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者俞挺解讀徐家匯書院,承載精神信仰的「中國套盒」

一財風尚 發佈 2024-03-01T20:33:26.496109+00:00

今年,上海徐家匯書院爆紅,吸引了眾多市民和遊客。它是新晉普利茲克建築獎得主奇普菲爾德的作品,建築師俞挺設計了徐家匯書院的室內空間。獨匠具心的設計,是這座公共建築被追捧的原因之一。

今年,上海徐家匯書院爆紅,吸引了眾多市民和遊客。它是新晉普利茲克建築獎得主奇普菲爾德的作品,建築師俞挺設計了徐家匯書院的室內空間。獨匠具心的設計,是這座公共建築被追捧的原因之一。

3月18日下午,百集城市更新微紀錄片項目「申生不息」的首發儀式在徐家匯書院舉辦,徐家匯書院是第一集的主角。活動現場,俞挺解讀了徐家匯書院的設計理念。他說:「人們在經歷了很多事之後,發現讀書能夠幫助自己找回失去的信心和信仰。」

「中國套盒」內藏寶物

微紀錄片通過兩位館員的視角,講述了徐家匯圖書館老館搬遷和徐家匯書院啟用的過程。即將退休的館員陳枚,33年間經歷了徐匯區圖書館的三次遷館。她和同事蔣謙一起搬書、理書,與南丹東路的老館舍告別,「感覺自己還很年輕。不捨得退休」。

放映之後,徐匯區圖書館館長房芸芳與建築師俞挺接受了讀者的提問。

雖然是全新建築,但大眾和專業界都流傳著「徐家匯書院是一座老建築」的「誤會」。「徐家匯書院的設計建造有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差不多有五六年」,俞挺解釋說,在他接手設計時,這裡原本是要設計成書店,但經歷了兩家書店的先後退出,「徐匯區政府把這裡定為圖書館,我認為是非常正確的。」

俞挺工作室Wutopia Lab最近發表了一篇文章《徐家匯書院是魔法》,解釋了徐家匯書院的室內空間設計理念:在建築主體已建成的情況下,俞挺為徐家匯書院設計了「中國套盒」的結構。

中國套盒(Chinese Box)是外國人對傳統中國化妝盒的一種稱呼。「套盒」的好處在於靈活性,不動結構,可以根據需求調整內容,如展覽、影音、咖啡館等,這樣做有利於打造一座多元複合的文化場館。

「中庭、走廊、外圍閱讀區就是一層層的套盒,奇普菲爾德設計的書院外立面就成為最好看的這一層表皮。」俞挺如此解釋。

土山灣中國牌樓3D列印裝置和長達30米的「上海最長書桌」是徐家匯書院「中國套盒」里的寶藏。前者源自土山灣博物館的鎮館之寶中國牌樓,象徵著徐家匯的歷史與文化;後者則是圖書館閱讀氛圍的核心。

來到徐家匯書院,一進門,正中央就是被書架包圍的長桌和牌樓,成為人們到訪時必打卡的焦點。無論什麼時候來到書院,長桌旁都坐滿了讀者。旁邊的書架上則陳列著上海歷史文獻書籍,供讀者隨時取閱。

圖書館的精神價值對城市有益

《徐家匯書院是魔法》一文中寫到,徐家匯書院開館後的熱潮,「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使一個公益場所成為城中第一最熱地標,而帶動了已經很久沒有進入城中視野的徐家匯商圈,讓其再次受到關注。這就是圖書館的魔法。這就是上海的魔法。」

徐家匯書院與徐家匯天主堂比鄰相依,俞挺對此有自己的理解:「我不是教徒,也不經常去圖書館,但從設計第一家鍾書閣開始,我發現,這十年來大家對圖書館、書店有了新的看法。對現代人而言,圖書館是承載某種精神信仰的地方。對部分人來說,宗教是一種信仰。對大部分當代中國人來說,讀書是一種信仰。」

「開館以來這麼多人湧入徐家匯書院,因為這裡不僅是一個學習、社交的場所,更重要的是,人們在經歷了很多事之後,發現讀書能夠幫助自己找回失去的信心和信仰。所以,它能成為精神棲息之地。我認為,選址恰到好處。」俞挺說。

在微紀錄片中,徐匯區圖書館的館員說:「圖書館是為所有人開放的,為大家提供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俞挺非常讚賞圖書館的公共服務理念。近年來,他先後設計了鍾書閣松江旗艦店、朵雲書院旗艦店和朵雲·詩歌書店等項目。

「書店和圖書館設計的理念,我認為是一樣的。」俞挺說,「這些建築不僅是給愛書人設計的,也是給本來』不愛書』的人設計的。不愛書的人來到這裡,變成了愛書人,說明我們的場館起到了應有的教化作用。」

房芸芳館長透露,流量數據顯示,徐家匯書院的「頭回客」和「回頭客」數量都在上升。今年1月,第一次或第二次到館的讀者人數超過兩萬人,2月上升至四萬人。一個月內到館超過十次的讀者,1月有66位,2月上升至395位。

房芸芳表示,現在既有一見面就要拉住她聊天的老讀者,也有帶著相機進來探訪的新讀者,這種共享「才是我們公共空間存在的意義。」據了解,徐家匯書院三樓「傳承與影響——紀念土山灣畫館誕生170年藝術文獻展」僅3個月的展期,接待觀眾達28萬人次,徐匯「建築可閱讀」志願者聯盟做了300餘場導覽。4月,將有一場新展覽與公眾見面。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