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推!兩本喜歡到爆炸的言情小說,白月光的愛戀,青春虐心遺憾

今晚喫飯了咩 發佈 2024-02-28T09:11:11.438387+00:00

哈嘍~大家好,我是「今晚吃飯了咩」,今天給大家推薦兩本我喜歡到爆炸的言情小說,大學時光,你是我無法企及的光,虐心小說,青春的痛,你值得擁有,被窩裡的精神食糧[送心]第一本:《你是我無法企及的光》 作者:雁影簡介:大致所有的大學生,在宿舍里都會預備著一種叫做方便麵的乾糧。

哈嘍~大家好,我是「今晚吃飯了咩」,今天給大家推薦兩本我喜歡到爆炸的言情小說,大學時光,你是我無法企及的光,虐心小說,青春的痛,你值得擁有,被窩裡的精神食糧[送心]

第一本:《你是我無法企及的光》 作者:雁影

簡介:

大致所有的大學生,在宿舍里都會預備著一種叫做方便麵的乾糧。懶得出門的夜晚。泡上一碗,或者買上一個桶裝的,省去洗碗的過程。 這是一種慵懶的生活方式,慵懶的人。 安寧,就是這樣一個人,願意一個人,靜靜的宅在宿舍的女子。……

入坑指南:

門在安寧眼前「吧嗒」一聲解鎖。消失在眼前的,不知是朱巧玲的身影,似乎還有某種重量在流失。

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默默站了一會,然後走進門。

趕回宿舍的時候,徐白白在電腦前撇撇嘴:「咿呀呀,去哪裡瀟灑了,你一身的酒味」

「你就這點愛好,遇到一個同學」同一個學校的,同學。

「切,男的女的?說說看嘛」

「八卦」我回過頭,不再理她。

宿舍里的日光燈灑下銀白色的光芒,在每一個角落裡都留下它的影子。

徐白白在玩單機遊戲,大大在床上看小說,應彬彬在寫著日記。

這是應彬彬的幾大習慣之一。

她喜歡寫日記,然後用幾個寫滿了字跡的大本子,告訴著我們她的喜怒哀樂。

我苦笑,我不知道該寫些什麼,從十六歲的那年起,我的日記里三三兩兩的,全部是有關顧北的心情。

他今天看我啦。

他今天進了一個球。

他今天好像不高興。

他今天怎麼不吃飯呢。

他是走讀生,今天放學,他去哪裡了呢。

諸如此類,碎碎念。

安寧打開抽屜,想要把那個本子上面,再寫下些故事,卻發現,沒有他的地方,再也沒有了訴說的風景。

輕嘆一聲,還是放回原來的地方。

次日的上午,是安寧最不喜歡的古代漢語。

一群女孩子面對著並不討喜的男老師,咕嚕嚕的下面講著小話。

不善言辭的童健,在紅著臉制止了無數次過後,總算是破罐子破摔,他講他的,下面的講下面的。

講台上的男子還在絮叨漢字拼音化,和漢字簡體化,語言運動的必要性,但是所有的單句都左耳進右耳冒,沒有意義。

就這麼呆呆的看著黑板上的板書,嘴角慢慢浮上一抹笑,如果是顧北在這裡,他會不會又要說浪費青春?

「思春啊?笑這麼燦爛?」就知道徐白白口裡沒有好聽的話冒出來。

安寧頓時一窘,歪著頭否認:「哪有,就覺得童健特別可憐,你看,都沒有人聽他的課。」

「他自己沒有吸引力,能怪誰?好了,好了,不管你了,我看我的小說了。

你繼續發呆。」

是啊,我繼續發呆,想著與你有關的情節。然後,傻傻的笑。

下課之後,安寧抱著兩本厚厚的書,逕自向宿舍走去,有些歡喜又有些惆悵。

顧北的臉總是在她腦海里明了又滅,那樣的一個男生。明明校園裡的人有千千萬,為什麼偏偏是他,吸引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呢。

放學的路上人行攘攘,那頭開學期間還有擺攤的小販兒,攤位上擺著各式各樣的過期的雜誌,因為降價或是打折,吸引著學生的目光。

安寧走在裡面,不經意的挑了幾本。全是許願草和青春男女生之類的期刊,再看了看那頭,瞟見籃球的雜誌,認真的選了選,才選了一本艾弗森和一本麥迪。

關注著艾弗森,關注著NBA,卻沒有想過從什麼時候開始迷戀艾弗森。

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接觸NBA是在高中時,好像是08年,坐在後面的是一個超級喜歡籃球的男生,經常會買《籃球先鋒報》看,有次很偶然的機會,看到一個黑人趴在地上,眼睛裡流露的是一種孩子般的不服輸,一下子就迷住了他的眼神,也就順其自然看起了圖片旁的文字,原來他叫阿倫·艾弗森,文章寫的是他對比賽的咬牙堅持還有傷痕累累,那種堅持打動了安寧,或許就該去了解一個人的情況。

那顧北呢,他打動人的是什麼?

