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醫大師裘沛然:扶正祛邪治腫瘤

小白郎中 發佈 2024-02-28T17:56:53.048586+00:00

▲裘沛然 國醫大師(1913.1.10-2010.5.3)裘沛然,首屆國醫大師,上海中醫藥大學主任醫師、教授。

▲裘沛然 國醫大師(1913.1.10-2010.5.3)


裘沛然,首屆國醫大師,上海中醫藥大學主任醫師、教授。裘沛然所經治的腫瘤,各類不少,但大概有以下幾種情況:發現腫瘤時已屆晚期,已失去手術指征的患者,也有一些已確診腫瘤但不願做手術的患者;腫瘤已經手術切除,氣血大傷者;因不能忍受「化療」「放療」的反應,而中止治療者;邊進行「化療」「放療」,邊服中藥,以協同完成療程者。患者的治療目的也不盡相同,對晚期惡性腫瘤患者來說,只是想方設法減少病者的痛苦,儘可能延長其生命;對已切除病灶的患者,主要防止其復發或擴散;對迭經「化療」「放療」的患者,旨在解除治療後的毒副作用,現將裘老治療經驗總結如下,以饗同仁。


治療思路


裘沛然治療腫瘤的基本思路是:腫瘤雖然生於某局部組織器官,但由病邪導致的反應卻是全身性的,表現為臟腑氣血的損耗、組織的破壞、功能的失調。按照中醫學的整體觀念,局部的病變是由於全身臟腑氣血功能失調的結果,人之所虛之處,即是留邪之地。因此,不能只著眼於局部腫瘤,忙於尋覓消瘤、攻瘤的「特效」方藥。


數十年來的實踐經驗證明,某些清熱解毒藥物對消除腫瘤雖有一定療效,但採用通過調整人體臟腑氣血陰陽的「扶正法」,對改善機體情況,緩解症情,消除「化療」「放療」後的毒副反應等,其療效不可低估,這也是中醫學與西醫學對治療腫瘤的不同之處。某些抗腫瘤西藥固然可以抑制或殺滅腫瘤細胞,但「藥毒」對人體正常細胞也同樣是一種破壞。故目前西醫也開始考慮提高宿主的防禦功能和消除潛在的亞臨床灶,作為治療腫瘤的重要方面。


裘沛然認為,中醫藥應該發揮自己的特色和優勢,他提出:像惡性腫瘤這樣有形之積恐難盡除,而病人元氣亟須扶助,主張在扶助正氣的基礎上,佐以清熱解毒、活血軟堅、化痰散結等祛邪方法,治療腫瘤。


治療大法


主張在扶正法中,重點調整氣血陰陽及培補脾腎。健脾補氣藥選用人參、黨參、黃芪、白朮、茯苓、山藥、甘草等;補血藥選用當歸、枸杞子、熟地、首烏、大棗等;滋陰藥選用西洋參、沙參、天冬、麥冬、生地、石斛等;益腎藥選用龜甲、黃柏、山萸、巴戟天、菟絲子、仙靈脾、補骨脂、附子、鹿角、肉桂等。在立方遣藥時,裘沛然常脾腎氣血陰陽兼顧,注重陰陽互根、精氣互生的道理。


▲黃柏


在扶正法中同時又須注意調整臟腑之間的關係,如肝胃不和者,擬疏肝和胃以相佐;脾胃升降失常者,投協調樞機之升降方藥;脾腎轉輸失職者,調脾腎以利氣化等。至於清熱解毒,常用夏枯草、黃芩、黃連、蒲公英、貓爪草、石見穿、山慈菇、白花蛇舌草、蜀羊泉等;活血化瘀藥用桃仁、紅花、芍藥、莪朮、三棱、水蛭、地鱉蟲等;化痰軟堅藥用南星、半夏、瓜蔞、牡蠣、昆布、海藻等;蟲類藥物的作用不可忽視,常用蜈蚣、全蠍、地龍、僵蠶、地鱉蟲、水蛭等。在具體應用時,對以下幾種情況尚需區別對待。


病屆晚期,扶助胃氣,挽留一息生機


晚期腫瘤,瘤毒瀰漫,邪氣盛而正氣衰,臟腑戕害,全身情況很差,此時治療最為棘手,如果貿然攻邪,必致僨事。裘沛然經驗,諸氣皆虛,先扶胃氣。脾胃為生化之源,化源乏竭,病必不治;若胃氣尚存,還可挽留一息生機。藥用人參粉沖服,它如黃芪、黨參、太子參、白朮、茯苓、黃精、甘草、大棗、生薑,佐以枳殼、陳皮等流動之品,冀以蘇胃。若漿粥入胃,二便順暢,可望有生存之機。


