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ChatGPT爆發前夜,一個曾占據65%市場份額的智能音箱停服了|焦點分析

36氪 發佈 2024-02-28T07:47:21.024113+00:00

作者|韋世瑋編輯|小石頭在ChatGPT爆發前夜,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品牌徹底倒下。3月31日0點後,叮咚智能音箱已正式停服。停服後,叮咚音箱的智能語音功能、後台雲端資源及聯動場景配置等全部在線功能將無法使用,並永久停止新用戶激活綁定。

作者|韋世瑋

編輯|小石頭

在ChatGPT爆發前夜,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品牌徹底倒下。

3月31日0點後,叮咚智能音箱已正式停服。停服後,叮咚音箱的智能語音功能、後台雲端資源及聯動場景配置等全部在線功能將無法使用,並永久停止新用戶激活綁定。這意味著,大部分用戶手裡的音箱將變成一台僅支持藍牙播放的音箱,甚至有部分型號音箱的所有功能將再也無法使用。

實際上,這則停服公告早在3月17日晚就已發出。但在那個時刻,整個科技圈仍沉浸在前一日百度文心一言引起的熱烈討論中,相比之下,這封「告別信」略顯寂寥。

可能許多人是第一次聽說「叮咚智能音箱」,但對智能音箱行業的多年從業者們來說,這是國內最早一批支持全語音交互的智能音箱產品,曾一度以65%份額占據國內智能音箱市場,引領和培育著本土行業的萌芽與發展。

然而叮咚智能音箱的高光時刻如曇花一現,隨後就在巨頭爭霸的市場廝殺中黯然退場。直到如今官宣停服,它的歷史也將正式畫上句號。

實際上,叮咚智能音箱匆匆落幕的背後,亦折射出了國產智能音箱行業的生長脈絡,它的每一個發展節點,或多或少都預示著一個新興品類在時代變遷下的必經之路。

一、風起:背靠兩座大山,迅速登頂市場

這一切的起點要回溯到2014年11月,亞馬遜推出了一款名為「Echo」的智能音箱,它的功能在如今看來十分簡單,只能與用戶進行基礎對話,幫助用戶完成音樂播放、新聞播報、網購、Uber叫車等功能。

當時Echo的推出既沒有貝索斯站台,也沒有專門的發布會。但就是如此「低調」的產品,很快就引爆了全球科技行業。主要原因在於,這是業內首款採用智能語音交互技術的音箱產品,賦予了傳統音箱人工智慧的屬性,它的誕生再次將人工智慧這一概念推向新風口。

這股熱潮也從大洋彼岸迅速蔓延到中國。

彼時的中國智能音箱市場還未開荒,儘管不少玩家對這一新品類很感興趣,但奈何缺乏市場教育,用戶認知不足,尤其是供應鏈參差不齊,從智能語音技術、晶片到產品產能、良率等環節,都存在著巨大挑戰。因此,國內智能音箱市場真正的入局者寥寥無幾,更多玩家仍處於觀戰狀態,由於行業起步十分艱難。

叮咚智能音箱在這個時候含著「金湯勺」出生了。

為何這麼說?其實在叮咚智能音箱之前,國內一家叫「聚熵智能」的AI創企就先推出了一款智能音箱,名為小智超級音箱。但對創業公司來說,在市場尚未成熟的前提下,如何構建完善的市場渠道是一道打破的瓶頸,加之產品技術和體驗不足等原因,小智超級音箱這款產品反響平平。

叮咚智能音箱卻不同,它的誕生背靠著兩座大山,一個是手握龐大電商渠道資源的京東,一個是擁有成熟語音語義技術儲備的科大訊飛。兩家公司在亞馬遜Echo推出後的四個月共同出資成立了靈隆科技,訊飛持股51%,京東持股49%,全力押注智能音箱市場。

在京東和訊飛的雙雙加持下,2015年8月,靈隆科技正式發布首款叮咚智能音箱——叮咚音箱A1,採用7+1麥克風陣列,搭載科勝訊CX20810-11Z音頻晶片,以及豪恩聲學的ECM麥克風。正式面市後,靈隆科技在國內市場迅速攻占城池,2016年叮咚音箱銷量達到近10萬台,市場占比高達65%,成為國內智能音箱行業的標杆性產品。

