釋為「害」,讀作「獻」,意思是該璧是小臣系貢獻給商王的,李學勤先生也支持這個觀點。連劭名先生《虢國墓地所出商代小臣系玉瑗》也釋為「害」,但讀作「謁」,意為朝見,說的是一位名叫系的臣下朝見商王時帶的禮物。還有一種同樣釋為「害」,但解釋為「傷害」,指小臣系被傷害。筆者同意連先生的解釋,因為古代的臣下拜見君王時,通常要帶「贄」(見面禮)。《儀禮·士相見禮》鄭玄注云:「贄,所以贄以至者,君子相見於所尊敬,必執贄以將其厚意也。」這件玉璧和上述玉琮一樣,是臣下覲見君王時帶的禮物。如果說是貢品的話,通常不會是單件出現,而且多不會在其上刻字。

「小臣」戈的銘文只表明是一個叫的官員,無法讀出更多的信息。「」在卜辭中是一種用牲之法,郭沫若先生認為即「投」字。兩件「王白」玉器銘文更為簡單,也有不同的解釋:一種認為「王」是商王,「王白」即「商王之伯」,指商代的方國首領;另一種認為「王」是部落王,「白」為名字,但具體指那個部落的王不清楚。因為這些器物出於周王同姓諸侯貴族墓中,我們推測「王白」有可能就是「周方白」,即周朝的先王季歷或者周文王。

  三、年代及定名

  玉器銘文中,「小臣妥」在卜辭和金文中均有記載。如《甲骨文合集》5578載「小臣妥」、27890載「惟小臣妥郅不乍自魚」;《三代吉金文存》記錄「子妥鼎」、「妥鼎」等。另外,《古玉圖錄》中還收錄了一件「小臣妥」玉器,這些都證明了「小臣妥」是商代一名重要人物。「小臣系」雖不見於卜辭,但見於《三代》記錄的晚商小臣系銅卣和殷墟侯家莊1003號大墓出土的石簋,證明了小臣系確為商代之人。而且,這些刻銘字體結構非常相似,應屬同一時期同一人。故這三件小臣玉器皆為商代之物。兩件「王白」玉器,「王白」為紀名性刻辭,常見於商周卜辭和金文。根據其玉器紋飾常用的雙鉤陰線線條方折生硬的特點和銘文字體,也斷定為商代之物。商代玉器因何到了虢國墓地,這可能與「凡周王俘商,得舊寶玉萬四千,佩玉億有八萬」密切相關,周王又把得到的寶玉分給了滅商有功之人,虢國的先祖也在其中,自然傳承了下來。

  另外,還想說的是定名問題。上述玉琮、玉戈及玉管的定名基本上沒有什麼爭議,但玉璧和玉觿的定名存在異議。有學者將「小臣系」玉璧命為「小臣系」玉瑗。他們根據《爾雅·釋器》「肉倍好謂之璧,好倍肉謂之瑗,好肉若一謂之環」的記載,認為「小臣系」玉璧的肉、好雖不完全相等,但十分接近,應定名為「瑗」。命為「璧」者是根據夏鼐先生對《爾雅》的註:「建議把這三者總稱璧環類,或簡稱璧。把器身作為細條圓圈,孔徑大於器身的1/2稱環;瑗字不用。」筆者也認為命為「璧」比較合適,因為「瑗」的概念太絕對,既然達不到「好肉若一」的標準那就乾脆不用,也少了很多麻煩。

  對於「王白」玉觿,有人命為「弭」。可能是因為這件器物雖是弓身,但尖較圓鈍,不似觿類那樣尖銳,不能起到解結的作用吧。筆者認為還是命為「觿」比較好,一是因為「弭」比較生僻不常用,二是因為此類器物雖然原始用途是用來解結,但發展到後來其實已經成為佩戴的裝飾品了,比如這件「王白」玉觿,出土於墓主人頸部之上,似作為髮飾中的墜飾之用。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