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種羞辱性刑罰在古代很常見,雖不直接致死,卻讓你一生求死

店小二聽史錄 發佈 2024-02-27T17:14:04.186090+00:00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麻煩手動點擊右上方的「關注」。感謝您的支持和鼓勵,希望能帶給您舒適的閱讀體驗。刑罰,作為一種懲罰性措施,在各個國家都有著久遠的歷史。中國也不例外。而在諸多刑罰種類中,恥辱刑一類,由於近代以來經濟發展和社會變革,已經從中國法律體系中淡出。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麻煩手動點擊右上方的「關注」。感謝您的支持和鼓勵,希望能帶給您舒適的閱讀體驗。


刑罰,作為一種懲罰性措施,在各個國家都有著久遠的歷史。

中國也不例外。

而在諸多刑罰種類中,恥辱刑一類,由於近代以來經濟發展和社會變革,已經從中國法律體系中淡出。

不過,我們常常能在歷史類影視劇中看見。

在過去,犯下滔天罪行的死刑犯在行刑前要遊街,死後還要被拋在公眾場合任人唾棄。

恥辱刑作為一種刑罰手段,能夠延續上千年,自有其存在的意義。

那麼,古時的羞辱性刑罰究竟是什麼樣子?

其又會給受刑者和社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氏族遺風:早期恥辱刑的實施

在原始社會,人們往往以氏族為單位進行生產和生活。

無謂高低貴賤,人人平等。

同時,由於人類對自然只形成了初步的認識。

所以在當時的社會中,對於每個人來說,大自然是不可理解且充滿危險的。

氏族部落是唯一「容身之處」。

而部落集體的利益則理所當然地成為最高利益。

個人必須無條件服從。

對於那些傷害集體利益之人,原始性的懲罰亦隨之而來。

恥辱刑也在其中。

根據《尚書大傳》的記載,「象刑」是已知的最早的一種羞辱性刑罰。

所謂「象刑」,就是指強迫罪犯穿上特殊服飾,以此表示懲罰。

受象刑之人,往往要根據原來所受之刑,穿上相應的衣服。

如,受刑者頭上戴上了黑巾或者是草帽,或者是穿上了褚色的衣服,那代表他原來應該要被割去鼻子。

如果穿上了沒有領子的麻布衣服,那表示這個人原本要被判處死刑。

象刑雖然不直接對受刑者的身體造成傷害,但會讓受刑者在心理上受到懲罰。

在早期社會,受象刑者穿上有別於常人的衣服後,會顯得尤為注目。

更會在部落集體內為人所鄙夷與不齒。

象形主要盛行在堯舜時期。

而到了夏商周時期,許多其他種類的恥辱刑也慢慢出現。

相似的還有西周時的「明刑」和春秋時期的髡刑、耐刑(又稱完刑)。

明刑指,把犯人的姓名和所犯事跡公之於眾,來使大家了解其人和其罪。

髡刑、耐刑等則是將犯人的頭髮或鬍鬚剃掉。

這些刑罰和象刑相似,並不破壞犯人身體,而是使其感到恥辱。

同時還能提高周邊百姓的警惕心,對於預防犯罪也有作用。

除此以外,商周二代,一些比較嚴酷的、針對身體的刑罰開始產生並被使用。

此時的刑罰既是一種肉刑,又帶有恥辱刑的性質。

如商時的「墨刑」,後世或又稱黥刑。

其最早主要是對貴族官員的一種懲罰。

指的是,用刀在犯人的臉部如額頭和顴骨部分劃出傷口,然後塗上墨汁。

最終,即使傷口癒合,墨跡也會一直存在,以示此人的罪行。

除墨刑外,先秦時期,劓、刖、宮刑等刑罰方式也被廣泛使用。

劓刑是割去人的鼻子,刖刑則往往要斬去人的腳趾或者腳背,有時甚至要剜去膝蓋骨。

宮刑則是將人的生殖器官破壞,使其不具有功能。

鼎鼎有名的軍事家孫臏就曾經遭受了刖刑。

孫臏由於頗有才能,遭到同窗龐涓的嫉恨,在魏國被捏造罪名。

其後被施以刖刑和墨刑,失去雙腳。

後來,孫臏去到齊國,被齊威王賞識並想要讓他做帶兵打仗的將軍。

但聞言,他卻拒絕了。

孫臏認為自己是「刑餘之身」。

於是後來,他只做了田忌的軍師。

可以設想,受了刑罰的人,無法像常人一樣立於眾人之中,又如何令士兵信服?

