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恩·墨菲專訪:「微笑著參加比賽是我熱愛斯諾克的方式」

世界斯諾克巡迴賽 發佈 2024-02-29T17:52:05.547546+00:00

在威爾斯公開賽上獲得亞軍,然後又在沃爾夫漢普頓舉辦的球員錦標賽上擊敗對手,這只是對墨菲在賽場內外付出良多的小小回報。

肖恩·墨菲努力使自己在賽場內外都能夠享受生活。但細數歲月我們會很驚訝的發現,40歲的墨菲早在18年前的2005年就贏得了世錦賽冠軍,自此之後他又斬獲無數榮譽,而他也來到了思考自己在斯諾克領域未來的時候。

文/Richard Hercock,《Yorkshire Post》

肖恩·墨菲在十五歲時成為職業球員,而從他接觸這項運動至今更是有三十二年之久,多年鏖戰職業賽場使得他的身體和精神都到了極限。

墨菲在上個月才結束了三年的排名賽冠軍荒,而他也早早為自己拿到了只有單賽季排名前八的球員才能參與的巡迴錦標賽席位。

在威爾斯公開賽上獲得亞軍,然後又在沃爾夫漢普頓舉辦的球員錦標賽上擊敗對手,這只是對墨菲在賽場內外付出良多的小小回報。

去年夏天,墨菲做了一個胃袖手術,通過手術縮小了胃的容積,從而根本上限制了進食的數量。

儘管手術目的需要一段時間才得以展現,但這次手術作用在墨菲身體上的結果是格外的顯而易見。

在接受《約克郡郵報》採訪時,墨菲說:「想對你的比賽做出改變其實非常困難。就像是你要一艘巨大的郵輪轉彎掉頭,這個過程不是一蹴而就的,改變方向需要一段時間來實現。」

「而我的比賽就是這樣。我大概在一年前就開始嘗試解決我的問題,花了十到十一個月的時間才逐漸顯示出效果。」

「我當然也有自我懷疑的時候,我真的很想知道自己是否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我的斯諾克職業生涯是否還有機會?充滿著未知的比賽是否值得我耗費時間別家去女的追求,這一切都值得嗎?」

「大概在去年十一月的英錦賽上,我看到了一些進步的苗頭,這對我來說已經足夠,足以說明我走上了正確的道路。」

「如果能把我在球員錦標賽上的狀態封存打包帶到接下來的比賽中那可太好了。」

墨菲在去年4月的世錦賽上首輪就以8:10輸給了史蒂芬·馬奎爾,那之後他覺得他必須採取一些更加激進的手段來減肥。

墨菲說:「我在去年5月做了胃袖手術,手術結果是不可逆的。你可以做很多種胃部手術,但胃袖手術可能是其中最極端的一種。我真的希望我幾年前就做了這個手術。」

「我一生都在與我的體重作鬥爭,在去年世錦賽的最後階段,我的體重已經漲到我有史以來最重的時候。」

「這肯定會影響我的比賽,肯定會影響我的身體和心理的健康。我當時只是想『我很清楚,我必須做點什麼才行'」

「很快我就預約了手術,但我在克魯斯堡看到了史蒂夫·戴維斯的採訪,他談到另一位球員與體重做鬥爭的事情。」

「當時史蒂夫是這麼說的『很多球員願意為了提升球技而吃苦,但他們卻從未嘗試過改變場外因素來進行全方位的提升。』」

「他們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可以說並不健康。他們的身體過於臃腫肥胖,以至於不能在球桌上自如的伸展手臂。」

「這些東西在斯諾克中並不像在體操中那樣重要,但實際上你的胖瘦真的很重要。」

「史蒂夫提出了這樣一個觀點,他認為那些在比賽中取得了一定成績的優秀球員都有體態合度這個共同點。」

「當時我已經預約了手術,但史蒂夫的觀點讓我確定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而這個手術則完全改變了我的生活。」

「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仍然喜歡吃巧克力。但由於手術的原因,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吃下一整塊,現在的我吃能吃幾小片而已。」

