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0億身家的四川富豪死於非命,多年後雷曉偉團伙終被嚴懲

悅悅侃歷史 發佈 2024-03-01T20:54:29.469919+00:00

在閱讀此文之前,麻煩您點擊一下「關注」,既方便您進行討論與分享,又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持!前言2009年11月16日,四川成都警方接到報警電話,報案人稱成都豐德國際廣場出現一起兇殺案,受害者已經奄奄一息。警察立即出警,並同時聯繫120急救。

在閱讀此文之前,麻煩您點擊一下「關注」,既方便您進行討論與分享,又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持!

前言

2009年11月16日,四川成都警方接到報警電話,報案人稱成都豐德國際廣場出現一起兇殺案,受害者已經奄奄一息。

警察立即出警,並同時聯繫120急救。

可是等到警察和醫生相繼趕到現場後,受害者已經徹底斷氣。

他叫劉慶新,身為四川省榜上有名的富豪,他的死亡引來了巨大的社會關注。

查找兇手一事,警方自然刻不容緩。

可誰知,面對一場板上釘釘的兇殺案,兇殺團伙卻多次出言狡辯,以至於多年後才最終伏法。

擁有20億身家的劉慶新,是如何招來殺身之禍的?殺他的人,與他又有著怎樣的恩怨?

寒門學子,逆襲成功

1971年,劉慶新出生在四川綿陽的一個小山村中,他是家中的老大,從小便格外懂事。

父母用盡一切供養他上學,他便在學校中刻苦學習,從未辜負父母的期待。

年少早熟的他,只知道一個深刻的道理,那就是好好學習,通過讀書改變自己的命運,走出這個貧苦的小山村。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劉慶新也不例外,他無數次告訴父母:

「我一定會考出去,一定會給這個家帶來更好的生活。」

所以哪怕身處教育條件相對落後的鄉村地區,他也終於憑藉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四川大學。

川大是四川省內綜合教育質量很高的大學,劉慶新被成功錄取那天,一家人歡欣鼓舞,喜不自勝。

他的父親更是難得大方的拿出多年積蓄,找來親戚共同慶祝。

成功進入大學的校園後,劉慶新也同樣勤勉自身,別的同學用於社交活動以及休閒娛樂的時間,他都用在了學習和實驗上。

大學畢業後,在成都沒有任何背景的他,選擇從一個小小的打工人開始做起。

在基層崗位中積累經驗、積累人脈,才能夠厚積薄發,這個劉慶新道理非常明白。

從一開始,他的志向就不僅僅是做一個打工人。

只有自主創業,當上老闆,他才能夠徹底改變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困境。

一直擁有一個堅定的目標,劉慶新也在不斷朝著這個方向努力,終於在35歲那年,他成功成為了鑫泰新實業投資有限公司的老闆。

寒門出貴子,這是當時社會媒體對他的評價。

人在高處走,高處不勝寒,無數光芒加諸在劉慶新身上的同時,越來越多的危險也籠罩在他的身邊。

這裡所說的危險並不單單指人身危險,還有財產危險。

四川華銳的老總,一個名叫李筱華的生意人,就盯上了劉慶新。

聽說劉慶新的投資公司想要面向全社會招募合作夥伴,李筱華便迫不及待地前來尋求合作。

他表現出了十足的誠意,只要一有空就往投資公司跑,會主動找到劉慶新,一個勁兒的說服對方。

李筱華擁有一張三寸不爛之舌,能說會道,而且極具應酬天賦。

劉慶新原本並不想與華銳這樣的小公司合作,但耐不住李筱華的軟磨硬泡,竟然也真得心動起來。

李筱華趁機告訴他:

「現在房地產項目可是大熱項目,不少投資公司都擠破了腦袋想往裡面鑽,但是苦於沒有人脈,一直也擠不進去。」

「現在我有人脈,您有資金,咱倆合作,不出半年就能看到成效。等個三五年,我保證您現在的身價可以直接翻倍,甚至更多。」

當下的劉慶新,滿打滿算已經有了20億身家,直接翻倍,那就是40億,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

聽了李筱華的話,劉慶新格外心動。

其實他也想過進軍房地產,但確實如對方所言,沒人為他牽線搭橋。

現在這麼好的機會擺在眼前,儘管有些冒險,但他還是想試一試。

畢竟對於一個商人來說,冒險並不算什麼,在經濟利益的趨勢之下,商人也心甘情願去冒險。

就這樣,劉慶新答應了與李筱華合作,他也在李筱華的催促下儘快簽訂了合作協議書。

但如果劉慶新足夠冷靜,他應該就能發現其中的不對勁。

假如李筱華真如他自己所說的一樣,有著豐厚的人脈資源,那應該是別人求著他合作才是,他怎麼可能多番跑到劉慶新的面前來多費口舌呢?

