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優酷真的為編劇發聲了

影視獨舌 發佈 2024-02-27T16:26:15.612836+00:00

這一屆網絡視聽大會,涵蓋多個主題、上百場活動,好不熱鬧。所有的活動中,有一場最吸引我的眼球,那就是由優酷在「中國故事村」啟動儀式上發布的「拔萃·編劇計劃」。

3月30日,第十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在成都開幕。這一屆網絡視聽大會,涵蓋多個主題、上百場活動,好不熱鬧。所有的活動中,有一場最吸引我的眼球,那就是由優酷在「中國故事村」啟動儀式上發布的「拔萃·編劇計劃」。

出於其類,拔乎其萃。「拔萃·編劇計劃」,就是編劇從入門到上道再到出師的一攬子培養計劃。優酷副總裁謝穎將其總結為「扶上馬,再送一程」。

優酷副總裁謝穎

「扶上馬」,是開設面向全社會招生的短訓班,讓各行各業有志於從事編劇行業的人,獲得夢想照進現實的機會。「送一程」,則是通過開設大師班的形式,讓短訓班表現出色的學員,在資深編劇的帶領下參與優酷出品劇集項目的創作。

讓懂內容的人做真內容。在這個行業逐漸回暖的春天,「拔萃·編劇計劃」的出現,除了能彰顯優酷「為好內容全力以赴」的品牌主張,更重要的是讓大眾看到了行業對好劇本、好作品的渴望、以及懂內容、懂創作人才的愛惜之心。

行業為什麼需要「拔萃·編劇計劃」?很簡單,因為好劇本的產出仍是一件稀缺事。這兩年,雖說《覺醒年代》《重生之門》《幸福到萬家》《他是誰》等一系列膾炙人口的作品在社交網站引起了熱烈討論。但觀眾仍在期待更多的好作品,在豆瓣、在微博、在知乎、在虎撲,經常能看到對爛劇憤怒的觀眾。

從左到右:四川省廣播電視局電視劇處副處長李娟,成都文旅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覃聚微,成都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閔楠,優酷副總裁謝穎,優酷劇有心意工作室總經理王蓓蓓,成都市委宣傳部文藝處處長李雨桐

劇本是創作的源頭。電影也好,電視劇也罷,只要存在觀演關係,紮實的創作就不可或缺。一部好劇,從0到1的那一步最難跨。只有把最初的過程做好了,後期才能去賦能。一言以蔽之,優秀編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優秀編劇真的夠用嗎?2021年、2022年的備案立項新劇分別為498部、508部,能有聲響的也只有十餘部頭部作品。兼具口碑的,更是寥寥無幾。

雖然如今的網際網路時代,人人都能成名15分鐘,但對於項目開發動輒持續兩三年之久的影視行業來說,編劇工種「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定律依舊存在。

「拔萃·編劇計劃」,就是為破解編劇的困境而存在的。

好作品為什麼那麼稀缺?根本原因是人才之缺。一名編劇筆力再驚人,一年完成的劇本不超一掌之數。寫得再多些,就囫圇吞棗了。更遑論劉和平這種一部劇本要雕琢三年五載,不斷刪改的「慢工」巨匠了。基於此,就要更多的好編劇。

編劇楊濤(左)、張巍(右)

但好編劇一將難求。出品方找不到理想的編劇,有天賦的新人、想要入門的「外行人」,也找不到入局的渠道。「拔萃·編劇計劃」,本質上就是廣開大門,尋求好故事、好編劇的一道人才徵集令。優酷不僅要找到好苗子,還會通過平台的眾多資源給到支持,將之培養成敢打硬仗、能打硬仗、打贏硬仗的人才。

在活動現場,不少編劇對入門時沒有得到專業的訓練感到惋惜。2021年優酷熱播劇《星辰大海》的編劇蘇曉苑說,在新人編劇成長過程當中,有一個好老師是非常重要的。

《我在他鄉挺好的》編劇虢爽傳播學本科畢業,曾在某網際網路公司從事採編工作。她表示,只要自身的生活經驗足夠豐富,跨行轉編劇甚至能成為一種天然優勢。「編劇總在不斷尋求突破,尋找新的角度,塑造新的人物,非科班出身者入局當編劇,可能會對影視行業產生一些比較正向的衝擊和引導。」

當過十幾年社會調查記者的蘇曉苑也持相似意見。她認為其他領域,尤其是像律師、記者這種對於人性體會、社會經驗以及雜學知識有深入理解的人轉行當編劇,是很有優勢的。編劇需要科班的力量,也需要外行的入局。雜學是有用的,就像職場劇,只有真正在行業里浸潤過的人,才能寫出真落地、真生活。

