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躍春:日本外相此時訪華,中日有些問題的確需要磋商

直新聞 發佈 2024-02-28T09:41:27.416010+00:00

直新聞:對於日本外相林芳正這次訪華,中方非常重視,高規格接待,安排他與領導人會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與發展研究所所長 姜躍春:中國歷來重視中日關係,因為日本是我們周邊的大國,周邊關係對中國外交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直新聞:對於日本外相林芳正這次訪華,中方非常重視,高規格接待,安排他與領導人會見。您對此有何解讀?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與發展研究所所長 姜躍春:中國歷來重視中日關係,因為日本是我們周邊的大國,周邊關係對中國外交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因此長時間以來,中日關係在中國周邊外交當中都是占有非常重要地位的一對雙邊關係。那麼這次林芳正外相到中國來,至少有一些問題需要雙方進行磋商和溝通。比如說雙方之間如何發展未來的中日關係問題,這個問題中國的領導層和日本的領導層都有共識,就是構建面向未來的中日關係。而且日本也希望建立比較穩定的和具有建設性的中日關係,當然中國也有這方面的願望。

但是事實上近年來中日雙邊關係發展當中出現了一些問題,無論在政治層面,戰略層面,還有經濟合作等各個方面都出現了一些碰撞和矛盾,因此需要雙方不斷地加強溝通,這是一個方面。再一個方面,目前大家都知道的國際形勢正在發生深刻的變化,我們所說的「百年變局」正在深刻地演進,在這個過程當中,日本和中國所面臨的內外環境實際上都發生了一些變化,有一些變化是前所未有的。因此兩國都需要在新的歷史條件之下,如何更好地定位雙邊關係,如何使兩國關係能夠穩定地、健康地發展,實際上是兩國必須思考和回答的問題。因此在國際層面劇烈變化當中,兩國究竟要往哪個方向走,這個問題也需要雙方溝通。

直新聞:對於日本來說,為何需要安排林芳正在這個時間節點訪華?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與發展研究所所長 姜躍春:日本它也是一樣,面臨國內和國際環境的劇烈變化。從日本國內來講,一方面它的領導層正式出現了新的更迭,另外日本的國內在經濟、政局等各個層面也出現了很多過去所沒有的一些變化,特別在日本對外戰略方面,應該說出現了對外政策和對外戰略的深刻調整。

另外今年實際上無論從中日雙邊關係來講,還是日本在國際社會的角色來講,都是非常重要的。從雙邊關係來講,中日之間有一個《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的重要紀念日。另外在多邊領域,日本今年是G7的主席國,所以它在對外層面實際上有很多重大的活動,重大活動當中,雖然G7和中國沒有關係,但是G7當中的熱題議題很可能離不開中國,因此中國作為日本外交當中很重要的一個夥伴,它還是需要和中國加強溝通和聯絡。因此這個時候日本的外相到中國來訪,我想對他來講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手棋。

直新聞:日本正在修改相關法規,以加強尖端晶片領域的出口管制。輿論普遍認為,美國近年來大搞「脫鉤斷鏈」小圈子,日本予以追隨,但又沒有全然追上美國的步子。您怎麼看日本的矛盾心態?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與發展研究所所長 姜躍春:近年來產業鏈的調整,的確是很多國家正在面臨的一個問題,日本也是如此,其它國家實際上也是一樣。我認為這個問題上日本也好,其它國家也好,在考慮供應鏈重構或者說對外重新布局的時候,應該考慮幾個問題:首先一個就是你這種產業結構的調整,是不是符合經濟內在規律的運行?是不是符合世界經濟發展的長遠趨勢?如果說一些國家僅僅是為了某些政治利益,或者說把產業結構調整政治化,甚至是武器化,這樣我認為是不合理的。

我們知道日本是一個「出口主導型」的國家,在很大程度上自己的產品是依靠外部市場的,中國作為日本周邊的一個發展中大國,同時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最終產品的「吸收器」。對日本來講,特別是對日本的出口市場來講,應該說是至關重要的。

第三,我認為那就是後進國家在追趕發達國家過程當中,它這種「螺旋效應」,這種「彈簧效應」,我認為日本需要考慮。我們知道在科技發展的領域裡邊後進的國家,處於追趕地位的國家,它實際上是有一種反作用力的。其它國家如果對它的壓制或者說壓力越大,最後它的反彈空間可能也就越大。那就是說外來壓力越大,它內生的動力也就越強。我們現在已經清楚地看到,中國現在在高科技領域的發展方面,實際上現在追趕的速度或者說底氣力量應該說是比較快的。所以我認為這些國家,包括日本在內的一些西方國家,在產業結構調整,在壓制中國高科技領域發展這個層面上,應該考慮考慮這些國家的「彈簧效應」,考慮到自己未來的長遠發展。



作者丨姜躍春,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與發展研究所所長

編輯丨李怡,深圳衛視直新聞主編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