只可惜,當時的劉慶新一心只想著賺大錢,完全忽略了其中不合理的地方。

按照協議上的條款,劉慶新一次性支付了李筱華4300萬人民幣的款項,作為尋找投資市場的初步資金。

李筱華信心滿滿地向劉慶新保證:「您就把心放肚子裡,我一定給您拿回翻個兩三倍的資金回來。」

他越是自信,劉慶新就越是放心,兩人應酬的時候,劉慶新已經在暢想生意大獲成功時的場景了。

可這李筱華著實是個眼高手低之人,他其實並無多少真才實學,也沒有什麼專業眼光。

他所謂的人脈資源,實則都是自己夸下的海口。

最後由於判斷失誤,這4300萬被李筱華全賠了出去,這次的投資失敗,也讓劉慶新公司的口碑大受影響。

氣急敗壞的劉慶新,主動找到李筱華,向他問責。

對他來說,虧錢事小,壞了口碑才最為嚴重,若沒有一個好口碑,他以後怎麼在投資界立足呢?

但面對劉慶新的責問,李筱華卻顯得有些敷衍。

他只告訴對方:「投資這種事,本來就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因為一次失敗,你就來興師問罪,那你就永遠不可能成功。」

急火攻心的劉慶新,被他這一番無恥之言氣得差點想掀桌子,他警告李筱華:

「根據協議書上的權責內容,該賠的錢,該還的錢,你必須在約定時間內給我準備好。否則,咱倆下一次見面就在法庭上了。」

李筱華陰沉著面容,看著劉慶新離開,而後他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人命官司,找出兇手

電話那頭的人名叫雷曉偉,是李筱華的前妹夫,典型的黑幫江湖頭目。

兩個人雖然沒有了直接的親屬關係,但因為一直合作,雷曉偉也一直為李筱華的不義之舉「保駕護航」,所以他們的聯繫很是密切。

李筱華在電話里,把自己遇到的問題告訴了對方,既然無法光明正大的解決問題,那他當然需要雷曉偉的一些特殊手段。

雷曉偉也向他保證,這件事情包在自己身上,一定會為他妥善解決。

2009年11月16日,劉慶新再次來到李筱華的公司討債。

李筱華提前得到消息,已經聯繫了雷曉偉,然後自己偷偷躲了起來。

此時,雷曉偉和他的馬仔正等在李筱華的辦公室里。

見到劉慶新進來,雷曉偉完全沒有客氣,衝上前就扭住他的雙手,將他摔倒在地。或許是命里該絕,不知怎的,劉慶新今天竟然單槍匹馬來討債,十分危險。

還沒等他開口,雷曉偉就說:「快把欠款承諾書交出來,然後簽了這份免債協議!」

可劉慶新說自己沒帶承諾書,見狀雷曉偉直接把刀刺進了他的身體。

這個部位並不致命,不過劉慶新被疼痛折磨得死去活來,也籠罩在死亡的恐懼之下。

他們一邊動手,一邊逼迫劉慶新在協議書上簽字和按手印。

在此過程中,劉慶新的身上挨了很多刀,地板上的血早已經淌了一地。

「求……求求你們,別殺我,救救我,救救我!」劉慶新無力的說著。

事實上,他剛才一直在求饒。

可是這群人打定主意要折磨他,所以儘管他無比配合的簽了協議,他們也沒有放過他。

等拿到協議書後,雷曉偉等人便像扔下一條流浪狗一樣扔開劉慶新,自己揚長而去。

而辦公室里的劉慶新已經奄奄一息,血液不斷的從他身體裡流出,很快,他就失去了意識。

等到這裡的員工報警,警察和醫生來到現場時,他的身體已經涼透了。

根據監控和天眼系統,專案組的警察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時間,就迅速把雷曉偉和他的團伙全部捉拿歸案。

