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繼才:駐守孤島32年,沒水沒電沒有鄰居,為國守島錯過母親葬禮

翰飛觀史 發佈 2024-03-01T21:15:32.843745+00:00

1986年,江蘇省連雲港市灌雲縣在開山島設立了一類民兵哨所,不僅僅是為來往的漁船提供幫助,由於開山島的位置在戰略上十分重要,設立的這個哨所還要嚴防走私、偷渡之類的事情。開山島面積僅0.

1986年江蘇省連雲港市灌雲縣開山島設立了一類民兵哨所,不僅僅是為來往的漁船提供幫助,由於開山島的位置在戰略上十分重要,設立的這個哨所還要嚴防走私、偷渡之類的事情。

開山島面積僅0.013平方公里,偏僻又條件艱苦,島上沒有淡水,沒有電,沒有居民只有蛇蟲,還經常有颱風的到訪,可以說開山島就是一座荒島,在那裡生活真的太難了,才短短几個月,守島的人就走了一批又一批。

開山島哨所缺人的問題讓灌雲縣武裝部的部長王長傑頭痛,再三思考下,他找到了當時26歲民兵營長王繼才

「您放心,我一定守好」在對方對自己充滿信任的目光下,王繼才堅定地向王長傑說道。

回家後王繼才開始收拾行李,家中的妻子和母親都勸他再想想,因為家中有的女兒也才剛滿一歲,在此之前,大家都對開山島惡劣的條件有所耳聞,家人心疼他,但王繼才下定了決心。

簡單收拾了幾件衣服,帶上一些生活用品,王繼才就這樣上島了,他成為了島上第五任「島主」前四任,最長的13天,最短的3天

剛上島的第一晚,大海就給王繼才表演了一場「迎新晚會」,一場颱風的到來,屋子的門窗被襲來的海水拍碎,海水灌入房間。

王繼才連忙找東西堵上破碎的門窗,卻被一陣陣冰冷的海水拍在身上,他縮在角落,身邊時不時的有蟲類爬過,吃著被海水浸泡過的口糧,一整夜沒有合眼,直到天慢慢的亮了起來,這時他在開山島的第一晚。

相對於開山島的條件艱苦,一個人守一座島的孤獨,才是讓王繼才感到最難熬的,沒人一起說話,周圍全是一望無際的大海,那種孤獨感幾乎要把王繼才吞沒。

夫妻哨

家中的妻子王仕花,在丈夫出任務期間,照顧著女孩和父母,以前丈夫外出也就十天半個月就回來了,這次過去了一個多月了,一點消息也沒有,王仕花難免思念丈夫,她向上級申請去開山島探望王繼才。

過了幾天,王仕花乘船來到了開山島,剛一下船,她就看到礁石上坐著的一個「野人」,頭髮因長期不修剪而長得很長,絡腮鬍爬滿下巴。

王仕花被眼前的人驚到,她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丈夫,王繼才一臉的風霜讓她眼眶發熱鼻頭髮酸,心疼的直落淚,他在這裡一定受了不少苦,她便拉著丈夫要回家。

王繼才看到妻子的到來歡喜的奔跑過來抱住妻子,看著妻子在他面前梨花帶雨的哭著要求他回家去,王繼才輕輕擦去愛妻的眼淚,說道「開山島是海防前哨,我不來守,誰來守?」

王仕花只得含住淚,拿出了在家裡給王繼才帶來的餃子,王繼才邊吃餃子邊想著家裡的孩子和父母,王仕花為丈夫修剪了張亂的長髮,幫他剃乾淨鬍子,眼前的丈夫看上去精神了許多,但還是掩不住一絲滄桑。

此後只要一有空,王仕花就帶著女兒來開山島看丈夫,王繼才每日在島上尋島,做好島上一些設備的維護,有時候他坐在礁石上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心裡想著妻子和女兒的到來。

王仕花是一名教師,丈夫不在家期間,她把家裡打理的井井有條,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親力親為,沒有一句怨言。

