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電視?這條公式找不到答案

雷科技 發佈 2024-02-29T15:51:07.763379+00:00

近日,「聯想或進入彩電市場」的消息不脛而走,據智能電視網報導,聯想計劃將部分新品委託廣州市瀚麗美電子有限公司生產,目前相關新品電視的信息已經進行3C認證,這意味著聯想電視即將全面回歸。

近日,「聯想或進入彩電市場」的消息不脛而走,據智能電視網報導,聯想計劃將部分新品委託廣州市瀚麗美電子有限公司生產,目前相關新品電視的信息已經進行3C認證,這意味著聯想電視即將全面回歸。


不過,目前網絡上也僅有這一個消息源,且聯想並未對此進行回應,所以有關聯想要進入電視市場一事,實際上還沒有定論。而有關聯想動機的猜測則是各式各樣,比如說「為了迎合ChatGPT浪潮」,而結合聯想集團的實際情況這個理由自然是站不住腳,如果聯想真要做電視,必然有其他的心思。


拋開這些因素不談,貴為PC行業「一哥」的聯想這些年來的確在想方設法地拓展自己的邊界,但表現也不如預期那般順利。不久前有消息傳出,聯想或裁撤「拯救者」手機團隊,在移動業務上僅保留「摩托羅拉」一個品牌;而其他的硬體業務,比如智能家居等聯想也沒有太多進展。


對聯想來說,積極探索更多的生態品類是必然的發展方向。小雷認為,如果聯想要做電視,大概率是為了豐富旗下智能硬體生態的品類,如其他廠商做的那樣,讓智能電視成為智能生態閉環的「最後一環」。不過,先不說做電視能不能成功,聯想自己的智能生態這些年來投入不少但見效甚微,先了解他們的生態做得怎麼樣,才能討論做電視是不是明智之舉。


聯想需要來點「新東西」


以現在網際網路廠商的做法,做硬體新品很少會直接用上原有品牌,而是會劃分在全新的子品牌旗下,美名其曰「做生態化品牌」。巧合的是,聯想其實也有自己的生態化品牌——「來酷(Lecoo)」成立於2018年4月,其定義為「面向消費用戶的智能物聯賦能品牌」。


在日常的運營中,來酷成了聯想在線下運營中的主要面貌,可能你不曾留意,但實際上大多數城市中的大多數聯想線下體驗店都被冠以「來酷」之名。誠然,和小米、華為和OV等深耕線下多年的成熟品牌相比,聯想來酷無論是門店數量、運作模式都無法與他們直接相比,但聯想卻依然有在努力。


(圖片來源:聯想官網)


2022年1月,聯想宣布將全國範圍內的三家來酷門店升級為「概念店」,建設了一系列的線下體驗區域,方便用戶體驗聯想與來酷品牌下的各種生態產品,包括智慧型手機、PC和IoT設備等。3月26日消息,聯想官宣全國第56家來酷門店正式開業,還舉行了一系列的開業慶典。


不過就小雷個人的體驗來看,目前大多數的聯想來酷門店其實並沒有帶來太多的體驗差異化,或者說就是普通的聯想產品線下門店。此前小雷因特殊需要要到聯想線下門店購買智慧型手機,來到這家聯想來酷線下門店時發現,門店面積並不大但主要的產品均有展示,也允許消費者做簡單的體驗把玩。不過,工作人員數量並不多,也不會熱情地詢問、介紹,整體上的體驗和頭部手機廠商的線下門店仍有差距。


在智能生態建設的重要場景——線下門店上,顯然聯想還需要更加努力。


在產品品類上,通過官方商城搜索「來酷」關鍵字可找到56款產品,對於這個數字小雷認為只能是「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實際上,聯想的核心產品依然使用此前已經成熟的品牌,比如聯想、Think、摩托羅拉等,而由來酷品牌負責的產品主要以輕品類、IoT品類為主,比如我們見到的充電頭、家用攝像頭、筋膜槍等,不乏「跟風之作」。


(圖片來源:聯想官網)


通過產品圖不難下判斷,這些生態產品其實大多是貼牌而來,價格低廉、定位不高端是他們共同的特徵。


另外,聯想或者說來酷品牌本身也有豐富的顯示器業務,更不用說此前也的確有過電視業務(我們雷科技還在使用),因此「聯想×電視」這樣的傳聞,的確有想像空間。


(圖片來源:雷科技攝製)


