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偽二號人物被槍決後,妻子逃往國外,今兒子身家上億

許華高 發佈 2024-02-27T17:24:50.763106+00:00

近代中國,列強欺侮我中華,百年國恥,寫不盡的血淚辛酸史。這些人無疑是自絕於國人遺臭萬年,比較可悲可恨的是這樣的人還不少,以日軍侵華期間最為甚。

近代中國,列強欺侮我中華,百年國恥,寫不盡的血淚辛酸史。無數的中華好男兒挺身而出,欲救大廈於將傾斜,以復興國家為終身奮鬥目標,甚至可以犧牲性命為國為民謀福祉。也有些人為了一己私利,為了自身的榮華富貴,甘願做漢奸走狗,做外敵侵害國家的馬前卒。

這些人無疑是自絕於國人遺臭萬年,比較可悲可恨的是這樣的人還不少,以日軍侵華期間最為甚。當時日本除了扶植了東北的偽滿洲國政府,還在南京扶植了以大漢奸汪精衛為首的汪偽政府。

今天要講的就是當時汪偽政府的二號人物--陳公博。此人擔任過汪偽政府的代主席,出賣國家利益,為日本人迫害了無數抗日誌士以及普通有良心的中國人。當然,最後的結局還是大快人心,儘管日本百般阻撓,陳公博還是被執行了槍決。

從為民請命熱血青年到成為人民劊子手

在最初的時候,陳公博和他老領導汪精衛一樣美名在外,在人們的心目中是憂國憂民的形象,是許多進步志士心中的楷模,一盞指引前進的明燈。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可惜,板蕩識誠臣,歷史洪流之下洪爐火還是試出了這塊不是真金。

事情從原點開始說起,陳公博出生在一個傳統舊官宦家庭,自小生活比較優渥。其先於廣州法政專門學校求學,後赴北京入讀北京大學哲學系。在北大求學期間,恰好遇上革新北大,開「學術」與「自由」之風的蔡元培先生任校長,讓其在新舊思想劇烈碰撞的時代,思想趨於進步。從後來發生的事情看,陳公博骨子裡還殘留著封建社會官僚那套思想,只是利用進步青年的形象作為跳板進入政治舞台,甚至進入到舞台的中央,事實上他真做到了,當然了並不那麼光彩。

陳公博剛在北大畢業的時候,中國出現了一股席捲全國的思想新勢力,那便是著名的「德先生與賽先生」。作為政治賭徒的他敏銳地嗅到了其中巨大的政治潛力。因看中廣州有大量的進步勢力,遂於1920年10月20日與一些進步分子創辦了宣傳馬克思主義新思想的《廣東群報》,這份刊物給廣東思想界帶來了震動。憑著這份影響陳公博如願成為我黨在廣州的首批成員

1921年7月23日,陳公博作為廣州支部代表赴上海參加中共一大。這次會議上在黨員能不能從政這個問題上有分歧,本來是正常的真理大辯論其卻認為是黨內傾軋,從而產生了消極思想。也就是這次會議後,他漸漸背叛了革命,甚至心甘情願成為日本人的走狗。

據當時參會的一大代表描述,陳公博與其說來開會,倒不如說是帶著自己的新婚嬌妻來上海度蜜月,一副政客的派頭。絕不是為了追求理想而加入組織,而只是想增加自己的政治籌碼。從後來背叛的那種果斷就可以看得出來。

1922年6月,粵系軍閥陳炯明先是向共和政府投誠,然後又背叛革命調轉槍頭炮轟廣州總統府,追擊時任非常大總統孫中山先生。

此消息一出舉國震驚,中共緊急召開會議,會上通過了聯孫反陳的決定,要求廣州黨組織和陳炯明斷絕聯繫。接到命令的陳公博卻有與組織相左的看法,公開表示支持陳炯明。中共中央要求其親自到上海解釋自己的言行,其置之不理,公開決裂表示要脫黨,從此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之後,陳公博遠赴美國留學,在哥倫比亞大學讀了三年,期間沒有參加任何政治活動,處於靜默狀態。結束學業後,陳公博受邀加入中國國民黨。此時的他不再是那個熱血青年,而是成為了一個老奸巨猾、善於玩弄政治遊戲的政客,在汪、蔣之間左右逢源,漸漸的偏向汪,之後徹底成為汪派走狗

正當國民政府的政客忙於內鬥的時候,日軍悍然發動了侵華戰爭,在民族大義面前,國共兩黨拋棄了成見達成合作,成立統一抗日戰線。

汪精衛與陳公博等漢奸卻打著「曲線救國」的名義,成為了日本人的走狗,組建了偽政府,和日本達成了一系列的賣國協議。曾經的愛國青年正式成為了大漢奸!

