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等千名科技人士發公開信:暫停訓練比GPT-4更強大的AI系統

澎湃新聞 發佈 2024-02-29T16:04:57.243613+00:00

29日,未來生命研究所公布一封公開信,呼籲所有AI實驗室立即暫停訓練比GPT-4更強大的AI系統至少6個月。

·「我現在並不擔心『AGI風險』(我們無法控制的超級智能機器的風險),在短期內我擔心的是『MAI風險』——平庸人工智慧(Mediocre AI)是不可靠的(比如必應和GPT-4)但被廣泛部署。」

最近幾天,人工智慧風險引發了多位科技領袖的深切擔憂。

首先是被稱為「人工智慧教父」的傑弗里·辛頓(Geoffrey Hinton),他上周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採訪時表示,人工智慧可能發展到對人類構成威脅「並非不可想像」的地步。

隨後,AI「大牛」蓋瑞·馬庫斯(Gary Marcus)3月27日發推響應辛頓,28日又發表題為「人工智慧風險≠通用人工智慧風險」的文章,稱超級智能可能會也可能不會迫在眉睫,但在短期內,需要擔心「MAI(平庸人工智慧)風險」。

27日,推特CEO伊隆·馬斯克也加入進來,表達對辛頓和馬庫斯的贊同。

馬斯克在社交網絡上與傑弗里·辛頓和蓋瑞·馬庫斯互動。

29日,生命未來研究所(Future of Life Institute)公布一封公開信,呼籲所有AI實驗室立即暫停訓練比GPT-4更強大的AI系統至少6個月。辛頓、馬庫斯和馬斯克均簽署了這封公開信。

「加快開發強大的AI治理系統」

生命未來研究所的這封公開信題為「暫停巨型AI實驗:一封公開信」,於29日解封。

未來生命研究所的公開信已有1079人簽署。

信中寫道:廣泛的研究表明,具有與人類競爭智能的人工智慧系統可能對社會和人類構成深遠的風險,這一觀點得到了頂級人工智慧實驗室的承認。正如廣泛認可的「阿西洛馬人工智慧原則(Asilomar AI Principles,阿西莫夫的機器人三大法則的擴展版本,於2017年由近千名人工智慧和機器人專家簽署)中所述,高級AI可能代表地球生命史上的深刻變化,應該以相應的關照和資源進行規劃和管理。不幸的是,這種級別的規劃和管理並沒有發生,儘管最近幾個月人工智慧實驗室陷入了一場失控的競賽,以開發和部署更強大的數字思維,沒有人——甚至他們的創造者——能理解、預測或可靠地控制。

「當代人工智慧系統現在在一般任務上變得與人類具有競爭力,我們必須捫心自問:我們是否應該讓機器用宣傳和謊言充斥我們的信息渠道?我們是否應該自動化所有工作,包括令人滿意的工作?我們是否應該發展最終可能比我們更多、更聰明,淘汰並取代我們的非人類思維?我們應該冒險失去對我們文明的控制嗎?」這封信寫道,「只有當我們確信它們的影響是積極的並且風險是可控的時候,才應該開發強大的人工智慧系統。這種信心必須有充分的理由,並隨著系統潛在影響的規模而增加。OpenAI最近關於通用人工智慧的聲明指出,『在某些時候,在開始訓練未來的系統之前進行獨立審查可能很重要,並且對於最先進的工作來說,應該同意限制用於創建新模型的計算量增長。』我們同意。那個某些時候就是現在。」

這封信呼籲,所有人工智慧實驗室立即暫停訓練比GPT-4更強大的人工智慧系統至少6個月。這種暫停應該是公開的和可驗證的,並且包括所有關鍵參與者。如果不能迅速實施這種暫停,政府應介入並實行暫停。人工智慧實驗室和獨立專家應該利用這次暫停,共同開發和實施一套用於高級人工智慧設計和開發的共享安全協議,並由獨立的外部專家進行嚴格審計和監督。這些協議應確保遵守它們的系統是安全的,並且無可置疑。這並不意味著總體上暫停AI開發,只是緊急從奔向不可預測的大型黑盒模型的危險競賽中收回腳步。

與此同時,信中指出,AI開發人員必須與政策制定者合作,以顯著加快開發強大的AI治理系統。至少應包括:建立專門負責AI的有能力的新監管機構;監督和跟蹤高性能人工智慧系統和大量計算能力;推出標明來源系統和水印系統,以幫助區分真實與合成,並跟蹤模型泄漏;強大的審計和認證生態系統;界定人工智慧造成的傷害的責任;為人工智慧技術安全研究提供強大的公共資金;以資源充足的機構來應對人工智慧將造成的巨大經濟和政治破壞(尤其是對民主的破壞)。

