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國遠征軍「揚威異域」

路過你頭頂的風 發佈 2024-03-01T20:35:33.086269+00:00

1940年6月,隨著英法聯軍在敦刻爾克的大撤退,英倫三島的安全變得岌岌可危,對於英國政府而言,當時在遠東地區的首要之務就是要保衛資源輸出最多的殖民地印度。

1940年6月,隨著英法聯軍在敦刻爾克的大撤退,英倫三島的安全變得岌岌可危,對於英國政府而言,當時在遠東地區的首要之務就是要保衛資源輸出最多的殖民地印度。為了藉助中國的軍事力量來支援英國在遠東的殖民地,特別是印度、緬甸和馬來西亞方面的軍事戰局,英國於1940年10月開放了封鎖已久的滇緬公路,接著開始醞釀中英同盟;

1941年上半年,為了徹底扼殺國民政府的對外運輸,日軍接連發動了一系列的海上封鎖作戰,至4月中旬,中國的海上通道被完全封鎖,此時,確保滇緬公路這條最後的國際交通運輸線的安全就成了重中之重。為此,國民政府方面也極力爭取與英國達成軍事同盟以保障抗戰資本;

1941年底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中英雙方於12月23日簽訂《中英共同防禦滇緬路協定》,正式成立軍事同盟;

‬第一次揮戈入緬

中英軍事同盟建立後,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隨即以杜聿明的第5軍(轄第200師,新編第22師和第96師)、甘麗初的第6軍(轄第49師、第93師和暫編第55師)以及張軫(zhěn)的第66軍(轄新編第28師、新編第29師和新編第38師)編組為中國遠征軍,共計10個師10萬餘人;

1942年初,中國遠征軍先頭部隊第5軍和第6軍進抵中緬邊境,杜聿明的司令部駐大理,戴安瀾則率第200師駐保山。期間,由於英方仍在觀望日軍的情況且英國政府心存疑慮,因此暫未同意遠征軍入緬;

1942年1月30日,日軍攻克了緬甸東部重鎮,隨後兵分兩路向仰光推進。2月16日,仰光告急,英國政府隨即依照協定請求遠征軍入緬協助防守。2月中旬,中國遠征軍第6軍第49師和第93師進入緬甸景東地區,其餘各部在滇緬公路集結待命;

2月25日,蔣介石下令,入緬作戰的第5軍和第6軍由杜聿明統一指揮,而杜聿明則聽從時任駐緬英軍總司令赫頓的指揮。3月1日,遠征軍先頭部隊抵達臘戍,三天後,到達平滿納,同時占領陣地掩護主力部隊集中;

同古保衛戰

「立功異域!揚大漢聲威!」

‬1942年3月,英國首相邱吉爾任命陸軍中將哈羅德·亞歷山大為新任駐緬英軍總司令。不久後,中英雙方決定以英緬軍為西路軍、第6軍為東路軍、第5軍為中路軍,兵分三路南下迎擊日軍,在擊破當面之敵後,乘勢收復緬南地區;

3月7日,第5軍先遣部隊第200師日夜兼程抵達同古(又譯作東吁或東瓜),同古南距仰光250公里,北距曼德勒320公里,是仰曼鐵路上的重要城市和戰略要地,可以與西線的普羅美和東線的毛奇共同構成阻止日軍北犯的屏障。由於此前駐防同古的英緬軍第1師士氣極為低落,既不了解敵情,又未充分做好迎戰準備,因此只得在第200師的掩護下向後方撤退。3月8日,日軍占領仰光;

3月12日,「中國遠征軍第一路司令長官司令部」正式成立,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任命衛立煌為司令長官、史迪威為總參謀長、杜聿明為副司令長官,因為衛立煌未到任,所以由杜聿明代理指揮。但是遠征軍司令長官與總參謀長史迪威相互之間的地位,蔣介石並未做出明確規定;

3月16日,日軍開始轟炸同古,當天下午,日軍推進至皮尤河以南12公里處;

3月19日拂曉,日軍搜索部隊在皮尤河橋遭到早已埋伏在此的第200師前進部隊的伏擊,雙方激戰3個多小時,日軍遺屍20餘具, 丟下步槍11支,輕機槍2挺,摩托車19輛。在清理戰場時,中國士兵在一名日軍少尉軍官的屍體上,搜出敵兵力配備圖、作戰日記等,才弄清當面之敵為日軍第55師團步兵第112聯隊。當天,日軍向第200師的外圍防禦陣地發起進攻,同古保衛戰正式打響!

