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麾下的「八大金剛」之一,陳誠死前留下一句秘密遺言是什麼

聽和煦講故事 發佈 2024-02-27T15:49:23.213627+00:00

作為蔣介石麾下的「八大金剛」之一,論資歷,陳誠墊底,可論偏愛,陳誠卻是長在了蔣介石的心尖。東北戰場的慘敗讓陳誠淪為國民黨口誅筆伐的對象,拉他出輿論暴風眼為之解圍的是一向奉行「獨善其身,不管別人死活」的蔣介石,撤退台灣之後,「王朝坍塌」的蔣介石疑心更重,可陳誠亦是少有能獲蔣介石信賴之人。

作為蔣介石麾下的「八大金剛」之一,論資歷,陳誠墊底,可論偏愛,陳誠卻是長在了蔣介石的心尖。

1965年3月5日,陳誠離世。

東北戰場的慘敗讓陳誠淪為國民黨口誅筆伐的對象,拉他出輿論暴風眼為之解圍的是一向奉行「獨善其身,不管別人死活」的蔣介石,撤退台灣之後,「王朝坍塌」的蔣介石疑心更重,可陳誠亦是少有能獲蔣介石信賴之人。

作為蔣介石的乾女婿,陳誠與蔣介石是否真如表面這般親密無隙?1965年離世之後,收到遺囑的譚祥又是因何臉色大變,甚至破口大喊「這件事我說了不算」?

《三民主義》是陳誠的「貴人」

1961年7月14日,美國總統甘迺迪邀請蔣介石訪問美國,這讓一向親美的蔣介石有些為難。

因為他在1949年訪問菲律賓之後,曾經立下誓言「一朝不回大陸,一步就不會再離開台灣」,畢竟被美國發表《中美關係白皮書》,指責國民政府無能,隱隱有拋棄蔣介石之意的恐怖他不想再經歷第二遍,即便開口之人是時任的美國總統,蔣介石也不敢冒險。

可這甘迺迪並不肯善罷甘休,「既然你蔣介石來不了,那就派一名能夠代表你的人,前來美國訪問」,毫無疑問,最佳人選便是陳誠。

在沈昌煥的陪同之下,陳誠在7月29日坐上了赴美的飛機,落地之後,除了與甘迺迪會談之外,陳誠還參加了大大小小的會議。

如此大事,蔣介石為何為交由陳誠?

事情還要從1924年的一本《三民主義》開始講起。

陳誠的祖上出了頗多文人,他的父親更是前清的秀才,出自這樣的書香門第之家,雖然生在亂世,但是耳濡目染的陳誠總會忙裡偷閒學習,並在1916年進入保定的陸軍軍官學校。

只不過,這學上的是頗為驚險。

因為陳誠的身高,偏矮的他差一點被拒之門外,可就是因為這差一點,倒是激發了陳誠願用博學表現自己的野心。

每日繁瑣的課程之後,陳誠還要加學,黑夜中的蠟燭散發著微弱的光亮,卻在一天直愣愣闖進負責查哨的蔣介石眼中。

他悄無聲息地靠近,打算來一個人贓俱獲,懲罰這個不守規矩的學生兵。

「你在幹什麼」,背後突然傳來的聲音將陳誠嚇了一跳,手中的書掉落在地,蔣介石拿起一看,封皮上的《三民主義》徑直入了眼。

「你叫什麼名字」,蔣介石開口問道,「學生名為陳誠,浙江人」。

聽到這,蔣介石的心中又是一喜,「你我是同鄉,既然你挑燈夜讀,那你便告訴我孫中山先生倡導的三民主義是什麼?」

「民族、民權、民生」。

陳誠不卑不亢地回答讓蔣介石對面前這個小人饒有興趣,他不再查哨,兩人就坐在教室的空地上,聊了整整一夜,第二天,陳誠就被提攜為少校炮兵隊長。

憑這一夜的緣分,與其投緣的蔣介石料定陳誠是一個可塑之才,稍加調教便可成為自己的左膀右臂,為己所用,眼下陳誠缺的不過只是歷練的機會。

於是在1925年黃埔軍校成立炮兵營的時候,蔣介石第一個就將陳誠推了出去,任命其為連長,這陳誠也是著實爭氣。

1925年2月,決定「黃埔軍校生死存亡」的棉湖之戰爆發,右臂已經受傷的陳誠用三炮奪取以少戰多的勝利,這是蔣介石一生的引以為傲,因為它直接影響的是蔣介石能否得到國民黨軍事指揮權。

陳誠的三炮潰散的四處奔逃的敵軍,夯實的是蔣介石無可比擬的戰功,這讓蔣介石如何不得意?

