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市殯儀館「00後」遺體整容師任小蘭:最初想當法醫,曾在教培機構教書法

大皖新聞 發佈 2024-02-27T17:42:02.007091+00:00

3月30日下午4點,同事在遺體整容車間門口呼喊,車間工作室內,23歲的任小蘭神情自若,正專心為一位老年男性逝者修鬍鬚面部上妝,為第二天遺體告別做準備。

「小蘭,小蘭!」3月30日下午4點,同事在遺體整容車間門口呼喊,車間工作室內,23歲的任小蘭神情自若,正專心為一位老年男性逝者修鬍鬚面部上妝,為第二天遺體告別做準備。

為逝者化妝整儀,讓逝者與家屬體面地告別,這是一個遺體整容師的工作職責。2000年5月出生的任小蘭,是合肥市殯儀館年齡最小的遺體整容師。

合肥市殯儀館整容組

最初目標想當法醫,後來學習殯葬專業

任小蘭來自四川達州。2022年8月,她入職合肥市殯儀館。任小蘭大學學的是現代殯葬技術與管理專業,遺體防腐整容方向,2021年畢業於長沙民政職業技術學院。「我親戚剛開始知道我學這個專業,都覺得我瘋了。」任小蘭說。2019年春節,當親戚們聽說任小蘭學的是現代殯葬技術與管理專業時,都無法理解,父母剛開始也是抱著反對態度。「但我自己就是要學這個專業,他們也勸不了我,就只能支持我。」

工作中任小蘭。

任小蘭剛開始冒出學現代殯葬技術與管理專業的念頭,源於她高中時看的刑偵類的小說和電視劇,「像《法醫秦明》這些,看多了當時就很想去接觸類似的行業。」任小蘭說。

任小蘭最初目標其實是想當法醫。由於法醫專業只招收理科生,作為文科生的任小蘭無法達到報考條件,於是轉而選擇現代殯葬技術與管理專業,「剛開始時,我想學這個專業(現代殯葬技術與管理),看後面有沒有機會通過考試,去成為法醫。」任小蘭說。

畢業求職頻頻受阻,曾轉行當書法老師

入職合肥市殯儀館前,任小蘭經歷過一段曲折的求職過程。2021年,任小蘭曾在河北的一家殯葬服務公司任職,可能因為性別等原因,女性在當地做殯葬還是比較困難。

除了殯葬服務公司,任小蘭也在其他地方的殯儀館待過,雖然任小蘭是學防腐整容方向的,但她體格嬌小,力氣也不大,很多抬遺體、裝棺、運遺體等體力活,任小蘭並不占優勢,「防腐整容工作其實更適合男性。」任小蘭認為。

任小蘭和師兄唐經煌推著遺體接運車

在找工作頻頻受阻,始終無法找到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時,任小蘭也想過轉行。2021年國慶後,她曾在成都一家教培機構做書法老師,教小學生寫硬筆書法。「我們大一時有書法課,我自己平時也很喜歡書法,私下花的時間很多。」任小蘭說。

同事們也都知道任小蘭字寫得好,「感覺挺娟秀的」。大皖新聞記者看到了任小蘭寫的書法作品,字跡工整好看。任小蘭則謙虛地表示她的字不好看,「以前還被人說寫字丑呢,說不上作品,只是平時的習作,業餘水平。」

筆試第一入職殯儀館,日常工作為遺體整容

任小蘭在四川成都教培機構教書法時,剛好在班級群里看到合肥市殯儀館招聘,「當時我們年級群裡面有發。」任小蘭報名考試,取得筆試第一名的好成績,成功入職合肥市殯儀館。合肥市殯儀館也有很多任小蘭的師兄師姐。唐經煌和王旭也是畢業於長沙民政職業技術學院的遺體整容師,目前在合肥市殯儀館工作。

每天早上6:30,遺體整容師們上班,來到合肥市殯儀館後,會根據事先安排的逝者遺體告別儀式時間,將逝者運往告別廳,然後在儀式結束後,再將遺體運往火化爐火化。下午則是為第二天要進行告別儀式的逝者化妝。王旭介紹,合肥市殯儀館目前有八名遺體整容師,平均下來每天要為三、四十具遺體整容化妝。中午他們有兩個半小時的時間吃飯、午休。

工作中的唐經煌。

3月30日下午4點,在獲得允許後,大皖新聞記者進入了遺體整容車間,任小蘭正戴著口罩,神情專注地為一具遺體化妝,附近是她的同事王欣。進入遺體整容車間一剎那,記者內心「咯噔」一下,不過在短暫的不適後,記者迅速平復了情緒繼續採訪。

會堅持下去,希望大家理性看待

在合肥市殯儀館整容組的遺體化妝推車上,放有畫筆、酒精、雙氧水、松香水、敷料鑷、化妝刷等工具,抽屜里還放著調色盤、刮鬍刀、油彩、膠水。遺體整容師會根據逝者不同的皮膚,用不同的遮蓋霜,選擇合適的油彩。

唐經煌、任小蘭交流用調色盤調色。

大皖新聞記者採訪獲悉,車禍、火災、墜樓、意外傷害、兇殺、溺水等整容難度比較大。一般情況下,對自然死亡的遺體化妝整容,通常花七八分鐘時間。少數情況下,非自然死亡的遺體,則會耗時較長,要花半天甚至更長時間,為遺體進行整容化妝,「基本上都是一名遺體整容師獨立完成,特別急的情況下才會合作進行。」目前,對於難度大的遺體整容,合肥市殯儀館整容組的五名老員工都能夠處理,包括任小蘭在內的3名新員工,暫時還無法處理難度較大的遺體整容。「為遺體整容使家屬更容易接受,我們也會感到欣慰。」任小蘭的師兄王旭說。

工作結束後,任小蘭將一次性工作服放入垃圾桶

入職以來,任小蘭對現在的工作有了更多感悟。她覺得,法醫是一個專業性比較強的職業,需要學習的專業知識非常多,她若半路去做的話,肯定比不上那些專業出身的,「還是殯葬行業會比較適合我。」

如今,社會對殯葬行業的接受度越來越高,學校的招生越來越多。不過,任小蘭認為:「外界對殯葬行業褒貶不一,有些人認為是賺死人錢,灰色收入高,覺得這個行業晦氣,避之不及;也有些人去讚揚這個行業,去歌頌這份精神,我覺得從業者能做尋常人不敢做的事,讓逝者體面地離開。」對此,任小蘭指出,每一種職業都是平凡而偉大的,也希望大家不要給遺體整容師帶上榮譽光環,「我們都是平凡的人,從事一份平凡的工作。」

大皖新聞記者 許佳 實習生 楊蕙雯 攝影報導

編輯:許正文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