這件事情在社會上引起了軒然大波,一個身家20億的老總離奇死亡,必然也會引發人們的關注和諸多猜測。

警察的抓捕行動,案件的審訊過程,都如實呈現在人民群眾的注視和監督之下。

等到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正式開庭那天,不少民眾自發前來圍觀。

看到雷曉偉等人進入被告席,人們更是義憤填膺,要求法律一定嚴懲兇手,掃黑除惡,還社會一個安寧和清靜。

犯罪團伙,早有前科

可是在審判過程中,公檢法工作人員卻發現了很多早前的遺漏之處。

比如這一群人,根本不是如雷曉偉所說的,臨時組建起來的犯罪團伙。

事實上,他們是一個已成體系的犯罪組織,而且身上罪行累累。

雷曉偉沒有讀過幾天書,早早就進入社會,跟著一群所謂的「大哥」為非作歹。

漸漸地,他也有了自己的兄弟,便脫離團伙出來單幹。

雷曉偉深知,在社會上沒有錢簡直寸步難行,所以他想盡一切辦法,通過黑色產業賺錢。

比如性交易產業,這是他們的發家產業。

他們通過各種手段,招攬了一批已經淪落風塵的女子,為各類客戶提供有償性交易,賺取高額服務費用。

聚眾賣淫,這已經是重罪。

但更離譜的是,雷曉偉還做起了人口拐賣的勾當,逼迫被拐女性賣淫,罪惡滔天。

這個犯罪團伙通過此舉,獲得了在黑社會站穩腳跟的機會。

而後,他們又開始涉足販毒產業。

吸食毒品、販賣毒品,這在我國是決不可觸碰的紅線,任何一個公民,都具備這樣的常識。

可雷曉偉明知如此,還是無法抵擋巨額經濟利益的誘惑,知法犯法。

在涉黑產業中,血腥是必不可少的存在,劉慶新,已經不是雷曉偉身上背負的第一條人命了。

他們甚至還敢殺害警察,簡直膽大包天,罪責罄竹難書。

但厚顏無恥的雷曉偉,面對一樁樁證據確鑿的犯罪案件,卻選擇矢口否認。

他對法官說:「我不知道你們是從哪裡找到這些東西的,我也不會承認。我會提起上訴,我不服你們的判決。」

做沒做過那些違法亂紀的事情,雷曉偉自己心知肚明,同樣的,法網恢恢,他用盡手段也永遠無法逃脫。

在此過程中,另一起官司也正處於白熱化階段。

原來在劉慶新死後,他的妻子萬春艷第一時間轉移財產,並矇騙劉家父母,讓二老在渾渾噩噩之中籤下了許多財產轉移文件。

為了財產,她已經不顧一絲親情。

回過神來的劉家父母,看清了兒媳的嘴臉。

2010年,他們對簿公堂,作為原告的劉家父母要求萬春艷交出兒子的全部遺產,按照法律規定劃分。

10月14日,這起遺產糾紛事件正式立案,這也是成都市金額最大的財產糾紛案件。

光是訴訟費,這起案件就高達1000萬。

一時之間,輿論紛紛擾擾,一家人也站在了風口浪尖上。

而一直到2011年,有關兇殺案的審判才終於迎來進展。

根據法律規定,雷曉偉犯有故意殺人、違法販毒等多重罪名,最後數罪併罰,法院依法判處其死刑。

可雷曉偉居然還垂死掙扎,拒不認罪且當庭提起上訴,直到2013年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維持其死刑判決。

至於他的團伙成員,每個人都沒能逃脫法律的制裁,根據各人所犯罪責的輕重程度,法院也依法予以判決。

從2009年到2013年,歷時四年,劉慶新被害案的殺人兇手終於伏法。

所有關注這起案件的民眾,也看到了法律給出的公正嚴明的結果。

結語

身家20億的四川富豪劉慶新,在經濟利益的驅使之下錯信合作對象,最終給自己招來了殺身之禍。

目無法紀的雷曉偉及其團伙,逍遙法外多年,最終也無法逃脫制裁。

法網恢恢,籠罩著整個社會,任何犯罪之人或是有犯罪意識之人,都不要心存僥倖。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