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劇《隱秘的角落》:尋找屬於舞台的獨特表達

藝綻 發佈 2024-02-27T17:06:09.120171+00:00

根據作家紫金陳長篇小說《壞小孩》改編的網劇《隱秘的角落》,在2020年夏天火爆一時。2021年,音樂劇版《隱秘的角落》被搬上舞台,在上海駐場演出贏得票房口碑雙豐收,多次登頂上海音樂劇必看榜首。

北京日報客戶端 | 記者 王潤

根據作家紫金陳長篇小說《壞小孩》改編的網劇《隱秘的角落》,在2020年夏天火爆一時。2021年,音樂劇版《隱秘的角落》被搬上舞台,在上海駐場演出贏得票房口碑雙豐收,多次登頂上海音樂劇必看榜首。這個周末,這部現象級音樂劇終於來到了北京,在天橋藝術中心上演,也讓人們在熱潮之後,依然能夠感受到這部原創IP作品的影響力和價值。溫文爾雅的殺人兇手與看似天真爛漫的「壞小孩」之間的博弈,環環相扣的命運,關於人性陰暗面的謎題,仍然具有相當的吸引力。

雖然可以藉助原著小說和熱播網劇的能量與熱度,但音樂劇《隱秘的角落》改編其實有很大難度。一方面在兩個小時左右時間裡,濃縮幾十萬字小說或十幾集網劇的內容,需有極強的取捨能力;另一方面,由於該劇情節幾乎家喻戶曉,如何做到依然保有故事懸念感,同時又有舞台劇獨特表達,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音樂劇《隱秘的角落》選擇依照原著,從朱朝陽日記入手,揭開所有的人物和故事,這樣既讓整個作品框架清晰,也具有了和網劇有所差異的視角。不過劇中人物的形象和性格設置基本和網劇相符,所以也常常會喚起看過網劇的觀眾熟悉的記憶。整個演出讓無論以前是否看過小說或網劇的觀眾,都可以看懂故事並找到吸引自己的部分。但過度緊湊的情節,多少也影響到了展現每個人物更為細膩豐富的生活背景與心理變化,往往需要觀眾通過對原著或網劇的記憶進行腦補。

在風格上,舞台劇和小說與網劇不同,具有更強的抽象寫意和象徵意味。如同迷宮構造一樣的360度轉台結構,從視覺上就帶給人強烈的心理衝擊。這個讓人想起網劇動畫片頭的舞美設計,和整個作品主題高度契合,隱喻著劇中人物在生活的迷宮裡迷失,也在人性的迷宮中尋找心靈的出口。

這個獨特的舞美裝置也巧妙地解決了整部作品複雜的換景問題,無論是學校,還是朱朝陽或者張東升的家,以及六峰山景區、少年宮、商場等各種場景,都可以用這棟有著豐富空間的旋轉迷宮來展示。同時,大量的通道和樓梯,配合精準的燈光設計和多媒體設計,也增強了舞台的空間布局和演員的行動調度。大量弦樂音樂的運用,更是營造出戲劇感十足的暗黑懸疑氛圍,配合劇情展現出更為複雜立體的人物內心世界。

值得一提的是,劉岩、倪曄、樂巍、朱芾、徐瑤、楊琳、張哲豪、陳旭茂、鄒子月等眾多優秀演員的表演,展示出了當代中國音樂劇演員的整體實力。而幾位小演員的表演尤其是劇中朱朝陽的扮演者更是讓人感到驚喜,既能掌握大量很有難度的唱段,又能演出人物複雜豐富的層次感,毫不遜色於同台的成人演員,也為這部以「小孩」為重要立足點的作品打下了成功的基礎。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