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即是生命的意義也是對待疾病的態度

陸巍醫生 發佈 2024-02-29T18:49:56.363774+00:00

找個圖簡單講解一下,昨天的87歲老爺爺,局部進展T4b,區域淋巴結很多,雖然病理沒出來,但應該是N3,肝左內葉可疑增強灶M1?

昨天的胃癌手術是胃癌根治的極限難度。

找個圖簡單講解一下,昨天的87歲老爺爺,局部進展T4b,區域淋巴結很多,雖然病理沒出來,但應該是N3,肝左內葉可疑增強灶M1?(所以cT4bN3M1?)


術前消化道大出血,經過輸血,再出血,血色素維持不住,但是邊輸血,變爭取到胃鏡檢查的機會,瀋陽五院@尚書poseidon 帶領下的內鏡團隊冒風險給做胃鏡,終於胃鏡病理確診。


之前聽說案例,上海某些機構還遭到病人投訴,說血色素低於80,醫院竟然容易給病人做胃鏡,醫學鑑定機構還把板子打在給病人做內鏡的醫生。其實病人後來去世已經是1個月之後,而且死因與胃鏡檢查毫無關係。但是律師死扣一條,胃鏡檢查必須血色素80以上。病人勝利,斷絕的是其他病人及時發現疾病給予治療的機會。

病理確診後轉外科治療,手術目標主要是切病灶止血。不切除的話,血色素也許不停輸血能暫時維持基本生命,但是營養狀態。凝血功能等每況愈下,經歷三次大出血,還在繼續出血,顯然是維持不住的。輸白蛋白情況下,白蛋白下降,前白蛋白只有30左右(正常200-400)。持續輸血,靜脈營養,心功能已經逐步不耐受,BNP術前達到9000多。一句話總結,撐不了多少時間。


術前ct評估沒有提示無法手術切除,但是病灶很大,有多發淋巴結,心包積液,胸腔積液,問題一堆。相對禁忌肯定還是有的。


其實都禁忌了,醫生可以解脫,沒有必要胃鏡檢查,病情不明,到最後死亡就是消化道出血,具體死因不明。醫生沒有責任,醫院沒有責任,痛苦的是病人自己無法求生的絕望,自然這個過程也就一個月。痛苦的是家屬,至親的離去。記得一好友曾經和我聊起,父母長輩在,此生尚有歸途,尚有念想,父母離去,那就真的孑然了。反映的是現代家庭生活,婚姻的不牢固,隨時都有崩掉的危險。反映的是即便是成年男人,無論多高的領導職務,無論多麼有成就的科學家,內心也有軟弱的地方。其實女性亦是如此,但是常常作為弱者一方,還有男性可以依靠。

我們醫生存在的意義也許就在於此。我們醫生其實是無法決定他人生死的,決定權在病人自己以及家屬手上。其實行醫以來,也遇到很多不孝子女,竟然讓醫生隱瞞病情,放棄那些尚且不是晚期的惡性腫瘤多治療。內心中對那些懵懵懂懂老人還真的以為不肖子女說的沒有大病不用治療,最後發展到無法治療的,生命垂危才明白真相甚至死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的人,總感覺到社會的現實和無奈。其實老人的早點離去,也就是給幾個子女留下3-400萬的小房子一間,也許現在會更高一些。上海的房價高,反而是害了這些老人。但是怪誰呢?其實還是他們自己沒有把子女培養好,讓他們成為有骨氣,正直善良,自食其力的人。

手術剛進去,發現腫物巨大,就是個團塊裝,累及肝臟,累及橫結腸繫膜,周邊巨大腫大淋巴結,胰腺分不清,差點以為無法切除。但是如果無法切除,那出血的問題也是要解決,需要離斷供應血管。然而腫瘤主要血管,主要的胃網膜右動脈,胃左動脈,胃右動脈,都在腫瘤內部,或者腫大的淋巴結內部。要結紮還是要去游離,去解剖,去儘量找間隙。所以還是按照擴大根治方法去找,才有機會。有時候外科手術台上決定的就是生死。如果不是外科手術即時風險的生死,那麼疾病不能解決時也是生死。


最後,仔細游離,雖然很薄,找到了間隙,其實真的就是軟糖的糖衣紙那種間隙,甚至更薄,同在手術台上的醫生肯定會印象深刻。30年前我在浙江大學醫學院學習的時候,這樣的病例其實很多,當時胃鏡還基本沒有開展,胃癌的首發診斷時腹部摸到腫塊,其實都很晚期。其實當時的檢查更加考驗病人求生的決心,考驗外科醫生膽大心細,靠手藝。一切經驗都來源於實踐,一切經驗都來源於膽大心細。

其實人生都是在走向死亡,或者向死而生才能活出生命的意義。

很多疾病的治療其實也是向死而生,有決心有信念,也許才能有生的希望。


那些指南都是給初級醫生學習用的,給醫療不發達地區醫生培訓用的,絕對不是用來捆住醫生手腳,絕對不是捆住治病救人的功夫。

醫療腐敗和醫療不規範的問題也絕對不是靠指南,靠的是法律,靠的是監管,考的是制度的完善。拿指南去約束醫生,那是對醫學的褻瀆,對人民生命的不負責任,對醫學發展的限制。是懶政,也是戕害生命,更是阻礙醫學發展的黑手。醫德是每一名醫生從培養開始就要堅持的。但是醫德是自我規範,是節操。就如同社會公德一樣,最終的維護還是要考法律,而不是醫德本身。對於違反醫德的醫生要嚴肅查處,才能肅淨醫療環境,揭開偽裝,,才能弘揚正確的醫學科普。那才是對人民對生命負責任的態度。

最後說一句,醫生不是萬能,醫學也不是萬能。生命很頑強,生命也很脆弱。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