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林傳》充滿懸疑色彩,但又容易遺忘的精彩情節,鐵木金捉鬼

鄭非夢妙文 發佈 2024-02-27T16:53:41.604350+00:00

#歷史開講#單田芳老先生是製造懸念的大師,但有意思的是他只負責製造懸念和神秘卻不揭開真相,這實在是太吊書迷的胃口了。

單田芳老先生是製造懸念的大師,但有意思的是他只負責製造懸念和神秘卻不揭開真相,這實在是太吊書迷的胃口了。我們可以舉那麼幾個例子比如在《白眉大俠》中有一位世外高人曾經三次施展絕技捉弄臥佛崑崙僧,第一次是盜取了崑崙僧的鐵佛塵,第二次是把崑崙僧脖子上的護心佛摸走了,第三次是把崑崙僧的銀子偷走了。

這三次行為崑崙僧都是一無所知,想那崑崙僧是堂堂的崑崙派派主,堪稱是宗師級別的高手但是捉弄他的神秘高人顯然比崑崙僧厲害不止一個等級但是這位神秘高人究竟是誰,直到最後都沒揭開真相。

相比之下《童林傳》中清真貴教老曬海金元的徒弟鐵木金捉鬼的情節則更具神秘感和懸疑色彩。當初窮困潦倒的鐵木金帶著妻子來到北京成為「北漂」,在一個熟人的介紹下給一個大戶人家看管閒置的房子。這個房子雖然是深宅大院,但無人居住,據說這是一所凶宅裡邊鬧鬼,之前有幾個看院子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死了。

鐵木金是習武之人膽子特別大,加上生活所迫於是答應了這份工作帶著老婆住了進來。這個宅子實在太大了三重院落,正面有十間敞廳;東西各有五間配房;有花園而且後院還有一個二層樓,據說鬧鬼的房間就在這座二層樓里,平時的時候這個後院大門都是用鐵鎖鎖著的。

偌大的宅院裡種有樹木,青條石鋪路顯得寂靜幽曠,冷冷清清。第一天晚上鐵木金安頓好妻子睡下然後提著大棍對整個宅院進行巡邏,巡查了一遍一切正常,那個二層樓的後院黑洞洞的悄無聲息。就在鐵木金打算回去睡覺時,剎那間那座二層樓一樓的房間突然亮起了燭光,有一個人影一閃即逝。

鐵木金即便膽子大也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氣,等緩過神來之後用鑰匙打開大門推門走進院子裡然後步入房間,外間是堂屋,有燈光的是裡邊的套間。鐵木金剛走進套間突然燈光止滅,眼前的世界陷入到一片黑暗中。

鐵木金找出火鐮點著蠟燭,房間內空無一人,裡邊的陳設是一張雙人床掛著帳帘布滿灰塵與蜘蛛網;方磚鋪地積滿塵土,鐵木金赫然發現地上的腳印除了自己的之外還有一雙小巧的腳印,顯然是一女子腳印。奇怪的是房間內還有一個鐵柜子竟然一塵不染,裡邊卻是空空如也!

鐵木金未能發現女鬼蹤跡於是退出來把院門鎖好回到住處。第二天晚上,鐵木金提著大棍提前把後院的鐵鎖打開將門虛掩,然後隱藏起來他打算一旦發現女鬼的蹤跡就第一時間趕過去。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等到了昨晚那個時辰,一樓房間的燭光再次亮起,說時遲那時快鐵木金如離弦之箭闖進房間前後不超過三秒鐘,斷喝一聲:「什麼人?」蠟燭未來得及熄滅但是房間內依舊空無一人,鐵木金把柜子打開依舊空無一物,但他在放置燭台的桌案上發現了一個手印。

鐵木金再次無功而返,第三天晚上鐵木金乾脆直接跑到鬧鬼房間外面的窗台下進行盯守,但奇怪的是燭光未再亮起。日復一日一直到年關,房間內的蠟燭再未亮起過。但是蹊蹺的事兒隨之而來,鐵木金看守宅院每個月獲得報酬五兩銀子,連續四個月銀子都不翼而飛。鐵木金不但沒捉到鬼反而賠上了二十兩銀子,四個月算是白幹了。

那麼點亮房間蠟燭的究竟是人是鬼呢?當然是人而且是一位了不起的世外高人荒江女劍日游千里醉仙花白芙蓉。白芙蓉到這個荒宅中的目的是為了探寶,白芙蓉是何方神聖?她探的又是什麼寶呢?單田芳先生說後文書自然會有交代,只可惜《童林傳》講到最後關於白芙蓉的事跡再未提及。鐵木金捉鬼這段情節也成了游離於《童林傳》故事主線之外可以獨立成篇的懸疑故事。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