此戰過後,陳誠成為蔣介石的心腹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據說,蔣介石麾下的人才想要被提拔,只有軍事才能是不夠的,命里還要有點「運氣」,只因這蔣介石疑心重,唯對黃埔軍校出身軍人、浙江同鄉和再有戰功之人才會青睞有加。

三者同樣滿足的陳誠宛若「天選之子」,無論旁人怎麼說,最關鍵時刻的最重要任務,蔣介石只信得過陳誠。

眾人眼中的陳誠自進入蔣介石的視線之後,仕途是一路平步青雲,只不過陳蔣關係,並非僅是人們想像中的那般親密,有時亦是衝突的厲害。

表面風平浪靜 實則波濤洶湧

「導火索」是孫中山先生堅定的追隨者,亦是蔣介石昔日並肩作戰好夥伴的鄧演達

孫中山在1925年3月12日離世之後,蔣介石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小心思」,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意欲奪權。

面對蔣介石的這般作為,鄧演達不予接受,他堅定地與宋慶齡站在一起,嚴正討蔣,這自讓蔣介石難以接受,僱請大批殺手,在1931年的8月17日的上海,秘密逮捕了鄧演達。

5天之後,陳誠得到了消息,他怕蔣介石痛下殺手,當即致電為鄧演達求情,面對陳誠所言的為國惜才,蔣介石回以「准從寬大處理」

陳誠由此鬆了一口氣,可這卻是蔣介石徹頭徹尾的謊言,陳誠的求情讓蔣介石心慌,更是加重其對鄧演達在國民黨內影響力的懼怕。

蔣介石奪權的眼裡容不得一顆沙子,於是鄧演達在1931年11月29日的南京麒麟門外沙子崗被秘密處死。

消息傳出的時候,蔣介石的心中儘是得意,可是收到陳誠請辭的致電,他卻直接面色突變,毫不猶豫地拒絕。

蔣介石不懂自己如此善待的陳誠為何會想不開,面對蔣介石的詢問,陳誠也對「擔心蔣介石下一個要處理的就是自己」的真實原因三緘其口。

被拒絕之後,陳誠不再提辭職,但每每提及鄧演達,他依舊會給予高度評價,並且搬出孫中山先生來批評蔣介石。

蔣介石的心中自是不爽,但是在上世紀三十年代,雖已奪權,但蔣介石的地位並不穩固,他需要陳誠這樣的大將為自己打江山,於是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鄧演達的風波剛過,抗戰時期的陳誠便又和蔣介石發生了言辭激烈的衝突。