3月20日,日軍步兵第143聯隊也投入戰鬥,在飛機、大炮和戰車的掩護下,日軍發起了猛烈的攻擊,第200師全體官兵奮起抗擊。3月21日和22日,日軍連續兩天轟炸馬圭基地,擊毀英軍戰機28架、重創8架,從而徹底掌握了戰場制空權,但是日軍在地面上發起的數次進攻均被第200師擊退,雙方均傷亡慘重。22日深夜,戴安瀾將軍見日軍攻勢兇猛,形勢嚴峻,遂決心與同古共存亡,他在給夫人的信中寫道:「余此次奉命固守同古,是上級大計決定,後方聯絡過遠,敵人行動迅速,現在孤軍奮戰,決心與陣地共存亡,以報國家養育之恩,為國戰死,事極光榮!」

為了防止戰鬥中指揮中斷,戴安瀾將軍還在營以上軍官會議上宣布:「如本師長戰死,由副師長代之;副師長戰死,以參謀長代之;參謀長戰死,由步兵指揮官替代,各級照此辦理」;

3月23日,日軍在飛機的掩護下發動連續攻擊,第200師則以步騎兵相配合的方式向日軍的側翼展開反擊,炸毀了日軍數量坦克和裝甲車,成功挫敗了日軍的攻勢。同一天,史迪威簽發了同古會戰的命令,要求第5軍直屬部隊、新編第22師、第96師和暫編第55師南下,在同古附近阻止日軍前進;

3月24日下午,日軍攻占了同古城西北的永克岡機場,第200師的一個團奉命向機場的日軍發起反擊,但是未能成功奪回機場,戴安瀾將軍於是決定放棄機場和外圍陣地,集中兵力於城內;

3月25日,日軍第55師團從南、西、北三個方向完成對同古城的合圍,為防止指揮中斷,戴安瀾將軍一邊將師部轉移至錫唐河東岸,一邊指揮城內守軍收縮防線,加固工事。而日軍除了集中主力從城南繼續猛攻第200師的陣地外,還在城北的車站和永克岡機場一帶加緊修築工事,準備阻擊遠征軍的增援部隊;

3月26日,日軍第55師團集中第112、143和144三個步兵聯隊,以三倍於守軍的兵力對同古城展開圍攻,當天,第200師600團的陣地被突破。次日,第5軍新編第22師在師長廖耀湘的率領下抵達同古城北的永克岡機場附近,隨即與日軍展開對峙;

3月28日,日軍第55師團主力繼續猛攻同古城,甚至動用毒氣彈,第200師雖傷亡頗重但仍然頑強地守住了陣地。當天,日軍後續部隊第56師團的先遣隊到達同古城南,在與第55師團取得聯繫後,向錫唐河東岸移動,準備進攻守軍的左側背;

3月28日黃昏時分,日軍第56師團先遣隊渡過錫唐河,當晚突襲了第200師師部,雙方短兵相接,戰鬥異常激烈。城內的步兵指揮官鄭庭芨在得知師部遇襲後,當即派出兩個連趕去支援,雙方在錫唐河大橋東南形成對峙,河東師部與河西城內守軍的聯繫被切斷;

3月29日,黃翔帶領中國遠征軍游擊支隊通過森林掩蔽,迂迴攻擊日軍第55師團,一度迫使日軍停止了對同古的圍攻。由於此時東路的中國遠征軍第6軍和西路的英軍正在與日軍展開激戰,新編第22師被日軍阻擊於同古城以北,第96師尚需一周多的時間才能到達前線,而第200師已經堅守同古12天,傷亡慘重,難以繼續堅守,且日軍增援部隊第18師團和第56師團開始陸續到達。因此,杜聿明於29日晚下令第200師突圍,撤出同古向東北方向轉移;

3月30日,廖耀湘指揮新22師向同古城北的車站發起佯攻,以掩護第200師突圍。在第200師成功撤出後,新22師主力開始在斯瓦河南北兩岸構築梯次防禦陣地;

當天,日軍在發現中國遠征軍已經放棄同古向北轉移後,即命令第18師團和第55師團的兩個聯隊向北猛撲,新22師的三個團頑強阻擊,在沙加雅、斯瓦等地給予日軍有力的打擊,使日軍在隨後的幾天不敢在輕舉妄動;

同古保衛戰歷時12天,中國遠征軍第200師以傷亡2500餘人為代價,斃傷日軍5000多人,取得了入緬作戰以來的首場勝利,英國《泰晤士報》在戰後報導中評價道:「同古之命運如何,暫且不論。但被圍守軍,以寡敵眾與其英勇作戰之經過,實使中國軍隊光榮簿中增新一頁」;

‬仁安羌大捷

「亞洲的敦刻爾克奇蹟」

1942年4月2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任命羅卓英為中國遠征軍第一路司令長官,由史迪威和英軍太平洋戰區司令部指揮;

4月13日,駐緬英軍總司令哈羅德·亞歷山大不顧與遠征軍協調的作戰計劃和配合作戰,決意放棄緬甸,退守印度,並且要求中國遠征軍到西線接替英軍防務,掩護英軍撤退;

4月14日,日軍第33師團師團長櫻井省三為迅速搶占仁安羌附近的油田,同時殲滅西線英軍主力,命令步兵第213聯隊(缺第2大隊)進攻仁安羌以南的馬圭、步兵第215聯隊(缺第3大隊)負責掩護師團左翼,牽制英軍、步兵第214聯隊(缺第1大隊)隱蔽穿插,急襲仁安羌,截斷英軍的退路,而師團直屬部隊則在第213聯隊後方跟進;