光鮮的成績下,此時的智能音箱市場對靈隆科技來說也暗藏危機。儘管叮咚音箱取得了先發優勢,銷量在國內市場幾乎處於壟斷地位,但一年10萬的銷量仍杯水車薪,其動力遠不足以支撐起新興市場的普及與持續發展。

原靈隆科技總經理魏強曾做出預測,100萬台出貨量將是智能音箱市場從探索期走到成長期的一個關鍵點。若參考亞馬遜Echo智能音箱的成長軌跡,在2015年年中,Echo銷量已達到100萬台,整個市場的用戶認知度、用戶活躍度以及後台服務接入量已逐漸攀升。

但要知道,2016年亞馬遜Echo音箱的銷量已激增至520萬台,足足是叮咚音箱的52倍。

價格也是其中一大重要因素。亞馬遜Echo最初售價199美元/台,價格在2015年底逐步下調到149美元/台,而靈隆科技的首款叮咚智能音箱相當,售價798人民幣。昂貴的價格也註定了那時的智能音箱只能是少數極客們的「玩具」。

靈隆科技的下一步該怎麼走?一面是產品的高昂售價拉高了消費者嘗鮮門檻,一面是需要不斷提升的產品體驗和技術性能,還有巨大的用戶教育成本。率先吃螃蟹的人,固然也要經歷更大的挑戰。

更難以忽視的是,此時的阿里巴巴、百度、小米等玩家蓄勢待發,即將正式切入市場。2016年對靈隆科技來說,無疑是一場暴風雨前的寧靜。

二、雲涌:重量級選手湧入,價格戰硝煙四起

在任何一個行業,錯失風口的代價是巨大的。

彼時的智能音箱已逐漸成為一款面向未來的戰略性產品,它已不僅僅是智能音箱這一單品,更是推動整個家庭智能化,連接並控制家中其他設備的關鍵,是未來智能家居的「入口」。

為了更快搶占市場身位,從2017年起,國內越來越多玩家切入智能音箱賽道,紛紛推出各類智能音箱產品或語音平台。這時智能音箱市場可謂是百花齊放,前有阿里、小米、百度等巨頭緊追不捨,後有喜馬拉雅、出門問問、若琪(Rokid)等網際網路及AI創業公司相繼入局,同時還有傳統音頻廠商與科技公司打配合戰。

要說差異化優勢,每一位玩家都在最大化地利用自身資源,例如阿里的電商渠道、小米的供應鏈性價比與生態鏈產品、百度在AI技術領域的初步探索、喜馬拉雅豐富的流媒體內容資源等,在激烈的交戰和市場探索中,「百箱大戰」兇猛襲來。

此時身居高位的靈隆科技仍擁有強勁的先發優勢,在叮咚音箱A1發布後的一年多時間裡,它通過持續疊代並豐富產品線,已推出包括旗艦版A1、青春版Q1、悅動版Q3、兒童教育版A15等在內的多個系列的智能音箱產品,更多個性化推薦和服務也在完善中。

靈隆科技的基因優勢也不可小覷。依託訊飛的智能語音技術積累,叮咚音箱的語音識別、語音交互和自然語言處理等性能進一步提高,產品體驗日趨完善;藉助京東在生態布局和上下游渠道的眾多資源,叮咚音箱打通了京東微聯,能夠連接並操控與京東合作的數百款智能家居產品,覆蓋生活電器、廚房電器、空調、可穿戴設備等。

不僅如此,靈隆科技還加速打通第三方服務平台,並與滴滴出行、e袋洗、中通快遞等達成合作夥伴關係,進一步為開放平台提供服務。

靈隆科技看似手握一把好牌,但新入局者對其帶來的衝擊卻非常明顯。據市場研究公司GfK數據,2017年,叮咚智能音箱銷量雖仍占據第一,但市場占比已降低至38%,小米推出的小愛音箱緊隨其後,占比32%,阿里的天貓精靈則搶占了15%的份額。

叮咚音箱的市場地位正逐漸被稀釋。

值得注意的是,小米的首款智能音箱「小愛同學」,與阿里的天貓精靈同樣在2017年7月推出,為何小愛同學能在在短短几個月內迅速搶占下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

核心在於價格。正如前文所提到,得益於小米多年來構建的供應鏈優勢,小米AI音箱得以用299元的高性價比價格殺入智能音箱市場,僅花了14天,小愛同學的預約量就已突破100萬台,比叮咚音箱更早實現100萬台出貨目標。

