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八絕」中地位顯赫,個性豪爽不羈——顧眉生

晴天cars 發佈 2024-02-29T13:53:52.589950+00:00

顧媚字眉生,又名眉,號橫波。「秦淮八艷」裡面,美貌和才華結合最完美的就是這個女子。清代余懷的《板橋雜記》裡這樣描寫這位美女:「妍靚雅,風度超群;鬢髮如雲,桃花滿須,弓變纖小,腰肢輕亞。通文史,善畫蘭,追步馬守真,而姿容勝之,時人推為南曲第一。

顧媚字眉生,又名眉,號橫波。「秦淮八艷」裡面,美貌和才華結合最完美的就是這個女子。清代余懷的《板橋雜記》裡這樣描寫這位美女:「妍靚雅,風度超群;鬢髮如雲,桃花滿須,弓變纖小,腰肢輕亞。通文史,善畫蘭,追步馬守真,而姿容勝之,時人推為南曲第一。」

「秦淮八艷」中,顧橫波是地位最顯赫的一位,受誥封為「一品夫人」。據清余懷《板橋雜記》記載,顧橫波「莊妍靚雅,風度超群。鬢髮如雲,桃花滿面;弓彎纖小,腰支輕亞」,工於詩畫,尤善畫蘭,個性豪爽不羈。

顧美女17歲時畫的《蘭花圖》扇面,現在還收藏於故宮博物院。清初著名文人朱彝尊寫過一首《題顧夫人畫蘭》的詩,就是來讚美她的畫技的。也就是說此女的才華與容貌敢稱第二,便沒有人敢稱第一。

而且顧美女的才氣不僅體現在寫寫畫畫的世界裡,此女生財也很有本事。自己反正是塊活招牌,與其讓老鴇拿自己來當搖錢樹,倒不如自立門戶自己當老闆來掙更多的銀子。顧美女的創業,一句話概括就是相當的成功。一時間財源滾滾,芳名遠揚,既有權貴公子來撐場子給她源源不斷地送銀子,更有主流文人墨客來添風雅,吟詩作畫。顧眉自然是誰來都笑臉相迎,好吃好喝地伺候。顧美女老早就明白顧客就是上帝,是衣食父母,咱也不稀罕裝純情裝害羞,老娘開的就是眉樓,就是要盈利。據說顧美女真是有眼光,那些當時有名的才子在那裡寫的詩歌畫的畫,最後她都通通收起來轉手賣給那些才子的粉絲和收藏者們,把無本也有利的生意做出了境界。一個女人既然要身家有身家,要樣子有樣子,缺的大概也只有感情了,在風塵里折騰了那麼久,以顧美女的現實與聰明,自然知道嫁個好人家找個好歸宿是最保險的投資了。

既然開的是眉樓煙花店,自然什麼男人都會有。顧美女本著曖昧但不動情的原則,巧妙地和對自己有意思的男人拋個無傷大雅的媚眼或送個秋波什麼的,於是就有一個叫劉芳的才子被她迷得神魂顛倒了,要非她不娶。顧美女自然沒有同意,本小姐自己還是個大才女呢,這年頭阿貓阿狗寫幾句詩就自詡為才子,顧美女自然是顧左右而言他地婉拒了他的求愛。沒想到還真有劉才子那樣的死心眼,人家不喜歡你,你傷心幾天就算了吧,結果他卻橫豎想不通竟然委屈地自殺了,美其名曰:殉情。但顧美女不是慈悲為懷的菩薩,雖然會有點愧疚,但自然還是舞照跳歌照唱,男人來了照把媚眼拋。

終於在顧美人25歲那年,一個叫龔鼎孳的男人入了她的法眼。龔鼎孳詩詞書畫俱通,18 歲中進士,輕財重士,時任兵科給事中,比顧眉大四歲。這個仕途正處上升階段的男人樣子不錯,談吐不凡,最重要是還有一個不錯的前程。顧眉是個極為現實的人,她十分明白自己想過什麼樣的日子。於是芳心動了的顧美人再次展現了作為一個聰明人的本事,從以退為進到含情脈脈,龔鼎孳不久為她脫籍。從此,顧眉改名「善持」,做了龔鼎孳的第二夫人。至於婚後的生活就沒什麼可說的了,有點閒錢的小資階級,肯定是往來無白丁,談笑有鴻儒。沒事吵個小嘴也不過是為了增加點生活情趣,這樣的人生顧美女很是知足。

才氣固然重要,但若是能用才氣來生財才算物盡其用,所以創業要趁早。若是你覺得顧美女不夠高尚,那只能說明你不夠成熟。人一窮,連最細緻的感情都粗糙,一個靠自己養活自己的人,沒有比掙錢更現實的事情,在沒有損人的情況下,有時候會做人也是對社會的妥協。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