孫臏的故事可以看出當時的社會環境下恥辱刑的警示與懲戒作用之強。

秦漢轉折:恥辱刑的濫用與改變

恥辱刑在不同的歷史朝代也會存在差異。

不同於後世恥辱刑和肉刑逐漸分離,作為我國封建制度初期的秦漢兩朝,恥辱刑和肉刑還存在高度的重合性。

特別是秦朝,刑罰作為一種管控人民的手段,曾被廣泛使用,並帶來了極大的負面影響。

秦法嚴苛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秦朝滅亡的直接導火索也是由於陳勝等人因不滿法律嚴酷的懲罰而選擇了揭竿起義。

據記載,秦朝時,常常使用黥、劓、髡、耐、棄市等刑來懲罰犯罪之人。

在秦朝的法律文書中可以看到這樣的記載:「五人盜,贓一錢以上,斬左止,又黥以為城旦。」

與此同時,劓刑和刖刑同樣被廣泛實施。

因而才有後世對秦「劓鼻盈蒙,斷足盈車」的形容。

秦時尤為需要注意的一項刑罰是「棄市」。

據載,棄市一刑雖然始於西周,但等到秦朝,才被正式寫進法律中。

所謂「棄市」,其原意是「棄絕於市」。

《禮記》有載「刑人於市,與眾共棄」。

言外之意,就是在鬧市公開處決罪犯,同時包括行刑全過程的公開。

如,行刑前犯人要被裝在原來用來運送動物的檻車裡遊街。

行刑後的一段時間內,其屍體也不能被收走,百姓可以直觀地看到受刑人的慘狀。

這種刑罰可謂是對犯罪者人格造成了極大羞辱,更能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

除了棄市外,秦漢時還有諸如腰斬、梟首、車裂等帶有羞辱性質的殘酷刑罰。

如始皇在位時,就曾將二十位中高級官員施以梟首之刑。

當時,犯人的首級被斬下後,懸掛在高木之上,製造恐怖的氛圍威懾眾人。

不僅如此,秦二世曾聽從趙高之言,下令以腰斬之刑處死李斯父子。

彼時,在秦朝都城咸陽,貴為丞相的李斯和其子李由兩人先後遭受黥、劓、刖、腰斬和菹醢五刑。

在鬧市受刑,最後連個全屍也難以保全,這對於身為貴族的李斯來說是一種莫大的侮辱。

更別說李斯還是法家學說的擁護者與實踐者。

最後被「不殊貴賤,一斷於法」,更是一種諷刺。

漢承秦制,前期恥辱刑主要有黥、劓、髡、耐(完)、宮刑、棄市幾種。

直到漢文帝時,才對刑罰制度進行了較大程度的改革。

他首先廢除了秦以來最受指責的連坐制度。

同時,其還下令取消了誹謗罪。

後來,漢文帝一步步地改變了恥辱刑的內容。

如,將黥刑改為了髡刑再加以城旦舂,將割去鼻子的劓刑改成了笞三百並加服勞役刑。

非但這樣,後來出現太多官吏下手太重,把人打死的事例。

文帝便下令減少笞打數量,規定了刑具的長度和施刑部位等,進一步深化了改革。

文帝改革雖然將黥、劓、刖刑等恥辱刑廢除,但是並沒有廢除宮刑。

此刑直至東漢時才正式被廢除。

武帝時的歷史學家司馬遷,就因為降將說話,而被處以宮刑。

這給他帶來了極大的侮辱。

他曾在寫給好友任安的信中說「行莫丑於辱先,詬莫大於宮刑」。

終秦漢二代,恥辱刑發展到了頂點後出現了較大的轉變。

許多羞辱性的肉刑被廢除,雖然如棄市等死刑還被保留了下來,但是總體呈現了一種進步的趨勢。

恥辱刑的消亡

自秦漢後,在北朝時期,髡刑、耐刑等逐漸退出歷史舞台。

不過,黥刑、棄市等還存在。

如《晉令》有載:「奴脾亡,加銅青,若墨黯兩眼。後再亡,黥兩頰上。三亡,橫黥目下,皆長一寸五分,廣五分」。

這說明晉時還會將黥刑作為懲罰的手段。

而到隋唐五代時期,統治者多採用刺配刑來對犯人進行羞辱,並流放發配到邊遠之地。

到宋代,刺配刑的適用範圍被進一步擴大,罪情嚴重的流刑罪犯也要接受刺配刑。

值得一提的是,宋時,朝廷官員不受刺配刑。

這體現了恥辱刑作為一種懲罰手段的階級性和不平等性。

遼金夏時期,也是以刺配刑為主。

而到了元明清時期,枷號刑被統治者創立並採用。

受刑者要戴著枷鎖遊歷,接受其他人的鄙視。

明朝時的枷號刑不僅對平民使用,官吏犯罪也一樣要受刑。

清代則沿襲了前朝的刑罰方式。

直到光緒時期,刺配刑被徹底廢止。

宣統二年,枷號刑也被改變,中國的恥辱刑徹底劃上了句號。

結語

刑罰,作為一種懲戒的方式,隨著社會的進步與變革不斷地發生著改變。

從原始社會到封建社會末期,恥辱刑也經歷了漫長的發展,最終結束於一個動盪的時代。

對於這樣一種刑罰制度,我們在認識其殘酷性的同時,也要看見其積極的能起到震懾作用的那面。

如此才能合理地利用它積極的因素,促進法律的變革與社會的進步。

參考文獻

《秦律》

《漢律九章》

《大清律例》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