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炳雲拼死保衛首長,大喊:機槍!快打鬼子騎兵的馬肚子

兵說 發佈 2024-02-27T15:45:41.250212+00:00

1940年5月下旬,侵華日軍派遣軍總司令部向駐蚌埠的日軍21師團發了一封電報,大意是:你處有潛伏的高級指揮機關或者大人物在活動,一定務必抓住。

作者:朱炳東

1940年5月下旬,侵華日軍派遣軍總司令部向駐蚌埠的日軍21師團發了一封電報,大意是:你處有潛伏的高級指揮機關或者大人物在活動,一定務必抓住。

1940年初夏,化名胡服的少奇同志,從延安出發經山東南下江淮,羅榮桓親自命令老八路部隊、原115師685團改編的蘇魯豫支隊胡炳雲大隊(團級)護送。因為胡服及中原局機關帶了兩部電台,這兩部大功率電台可以同延安聯繫,因為頻繁給南方的新四軍及延安發報,被日軍偵測台注意到了。日軍情報機關認為,有一個延安高級指揮機關或者是一個大人物在蘇皖一帶活動,日軍駐徐州、蚌埠的日軍派出諜報人員,根據測定的電台位置不斷追蹤、打探消息。

護送的胡炳雲大隊經常發現駐地有陌生人出現:搖著撥浪鼓貨郎擔子、游醫、算命先生、臉色不錯的要飯乞丐等。發現異常後,部隊、機關立刻轉移。

但是,部隊轉移後,一兩天之內,總有人來「走親戚」,部隊領導多次研究,採取了行軍時把電台偽裝、人員化裝,到新駐地後「許進不許出」等措施。為何還是走漏風聲?當時限於條件,沒有想到是偵測電台暴露了行蹤,只能在一個地方呆一天兩天就走,甚至顧不得休息,停半天就走。

6月初,胡服一行轉移到洪澤湖以西的鄭集與雙溝之間的水牛沖,準備召集皖東北地區地方負責人開會。

胡炳雲在水牛沖駐紮一個連保衛胡服及中原局機關。命令部隊向泗縣邊境推進,同時將騎兵偵察隊、便衣偵察隊及地方偵察人員派到靈璧、泗縣偵察敵人動向、搜集情報。

偵察人員很快報告:日寇正往靈璧、泗縣集結兵力,大約有一個聯隊,由一個中佐指揮,準備撲向水牛沖,一舉捕獲我軍指揮機關。

胡大隊獲悉此情況,召集了營以上幹部會議,大家覺得還是不硬碰硬,讓領導把會議開完再說,決定先把日軍引開為妙。胡大隊派出一個連隊加上騎兵排,主動到泗縣出擊敵人,鬼子如馬蜂窩一撩動就撲出來了。誘敵部隊與敵人交手後,裝敗退卻,可是鬼子並不追趕,任由誘敵部隊退去。

日軍集結兵力後,開始向鄭集、雙溝推進。眼見戰鬥不可避免,胡炳雲冒著初夏的太陽馳馬到水牛沖向胡服作了匯報。胡服看著汗水淋漓的戰馬,問大口喝水的胡炳云:你們有把握嗎?胡炳雲說:戰士們都嗷嗷叫,說我們老是躲著鬼子,算什麼「胡老大」的部隊。胡服微微一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來了胡老大(胡炳雲)嘛。

胡炳雲說:我們偵察到鬼子只有一千多人,偽軍三百多。我們大隊有一千六七,前一段反頑作戰繳獲子彈多,打起來我們一點不怕,防禦作戰以逸待勞,還有地方武裝支援,我們有把握。

胡服說:好!你們打仗,我們開會,打仗開會兩不誤。

胡炳雲大隊把兵力部署在水牛沖周圍,拱衛中原局機關。

兵馬未動,斥候先行。鬼子派出偵察人員,了解到了水牛沖四周戒備森嚴,可是無法進一步明確防守部隊的兵力。日本人要派兵進去必先與警衛部隊交火,指揮機關或高級領導人有可能脫逃。鬼子指揮官看著地圖,又摸又拍剃光了頭髮的腦袋。

有人說,漢奸比鬼子還可惡,這話一點也不差。漢奸見鬼子發愁,近前獻了一計,鬼子指揮官聽了連連誇獎。允諾事成之後,金票大大的有。

胡大隊部署好了,嚴陣以待。可是過了一天,並沒有敵人的動靜。二天過去了,依然如此,戰士們等得有些不耐煩了。烈日炎炎,有些連隊除崗哨外,都在房東家裡休息。

當時,當地久旱少雨,禾苗枯萎,農民盼雨如盼甘霖。第三天清晨,從靈璧往鄭集來了一支農民打扮的200多人的祈雨隊伍。抬著土地公公神像和龍王爺神像,隊伍前頭穿著法衣的道士邊走邊唱:

天地聾,日月瞽,

人間亢旱不為雨,

山河憔悴草木枯,

天上快活人訴苦,

待吾騎鶴下扶桑……

一路嗩吶、鑼鼓、鑔、撥,嗚哩哇啦,沿途吸引了男女老幼出來圍觀。當這支隊伍快到鄭集前的一個小村時,我軍一個排長發現神龕里有槍,不禁叫道:「槍、槍……」祈雨隊伍中有人喊道:「快打!」道士把木劍一扔,從懷裡抽出盒子槍,對準那個排長就開了槍。

頓時場面大亂,圍觀的人群四散奔逃,幾個人包括我軍那個排長當即倒在血泊中。祈雨隊伍從身上,從大車上抽出槍枝彈藥。這支祈雨隊伍是偽軍化裝的,妄想實施突然襲擊,不想露出破綻,提前暴露了。

這裡駐紮著胡大隊九連,連長開始對這支「祈雨」隊伍就有些懷疑,一看果然有詐,立即命令戰士們退守村莊,抵抗敵人,同時讓通信員到鄭集向大隊部報告。大隊長胡炳雲、政委田維揚、參謀長顏理英、政治部主任王東保正在開會。聽到槍聲,得到報告,意識到日本鬼子搞突然襲擊,戰鬥打響了。

胡炳雲立即命令三營長張萬春、教導員石英指揮十連支援九連,把偽軍消滅。十連剛出發,偵察員騎馬來報:靈璧、泗縣的日軍分為三路,正向鄭集包抄過來,左路行動最快,已接近十一連駐地村莊,中路、右路稍慢。同時日本鬼子還臨時增加了一個兩百多人的騎兵大隊正在快速趕來。一會三營長張萬春報告,化裝「祈雨」的偽軍已被打退。

胡炳雲立即派人向胡服報告,使他們做好撤退準備。同時大隊幾個領導商議如何對敵。大家都認為:敵人來勢兇猛,撤退已無可能,只有打。敵人分作幾路來,敵人武器比我們好,兵力相差無幾,我們不能分兵堵擊。只有集中兵力擊敗一路,再對付其他。決定集中一、三營和直屬隊,先打左路十一連對面的鬼子;二營在鄭集以北的丘陵地帶趕修工事,阻擊右路和中路的敵人。

十一連已打退鬼子六次衝擊。當下胡炳雲、王東保帶領一營和直屬隊趕到十一連,向鬼子側後包抄,田維揚與參謀長帶三營加寬十一連陣地。鬼子見勢向中路右路收縮,在山炮、九二重機槍掩護下出動騎兵向三營陣地北側迂迴,企圖突進包圍。

騎兵衝擊震撼人心,塵土飛揚,刀光閃閃。開始時,我軍只對準馬上的騎兵打,日軍騎兵訓練有素,伏在馬背、臥在馬背、鐙里藏身,加上馬匹跑動,實在不易擊中。轉眼間就沖了過來,前面幾匹高大的東洋馬,踏上三營陣地,鬼子騎兵揮動馬刀左右揮動,我軍幾個戰士忙亂之中栓都拉不開了,被日軍劈倒在地。

胡炳雲一看急了,大聲喊道:「快打鬼子騎兵的馬肚子!」指揮員一般都掌握重火力,話音剛落,邊上的馬克沁重機槍「嘟嘟嘟」一陣風掃過去,剛衝上來的鬼子騎兵立刻人仰馬翻,中彈的馬匹亂蹦亂跳,一下子被打倒五六十匹馬,後面的騎兵見勢不妙,調轉馬頭,轉身就跑了,部隊加緊搶修工事。

不一會,鬼子山炮、擲彈筒劈頭蓋臉的打了過來,大地顫抖,樹木折斷,指戰員有的被炸得斷肢殘軀亂飛,血染大地。鬼子驕橫,竟把大炮架在八路軍的目視距離內。胡炳雲命令大隊幾門迫擊炮,轟擊鬼子炮陣地。八路軍的炮彈金貴,沒有多餘的浪費,幾發炮彈都命中目標,泥土與山炮輪子一起飛濺。鬼子的大炮啞火了,消除了對胡大隊最大的威脅。二營在一營支援下,打退了鬼子的進攻。

胡大隊沖不垮、打不敗、圍不住,日本軍官蠻頭蠻腦發起「豬突進攻」。士兵喊著「班賽」,端著刺刀,挺直身子衝鋒。鬼子以為八路打一陣就會像往常一樣撤退,沒想到胡大隊頑強固守,鬼子沖一次,就留下幾十具屍體,胡大隊也傷亡慘重。

這一仗,從早晨打到黃昏,在暮靄中展開了白刃戰,戰鬥更加殘酷。胡大隊官兵一天未進飲食,口乾舌燥,咬著牙堅持,隨著夜幕降臨,戰場沉寂了,胡炳雲要大家抓緊時間包紮傷口,吃點東西後,派出小分隊襲擊鬼子。鬼子不敢再戰,抬著傷兵撤退了。激戰一天,雙方都損失不小,鬼子傷亡三百多,偽軍一百多,胡大隊傷亡二百多。不過,卻保證了胡服與中原局機關的安全。

【深耕戰爭史,弘揚正能量,歡迎投稿,私信必復】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