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更多主旋律作品成為收視王牌

光明網 發佈 2024-02-28T09:15:36.854651+00:00

作者:王彥主旋律與市場效益可否兼得?占據市場最大比重的現實題材劇與主流價值如何更好兼容?再出發的上海電視劇制播年會不僅給出確定的答案,更進一步求取主流價值與市場的最大公約數。這兩天,中國電視劇界行業大佬齊聚上海奉賢。暌違三年,2023年上海電視劇制播年會歸來。

作者:王彥

主旋律與市場效益可否兼得?占據市場最大比重的現實題材劇與主流價值如何更好兼容?再出發的上海電視劇制播年會不僅給出確定的答案,更進一步求取主流價值與市場的最大公約數。

這兩天,中國電視劇界行業大佬齊聚上海奉賢。暌違三年,2023年上海電視劇制播年會歸來。作為每逢春天到來時舉行的行業峰會,今次年會亮出了過去三年的國產劇成績單。數據佐證,觀眾與電視劇、觀眾與主旋律作品、觀眾與精品之間的關係越發緊密。

回顧之餘,作為中國電視劇界風向標之一,今年制播年會一併重啟的還有關於更高質量發展的頭腦風暴,為行業注入更多煥新力。專家指出,主旋律劇集所承載傳遞的主流價值觀,不該僅存在於重大題材創作,而應滲透到不同類型劇集,從有形的創作類型化為無形的創作意識,凝結成所有創作者的文化自覺、社會責任。從現在到未來,新時代中國電視劇的理想模樣可以是——主流價值與市場的美美與共。

主旋律受熱捧,用「求真」邏輯激活觀眾

短視頻豐盛、線下活動豐富的今天,電視劇受眾還多嗎?

中國視聽大數據(CVB)數據顯示:過去三年,每日戶均觀看電視劇的時長從2020年62.4分鐘,上漲至2022年71.5分鐘,電視劇觀眾到達率88.7%,「追劇人口」始終穩步增長;收視熱潮中,主旋律叫好又叫座,僅2022年,《大考》《縣委大院》《超越》三部主題創作分別拿下首播輪全劇到達率第二、集均收視率第三和回看觀眾規模第三的亮眼成績;精品年代劇《人世間》更以2.850%的集均收視率成為當年劇王。

主旋律受到熱捧,甚至成為收視王牌,業內看來,這是在各級職能部門的「最強調度」下,集結「最優質資源」「最具實力班底」,以「最貼切的表達樣式」「最高的藝術水準」,圍繞黨和國家重要時間節點推出的「最強時效全媒體傳播」。不過,中國廣播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副會長李京盛提醒,繼承主旋律創作經驗,與其仰仗創作背後的諸多「最」優勢,不如細究作品自身的藝術規律,讓主旋律創作在融入日常後依然能發揮應有的思想力量、藝術魅力、市場號召力。歸根結底,觀眾願為好劇買單,內容為王的精品創作理念、與時代和人民同呼吸共命運的優良傳統,才是主旋律觸動人心的創作秘鑰。

《覺醒年代》是公認的主旋律精品,導演張永新說,一個「真」字,在導演團隊是翻來覆去強調最多的字。他相信,「求真」邏輯能激活對主旋律有更高藝術需求的觀眾。比如劇中魯迅先生出場時拿的拓片,播後即被觀眾截屏稱道。因為大家發現,劇中這枚《鄭長猷造像記》拓片出自龍門二十品中的第六品,而龍門二十品恰是1895年代康有為等古玩愛好者和發燒友帶到北京城的。類似這樣的歷史註解可能不承載劇情,但道具組把它考究到了能具像到歷史文化傳承的邏輯,不可謂不用心。張永新還相信,「求真」能讓年輕演員在真情實感的投入中完成錘鍊。拍攝陳延年烈士入獄那場重頭戲,大雨、零度,演員張晚意赤腳單衣在江南冬雨里拍了三個多小時,一遍遍精益求精。這場戲拍完,代價是演員凍發燒了,但收穫更實在,年輕人說他從監視器里看到自己的眼睛裡能解讀出烈士壯懷激烈那一刻意味著什麼,而成片與觀眾見面後,成為全劇最出圈的名場面之一。

