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真正的頂級大佬,非他莫屬

最華人 發佈 2024-02-29T15:52:03.495768+00:00

「國家國家,祖國是國,澳門是家。」這簡短的十二個字,是馬萬祺的人生信條。1987年,中葡雙方就澳門問題簽署聯合聲明。

「國家國家,祖國是國,澳門是家。」


這簡短的十二個字,是馬萬祺的人生信條。


1987年,中葡雙方就澳門問題簽署聯合聲明。談判期間,雙方針對中方是否駐軍問題產生分歧。


馬萬祺得知這一消息後,立即向新華社澳門分社強烈建議:「無論多少,一定得有駐軍,這是國家主權問題。」


而中央也鄭重的轉告馬萬祺:「一定在澳門駐軍,請放心。」


吃下這顆定心丸,馬萬祺更加盡心竭力,力保澳門安寧。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在港澳地區的商業界流傳著這樣的一句話:「香港霍英東,澳門馬萬祺。」


人們不禁要問,馬萬祺為何有如此分量,竟能與香港首位享有國葬待遇的富豪霍英東齊名,他又有著怎麼樣的傳奇人生?



1919年10月,出生於廣東一戶富裕家庭的馬萬祺,從小為人寬厚謙和,好書博學。


但不幸的是,在馬萬祺15歲時,父親突發疾病去世。


於是馬萬祺從廣州南海高中退學,改去私人教館學習國文和會計等基礎知識,希望能儘早接管父業。


兩年後,他又去當地的米行當學徒,從最初級的記帳做起,又陸續接觸核心經營環節,從收發貨物、聯繫商行、報關等細小工作中積累經驗。


雖然年紀輕輕,但他做事認真負責,為人誠實守信,慷慨仗義,受到了同行的讚譽。


做學徒期間,馬萬祺沒有放棄自身的學習,經常讀書看報,留心時局和商業動態。


當時中國受洋糖傾銷嚴重,企業家陳濟棠有意重整國糖行業。


得知這個消息,馬萬祺敏銳地意識到:搞不好,這裡有很大的商機。


於是他展開深入的研究,向當地有經驗的老師傅詢問廣州的製糖歷史,翻閱不少文獻了解早期的製糖工藝。



同時馬萬祺不辭辛苦地多次走訪考察廣州南部水道及碼頭,提前設計便於物料進出的倉庫內部結構,實地實物進行演練。



經過一番認真的準備和深思熟慮之後,馬萬祺決定「賭」一把。


他將幾年間辛苦積攢的積蓄全部拿出,果斷採購了製糖設備,聘請專業技工,自立門戶開辦糖廠,那年他18歲。


憑藉在行業的良好口碑,馬萬祺迅速在商業圈打響了名氣。


眼看馬萬祺的生意日漸穩定,沒想到,一場戰爭將他瞬間打回原形。




1938年日本侵占廣州,一夜之間,炮火轟鳴,硝煙瀰漫,滿地鮮血,曾經的繁華消失殆盡。


廣州城內的漢奸,組織各種「親日遊行」,罪惡嘴臉昭然若是,馬萬祺看在眼裡,憤怒不已。


他看著自己用心經營的糧食、土產批發廠房和商鋪被日軍燒傷搶掠,一片狼藉,悲痛萬分。


為了生計,他選擇背井離鄉,從廣東逃到了香港。


好在憑藉誠實守信的人品和紮實的商行經驗,馬萬祺成功說服了幾位港商與他合作,在香港做起了糧油進出口生意。


但好景不長,香港也淪陷了。



在經歷一次次的戰爭紛擾後,馬萬祺不懼失敗,反而越挫越勇,全家移居到了澳門開啟新的人生。


他憑藉精明的商業判斷,獨特的投資眼光,踏實肯乾的韌勁,從最初的小米鋪,到後來的恆豐裕行、和生行等公司,生意越做越大。



經歷了戰爭的慘痛和顛沛流離,馬萬祺逐漸意識到,一個人的命運和祖國民族的安危是密不可分的。


只有中國人民一起團結起來,才能在自己的土地上挺直腰杆、站穩腳跟。


抗美援朝時期,馬萬祺加入了澳門最大的民間組織中華總商會,帶領澳門各商界愛國人士通力合作,從殖民統治者手中爭取權益,為解放事業提供必要的物資保障。


1949年底,馬萬祺得知在解放海南島和廣西的戰役中,急需從海外進口一些急用戰略物資,但在香港轉運中遇到極大的困難。


他迅速召集各商界夥伴,爭分奪秒搶運了大批糧食、藥品、汽油、五金等物資。


打通各方關係後,安排可靠的人力運輸,同時保證物資的安全,在最短的時間內運送回內地,為解放廣西和海南貢獻了一份力量。



他還利用自己的渠道開設葡法洋行,申請進口許可證,在特殊時期專門運送藥品,紗布等戰略物資。


在結識醫術精湛的共產黨員柯麟同志後,馬萬祺聯合對方一起在鏡湖醫院展開合作,不僅向內地兒童教養院捐款,還組織救治抗日游擊隊員。


馬萬祺行善好施,用自己的實際行動愛國愛澳。




自22歲定居澳門後,馬萬祺沒有一天不期盼澳門能早日回到祖國的懷抱。


1979年中葡建交,葡方承認了澳門是中國的領土。馬萬祺激動萬分,懷著赤誠的愛國之心許下心願,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看到澳門回歸祖國。


1987年,作為澳門商界的傑出代表,馬萬祺參加了《中葡聯合聲明》簽字儀式。



之後又出任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參與了澳門基本法草案起草擬定工作,為後續澳門的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貢獻力量。


在澳門回歸進程中,作為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副主任,70多歲的馬老工作量巨大。



他兢兢業業往返北京多次,傾注巨大心血。


1999年12月20日,馬萬祺親歷澳門回歸祖國和特別行政區成立的盛大典禮,親眼見證了澳門擺脫殖民管治的歷史時刻。


每當有人稱讚他的傑出貢獻時,他總謙虛的說道:「我這些年做的說不上是什麼成就,只是以一顆愛國愛澳之心,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利於國家人民的事情罷了。」


馬萬祺不但自己加大與內地的經貿合作,同時鼓勵更多的港澳實業家們來內地投資,積極推動改革開放進程。


他曾多次團結港澳經商夥伴,一起到內地省市考察,參加各種出口交易會和國際性貿易活動。



在珠三角地區,馬萬祺聯合何賢、霍英東等一起,投資興建了國內首家中外合資賓館。


他們斥巨資擴建廣珠公路,四座橫跨珠江支流的公路大橋在他們的支持下順利完工,為港澳與內地的經貿通商鋪平了道路。


2014年5月,馬萬祺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九十五歲。澳門兩任行政長官,何厚鏵、崔世安親自為他扶靈,在他的靈柩上覆蓋了莊嚴的國旗,是對他一生貢獻最大的肯定。



2018年,馬萬祺被授予「改革先鋒」稱號,追授改革先鋒獎章。


馬萬祺曾在醫院病榻上對記者說:「身為中國人,能儘自己綿薄之力為祖國做些事,此生無憾。」


馬萬祺的一生跌宕起伏,將自己的個人命運融入了民族復興的歷史洪流之中,是所有中國人不該忘記的榜樣力量。文/藤棠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