1942年12月,蔣介石任命陳誠為「遠征軍總司令」前往雲南,準備在第二年開春反攻緬甸的日軍,只不過這陳誠並不情願。

「遠征軍首次赴緬作戰時傷亡已是慘烈,部隊當下之情況,走到緬甸已是不可能,更別言反攻,我自知自己能力薄弱,所以請辭司令一職」。

蔣介石當真是生氣極了,它不僅在日記中寫下「促其反省,若再不覺悟,此人不可復教」,還在9月15日嚴厲將陳誠斥責了一番。

如此強硬的態度讓陳誠有些意外,但他深不願去緬甸,為了緩和蔣介石對自己的不滿,他主動示弱,最終如願在11月以嚴重胃潰瘍為理由回到重慶治療,頂替其赴任的成了衛立煌。

蔣介石何嘗不知陳誠嚴重胃潰瘍之下有著誇大其詞的成分,但是由著陳誠往下立下的戰功,蔣介石也不好強硬蠻橫,半哄半強才是最好的,只不過陳誠卻是愈發的「無法無天」。

國民黨內爭權奪利的勾心鬥角時常發生,蔣介石不予理睬,可陳誠卻偏做「出頭鳥」,面對政府官員及軍隊高級將領的貪污腐敗,直接點名道姓的批評。

蔣介石警告陳誠「手伸得太長」,批評其「氣量狹窄」,但無論蔣介石怎麼說,陳誠都不聞不問,固守自我,因為他不覺得這樣做的自己是錯誤的。

至於東北慘敗後,蔣介石的既往不咎,陳誠視角亦是有著截然不同的解讀,因為他的內心自始至終都是悲觀和不認同的。

1947年8月,蔣介石讓其接替熊式輝負責「香餑餑」東北的「剿共」事宜,明眼人都知東北的局勢已定,可蔣介石的心中依舊抱有幻想,面對這般的臨危受命,陳誠的心中很是悲觀。

「以現在之策,縱有神仙下凡,東北局勢也是無力回天,若不改革,只能同歸於盡」,陳誠屢屢請願蔣介石收回成命,但最終還是為蔣介石的頑固背了黑鍋。

旁人眼中的偏愛,只不過是蔣介石犯錯之後的彌補,就這樣,胃疾復發的陳誠奔赴台灣療養,可惜的是,他的身體問題已經很是嚴重。

驚呆眾人的臨終遺言

1948年的時候,陳誠在上海進行過一次胃病手術,醫生發現其肝臟已然出現中等程度的硬化。

不過彼時的他並未重視,可是在1961年訪美回台之後,陳誠的身體卻日漸垮塌下來,住進了醫院治療。

病人需要療養的不止身體,還有精神,可對住進榮民總醫院的陳誠來說,入院不久的他卻遭受了沉重打擊。

他的摯友羅卓英去世了。

心情悲痛的陳誠身體狀況急轉直下,等到1964年的9月,陳誠的身體已經消瘦到只剩皮包骨頭。

其夫人譚祥愈發不安,連忙請來台灣省最有名的醫生為其會診,她多麼希望聽到的是好消息,可「初步確診為肝硬化合併肝癌」的消息卻讓原本就心情悲痛的她如墜冰窟。

丈夫被宣判為醫學的不治之症,這對譚祥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她將主要精力都用在陪伴丈夫上,以期用為妻的溫情,消減陳誠被癌症折磨的痛苦。

雖然譚祥有心隱瞞,但陳誠還是意識到自己時日不多,於是每每妻子出現在面前的時候,陳誠總會竭力扯出最絢爛的笑容,緊緊握住譚祥的手,說出一句「我等你好久了」。

陳誠很怕自己驟然離世,可到3月3日的時候,無力回天的他還是只能靠點滴維持生命。

「你們都先出去吧,我想和履安說幾句話」,聽到這句話,醫務人員識相地走出,屋子裡只剩下了陳誠和長子陳履安。

說的是說幾句話,可陳誠為的卻是寫下自己的遺言。

他原想親自書寫,但卻因胳膊無力,只能改為口述,借兒子之手寫下了66字遺言,隻字不提「反共」的言論,而這遺言也被蔣介石刊登發表。

遺言刊登之後,人人都說,陳誠早知「反共復國」是不可能的夢想,所以在臨終之時才不願在這件事上多費口舌,可眾人不知的,在秘密留給妻子的紙條中,陳誠已然表明了自己對共產黨和國家統一的態度。

66字遺言時藉助陳履安之手,可是寫給譚祥「將我火葬」的紙條卻是陳誠的親筆。

要知道,台灣省時沒有火葬這一說的,內地卻在1956年的時候開始推行火葬。

陳誠這樣做,無疑就是想表示心中渴望的歸屬感,但遺憾的,譚祥改變不了蔣介石對其請求火葬遺願的無視,將其土葬在了台灣省台北台山鄉墓。

陳誠用火葬的請願暗喻了自己「一個中國」的所想,只不過蔣介石看不清局勢,也放不下心中的野心。

中國只有一個這是任何力量都無法抗爭和詆毀的事實,兩岸統一更是全國同胞共同的內心所願。

洪流不可阻擋,中國同胞終會手挽手親證統一這一偉大歷史時刻的到來。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