對放、化療毒副反應的處理


經放、化療後的反應,病機是「藥毒」損傷人體臟腑氣血所致。其中放療反應一般可以分為局部反應和全身反應。局部反應中,頭頸部反應有口乾、咽部充血、咽喉痛等,治宜補氣養陰、清熱解毒法,選用黃芪、黨參、天冬、麥冬、元參、知母、黃柏、黃芩、銀花、連翹、蒲公英等;下腹反應有腹痛、腹瀉、尿頻等,治宜辛甘苦泄,調肝和脾法,藥用半夏、黃連、乾薑、甘草、黨參、白朮、枳殼、木茴香、薏苡仁等;全身反應則有頭昏、乏力、食欲不振、精神疲乏、白細胞減少等,治宜健脾補腎法,藥用黨參、黃芪、白朮、當歸、女貞子、枸杞子、仙靈脾、仙茅、山茱萸、丹參、補骨脂、熟地、龜甲、鹿角等。


▲女貞子


化療後的毒副反應主要有氣血兩虛、脾腎虧損的證候。治宜補氣養血、培腎益脾法。藥用人參、白朮、黃精、茯苓、鹿角、黃芪、當歸、丹參、炙甘草、巴戟天、補骨脂、山茱萸、仙靈脾等。


對癌症疼痛的治療


癌症疼痛的原因主要有氣滯、血瘀、寒凝、痰積、毒盛等原因,故欲止痛可用理氣、行瘀、散寒、消痰、解毒等方法。藥用川楝子、延胡索、赤芍、白芍、制香附、乳香、沒藥、草烏、附子、細辛、地鱉蟲、蜈蚣、全蠍、山慈菇等。藥物劑量宜稍大,蟲類藥物如能研細末後吞服,可提高療效。


分型論治


● 脾腎陽虛證


溫陽健脾,主要方藥:黃芪30g,黨參24g,炒白朮15g,補骨脂15g,肉豆蔻9g,五味子12g,乾薑12g,附子9g,甘草12g等。


▲黨參


● 肝腎陰虛證


滋陰補肝腎,主要方藥:知母12g,黃柏15g,熟地黃18g,山茱萸15g,鱉甲24g,牡蠣30g,女貞子15g,山藥18g,丹皮12g,茯苓20g,當歸15g,甘草12g等。


● 氣血兩虧證


益氣養血,主要方藥:生曬參12g,太子參12g,白朮15g,茯苓18g,甘草12g,當歸15g,川芎12g,熟地24g,白芍藥15g等。


● 痰瘀毒內結證


化痰行瘀軟堅,主要方藥:半夏15g,陳皮12g,土茯苓30g,炮山甲12g,葛根30g,黃芩18g,黃連6g,桃仁12g,丹皮12g,烏藥9g,玄胡索12g,甘草9g,枳殼12g等。


▲土茯苓


在辨證論治的基礎上,可以加用具有明確抗癌作用的中草藥,如白花蛇舌草、半枝蓮、鬼箭羽、藤梨根、紅藤、蛇六穀、馬齒莧、龍葵、土茯苓等。對症加減:腹瀉加黨參、乾薑、黃芩、黃連、薏苡仁、甘草等。便秘加大黃(後下)、枳實、厚朴、麻子仁、瓜蔞仁等。腹脹加香櫞皮、陳皮、雞內金、炒麥芽、神曲等。


典型醫案


謝某,女,時年69歲。1990年11月5日初診。訴直腸癌術後3月。患者15年前發現左側乳房腫塊,經檢查提示乳腺癌,當年做手術根除術。今年因腹部隱痛,大便隱血查得直腸癌,8月在外院做手術,置人工肛門。術後傷口癒合良好,進行化療。現大便日行1次,自覺神疲,時有頭暈,面色無華,視物模糊,舌苔薄,脈細軟。


辨證分析:癌症的病因病機,總因臟腑氣血陰陽失調而致,氣痰瘀毒結滯而成,結於乳腺名乳癌,結於腸系名腸蕈。患者15年前先患乳房癌,今年又發現直腸癌,前者因手術而病根未淨,及至15年後舊邪復萌,發為是病。迭經手術,氣血損傷,故神疲乏力,面色不華,治用養正徐圖法。


診斷:(正氣不足型)腸蕈;腸癌術後。


治法:扶正為主,兼以理氣解毒,軟堅散結。


方藥:生曬參9g,黃芪30g,生白朮12g,熟地30g,巴戟天12g,肉蓯蓉15g,當歸12g,牡蠣30g,海藻15g,白花蛇舌草30g,夏枯草15g,莪朮12g,木茴香(各)9g,陳皮9g,14劑。