不僅如此,藉助「雙十一」勢頭,各家廠商也迅速掀起了一場兇猛的價格戰、補貼戰,加速將智能音箱產品價格下壓至百元級。

例如,在2017年雙十一期間,阿里利用其主場優勢,為雙十一當日購物滿1000元的非超級會員用戶補貼400元優惠券,用戶能夠直接以99元的價格,購買原定售價499元的天貓精靈。僅在預售環節,天貓精靈X1的預定量就已達到50萬台,直到11月11日晚8點53分,天貓精靈的銷售總量就已突破100萬台。

小愛同學和天貓精靈雙雙邁過100萬台銷售大關,無疑給當時的智能音箱市場投入了一枚深水炸彈。背靠京東的靈隆科技亦被迫加入了這場激烈價格戰中,甚至一度通過優惠補貼將叮咚TOP產品壓低至49元。

價格戰硝煙四起,這時的靈隆科技已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三、落幕:靠山「分手」,黯然退場

成也靠山,敗也靠山。

2018年,隨著國內智能音箱市場的價格戰趨於常態化,靈隆科技已逐漸不堪重負。一個原因離不開價格戰的補貼資金,低價補貼的關鍵就是燒錢,而京東的資金能力遠不及阿里。除了補貼資金不足之外,叮咚音箱並未抓住後續重要的營銷節點,錯失了重要的增長機會。

我們將觀察視野進一步拓寬。從2015年靈隆科技成立以來,其所屬的京東智能部門在多次組織架構調整中逐漸被邊緣化,在這個過程中,京東智能部門及智能音箱業務經過架構調整逐漸被邊緣化。在2017年初,京東智能已由最初的子集團級別,成為京東CMO體系下的前台二級部門。

與此同時,2017年京東與訊飛經過協商,最終前者以55%股權成為靈隆科技的最大股東。當時有業內人士稱,儘管京東掌握著靈隆科技業務發展的最大話語權,但在戰略布局、語音技術、營銷模式、補貼方式等方面,京東和訊飛仍存在著不少分歧。例如,圍繞智能音箱掀起的價格戰中,是否長期補貼,如何補貼,補貼的錢到底算在誰的帳上,也是雙方矛盾的焦點。

京東和訊飛合作模式的弊端逐步顯現,這時的靈隆科技在這場價格戰中已如履薄冰。

反噬來得很快。據Canalys市場數據,2018年第一季度,叮咚音箱在國內的份額已縮水至2%,位於市場第三,天貓精靈和小米智能音箱分別以59%、35%的市場占有率排名第一、第二。

終於在2018年11月,業內傳出了靈隆科技CEO魏強低調離職的消息。直到年底,京東與訊飛也徹底「分手」,合作關係就此切斷。

也是在2018年,百度發布了首款帶屏音箱「小度在家」,以新的智能音箱產品形態強勢殺進市場。隨著靈隆科技的黯然退場,國內智能音箱也正式進入阿里、小米、百度的三國爭霸時代。智能音箱也成為了巨頭們的遊戲場。

「分手」後的京東和訊飛,也各自推出了自家品牌的智能音箱產品,以及iFLYOS智能音箱解決方案,將繼續為其他廠商提供全套智能音箱方案支持;京東則發布了全新的智能音箱品牌「京魚座」,但流失了叮咚音箱的核心用戶,其影響力已大不如從前。

從2015年8月叮咚科技首次亮相,到2018年底京東與訊飛分家,靈隆科技在市場上拼殺的歷史僅存在了三年多。儘管分家後叮咚音箱不再推出新產品,但京東也為其保持了數年服務,苟延殘喘了四年有餘,直至3月31日正式官宣停服。

如今的智能音箱市場,已然是天貓精靈、小米智能音箱和小度智能音箱三足鼎立的天下,市場格局也早已成型。而智能音箱不再是當初人人追趕的智能家居「入口」,巨頭們的玩法逐漸向全屋智能,並圍繞新的技術節點和智能生態展開布局。

時過境遷,先驅者正式落幕。靈隆科技與叮咚音箱已成為國內智能音箱行業發展歷史的註腳,但其映射出的商海浮沉,亦為我們帶來了更多對時代機遇與行業變遷的思考與感悟。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