4月15日,亞歷山大下令全面爆破仁安羌油田,但爆破任務要到16日中午才能完成,於是他要求中國遠征軍派部隊協助增援。在得到蔣介石的同意後,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羅卓英命令新38師師長孫立人以第113團移至巧克伯當支援英軍;

4月16日,英緬軍第1師、英印軍第17師和英軍裝甲第7旅放棄馬圭外圍防線,沿公路向北撤退,由於之前日軍第215聯隊的牽制,英軍沒能發現隱蔽穿插的第214聯隊。當晚,英緬軍第1師和裝甲第7旅的先頭部隊抵達仁安羌。午夜時分,日軍第214聯隊抵達仁安羌以東地區,此時,英軍一部連同坦克已經撤離至平牆河北岸;

4月17日凌晨,日軍第214聯隊高延大隊向北穿插,在擊潰英緬軍第1師一部後,奪取並封鎖了平牆河大橋,而聯隊主力則向東北方向突進,占據了仁安羌東、北、南三條主要道路的會合點,成功截斷了英軍的退路,約7000名英軍被圍困在仁安羌;

同一天,中國遠征軍新38師第113團抵達巧克伯當,應英緬軍軍長斯利姆將軍的請求,第113團團長劉放吾在請示過師長孫立人後,隨即率部向平牆河北岸兼程前進作攻擊準備,英軍也提供12輛輕型戰車和3門火炮配合行動;

黃昏時分,第113團突破日軍在平牆河北岸的前沿陣地,高延大隊除留下第9中隊掩護外,其餘部隊向南撤退與聯隊主力會合;

4月18日拂曉,第113團在英軍輕戰車和火炮的支援下,再次向北岸的日軍發起進攻,雙方激戰一上午,日軍第9中隊被迫往南岸撤退,第113團3營想要渡河追擊,但在日軍的頑強阻擊下未能成功。與此同時,英緬軍第1師和第7裝甲旅也向日軍第214聯隊發起攻擊,試圖突破仁安羌,不過由於英軍本來就士氣低落,退路和水源又被日軍切斷,且仁安羌附近溝壑縱橫的地形極度不利於裝甲部隊作戰,因此,英軍雖兵力占優,但已無力獨自打通公路;

日軍第33師團在收到已成功堵截住英緬軍第1師主力的消息後加速行軍,其中步兵第214聯隊第1大隊於18日傍晚時分抵達仁安羌,其他部隊預計在20日陸續到達;

當天深夜,遠征軍第113團1營和3營在2營的掩護下偷渡過江,4月19日凌晨時分在南岸展開,拂曉發起攻擊。與此同時,被圍困的英軍部隊也集中全部火力對日軍展開猛攻,在英軍裝甲部隊和炮兵的全力協同下,當天上午,第113團成功攻入仁安羌核心油田區,隨即對501高地發起進攻。501高地是整片戰場的戰略高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日軍的抵抗十分頑強,雙方反覆爭奪,日軍三次丟失陣地又三次奪回,戰至下午14時,第113團完全占領控制了501高地,不過3營營長張琦在戰鬥中壯烈殉國;

下午15時,第113團攻入了日軍的最後一道封鎖線敦貢村,至此,仁安羌油田全部被收復,英軍主力得以突圍而出,被俘的英軍官兵和被困的英美傳教士、記者、僑民等572人也陸續被救出;

4月19日下午和20日凌晨,日軍第33師團步兵第213聯隊和第215聯隊分別到達仁安羌,20日上午,日軍與在仁安羌以南布防的第113團接觸,當天黃昏時分,增援而來的遠征軍新38師直屬部隊和第112團抵達平牆河北岸布防,孫立人將軍原計劃於21日發起攻擊,但根據英緬軍軍長斯利姆轉來的密函,得知第5軍已經轉進,新38師各部被迫交替掩護撤退。4月21日,日軍占領仁安羌;

仁安羌大捷不僅是中國遠征軍入緬作戰以來首次以寡擊眾、以少勝多取得的一場勝利,也是從清代中葉以來中國軍隊第一次在境外挫敗日本軍隊,新38師第113團以傷亡500餘人的代價,斃傷日軍大隊長高延隆雄以下一千餘人,成功營救出被圍困的英軍官兵7683人;

時任英緬軍軍長的斯利姆在其日後所著的《反敗為勝》一書中寫道:「中國軍人是出色的勇士,他們在緬甸仁安羌一役中不僅打敗了兵力10倍於己的強敵,救出了深陷絕境的英軍,而且在戰史上創造了以少勝多、以弱破強、以寡救眾,出奇制勝的奇蹟,是個不朽的典範。在那次作戰中孫立人將軍和劉放吾團長都展現出中國軍人的優良傳統和品質,他們勇敢沉著,有過人的智慧和膽略,遇事冷靜、處事果斷、戰術靈活、指揮巧妙,都是最優秀的指揮官。尤其是孫立人將軍英勇善戰,樂於助人,維吉尼亞軍校應以有孫立人將軍這樣的學生為榮!英國官方也在戰後將此次脫險稱為「亞洲的敦刻爾克奇蹟!」

PS:感謝您的支持與關注!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