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泰國墜崖孕婦:被丈夫推下時人生進入至暗時刻 如果吃不了苦就放棄對不起第二條命

北青即時 發佈 2024-02-27T17:21:18.147539+00:00

「17處骨折,兩百多針,還有多次的手術,所有殺不死我的都會讓我更強大。」近日,「泰國墜崖孕婦3年後站起來」的話題上了熱搜,當事人公開的康復過程惹人淚目,但她的經歷也鼓舞了很多身處逆境的網友。

「17處骨折,兩百多針,還有多次的手術,所有殺不死我的都會讓我更強大。」近日,「泰國墜崖孕婦3年後站起來」的話題上了熱搜,當事人公開的康復過程惹人淚目,但她的經歷也鼓舞了很多身處逆境的網友。

4月2日,回顧在泰國被丈夫推下懸崖以來的這三年時間,王暖暖(化名)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從被推下的那一刻起,她的人生就進入了至暗時刻,被愛人背叛,事業被摧毀,失去孩子、健康,直到今年春節前,她能真正站起來,光終於重新照進她的人生。但這一切過後,她仍相信愛情和婚姻是美好的,只是俞某冬這個人有問題,但他代表不了愛情和婚姻,她也不覺得自己對丈夫好有錯。

泰國墜崖孕婦17處骨折做過8次手術 如今重新站起來

2019年6月9日,懷有身孕的王暖暖與丈夫俞某冬到泰國烏汶府PhaDaem國家公園遊玩。遊玩期間,王暖暖與俞某冬未發生爭吵,在被詢問「這輩子有沒有生命遺憾」並給出否定的答案後,王暖暖被俞某冬從背後抱住並親了一下,伴隨著一句「你去死吧」,王暖暖被俞某冬推下34米高的懸崖。

跌落崖底後,王暖暖身上17處骨折並流血,被好心人發現後被送醫。作為丈夫的俞某冬在醫院對王暖暖進行24小時「看護」,出於自身安全的考慮,王暖暖沒敢第一時間說出事實真相。事發一周後,在確定得到保護並沒有俞某冬在場的情況下,王暖暖向泰國警方報案並表示,是俞某冬將其推下懸崖。隨後,泰國警方在醫院將俞某冬抓獲,並以謀殺未遂的罪名對其進行指控。

王暖暖告訴北青報記者,在跌落懸崖的那一刻,她的人生進入至暗時刻,被愛人背叛、謀害後,她失去了腹中的孩子和健康,她的小家庭沒有了,本來小有所成的事業也被摧毀,「我的人生變成了一片廢墟,比一無所有更可怕」。接下來,等待她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手術和漫長的維權官司。

王暖暖說,在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裡,她做了多次手術,每天大小便都在床上。最難的時候,她一天崩潰好幾次,有時讓她崩潰的只是一個「床邊坐起」的動作。「這種動作正常人都會,但我就是做不出來,身體不聽大腦指揮,這種有時就會觸發我崩潰,然後嚎啕大哭,停不下來。可能崩潰的不只是站不起來這件事,所有的傷害和過往,一股腦都來了,沒辦法,就哭唄,哭完了生活還要繼續,該吃東西吃東西,該練習練習,該就醫就醫。」

案發以來,王暖暖做過八次手術。隨著情緒穩定、身體好轉,她崩潰的頻率降低了。2021年,她試著重建自己的事業,運營新媒體,但後來因為精力不夠,不得不再次將全部重心放到康復訓練上。經過2022年一整年的全力康復,配合手術、吃藥等治療,在2023年春節前後,她終於重新站起來了。「其實脫拐站起來在更早之前就可以了,但走不了路的站起來是沒意義的,到前一段時間,我才是真正意義上站起來了。」現在,王暖暖可能一兩個月也不會哭一次。

重新站起來的王暖暖已經過了人生的至暗時刻,但被丈夫推下懸崖這件事在她的生活中還沒有結束。

案發近十個月後,2020年3月,俞某冬一審被泰國法院判處無期徒刑。又過了13個月,2021年,該案二審法院認為被告俞某冬不構成蓄意殺人罪,屬於故意殺人未遂,對其改判有期徒刑十年。王暖暖不服二審判決提起上訴,目前該案仍在上訴中,暫未有新進展。

王暖暖說,她和俞某冬領證是在國內,兩人目前仍處在婚姻關係中。要等在泰國的刑事案審理有最終結果後才能在國內通過訴訟離婚,接下來才能對俞某冬提起民事訴訟進行索賠,拋開她前後八次手術及康復治療的醫療費,光在泰國打官司、請律師、請人翻譯相關材料等費用就花了一兩百萬元。

【對話】

被推下懸崖的那一刻人生進入至暗時刻

北青報:回顧這三年多的時間,什麼時候是你人生的至暗時刻,你是怎麼挺過來的?