迎著秋夜涼爽的風,她慢慢的笑了,突然自己也說不清楚。

安寧真的很想問顧北,我喜歡你,你呢。

那個被人質問也不曾說的話語,只能在心底默默的訴說。。」

宿舍里,徐白白她們早已經回來了。

見得安寧抱了兩本書回去,嘖嘖的過來看了好一會,還被翻了好一會。我搶過來,對上徐白白忿忿的眼神,笑了:「你還是看你家科比去吧」

你是你的,我是我的。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東西,不能夠退讓。

摩挲著封皮,將它塵封。就像是他捨不得拿出麥迪的紀念冊一樣,每一個讓你,都有自己想要珍藏的東西。

徐白白自顧自的鼓搗說人小氣,安寧這才鬆了鬆口:「我們一會去吃飯吧?」

「你等會,我還有一場,你等我玩會。

等到到時候我們就衝出去,用跑的,反正下午就兩節課。小麻雀不會管我們的。」

小麻雀是安寧班上的一個女老師。

本來她上課不好,也沒有什麼。有一點,451的眾位姐妹們都不喜歡她。

她特別喜歡瞪人,所以特別不遭人待見。

下午一點四十五,還差十五分鐘就上課了。

徐白白站在門口最積極的喊:「快點,快點,你們都慢死了,要不就沒有苕粉肉絲了。」

安寧對著那幾個換睡衣的,照鏡子的,欲哭無淚。這是怪她速度不快嗎?

「大姐,你不要像個門神一樣在門口站著,好不?給我讓個道,讓我出去下撒,要不,咱們,先跑?」

她們一路跑進食堂,快到上課時間,食堂里稀稀疏疏的等著幾個人。

安寧趕著上課,不時的看看有多少菜被打完,只是她再次探身的時候,眼前閃過一個熟悉的背影,爽朗的白襯衫,擦肩而過的時候,還有洗衣粉的淡淡清香。

他低下身報了菜名,然後從口袋裡摸出飯卡,蜻蜓點水般滑過讀卡機,安寧看著他端著盤子轉身,心跳就那麼一聲聲的跳的很快,很亂。

從他走過她身邊,只有一秒,他甚至沒有回頭,在安寧的心理已經,不安寧了好久好久。

這頓飯,吃的不太踏實,打了包走,卻發現筷子沒有拿。

幾個女孩子說說笑笑,安寧大窘。

「你說,會不會有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啊?」

「不知道,人有三像吧。不會是剛才在食堂看到的那個帥哥吧?我看你要貼在人家背後去看了,哎喲,說,是不是春心大動了,連筷子都忘了拿。」徐白白推了推她的手肘,揶揄的說。

「哪有的事,時間太趕了。」安寧死活不承認。

「哈哈,你不承認,也就算了。也是,那男生的背影確實還蠻好看的,不知道正面怎麼樣。」

徐白白自覺沒趣,漫不經意的自言自語。

後來,她形容第一次見到那個相像的背影的時候,總會想,這一眼,就是一眼,是不是,就決定了,牽扯不斷的緣。

我還要遇見幾個你,才能夠忘記你。

這世界,怎麼都是你,可你在哪裡。

看見他的機會太少,太少,少到只要看到一眼,就覺得滿心的歡喜,偷偷的小喜歡。

大大的,每個人,都那麼像你。

這節課,安寧的神,出家的,很遠很遠。」

……

點擊【你是我無法企及的光】閱讀全文[心]

第二本:《當愛已成往事》 作者:望夫石

簡介:

他是風光無限的帝國總裁,商場的中流砥柱。 她是出生富家的少女,被眾人捧在手上的公主。 為挽救即將傾頹的家族,他們一紙婚約卻同床異夢。 「顧修遠出軌了,關我什麼事?」 她自私任性,而他寵溺溫柔。 可是這無限情深背後,他才是那個傷她最深的人。 「顧修遠,如果可以,我希望我永遠都沒有愛過你。」 幾年後,她重新歸來。 「爸爸,那個和我長得很像的漂亮阿姨是誰?」 「不認識。」 ……

入坑指南:

顧修遠沒有注意到她的走神,只是一段一段地念著小說裡面的內容給她聽,聲音也越來越溫柔,遇到有點深奧的語句時還會停頓一下,跟她講解一下其中的文化背景。

聽到後來,路悠然都不由得佩服起顧修遠起來了,一本小說隨手拿起來居然可以念得那麼通順,連半個不會的單詞都沒有。路悠然都懷疑他腦里是不是放了兩本書——牛津字典和百科全書。

