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星星的孩子」長大成人

新華社 發佈 2024-02-27T11:31:47.166939+00:00

新華社天津4月2日電(記者尹思源)在天津市創美北辰暖洋陽光工場內,今年18歲的孤獨症青年明明正聚精會神地做著布藝插花,明明的父親劉碩靜靜地坐在一旁,不時指導幾句。為了讓「星星的孩子」們有個更好的未來,如今,有越來越多的人在他們身邊,為他們點亮前行的燈、鋪平前行的路。

新華社天津4月2日電(記者尹思源)在天津市創美北辰暖洋陽光工場內,今年18歲的孤獨症青年明明正聚精會神地做著布藝插花,明明的父親劉碩靜靜地坐在一旁,不時指導幾句。

為了讓「星星的孩子」們有個更好的未來,如今,有越來越多的人在他們身邊,為他們點亮前行的燈、鋪平前行的路。

「孩子長大了怎麼辦?」

儘管早有心理準備,但鵬鵬5歲被確診為孤獨症時,媽媽李蘭依然覺得無法接受。

「幾乎每個家長在得知孩子是孤獨症患者時感受都是相同的,難過、痛苦、不知所措。」李蘭說,在負面情緒持續了一段時間後,她開始嘗試帶孩子走進大自然,用旅行的方式一邊散心一邊進行能力訓練。

和許多孤獨症孩子一樣,鵬鵬也進入了特殊教育學校學習,經過了十多年的成長,如今他已經可以完成簡單的出行,也很少出現情緒問題。

最讓李蘭擔心的,是鵬鵬畢業之後怎麼辦。「對於他們來說,如果沒地方去,長期待在家中會使訓練出的自理能力逐漸退化,嚴重的還可能會出現躁鬱情緒。」

李蘭心中的擔憂,同為孤獨症青年母親的吳桂香感同身受。

2014年,吳桂香的兒子張昊從特教學校畢業後,曾在一家職業培訓機構短暫工作過一段時間。不久機構停辦,「待在家裡的張昊在短短3個月的時間胖了幾十斤,一些能力也有退化跡象」。

嘗試與探索

在位於天津市河東區的亞杜蘭學坊里,幾位孤獨症青年正在灶台前忙前忙後,不一會兒,一塊塊奶油蛋糕新鮮出爐,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這是吳桂香在2016年創辦的心智障礙者照護與輔助性就業機構,目的就是讓像張昊一樣年齡超過18歲的孤獨症青年們「有地方去」。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吳桂香從零學起,和幾位老師一起帶著孩子們學習手編飾品、烘焙、咖啡飲品製作……從簡單的行為規範到技能培養,幾年時間過去,在這所學坊內的孤獨症青年們不但生活技能越來越熟練,還大多掌握了一門手藝。

2021年,吳桂香又註冊成立了天津市河東區厚朴新青年糕點坊,讓孤獨症青年們承接一些企業的店慶甜品、飲品製作。「最初是承接一些朋友們的訂單,隨著孩子們的能力越來越強,我們計劃今年嘗試對外營業。」吳桂香笑著說。

和吳桂香一樣,今年48歲的劉碩也在探索讓兒子明明「自力更生」的法子。2021年,他創辦了創美北辰暖洋陽光工場,承接企業的花藝訂單,按照企業的管理方式招聘有需求的孤獨症青年到陽光工場就業,為他們繳納社保。

事實上,這裡更像是一個大齡孤獨症康復訓練機構。每天早上安排體能訓練,工作之餘安排了音樂、繪畫、拼插訓練等專業課程,還配有專業的指導老師。

「雖然工資並不高,但也能多少為他們的家庭減輕一些托養和經濟上的負擔。」劉碩說。

光明和希望

位於天津市北辰區的未藍殘健融合生活廣場內,4間溫馨的小店連成一排,麵包店飄著香氣、茶屋布置精美、花店裡的鮮花錯落有致,手工坊里則擺著一排排形態各異的陶器。這裡是北辰區殘疾人輔助性就業基地。

廣場負責人孫娜的朋友圈裡寫著這樣一句話:「孤獨症群體的支持與照護是一場接力馬拉松。」如今,這場「馬拉松」中,越來越多的力量正在注入。

2019年,天津市殘聯、財政局聯合印發《天津市促進殘疾人就業補貼獎勵辦法》。2021年4月,天津市精神殘疾人及親友協會啟動「北極星計劃」,旨在帶動社會各界一起推動包括幼兒教育、學齡期隨班就讀、職業培訓、庇護性就業及養老等全生命周期的全方位支持,讓更多孤獨症人士綻放生命光彩。

小宇在製作咖啡。新華社記者尹思源 攝

在各界的支持下,今年3月,26歲孤獨症青年小宇開辦了屬於他的「星光咖啡店」,店內的服務員是24歲的孤獨症青年童童。

「小宇很享受調製咖啡的過程,童童雖然無法獨立製作咖啡,但在繪畫上有特殊的天賦,我們計劃把這些元素融入咖啡杯的設計之中。」小宇的媽媽呂女士說。

「如今,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到孤獨症群體,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幫助孤獨症群體的隊伍之中。」呂女士說,「星星的孩子」們正逐漸長大,屬於他們的未來也將越來越廣。(部分採訪對象為化名)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