王暖暖:自從我被他推下去直到今年春節前我能夠完全站起來都是至暗時刻。那件事(被丈夫推下懸崖)摧毀了我的世界,我的小家庭沒有了,我的愛人背叛了我,我的孩子也沒了,我的健康也沒了,我的事業也被摧毀了,我未來的所有規劃都沒了,整個人生進入一片廢墟。

原來我也算是小有成就,活得體面的人,這樣的人一無所有,每天在床上大小便,沒有過過這種生活是無法體會的。但遇到了,沒辦法,你就得向生活低頭,這種內心的折磨和屈辱是你想不想都必須承受的,沒有第二種選擇。我父母年紀也大了,現在他們還能幫一幫我,要是等他們更老了,是他們幫我還是我幫他們,還是我們都躺在床上互相看著對方呢?這種局面怎麼才能不發生?所以只能是我好起來。

北青報:俞某冬被抓了之後,你有沒有再見過他?每次見他心情有什麼不同?

王暖暖:在庭審的時候見過,但是被隔離開的,沒辦法交流。但對他的恨是不會消失的。當初愛他是真的,後來發生那件事後恨他也是真的。

仍然相信愛情和婚姻 閃婚風險極大但不認為對丈夫好是錯的

北青報:他這樣對你,你還相信愛情和婚姻嗎?

王暖暖:相信啊。婚姻是美好的,愛情也是美好的,只不過這個人他有問題,那是他的問題,他不能夠代表婚姻也不能夠代表愛情,他不配。就算他為了錢要殺我,但你能說錢是壞的東西嗎?我沒有錯,錢也沒有錯,我有錢更沒有錯,錯的是他,我也不認為我對他好我錯了。想要經營好一段關係,對對方好太應該了。

我還是相信愛情,但我會承認我也有錯誤,就是我跟他閃婚本身風險是極大的,對對方沒有足夠的考察是我的疏忽,也是我做功課不到位。我也希望大家能從我身上吸取教訓,要跟一個人結婚還是應該相處得久一點,讓父母和家人多把把關,也可以通過正規的手段適當調查一下對方有沒有涉及過一些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有沒有欠款,這些是我沒做的事,希望大家可以知道並有效保護自己。

無數次想過放棄 但如果因為吃不了苦放棄就對不起第二條命

北青報:被他推下懸崖後,在崖底你絕望過嗎?在後來治療的過程中有想過放棄嗎?

王暖暖:肯定絕望啊。當時那邊都沒有人,我身上17處骨折,我知道自己在流血,如果沒人出現,我真的只能等死。被送到醫院後,出事的地方在泰國的邊境,醫療水平有限,那邊的醫院給我做的手術主要是救命,但受限於醫療水平,骨頭斷了接也接不好,有些治療方案也不太對,回國後只能再做手術重新接,就這樣,我在三年多時間裡前前後後做了八次手術。

我也有無數次想過要放棄,但想想又覺得不行,不能放棄。就算可能會擺爛幾個小時,半天或者幾天也有可能。但你一直擺爛下去會變得更好嗎?身體變得更好了,還是精神狀態變得更好了?沒有。所以只能是給自己按下一個暫停鍵去消化一下不良情緒,消化完了把眼淚收起來,咬咬牙還是要向更好的自己出發,該吃的苦那就得吃。要是一直擺爛,就得一直在床上吃喝拉撒,永遠坐輪椅。

北青報:你在視頻分享中說你第一次創造奇蹟是在懸崖底下活下來,第二次是站起來,第一次奇蹟可能是幸運,剛好有好心人發現了你,第二次是靠什麼?

王暖暖:可能就算堅韌吧。我自己性格本身比較堅韌,算挺能吃苦的。我有時看新聞,別人從兩三層樓高的地方摔下來可能就摔死了,我那個高度大約13層樓高了,這樣都沒摔死,如果因為我覺得太苦了或者信念支撐不下去而放棄了自己的生命,那我覺得不應該,也對不起我這第二條命。其實當時在崖底發現我的好心人,我一直在尋找,通過各種方式,但到現在還沒找到,如果我再去泰國烏汶府,還想再找找。

希望自己的經歷能鼓舞那些在逆境中迷茫的人

北青報:因為案發地在泰國,在泰國打官司跟國內有什麼不一樣?

王暖暖:,國內這種刑事案件就是公檢法一站式公訴了,調查取證都不用自己操心,但泰國那邊是需要當事人自己去主張的,這就是一個耗費時間、精力的過程。要自己搜集材料,提交給法院的材料還要請專業的人翻譯,光材料翻譯費一頁就要600元,而我們準備的材料都堆成山了。還有請律師也要錢,每次去法院提交材料的住宿費、機票費,這些也都要自己承擔。

就算我之後提起民事訴訟,判了之後俞某冬也可能沒有錢賠,他名下只有債務,但我還是要行使我的權利,起訴索賠。只有這些官司都打完,這件事才算結束。

北青報:前幾天你在網上分享了「站起來」的視頻,近十萬網友點讚,網友的留言你看了嗎?有沒有印象比較深刻的?

王暖暖:當然看了,有的也回復了。有的網友可能因為事故造成骨折,有的是現在事業發展不太好,有的是家庭出了問題,總之是身處逆境,也比較茫然,他們看了我的經歷覺得我比他們更困難,但我沒有向困難低頭,他們感覺也受到了鼓舞。這一類的留言我印象比較深刻,我也會去回復他們,鼓勵他們,這也是我把自己經歷發出來的初衷。

(北京青年報記者 戴幼卿)

【版權聲明】本文著作權歸【北京青年報】所有,今日頭條已獲得信息網絡傳播權獨家授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