編劇蘇曉苑(左)、虢爽(右)

這也是優酷正在做的事。「拔萃·編劇計劃」首期編劇計劃招生中,有500多人投遞簡歷,教師、律師、記者、網文作者等各行各業人才都有。優酷優中選優,最後共篩選出50人入圍。

但光「入了門」還不夠。當今影視行業編劇的困境,更體現在有天賦的新人「難出頭」上。要正式踏入編劇這個門檻,要付出多少氣力?北電文學系教師、碩士生導師何亮介紹說,北電出身的科班生,從學校畢業之後,坐住「冷板凳」,連續不斷地寫,寫個5到10年,能拿到第一個署名作品已經算是幸運了。

「拔萃·編劇計劃」無疑為新人編劇節省了不少氣力。短訓班裡表現出色的學員,可以在資深編劇的帶領下參與優酷劇集項目創作,進行21天封閉式培訓。如果學員未來能獨立完成達標的劇集大綱創作,優酷就會與之簽約。

從左到右:主持人齊曉丹,編劇陳嵐、楊濤、張巍、張勇

這又牽扯出另一個問題,編劇的培育機制是否完善。

編劇是如何培養出來的?宋方金曾談過這個問題。他說,以前的編劇培養是同校師兄、前輩「傳幫帶」,一個編劇至少需要十年時間沉澱、成長。

這十年,要磨故事,也要磨心性。沒有經過生活磨礪的編劇,自然眼高手低。劉和平之前談到,今天編劇的門檻很低,誰都能來寫劇本,一群人待在一個屋子裡討論,吵一天沒有個結果,最終分頭去寫,交出來的劇本自然拍不了。

「拔萃·編劇計劃」選拔的,恰恰是一批已經經歷過生活磨礪的學員。正如何亮在活動論壇上所說,剛畢業的編劇初學者,因為生活經歷少,寫出來的東西容易變成自我私密的展示;而訓練班招收的學員,往往是帶著表達來的,有特別想寫的東西,他們不缺表達、不缺生活,只是還沒有掌握足夠多的戲劇技巧。

編劇陳嵐(左)、何亮(右)

「拔萃·編劇計劃」更重要的意義,是將話語權還給了創作本身。以前總有編劇抱怨,螢屏上最終播出的作品,和自己交的劇本相差太大。本質上說,這是一種不尊重編劇的表現。編劇宋方金曾表示,編劇在項目內話語權始終很低。

劇本交了能不能改?當然可以。哪怕是劉和平這般級別的編劇,拍攝《大明王朝1566》時,也曾有臨海口述改劇本的情況。改的前提是讓編劇知情。

於這點來說,優酷可謂盡心盡責。這家公司早早把尊重編劇寫進了制度里。由優酷牽頭的項目,在做到規範編劇創作權益的同時,還可以有效縮減不必要的環節,減少時間消耗,增加直接交流,最大程度降低信息傳遞當中的誤差。

優酷能提供給編劇什麼?得到一個在完善的工業化體系中完全發揮功效的機會。近幾年的國產影視劇,已經進入了由視頻網站主導、網絡觀眾發聲的時代。平台必須以大局觀和專注的執行力來布局內容,才能不斷進化升級。

為什麼是優酷來做這件事?一是源於底氣,二是源於信念。

優酷為什麼有底氣?因為它在持續地輸出膾炙人口的好作品。今年第一季度,豆瓣破8分的劇集共有9部,優酷《他是誰》《少年歌行》《我可能遇到了救星》《隱形戰隊》獨占4席。其中,《他是誰》豆瓣開分8.2分,是2023年最高口碑懸疑劇。《少年歌行》以新打戲、新美學、少年感,重塑「俠」的精神,攬得了年輕觀眾的青睞。《我可能遇到了救星》《隱形戰隊》也引起了頗多觀眾共鳴。

優酷的信念,是對「內容長期主義和專業主義」的堅持。這家公司,從沒有掩蓋自己對好內容的野心。放眼全球內容市場和更長時間線內的國產劇行業發展,唯有好內容能夠穿越時間淘洗和周期波動。好作品,是平台賴以為生的源泉,也是取得用戶信任的關鍵。持續輸出好內容,平台才能與觀眾面向一致。

這種信念,讓優酷不斷為行業助力。「拔萃·編劇計劃」並不是優酷的首個動作,早在今年2月初,優酷就發布了「新號角青年導演扶持計劃」,從內容和技術兩方面完整表達對影視工業化的思考,並提出了一系列的新策略。可以說,優酷正在舉全平台之力,以先進性和責任感,讓影視行業努力向好、向上。

【文/馬二】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