但是我們也提過,想要區分產品的重要性其實很簡單,只要看是用的聯想或者自家旗下成熟品牌還是新品牌就行了。從產品交由第三方公司代工、貼牌銷售這種模式來看,就算有新電視也大概是劃分到「來酷」品牌之下,定位不會太高。


但在等待闢謠、看著我們公司中這款「古董級」聯想電視的同時,我們基本可以斷言,聯想大概率不會對電視業務感興趣。


做電視未嘗不可,但不適合聯想


傳統消費電子品牌進軍電視業務並非罕見案例,甚至說其中成功的例子也有非常多。比較遙遠的有小米,現在小米電視已經是市場「一哥」,成為了網際網路電視中的領軍者;年份比較近的例子有華為、OPPO等,他們推出的智能電視表現有好有壞,但畢竟是在給行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小米電視/圖源小米官網)


這些例子說明,消費電子品牌轉型做電視並非無可取之處,而且結合他們在移動網際網路、人機互動方面的能力,產品力甚至不輸傳統電視巨頭。然而,聯想儘管也有生產大尺寸顯示設備的經驗(筆記本電腦、顯示器等),但在今時今日這個節點,電視並不是一個適合聯想深耕的品類。


第一點也是最重要一點,五年前聯想首次嘗試電視業務失敗時行業並非藍海,而現在同樣不是。根據統計數據,2022年中國彩電市場零售量規模為3634萬台,同比下降5.2%,零售額規模為1123億元,同比下降12.9%。而這也是中國電視市場自2016年達到最高峰後連續第七年下滑,短期內難以見到市場有回暖跡象。


OPPO電視團隊的敗走麥城就是最好的例子,實際上這幾年來除了華為憑藉「智慧屏」這一概念成功打開局面外,其他新入局的電視品牌都沒有太好的表現。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以聯想在電視行業的厚度也很難改變現狀,如果真的尋找代工廠貼牌生產電視產品,大概率也會無疾而終。


第二點,對聯想來說現在還不是推出電視的時候。根據財報透露的消息,聯想目前的三大核心業務是智能設備業務、方案服務業務、基礎設施方案業務,其中智能設備業務便是我們熟悉的PC、平板和手機等產品。不過,我們知道聯想的智能設備最核心的還是PC,其次可能是手機、平板這些移動業務,而IoT相關產品在整個集團的營收中,帶來的貢獻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拯救者筆記本電腦/圖源聯想官網)


因此,按照循序漸進的思路來看,就算聯想目前想要搭建智能生態,也應該從零碎的小產品開始,而不是直接來到推出智能電視這一階段。原因也很簡單,相比起其他小型的智能設備,智能電視的生產可以外包給其他公司,但售前售後的管理也不是那麼簡單。


比如說,聯想需要自己組建或者和其他合作夥伴合作,籌備一支安裝、售後維修團隊,來針對智能電視可能存在的問題做維護工作。另外,智能電視體積較大,聯想線下門店可能需要改造升級才能騰出展示空間,這裡又是另一個不可忽視的成本支出。


最重要的一點,聯想自己的智能生態尚未形成規模,也缺乏領先的聯動性,如果銷售的智能電視無法實現較為先進的設備互聯功能,在市場上也很難和成熟品牌競爭。


因此,這也是我們說的第三點,現在聯想沒有足夠的技術來支撐他們,在電視這一品類帶給消費者足夠好的體驗。


構成智能電視體驗的那些因素,顯示效果、電視系統、多端互動等聯想均沒有明顯領先的地方,傳聞中聯想的電視還是貼牌代工的,因此在產品競爭力上很可能只剩下了「性價比」一條路。但要說性價比,網際網路品牌和傳統電視品牌,其實也不乏高性價比產品。


最後,我們不妨思考一下,推出電視產品可以給聯想帶來什麼?尤其還是一款貼牌代工的產品,無論是市場沉澱還是技術積累,其實這款電視很難給聯想帶來什麼實際上的幫助。


緩解聯想業務難題的解決方法有很多個,但顯然沒有一個與電視有關。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