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還沒到中國,歐盟1號人物,先把狠話說了,3個地方要劃重點

劉慶彬 發佈 2024-02-27T17:59:47.982636+00:00

人還沒到北京,歐盟1號人物先把狠話說完了,中歐關係未來怎麼走?據歐洲新聞網站報導,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在訪華前,出席了一次批判性的演講。

人還沒到北京,歐盟1號人物先把狠話說完了,中歐關係未來怎麼走?

據歐洲新聞網站報導,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在訪華前,發表了一次批判性的演講。在這場演講里,馮德萊恩用相對主觀且不太理性的觀點,解讀了中歐關係。從她的講話里,有三個重點,表明歐洲的對華態度已經來到一個十字路口。

第一個重點是,馮德萊恩稱,中國在俄烏衝突中扮演的角色將決定歐盟同中國的往來。其實這個講法隱約有以中歐關係為籌碼, 要挾中國以她想要的方式解決俄烏衝突的嫌疑,也不符合歐盟內部另一派的聲音。同時,對於眼下中歐關係而言,此舉必然會是一大減分項。

結合近期世界範圍內的外交動態來看,中俄聯合聲明提到了俄烏危機的解決方案,中烏外長也通過電話。可以說,馮德萊恩的表態已經是「老黃曆」了,這個敘述帶有一定的主觀性,不能代表所有歐盟成員國的看法,顯然也不符合她所謂的,「歐盟密切關注中國的最新舉措」這一說辭。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在中俄高層會晤後就曾表態,在俄烏衝突背景下,歐盟對中俄關係並不天真。這個不天真,說的其實是歐洲會理性看待中國與俄羅斯的關係,不會輕易被其他國家左右。這裡的其他國家,大概率指的是美國。我們可以看出,米歇爾的表態相對而言更加理性,也迎合了歐盟內部,想在政治領域更加獨立自主的那部分聲音。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跟馮德萊恩同期訪華的還有法國總統馬克龍。從去年年底開始,馬克龍就頻繁表達了自己想要訪問中國的意願。今年慕尼黑安全會議之前,王毅主任還飛了趟法國與馬克龍會面。期間王毅主任提及重啟中法在各領域的交流,隨後馬克龍表示將在4月訪華。

根據馬克龍自己的說法,讓中國幫助歐洲結束俄烏衝突會占用訪華會談的主要篇幅。

透過俄烏衝突,我們需要看到的是,烏克蘭危機帶來的連鎖反應,使得歐洲被迫在能源方面與俄羅斯脫鉤,轉向購買更高價的美國能源。而只要衝突不結束,在美國裹挾下,歐洲依舊要向烏克蘭提供武器及經濟援助,這本身就是一個負擔。

就如何妥善解決俄烏衝突,中方提出過全球安全倡議、對俄烏衝突的十二條立場,包括後來的中俄聯合聲明,也強調要通過和談解決烏克蘭危機。雖然受美國政治干預、意識形態差異等因素干擾,歐盟內部以馮德萊恩為代表的這批人依舊不能從更為理性和客觀的角度來看待中方的主張,但從長遠來看,中國給出的方案是絕對符合歐洲國家自身利益的。

這也意味著,歐洲對中國的誤解需要時間來消弭。不過可以預見的是,歐洲內部相對理性的觀點和聲音,會隨著俄烏危機的持續被進一步放大。換句話說,只要中方在這個問題上保持立場和定力,轉而支持中方方案的歐盟乃至西方國家,只會越來越多。

至於馮德萊恩講話的第二個重點,則圍繞在中歐經貿領域。對此,馮德萊恩稱要專注於降低風險,但不是與中國脫鉤,與中國脫鉤不符合歐洲的利益。這一點,相比第一點毫無疑問是相對務實的。

我們都知道,中國與歐盟在經貿層面的合作關係高度互補且基調務實。歐盟一度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在去年歐盟對華投資累計已經超過1400億歐元。而歐盟的投資項目,大部分集中在歐洲供應鏈上的環節,這也說明,中歐經貿合作往來還有比較大的發掘空間以及發展潛力。

所以才說,在經貿方面與中國脫鉤不符合歐洲的利益。而中歐的經貿合作並不是單純的商業往來。想要區分合作與分歧本身沒有問題,但關鍵在於馮德萊恩說的降低風險。

而所謂的風險規避,也就是他們自認為「歐盟應該避免在經貿領域過度依賴中國」的說法,不應該建立在損害中國利益的基礎上。事實上,中歐經貿是高度互補的關係,「過度依賴」是歐盟單方面想法,基於錯誤認知做出的決策。不扭轉這個想法,只會同時損害中歐的長遠利益。

這裡我們可以看一下馮德萊恩特意提到的中歐協議。中歐原本在2020年達成了《中歐全面投資協定》,但後來因為意識形態問題,歐洲方面插手中國內政,並對中國展開單方面制裁。隨後中國採取反制,中歐協議暫緩。

從這件事上,我們不難看出,歐洲在面對中歐合作時,還是帶有一定的雜念,這也導致中歐合作推進緩慢。

最後第三個重點——馮德萊恩在講話中提到,敦促成員國避免陷入「分而治之」的策略,稱需要集體意志來共同應對全球事務的決定性時刻。

眾所周知,歐盟畢竟是一個組織,其成員國在做決議的時候帶有一定的偏向性很正常。有完全基於美國戰略利益的角度考慮問題的國家,自然也有嘗試獨立自主下決定的國家。

在我們看來,如果歐盟真的能有一個集體意志,那麼中方肯定是希望,「獨立自主」這四個字,能夠在此意志當中占據更多的主導權,而非是歐盟國家被擰成一根繩之後,依舊為美國的全球戰略服務。對於中國以及未來的中歐關係而言,這一點是至關重要的,也是我們與法德這些歐盟主要國家開展政治交流的核心議題之一。

還是那句話,儘管歐洲內部像馮德萊恩一樣對中國偏見的聲音不少,但理性聲音的出現,總歸是一種積極性的信號。而這種分歧的出現,也意味著歐盟在外交層面已經來到一個十字路口。

從短期來看,保持現在對美歐關係的路徑依賴,對歐洲來說是一個相對舒適的選擇。但從長遠計,走上更加獨立自主的道路,顯然更符合歐洲的發展方向及戰略利益。其中的選擇,還得看歐盟自身,有沒有人能將中歐關係放到戰略層面來看待,同時對未來全球地緣政治的演變,有沒有一個理性的判斷。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