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難當頭,梁思成謝絕邀請:我不會離開祖國。林徽因怒撕請柬

一角文史 發佈 2024-02-27T17:15:50.750714+00:00

她先給不在身邊的女兒寫了一封信,她說自己先要守在北平,等到打了勝仗再做其它打算。她還說,做為一個中國人要什麼都不怕。

1937年日本軍隊的鐵蹄已經踏入了北平。

但居住在北平的林微因卻異常鎮定。

她先給不在身邊的女兒寫了一封信,她說自己先要守在北平,等到打了勝仗再做其它打算。她還說,做為一個中國人要什麼都不怕。

就在林徽因決絕地要與中國軍隊共守北平之際,卻傳來中國守軍撤軍的消息,她萬分心痛,怒時任Z府之不爭。

有一次,她和梁思成收到一個署名為「大東亞共榮協會」的請柬,她氣的二目瞪圓把請柬撕的粉碎。

這裡已不是那個平靜祥和的北平了,日寇已無法讓他們安寧。思來想去他們打算南下。

但這一行人若不是因為戰爭真是不適合遠行。除了林徽因、梁思成,還有林徽因的母親何雪媛。老人家在林徽因大部分的人生里都與她相伴左右。還有林徽因兩個尚在年幼的孩子。

當時林徽因是很嚴重的肺病患者,而梁思成也患有腿疾。這一行人老的、小的、病的,好一幅悽慘景象。

有人問過他們為什麼要急著南下呢,即使日本人來了你們也一樣可以過你們以前的生活啊。

林徽因在給友人費慰梅的信中做了很好的回答,她說對於民族的災難她必須做出快速而正確的反應,她不想空有一腔憤怒而手無縛雞之力,卻要受著日本人時刻的羞辱和威脅。

士可殺不可辱。

林徽因做出的這番回答里無不浸透著林家人特有的忠烈英勇。

記得在重慶時林徽因小兒子梁從誡有一次曾問她,萬一日軍打到四川怎麼辦?林徽因說,我們家門口不是還有條江嗎。

她的回答簡單而壯烈,讓人實難想像是從一個身患重疾的弱小女子嘴裡發出。但這就是真實的林徽因,豪情不輸大丈夫的「人間四月天」。

他們選擇在8月出發,去往天津。

小鬼子真的想把國人趕盡殺絕。天津也很快淪陷,

9月初,林徽因和梁思成夫婦攜全家又只好從天津遷往長沙。

但11月下旬日軍就開始轟炸長沙了。

轟炸的時候Z彈就在他們住房十五碼的地方炸了。

林徽因和梁思成各抓起一個孩子就往外跑,還沒來得及下完樓有顆最近的Z彈就爆了,氣浪把林徽因拋向空中又摔到地上,所有炸飛的碎物直朝他們砸下來,所幸他們平安無恙。然後他們又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街上,結果又一顆Z彈落在離他們不遠處,但萬幸的是它沒有爆炸。

經此一事林徽因和梁思頗感死裡逃生之幸。

但此時的長沙也已不適合久居,無奈他們又要遷往昆明。

在去往昆明的路上,林徽因意外發燒病倒,幸得幾位中國的飛行員為林徽因提供了休養的住所。

短暫的相處使梁思成夫婦和幾位飛行員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由於一些飛行員的家不在昆明,林徽因和梁思成還做為他們的「名譽家長」參加了他們的畢業典禮。

另人痛心的是,當他們轉身走向戰場後卻沒有一個人活著回來。他們犧牲的一個比一個英勇,一個比一個壯烈而悲慘,悲慘到屍骨都找不全。對於他們的犧牲梁思成夫婦悲痛欲絕。

昨天還是意氣風發的美好年華,一轉眼就煙消雲散。昨天還是一副副談筆風聲的親切面孔,一眨眼就變成冰冷無言的枯骨。

一個接一個的噩號,打的林徽因和梁思成的心鮮血淋漓。

可這就是日寇的暴X啊,這就是戰爭的殘酷啊。

為了紀念這些犧牲的飛行員,在每年的七七事變紀念日正午十二時,梁思成夫婦都會攜全家在飯桌邊默哀3分鐘。他們在悼念那些曾經無比鮮活的靈魂,悼念那些為苦難中國拋頭顱灑熱血的英烈。

本以為遠在昆明可以逃過日軍的轟炸,但是他們想簡單了。

1938年9月28日,日軍開始轟炸昆明,而且轟炸的愈發頻繁。

當時國外有好幾所大學邀請梁思成夫婦去執教和療養,但都被梁思成拒絕了,他說假如我必須死,那也只能死在祖國的土地上。

這是多麼豪邁、壯烈的宣言。

雖然時局是如此動盪,但他們並沒有被嚇倒,縱然不是走上戰場拋頭顱灑熱血,但他們依然在戰火硝煙里穿行,只為那一份屬於國人自己的傳統榮光。他們所做的古建築考察工作,正是為了將中華傳統文化發揚光大。他們用自己的行動默默詮釋著愛國者的含義。

1938年到1940年2月期間,他們完成了昆明絕大部分的古建築工作的考察工作。

同時梁思成還完成了西南聯大的校舍設計,林徽因也完成了雲南大學的女生宿舍「映秋院」的設計。

1940年春天,林徽因和梁思成完成了三間住房的設計建造,他們終於有了一個相對安穩的屬於自己的小窩。

這段經歷只是林徽因和梁思成戰亂年代的一個小小縮影。但他們的愛國精神早已穿透時間的壁壘無限放射出來。

他們雖只是一介文人,但骨子裡流的卻全是英雄的血。

特別是林徽因。自始至終也沒表現出唯唯懦懦的小女人氣,特別是面對日寇來襲她所表現出來的氣概完全承襲了她父輩們的英勇和無畏,不能不讓人佩服。

也許這就是林徽因的魅力所在吧。

文可人間四月天,武可豪氣滿懷守家園。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