這封信最後寫道,「人類可以享受人工智慧帶來的繁榮未來。成功創建強大的AI系統後,我們現在可以享受『AI之夏』,收穫回報,設計這些系統以造福所有人,並為社會提供適應的機會。社會已經暫停其他可能對社會造成災難性影響的技術。 我們可以在這個領域也這樣做。讓我們享受一個漫長的AI之夏,而不是毫無準備地陷入秋天。」

生命未來研究所建立於2014年,是一個非營利組織,由一系列個人和組織資助,使命是引導變革性技術遠離極端、大規模的風險,轉向造福生活。

截至發稿,這封信已有1079名科技領袖和研究人員簽名,除了馬斯克、辛頓和馬庫斯之外,還包括圖靈獎得主約書亞·本希奧(Yoshua Bengio)、《人工智慧:現代方法》作者斯圖爾特·羅素(Stuart Russell)、 蘋果公司聯合創始人史蒂夫·沃茲尼亞克(Steve Wozniak)、Stability AI執行長埃馬德·莫斯塔克(Emad Mostaque)等科技界領袖人物。

「可能導致核戰爭和更嚴重的疫情」

28日,馬庫斯在寫作平台Substack上寫道,一位同事寫信給他問道:「這封(公開)信不會造成對即將到來的AGI(通用人工智慧)、超級智能等的無端恐懼嗎?」

美國作家、紐約大學教授加里·馬庫斯。

馬庫斯解釋道,「我仍然認為大型語言模型與超級智能或通用人工智慧沒有太大關係;我仍然認為,與楊立昆(Yann LeCun)一樣,大型語言模型是通向通用人工智慧道路上的一個『出口』。我對厄運的設想可能與辛頓或馬斯克不同;他們的(據我所知)似乎主要圍繞著如果計算機快速而徹底地自我改進會發生什麼,我認為這不是一個直接的可能性。」

人工智慧風險與通用人工智慧風險。

但是,儘管許多文獻將人工智慧風險等同於超級智能或通用人工智慧風險,但不一定非要超級智能才能造成嚴重問題。「我現在並不擔心『AGI風險』(我們無法控制的超級智能機器的風險),在短期內我擔心的是『MAI風險』——平庸人工智慧(Mediocre AI)是不可靠的(比如必應和GPT-4)但被廣泛部署——無論是就使用它的人數而言,還是就世界對軟體的訪問而言。一家名為Adept.AI的公司剛剛籌集了3.5億美元來做到這一點,以允許大型語言模型訪問幾乎所有內容(旨在通過大型語言模型『增強你在世界上任何軟體工具或API上的能力』,儘管它們有明顯的幻覺和不可靠傾向)。」

馬庫斯認為,許多普通人也許智力高於平均水平,但不一定是天才,在整個歷史中也製造過各種各樣的問題。在許多方面,起關鍵作用的不是智力而是權力。一個擁有核代碼的白痴就可以摧毀世界,只需要適度的情報和不應該得到的訪問權限。現在,AI工具已經引起了犯罪分子的興趣,越來越多地被允許進入人類世界,它們可能造成更大的破壞。

歐洲刑警組織27日發布一份報告,對採用ChatGPT類工具進行犯罪的可能性進行了討論,令人警醒。「大型語言模型檢測和重現語言模式的能力不僅有助於網絡釣魚和在線欺詐,而且通常還可以用來冒充特定個人或群體的講話風格。這種能力可能會被大規模濫用,以誤導潛在受害者將他們的信任交給犯罪分子。」這份報告寫道,「除了上述犯罪活動外,ChatGPT的功能還有助於處理恐怖主義、政治宣傳和虛假信息領域的許多潛在濫用案件。因此,該模型通常可用於收集更多可能促進恐怖活動的信息,例如恐怖主義融資或匿名文件共享。」

馬庫斯認為,再加上人工智慧生成的大規模宣傳,被大型語言模型增強的恐怖主義可能導致核戰爭,或者導致比新冠病毒更糟糕的病原體的故意傳播等。許多人可能會死亡,文明可能會被徹底破壞。也許人類不會真的「從地球上消失」,但事情確實會變得非常糟糕。

「人工智慧教父」傑弗里·辛頓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採訪時表示,人工智慧可能發展到對人類構成威脅「並非不可想像」的地步。

上周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採訪中,「人工智慧教父」辛頓被問及人工智慧「消滅人類」的可能性時說,「我認為這並非不可想像。我只想說這些。」

馬庫斯指出,相比辛頓和馬斯克擔憂天網和機器人接管世界,應該更多思考眼前的風險,包括恐怖分子在內的犯罪分子可能對大型語言模型做什麼,以及如何阻止他們。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