後來她意識到,開山島不能沒有丈夫,而丈夫不能沒有她,於是,王仕花沒有猶豫,果斷的辭掉了教師的工作,申請了和王繼才一起守島。

當時他們的女兒才3歲,由於在道上交通不便,孩子有什麼頭痛腦熱的無法及時就醫,無奈,王仕花把女兒託付給了婆婆照顧,婆婆也很支持王仕花的決定。

不久後這一申請被批准,王仕花來到了島上,來到了丈夫身邊,和王繼才成了開山島的「夫妻哨」。

守島32年

妻子的到來讓王繼才不再孤獨,並且有女人打理生活果然不一樣,王仕花在屋子門口開闢了一小塊地來種菜,島上都是光禿禿的石頭,她在石頭與石頭的縫隙中,種了一些小花。

石縫中種花,好好照顧花也能開得很好,就像夫妻二人在孤島上,雖然條件艱苦,兩人相互依偎,苦中作樂,也是十分幸福的。

王仕花還托人從家中帶來一些雞鴨,幾隻狗,孤島上就這樣有了一些動靜,也增加了一絲熱鬧。

王繼才夫妻倆就這樣在風雨里的孤島上生活著,32年期間無論颳風下雨,夫妻二人每天早上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將五星紅旗升起,飄揚的國旗成了夫妻二人最大的精神支柱,島上沒有升旗的裝置,王繼才找來竹竿做旗杆:「島雖小,但領土神聖,必須升國旗。」

守島的工作繁重,需要測量風力、尋島等,這些工作看似簡單,但是在孤島上進行是很艱難的,夫妻二人很多次受傷,小磕小碰的傷都是家常便飯。

王繼才時常從山崖上摔下來,摔斷了三根肋骨,也摔破過膽囊,導致他當場昏死過去,幸好王仕花及時將丈夫送醫,王繼才才被搶救了回來。

1987年,王仕花懷孕了,這對夫妻迎來了他們的第二個孩子。

7月初快到預產期時,王仕花還在不停的忙碌,她決定再有船隻路過要先離開孤島,回家生產,這一走就是一個多月,所以她要把王繼才生活所需的衣物和口糧打點整齊

王繼才心疼快足月的妻子,勸她不要太費心,難道自己一個大男人還照顧不了自己嗎,於是王繼才向上級匯報了自己妻子的情況,申請最近期能到島上的船隻。

可是肚子裡的孩子好像等不及了,7月9日,王仕花就感到肚子開始隱隱作痛,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她意識到自己要生了,王繼才看著妻子疼的滿頭大汗,急忙打電話聲音都顫抖起來「快來啊,我媳婦要生了,快派船來島上啊!。」

可偏天不遂人願,那天颳起了颱風,船根本無法出海,根本不可能有醫生能到這座颱風中的孤島上來,醫生只能在電話那頭,告訴王繼才該怎樣接生,王繼才雖然沒有經驗,他也怕的不行,但是眼下妻子只能靠他了

王繼才按照醫生的指示來幫王仕花接生,歷經千辛萬苦,王仕花生下了一個男孩,並且母子平安,看著剛出生的兒子,和累的滿臉都是汗水和淚水的妻子,王繼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王繼才給兒子取名叫「志國」志在報國,是王繼才對兒子的期望,志國也從小在島嶼上長大,他愛著這片海域,也愛著這座小島,正是憑藉著這份偉大的信仰,多年後長大成人的王志國成為了一位海警執法員,和他的父親一樣,在大海上工作,報效祖國!

王繼才不僅要守護開山島,他還要守護附近的漁民,在漁民晚上出海時,漁船的馬達聲接近,王繼才就邊敲鑼打鼓邊大喊,提醒漁民,防止船隻觸碰暗礁。

可即便是這樣,也會偶爾有船隻碰上暗礁,當有人落水時王繼才毫不猶豫的下水救人,路過的船隻故障了,王繼才也幫忙維修,久而久之,熱心腸的王繼才被這片海域的漁民都親切的稱為「島主」

1985年開始守孤島的王繼才夫婦,兩人一年年薪3700元,雖然平時會有物資補給,和王繼才同齡的人,早已翻蓋新房,差不多都步入了小康生活,而王繼才一家的生活還是過得很拮据。