套路難破,須在求新求變中依然篤定經典的「最高法則」

一邊是業界對「每部劇都可以是主旋律」的理想期待,另一邊是現實的良莠不齊。CVB顯示,2022年的黃金檔時段,當代都市題材電視劇占比已超過40%,遙遙領先位居次席的近代革命題材。但當越來越多主題創作、重大題材劇在強調紮根人民、注重煙火氣的當下,本該是最貼近當代都市生活的劇集,卻屢陷口碑窪地。

上海文化廣播影視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王磊卿的行業洞察里,都市劇「症狀」不少:女性群像劇不斷複製粘貼,「塑料姐妹花」扎堆螢屏;都市偶像劇經歷霸總、腹黑男的前半生後,又進入了社恐宅男的新階段,不變的是離地三尺的懸浮甜寵味;都市話題劇圍繞房子、車子、孩子、票子、位子販賣焦慮;更離譜的「熱搜劇」,從劇本到播出,「熱搜」常凌駕於創作,為了話題而「訂製」劇集,最終空有數據繁榮卻失了觀眾真心。究其原因,套路、跟風是禍首。

如何才能從瓶頸中突圍?如何才能讓更多現實題材劇真正點燃觀眾心頭的溫暖明亮,實現主流價值融入日常?中國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尹鴻以《開端》《三體》等劇為例,指出它們不僅是「在某一賽道上用極致創新推動」的作品,還實現了真實性與戲劇性的兼容,由此異軍突起。業內也預測,關切人民心理需求的「新治癒劇」,描述百姓在中國式現代化征程中奮鬥之志的「新奮鬥劇」,拓展創意和技術緊密相融想像力消費的「新超驗劇」,可能拓展國產劇的新空間。

求新求變的期待聲中,鄭曉龍和李路兩位導演的箴言同樣值得一聽。他們前者手握《渴望》《金婚》《甄嬛傳》《功勳》等不同年代的精品好劇;後者產量不算高,但成功率可觀,反腐大劇《人民的名義》成了2017年現象級電視劇,《人世間》更一舉打破央視一套黃金檔八年的收視率。對於從套路中突圍的路徑,兩位重量級導演的觀點異曲同工:既要有求新求變的魄力,也要在創新中篤定打造經典的恆心。

回首《人世間》和《人民的名義》創作起點,不無相似之處。李路說,梁曉聲的小說為優質劇本打下堅實基礎,「當然我們買這部小說時,豆瓣只有28個人打分,茅盾文學獎也還沒有揭曉」;《人民的名義》由周梅森同名小說改編,「我買下影視版權時,故事剛剛3000字,還是個大綱」。在他看來,選劇的眼光、擔當是需要一點突破常規的,如果始終按套路出牌,「沒有想做一點動靜作品的高位坐標,出來的就是平庸之作」。

鄭曉龍則在年會現場公開了30多年前他作為製片人經歷的「赤字帳本」:50集的《渴望》投入102萬元,播後收回59萬元,賠了;《編輯部的故事》投入150萬元,回報90多萬元,又賠了;直到《北京人在紐約》,才算是第一次帳面盈利,掙了60多萬元。當年萬人空巷的爆款居然是「賠本買賣」?鄭曉龍說,創作者不該被「是否得獎」「是否賺錢」牽著鼻子走,「就算沒有利益,也還是要做好片,要做經得住時間檢驗的片子」。就像《渴望》,首播雖然虧本,但在此後漫長的30多年裡,好人劉慧芳的故事一遍遍在全國各地螢屏上重現,直到現在仍有版權收入。「什麼是精品?什麼是經典?時間會給出最終、最客觀的評價。」(王彥)

來源: 文匯報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