抗戰勝利後被清算

陳公博之所以從一個熱血青年淪為大漢奸,和汪精衛的政治選擇有密不可分的關聯。日本近衛首相發表不以國民政府為對手的聲明後,蔣、汪的態度是截然相反的。陳公博在得知汪有投降日本人的想法時還是大吃一驚,雙方爆發了激烈的爭吵。可是離開了汪精衛這座政治靠山勢必會被人排擠,為了自己的政治生命陳公博經過權衡利弊之後還是選擇了追隨,哪怕乾的是賣國勾當

1940年3月,陳公博任南京汪偽政府中央政治委員會委員、偽立法院長及偽軍事委員會政治訓練部部長等職,可以說他幾乎參與了汪偽政府的所有重大決策。

1944年3月,遇刺受傷的汪精衛赴日治療,陳公博接替了汪精衛的一切工作,擔任汪偽政府「代主席」。

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向國民政府投降,正欲摩拳擦掌大幹一場的「代主席」陳公博大驚失色,在第二天匆忙解散偽國民政府,不久後坐飛機飛往日本京都。彼時日本自身難保,自然保不住手下的走狗,旋即被全副武裝的軍警押解回國,關押在蘇州監獄。

獄中的陳公博雖自知難逃歷史的公正審判,但還是抱有僥倖之心,寫下一封自白書給蔣介石,將自己的投降日本的賣國行為稱為情非得已的「曲線救國」行動。最後還加上一句「請法院隨便公正判刑,我決定不再申訴。」

然而,無論怎麼粉飾與怎麼狡辯,他犯下的賣國罪行是鐵證如山,現在該是人民審判他的時候了。公審當天,檢察官公布了陳公博的十大罪狀,最終判處死刑,並在不久之後執行槍決。

妻子攜子逃往海外 兒子日後身價過億

在解散偽政府之後,陳公博帶上妻子李勵莊和情人莫國康等匆忙逃往日本。後日本迫於壓力交人,這些人也一同被遣返。莫國康通過老情人的關係坐到了偽政府聯合封鎖小組組長的位置,因與陳公博同流合污擔任偽職而被逮捕。

在江蘇高等法院的公審現場,莫國康居然厚顏無恥的裝無辜,更是將所有罪行推到了老情人陳公博身上,自己只是身不由己地執行指令。

最令人氣憤的是辯稱其行為「在曲線救國」「最終目的是要挽留國家」。當檢方質問殘殺百姓也是為了救國嗎?她才無言以對。最終被判處十年有期徒刑。

倒是正妻李勵莊在陳公博入獄後,多方奔走想盡辦法妄想為其脫罪。說起來這也是一位奇女子,早年曾發起女權運動,想不到最後竟然嫁給了一位大漢奸,頓時所有的光環黯然失色,所幸沒有作惡。

陳公博被驗明正身、明正典刑後,其長子陳乾等人在死刑結束後交代陳公博副官收殮遺骸,便匆匆離開。之後被葬在上海公墓,一代梟雄就此落寞,碑文無一字述其生平,也算是無盡的淒涼。這也算是咎由自取,做漢奸就應當如此。

隨後,李勵莊帶著陳公博的兩個兒子陳干和陳邁遠走美國。陳干後來通過父親生前的關係取得了美國綠卡,改名為傑克·劉,徹底過去的一切割裂。傑克·劉長期供職於美國西屋電器,隨著時間的流逝,據說累積的財富有上億元。

而另一個兒子陳邁則是再沒有出現在公眾視野,可能是在這個世界某個無人認識的地方隱居吧。

無論如何,他們父輩當過大漢奸絕對是一段不光彩的經歷,或許他們借著那份便利獲取得到一些利益,卻永遠帶著一份恥辱。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