開山島由於是海域上很重要的地理位置,最令人擔憂的是那些非法走私和偷渡的人。

1993年走私偷渡的行為特別猖獗,就有幾個不法分子試圖將走私而來的汽車停放在開山島進行周轉,被王繼才及時發現並迅速上報。

不法分子的手段極其惡劣,他們見王繼才夫婦在島上巡邏太緊,跟王繼才周旋了很久,狡猾的不法分子見二人生活清貧,想用金錢收買王繼才,足足10萬元,放在那個年代簡直是一筆巨額,對於生活拮据的王繼才,簡直是天文數字。

王繼才正直無比,在巨額的金錢的誘惑前面前不為所動,並說道:「不乾淨的錢不收,違法的事情我堅決不干。」不法分子惱羞成怒,見軟的不行,就來硬的,對王繼才使用了暴力的毆打,並威脅王繼才道:「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們走著瞧!」隨後又把哨所的房屋給一把火燒了,簡直可惡至極。

因為王繼才的及時上報,此案被有關部門迅速告破,不法分子全部落入法網。

常年住在海上的王繼才,患上了風濕病,身上的膏藥從沒斷過,還有讓人又痛又癢的濕疹也找上夫妻倆。

由此可見,守島不僅面臨大自然的惡劣環境挑戰,還面臨著惡人的人為危害,守島的工作處處有生命危險的威脅。

家庭

守島的生活,披荊斬棘,在家人這邊王繼才也有很多遺憾,王繼才夫婦常年駐守孤島,他們的女兒也從小成為留守兒童,童年時期沒有父母的陪伴,女兒沒少埋怨父母,因為生活的清貧,他們的女兒不得已放棄學業,早早的去打工貼補家用

但女兒知道父親所堅持的是什麼,也知道父親這個人勸說不動,也就努力工作來緩解家裡的經濟壓力,王繼才從沒申請過漲工資,就連自己家蓋新房子時的6萬元也是找姐姐借的,女兒出嫁時,甚至沒有幾件好的嫁妝,令女兒最委屈的是,就連她的婚禮,父親也沒能參加,王繼才也沒能親眼看著女兒出嫁。

2003年10月,王繼才的母親病重,在醫院治療時,昏迷的她嘴裡還一直在叫王繼才的名字,她那個在孤島上幾十年沒回家的兒子,王繼才得知母親病重的消息時,正趕上上級領導來民兵哨所檢查的關鍵時刻,站在礁石上 眺望著家的方向。

王繼才心中痛苦萬分,但他想做好自己的工作,隱瞞了母親病重的消息,在檢查完後,他才向上級申請,待他到家時,看到的是長滿青草的墳頭,「撲通」一聲,他在母親墳前長跪不起。

自古忠孝難兩全,王繼才沒見到母親最後一面,心中悲痛,更是遺憾至極。

旗幟

2018年7月下旬,王仕花長期艱苦的工作,導致她的股骨頭壞死,王繼才勸她早點去治療,於是王仕花做上了船去就醫。

臨走前,王仕花還向王繼才說:「老頭子,過幾天就是八一了,等我回來我們一起升旗。」王繼才答應了妻子的話,還安慰妻子讓她安心去看病。

就在王仕花離開的日子,王繼才因突發心臟病,一個人在孤島上倒下了,倒下前他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無怨無悔32年,他在這個自己用半生守護的開山島上永遠的離開了。

王仕花看病結束回到小島上,看到的是王繼才冰冷的屍體,她哭的肝腸寸斷,一下感覺天旋地轉,自己的丈夫就這樣一個人在島上結束了一生。

王仕花也有想過如果自己當時在場會不會丈夫不會走,再或者就算到了救不回來的地步,自己在丈夫最後的時間是陪著他的,不至於讓他一個人在這個小島上無人知曉的去世了。

2018年7月30日在灌雲縣殯儀館內舉行了王繼才的遺體告別會,很多人沒見過王繼才,但他們知道在開山島一直有個偉大的人守護了32年,在那天,很多人來送王繼才,有親朋好友,有以前一起並肩前行的戰友,有王繼才幫助過的漁民,大家都來送別了這位「島主」

8月17日,王繼才被追封為烈士,也被授予了「全國優秀黨員」的稱號。

2019年9月17日,王繼才獲得「人民楷模」的稱號。

為了致敬王繼才的「舍小家,顧大家」的精神,在王繼才同志去世後,灌雲縣在開山島上建立了一座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來傳授王繼才夫婦堅守孤島32年,愛國奉獻的精神。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