再看看她自己,連她都嫌棄自己起來了。

等到顧修遠再次翻到另一頁的時候,路悠然開始嘆氣起來,「顧修遠,你怎麼那麼厲害?」

顧修遠得意地笑了起來,「現在才發現?我還有很多厲害的地方呢。」

路悠然丟了個白眼給他,切,有什麼好了不起的,不就是讀了一本英文小說嗎?居然那麼傲嬌的表情都出來了。

「那你以後每天都念給我聽好了。」路悠然得意地在他的腿上躺了下來,反正她也看不懂,有人在旁邊念也是挺享受的。

本來想著顧修遠可能會拒絕的,結果他一口就答應了下來,「好。」

路悠然抬起頭,疑惑地問:「你不是每天都挺忙的嗎?」

顧修遠的生活就像是在隨時隨地準備打戰一樣,除了工作還是工作,一點時間都擠不出來。

連這點空閒時間,還是他胃病了她不讓他去上班,這才擠出來的。

其實他哪裡又是真的忙呢?公司已經走上了正軌,很多事情其實都可以交給下屬去做,只不過是他要過問而已。

雖然他嘴上不說,但是其實他心裡也是挺害怕兩人共處一室的場景,害怕看到她那冷冰冰,毫不在乎的眼神。對他來說,那眼神比冰山還要冷。

「不會,以後我會多點抽出時間來陪你。」

兩人嘴上都沒有說什麼肉麻的話,可是畢竟也相處了兩年,這點不說話就明白對方心裡想法的默契還是有的。

他們之間的那座隔閡,正在一點一點地消失殆盡。

兩人都沉浸在甜蜜里,手機被路悠然擱在一邊,屏幕在那裡跳動了好幾遍還是沒人注意到。結果那跳動的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到最後完全黯淡。

屏幕上的未接來電顯示的,是路悠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莫皓軒。

一夜好夢。

顧修遠醒來的時候,路悠然還沉浸在夢鄉中。

他凝望著她的側臉,不自覺地就笑了起來。

路悠然平常總是像只小刺蝟一樣,對他總是沒什麼好臉色,只有在睡著的時候,她的臉龐才是最自然最可愛的。

想到這幾天來兩人的相處,顧修遠都幸福得找不到自我了。對於他來說,工作什麼的倒全部都是其次,只有身邊的人可以過得幸福,這樣就足夠了。

這樣想著,顧修遠擱在路悠然腰上的手又收緊了一點,這小小的動作倒是讓她在他懷裡動了動,這才迷迷糊糊地睜開眼。

「早。」他一臉寵溺地看著她。

「早啊。」路悠然打了個哈欠,然後在他懷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繼續睡了過去。

突然想起了什麼,路悠然從顧修遠懷裡抬起頭命令了一句,「今天不准去上班啊。」

顧修遠的性格她知道,要是她沒有早點醒過來的話,說不定他又要跑到公司那邊去忙個死去活來了。趙艾艾說了,這幾天他都要在家裡好好休息才行。

顧修遠心滿意足地摟著自己的小嬌妻,現在佳人在懷,他怎麼還捨得去冷冰冰的公司呆著?

不過,某人覺得這樣的清晨和前幾天那火藥味濃厚的日子相比還是有點無趣,於是他便裝作一臉嚴肅地說:「那公司的事情怎麼辦?小露一個人一定忙不過來。」

這麼赤裸裸的暗示,她應該懂了吧!顧修遠承認,他自己就是找虐,要是看不到路悠然為他擔心的樣子,總覺得心裡不舒服。

本來以為在這樣美好的清晨就要上演一場翻天覆地的吃醋戰了,結果路悠然完全就沒有要搭理他的意思,只是在床上翻了個身,「好吧,那你去幫你的小露去吧,我睡覺了。」

顧修遠一臉疑惑,怎麼和他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她不是應該立刻從床上爬起來然後抓著他的脖子就開始威脅說,不行,我也要去!

結果躺在床上的某個小女人根本就沒有動身的意思……

顧修遠這次終於明白了一個詞語——作繭自縛。平常他在公司里忙得死去活來的還不是因為家裡的嬌妻不待見他嗎?現在佳人在懷,他怎麼捨得去公司那裡呆著?倒是恨不得放好幾個月的假,天天和她歪膩在家裡呢。

「你怎麼還不去?不是要去幫你的小露嗎?」路悠然回頭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似乎是巴不得他快點走。

「其實……公司里的事情也沒那麼多,還是好好休息幾天再去吧。」某人一本正經地說,然後又躺在床上摟起了自己的小妻子,雙手還有意無意地蹭了蹭她胸前的柔軟。嗯,還是這樣的感覺舒服點。

……

今天的分享就到這裡啦~想要繼續閱讀的書友可以在評論區留言,點讚的友友兔年財源滾滾,好運來來!![送心]

大把好看的小說推薦等著你哦,點擊【首頁】來看看吧~

愛你們~(づ ̄3 ̄)づ╭❤~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