▲熟地


1991年2月18日複診:上方加減服用至今,近覺頭暈減輕,動則心悸,腰酸,活動欠便利,納可便調,舌苔薄,脈細軟,守法續治。處方:黨參15g,黃芪30g,生白朮15g,茯苓15g,煅牡蠣30g,煅龍骨齒(各)30g,熟地30g,巴戟天12g,狗脊15g,杞子12g,懷牛膝15g,仙靈脾15g,14劑。


9月21日三診:近訴下肢行步困難,疲乏無力,手指顫動,心悸不安,寐可,舌苔薄邊有齒痕,脈細沉。仍以扶正為治,兼以活血祛風。處方:黃芪45g,當歸20g,白芍15g,川芎9g,生地30g,紅花9g,炙地龍9g,桃仁15g,狗脊15g,千年健15g,鹿角粉4.5g,大蜈蚣1條。14劑。


11月20日四診:症無進退,改擬地黃飲子法。方藥:熟地30g,山萸肉9g,麥冬15g,川石斛15g,五味子9g,肉蓯蓉15g,茯苓10g,巴戟天15g,熟附塊9g,石菖蒲9g,遠志6g,大棗7枚,生薑3g,桂枝15g,薄荷4.5g,生甘草9g。14劑。


12月14日五診:精神尚好,下肢步行不便,手指顫動,心中悵然不安,舌苔薄膩,脈沉細,再以前方出入。方藥:黨參15g,黃芪30g,熟地30g,山萸肉9g,川石斛15g,當歸15g,麥冬12g,杞子15g,茯苓12g,肉蓯蓉15g,巴戟天15g,煅龍牡(各)30g,石菖蒲6g。14劑。


▲川石斛


1992年1月4日六診:四肢乏力,步履困難,左上肢抬舉不便,心悸較前好轉,夜眠尚安,苔脈如前。方藥:黃芪30g,當歸20g,桃仁15g,炙䗪蟲10g,木茴香(各)10g,枳殼20g,炙鱉甲18g,牡蠣30g,熟地30g,黃柏15g,丹參24g,莪朮15g。14劑。


2月22日七診:近覺頸部活動不便,左側腰部活動欠利,外院頭顱CT示:腦動脈硬化。方藥:丹參24g,炙鱉甲18g,生熟地(各)20g,牡蠣30g,黃芪40g,防風己(各)15g,巴戟天15g,肉蓯蓉15g,川芎10g,莪朮15g,仙靈脾15g,紅花6g,當歸15g。14劑。


8月9日八診:代訴神疲乏力,反應遲鈍,下肢輕度浮腫,睡眠欠佳,舌苔薄脈細。正氣虛損,水液逗留。治擬扶正為主,兼以利水。方藥:黃芪40g,大蜈蚣2條、生熟地(各)24g,巴戟天15g,肉蓯蓉15g,石菖蒲10g,炙遠志6g,川石斛18g,牡蠣30g,生白朮18g,澤瀉15g,黃芩12g,14劑。


9月20日九診:浮腫已退,神情淡漠,四肢顫抖,下肢活動不便,苔薄質淡脈細沉,正元虧虛,體力不支,恐難挽回。方藥:熟地40g,山萸肉9g,川石斛18g,麥冬15g,五味子12g,石菖蒲10g,遠志6g,茯苓12g,肉蓯蓉18g,桂枝15g,熟附塊15g,巴戟天18g,薄荷6g,生薑4.5g。7劑。


按:患者年高真元已近虧虛,裘沛然提出養正徐圖法治療頗有深意。藥用參、芪、歸、地、術、杞、麥等大補氣血,脾虛加山藥、茯苓等,腎虛加肉蓯蓉、巴戟天等,略參消腫軟堅,活血解毒之品,如薏苡仁、牡蠣、白花蛇舌草、莪朮、三棱、半枝蓮、貓爪草之類作為輔助,常能改善症狀,延長存活時間,少數患者可使病情向愈。■


鄭重申明:

由於每個人的體質和病情不同,本案中的方藥和劑量僅適用於本案病人當時的病情。未經中醫辨證診治,不得照搬使用本案中的處方和劑量。廣大讀者如有需要,應前往正規醫院診治,以免貽誤病情。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內容選自《中國中醫藥報》2021年9月17日第五版,上海中醫藥大學裘沛然名師工作室 王慶其、李孝剛、鄒純樸、梁尚華、王少墨、裘世軻】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