墨菲在上個月的球員錦標賽決賽中以10:4擊敗阿里·卡特,結束了他三年的冠軍荒。來到赫爾參加巡迴錦標賽的墨菲則成為了冠軍的大熱人選。

「我認為這是我自己作為一個男人的觀點,我去年剛滿40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隨著年齡的增長,你對事情的看法也會隨之改變。」

「你開始更愛享受生活。我覺得自己像個演員,我確實喜歡為人們表演節目。我確實享受比賽中的戲劇元素。我覺得帶著微笑打比賽會更好。當然,這僅是個人意見,保持微笑有助於我打得更好。」

「我很幸運能成為一名斯諾克球員,非常感謝這項運動給予我機會,讓我能夠有一處舞台來表現自己。如果說你像我一樣在球員錦標賽打出那樣頂級的狀態,卻不能投入其中享受這種感覺,那麼你肯定是入錯行了。」

「我在赫爾市及其周邊地區比如貝弗利,打過一些奇怪的表演賽。我已經有幾年沒有參加巡迴錦標賽,這真的很糟糕。」

「但我很高興能參加今年的比賽。我去過賽事場館Bonus Arena,那裡舉辦過幾次元老賽,看起來那是一個很適宜打斯諾克的美妙場館,我無比期待去到那裡。」

墨菲在2005年以資格賽選手身份贏得世錦賽冠軍時震驚了體育界。當時墨菲旅居在羅瑟勒姆,很快就被當地人接納並視他為約克郡的驕傲。墨菲現長居愛爾蘭,但他仍然對曾經居住過的約克郡充滿感情。

「這是個很有趣的事情,我對當地人的支持感到很激動,也非常感激。在約克郡生活的那兩三年,真的讓我記憶深刻。」

「我的家鄉不是約克郡,我也不是在那裡出生或長大,我在2004年到2008年期間住在那裡,但這裡就像是我的第二故鄉,他們也視我為當地的一分子。」

「我對此非常感激,我喜歡約克郡,這裡的人們總是對我非常慷慨,我希望這種羈絆可以繼續下去。」

「我們一小撮球員有在聊到這個問題:如果你重新開始你的職業生涯,住在哪裡是最好的選擇。」

「作為一個斯諾克球員,哪裡才是最佳的居住地?我覺得約克郡必須名列前茅。那裡有著深厚的歷史傳承,是斯諾克運動的故里。」

「約克郡人都非常友好樸實,沒有什麼能難倒他們,他們總是很熱情地支持我們的比賽。」

「英錦賽在約克深受喜愛,而世錦賽就顯得更為特別。」

下個月,墨菲將回到克魯斯堡,希望能在這個讓他一戰成名的地方再續輝煌。

自2005年以來,墨菲已經三次打入世錦賽決賽(2009年、2015年和2021年)。但過去的八年中卻有一個奇怪的現場,墨菲兩次打入決賽,但在其餘六次均以首輪或次輪失利而告終。

「這個成績充滿著詭吊,我在與史蒂芬·亨德利交談中他說如果我能闖過第一輪,接下來我的比賽就會順暢很多。」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贏下第一輪變得越來越難。我打過一些艱難的比賽,竭盡全力的我但還是會輸掉比賽。」

「這並不難為情。我可以向你保證,沒有人比我更努力地為世錦賽做了這麼多準備。」

「現在的比賽也許與20年前大不相同,那時種子選手在第一輪過關肯定更容易。而現在的資格賽選手都有誰,我去年在第一輪輸給的居然是史蒂芬·馬奎爾。」

「你能想像馬奎爾竟然是資格賽晉級的球員嗎?他可是我在比賽中見過的最優秀的球員之一,而你在第一輪就抽到了這樣強硬的對手。」

「這無疑非常艱難,但克魯斯堡是我覺得自己可以融入其中的場景之一,我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這項賽事中。」

「儘管我已經很久沒有贏得過世錦賽的冠軍,但我並沒有忘記如何贏下那些長局制的比賽。我已經四次打入決賽,而最近一次就是在兩年前,所以我知道在長局制比賽中該用什麼樣的方法和策略。」

「如果我可以把我在球員錦標賽的狀態帶到謝菲爾德,我可能就不會有那麼多時間當評論員,我會盡力在競技場上多待一段時間。」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