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大學生出家,8年走3700公里去拉薩,七步一叩首磕出「天眼」

尋史記小k 發佈 2024-02-29T18:07:10.576623+00:00

閱讀本文前,誠邀您點擊一下「關注」按鈕,以便隨後持續為您推送此類文章,同時也便於您進行討論與分享,您的支持是我們堅持創作的動力~「我從五台山來,嗯…辛苦肯定是辛苦的,不過我是苦行僧,這是我自己選擇的修行之道。

閱讀本文前,誠邀您點擊一下「關注」按鈕,以便隨後持續為您推送此類文章,同時也便於您進行討論與分享,您的支持是我們堅持創作的動力~


「我從五台山來,嗯…辛苦肯定是辛苦的,不過我是苦行僧,這是我自己選擇的修行之道。」

眼前的這位苦行僧,以山西五台山作為起點,歷時8年,步行3700多公里,只為到拉薩的大昭寺朝拜。

期間他三步下跪,七步叩首,無論是惡劣的環境,還是圍觀的群眾的閒言碎語,都沒有讓他動搖半分。

等終於抵達時,他額頭磕出的「天眼」,引來了無數路人的圍觀。

聽完他的故事後,眾人不由得肅然起敬……

十年苦讀,寒門學子魚躍龍門

這位苦行僧法號弘毅,他出生於一個沒有任何宗教背景的山西農民家庭。

弘毅的父母都是背朝天、干農活的老實人,他們唯一的信仰就是「讀書能出人頭地」,所以哪怕拼盡全力,也要供弘毅讀書。

弘毅跟大部分「魚躍龍門」的農村學子很相似,家庭條件不好,但自己刻苦努力。

在農村讀書時,弘毅是好學生,成績好、品行佳,深得老師的喜愛。

當年,弘毅以優異的成績,順利地擠過了高考的獨木橋,被一所還不錯的大學錄取。

老實巴交的弘毅父母,因為兒子有出息了,激動得在家鄉奔走相告。

在他們看來,兒子一腳踏入了名校,畢業後一定能找一份好工作。

說不定,高收入的兒子還可以在城裡買房,娶城裡的媳婦,那這樣祖祖輩輩都可以徹底擺脫農民種地的命運。

鄉里鄉親也很看好弘毅,認為他是「山窩窩裡飛出的金鳳凰」,將來肯定前途一片光明,可他卻「辜負」了大家的期待。

初戀夭折,寒門學子一蹶不振

帶著父母和家鄉親人的期許,弘毅走入了大學校園。

新奇的大學生活,讓弘毅一度有些飄飄然。他渴望能過不一樣的生活,憧憬著愛情之神的降臨

很快,弘毅的夢想就成真了。

那日,在學校操場閒逛的弘毅,撞見了一位讓他一見鍾情的女生。

而這位小學妹對弘毅也有幾分好感,兩人一拍即合,開始了甜蜜的戀愛。

墜入情網的弘毅一改之前的勤奮,整日裡腦海都是想著跟女朋友吃喝玩樂,成績變得一塌糊塗,僅大二一年就有兩門功課不合格。

虧得女友有上進心,察覺到弘毅的「墮落」之後,她好心勸說弘毅現在階段該以學業為重,不要因為談戀愛耽誤了成績。

弘毅自己也意識到問題所在,他決定「懸崖勒馬」,收斂起玩樂的心思,把成績搞上去再說。

好在弘毅之前的底子打得牢靠,加上他人又聰明,所以重拾書本之後,弘毅的成績在短時間內就突飛猛進。

不僅如此,弘毅還開始籌劃未來,要跟女友組建自己的小家庭,那就得提前儲備點老婆本。

所以學習閒暇之餘,弘毅開始抽空做點小兼職,賺點零花錢。

弘毅在大學的最後階段,就是萬千勤勞拼搏年輕人的代表。

按照這個節奏發展下去,弘毅的人生跟千千萬萬普通的大學生一樣,畢業後工作、談婚論嫁、生兒育女,過普通人的日子。

但弘毅人生的第一次打擊,來得有點猝不及防。

初戀女友的父母嫌棄弘毅的家庭條件不好,所以棒打鴛鴦。

一開始,女友因為愛情不惜跟自己父母抗衡,拿出了非弘毅不嫁的決心,努力勸說父母。

但時間長了,女友也開始動搖了,畢竟結婚不只是「有情飲水飽」,現實的茶米油鹽都需要經濟基礎。

就這樣,弘毅失戀了。

佛門一游,青燈古佛陪伴終生

都說時間是治療失戀最好的靈藥,但這個定論在弘毅身上失效了。

承受不住失戀打擊的弘毅,把自己封閉起來,整日閉門不出,悶悶不樂。

最初父母只是口頭上嘗試開導兒子幾句,但一段時間後,見弘毅仍然意志消沉,就決定帶他出去走一走。

從未出過遠門的父母,準備帶著弘毅去著名的五台山普化寺走一走。

他們的想法很簡單,讓兒子感受一下佛門重地的肅靜,說不定他心裡就不再想那些七情六慾了。

誰也想不到,這次普化寺之行,竟成了弘毅一生命運的轉折點。

寺廟的莊嚴,青煙的古樸,佛門聖地的肅穆景象,都讓弘毅的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他誠心跪拜神明、上香敬佛,與住持交談。

從主持那裡學到的佛教理論,讓他內心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靜。

弘毅就是這一刻突然頓悟的,什麼情情愛愛都是過眼雲煙,眼前與世無爭的平靜,不正是自己內心嚮往的生活嗎?

大徹大悟的弘毅,在普化寺住了一晚之後,便有了與古佛青燈常伴的想法。

但弘毅出家的決定,對半輩子在土裡刨食的父母而言,簡直是晴天霹靂。

他們苦口婆心勸兒子不要鑽牛角尖,不要因為失戀就有了遁入空門的想法,說不定下一個路口就會遇到心愛的姑娘。

甚至他們還承諾兒子,回家後就給弘毅安排相親。

但是弘毅言之鑿鑿的表示:這和愛情、和失戀都沒關,我想出家不是想不開,恰恰是我真正想開了!

父母完全無法理解弘毅的「邏輯」,他們就差對弘毅拳腳相向了。

弘毅跟父母的拉鋸戰前前後後持續了一年,最後終於磨得了父母鬆口答應。

因為弘毅的堅持,讓他們覺得萬一不答應,兒子恐怕會走向另一種極端。

得到父母的同意後,弘毅選擇了在五台山普化寺——這個他與佛結緣的初始地出家。

正式出家後的弘毅,很適應寺廟的生活,他跟著眾人吃齋念佛,誠心誠意皈依佛門。

如果不是後來的「機緣」,也許弘毅的下半生,就在五台山普化寺的青燈古佛陪伴下,誦經禮佛安然度過。

但偶然的一次機會,弘毅得悉一位叫慈通的法師,從五華山出發,三步一叩首去了南華寺朝聖。

弘毅內心也產生了強烈的朝聖想法。

他找到師父述說自己的想法,師父不僅支持他的決定,還告訴他要尋找更廣闊的精神世界,那就應該去更適合的地方。

弘毅左想右想,最終決定前往拉薩的大昭寺朝聖,據聞每年都有無數的信徒前往那裡朝拜。

修行不止,朝聖之路歷經艱辛

2014年3月,弘毅從五台山出發,正式開啟了自己的朝聖之路。

如果是搭乘現代化的交通工具,那麼路程只需要幾個小時,但對於弘毅這樣的朝聖者來說,這根本不足以代表他們朝聖的虔誠。

弘毅所選擇的,是一種常人看來幾乎不可能完成的方式。他決定七步一叩首,全程步行橫跨3700公里。

考慮到路途上不方便,弘毅輕裝上陣,他只穿了一件僧袍,隨身帶一個裝乾糧的步袋子。

以五台山作為起點,他三步下跪,七步叩首,朝著自己心目中的朝聖地,一點點的「挪動」。

不需要花太多筆墨贅述,正常人都能想像出這有多艱難。

長時間的行走、跪拜,讓弘毅的手掌、腳掌以及膝蓋都磨出了厚厚的老繭。

而最慘的是他的額頭,因為不斷用力貼著地面叩頭,凹凸不平的地面很容易就磕破他的皮膚。

舊的傷口還沒有結痂,新的傷口又冒了出來,破口流血都是常事。

再有,肉體凡胎吃喝拉撒的生理需求,沿途也得想辦法解決吧?

餓了,弘毅就沿路化緣,不求可口美食,能填飽肚皮就覺得滿足了。困了,他找個有瓦遮頭的地方休息,養足精神又繼續上路。

弘毅用堅定的朝聖意志,克服沿途中的一切困難。

但克服了身體極限還不算,還有精神上的挑戰也足以讓正常人崩潰。

千里迢迢,一路上有數不清的人用看瘋子的眼神看有弘毅,還有人問他:你這是幹什麼?

他總是言簡意賅的回答:「朝聖去」。

不理解的人往往對他冷嘲熱諷,「難不成朝聖還能讓你真的修仙,長生不老嗎?」還有人好心地掏出路費遞給他:回去吧,從哪裡來回那裡去!

每每此時,弘毅都是目光堅定的拒絕。

這一路,飢餓、疲倦、來自他人的嘲諷、打擊……都沒有打垮弘毅朝聖的決心。

有句古話說得好:「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這樣常人想都不敢想的日子,弘毅堅持了8年,酷暑嚴寒,他用2900多個日日夜夜的風餐露宿為代價,終於換來了修行成功。

2022年,當弘毅抵達他心目中的朝聖地——大昭寺時,不僅贏得了僧人們的熱情接待,無數的路人也好奇的將他圍觀。

人們發現,弘毅不僅衣服破爛不堪,他的眉心處因為不斷磕頭而磨出來的黑色大繭,儼然像「天眼」的形狀。

很多人嘖嘖稱奇,還有人說這是神的賜予。

人們好奇地問弘毅是從何處來?他從容的回答:我從五台山來!

還有人問弘毅辛苦嗎?他說:「辛苦是肯定的,但我是苦行僧,這是我自己選擇的修行之道。」

我走我路,尊重內心人生無憾

「苦行」本是佛教用語,最早起源於印度佛教徒採用的修行方式。

為什麼要「苦行」?

在僧人們看來,人生的苦難都有其存在的意義和目的。

他們忍受極端的苦難,只為洗滌自身的罪孽,他們把苦行視為通往天堂的捷徑。

所以苦行僧們總是幹著普通人無法理解的事,比如他們有的選擇絕食,空乏其身,有的選擇不睡覺,還有的選擇在燒紅的炭火上行走。

更多的苦行僧,跟弘毅一樣,他們選擇用步行的方式,三跪九拜,翻閱千山萬水去聖地朝聖。

他們把漫長的旅途當作修行的功課,把朝聖當作一生必須完成的夢想跟使命。

弘毅用腳步丈量出的生命奇蹟,即便無法感同身受,也理應對他充滿敬佩。

畢竟從他單薄、瘦弱的身軀上,我們感受到了堅持的力量有多麼偉大。

不管人生路漫漫有多麼糟糕,願每一個人,都能不忘初心,朝著向陽花開的地方。

堅持前行,終究有一天會迎來逆風翻盤的新人生……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