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軍最需要三種中國武器!不要火箭炮,俄指名:列出意想不到清單

秦蓁評論 發佈 2024-03-01T21:43:24.083669+00:00

外界普遍認為,俄軍武器裝備常規整體技術水平低、信息化能力低下、國防工業生產水平參差不齊、在關鍵技術領域投入不足。

自俄烏衝突爆發以來,俄軍常規武器裝備的落後、技術裝備研發的空缺暴露無遺,俄羅斯軍工企業和國防科技落後於時代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外界普遍認為,俄軍武器裝備常規整體技術水平低、信息化能力低下、國防工業生產水平參差不齊、在關鍵技術領域投入不足。這一切令俄方不僅無法實現對烏作戰行動的「速戰速勝」「一錘定音」,甚至還一度被烏軍打得節節敗退,在部分戰場丟失了主動權,最終陷入了漫長的戰略僵持階段。

令人感慨的是,俄方早已知道中國同行們在諸多領域達到了世界頂尖水平,但俄方卻遲遲不願意借鑑學習,更無法跳脫自己的技術慣性,主動引進中方武器裝備,造成俄方遺失了向先進國家學習的機遇。那麼,俄羅斯為什麼會陷入這樣「左右為難」「投鼠忌器」的困境呢?他們應該如何向中方學習,並一勞永逸解決自身裝備落後的問題呢?

首先,我們必須指出俄軍長期缺乏精確制導武器,最關鍵的問題在於俄軍高層對現代化精確打擊武器的認知可能存在「嚴重偏差」。早在前蘇聯時代,蘇軍在精確制飛彈藥領域已顯著落後於同時代的美軍。蘇聯解體後,俄軍雖然取得了一些積極進展,但相關工作依然嚴重滯後,成就甚至不如蘇聯時期。

俄烏衝突期間,俄軍在很短的時間內消耗了其並不充足的巡航飛彈、空地飛彈和其他精確制導航彈,此後俄軍飛彈攻勢時斷時續,轉入了「絞肉機」一般的陣地戰、壕溝戰和炮兵對決。反倒是烏方得到了「標槍」反坦克飛彈、「毒刺」防空飛彈等武器,取得了顯著的「游擊戰」戰果。

其次,構建在傳統「大陸軍思想」下的俄軍機械化部隊,雖然擁有大量傳統武器裝備,但他們已明顯不適應這場高技術條件下的信息化戰爭。比如,曾被認為可以迅速突破烏軍防禦體系的俄軍T-72、T-80、T-90坦克部隊,頻頻被西方提供的先進反坦克飛彈摧毀。一大原因是俄方這些裝備缺乏較好的夜戰設備和觀瞄器材,導致部隊頻繁在易於暴露的白晝與烏軍交戰,蒙受嚴重損失。

另外,事實證明俄軍的信息化程度很低。外界有一個共識,俄軍的信息化戰爭理論和作戰指導思想陳舊,缺乏針對性和實效性。這反過來影響了其精確制導武器、乃至傳統武器平台的發展和運用,因為無法掌握制信息權,最終將導致俄軍在武器制導、定位、目標發現與分配等環節的信息化提升,也無法放大傳統武器的戰鬥力。

那麼,俄軍的信息化能力為什麼這麼低呢?一方面,俄羅斯經濟和技術發展滯後,前蘇聯時代的工業化基礎也比較薄弱,因此俄羅斯無力像先進國家那樣在信息化領域占據領先地位。另一方面,俄政府和軍方在國防技術的整體規劃上過於注重少量「明星」武器的研發,例如至今未上戰場的T-14「阿瑪塔」新一代坦克、「庫爾干人」25步兵戰車,又或者不具備真實隱身能力的蘇-57戰鬥機,這擠占了分配給信息化領域的資源。

此外,俄軍高層對武器裝備發展的看法也存在問題。他們客觀上受到國家財力的限制,但似乎俄軍高層也存在過於保守、小富即安的弊病。他們過多痴迷於蘇聯解體後一些局部武裝衝突的經驗,例如俄軍根據車臣衝突的經驗打造了適合巷戰的BMP-T火力支援戰車,但這一成果卻不適合在烏克蘭平原上的突破戰、陣地戰。

少量的T-14坦克等新一代戰車根本沒有出現在烏克蘭戰場,占用的資源卻相當可觀。與此同時,俄軍現有的信息化、電子化作戰車輛太少,蒙受戰損後難以維持可用的總量(例如「披肩」-K電子戰系統、各級別擁有較強通信能力的指揮車輛),惡化了信息化能力低的結構性問題。

可以說,俄軍的武器裝備整體規劃缺乏系統性和前瞻性,往往只關注當下和近期軍事熱點,缺乏對未來戰爭的預判和頂層思維。這還反映在了具體指揮、管理的諸多領域,由於俄軍領導層不具備洞悉敵我力量對比的長遠眼光,缺乏足夠的戰場信息收集處理能力,導致對戰鬥的難度和進展情況出現嚴重誤判。這反映在了俄烏衝突交戰初期奪取基輔安東諾夫機場、大部隊從地面奔襲基輔等作戰行動之中,這些行動的失敗導致俄軍失去了絕佳的取勝戰機。

主要特別指出一點,俄羅斯軍工體系「山頭林立」,既得利益者把持了重點武器裝備研發規划過程。這令該國的研發效率降低,「扯皮」行為增多,也使得俄軍長期面對一些裝備「短板」問題。

那麼,為什麼俄軍不願意早點向解放軍學習精確制導武器、信息化作戰方面的經驗呢?顯然,這觸及了俄方內部軍工集團既得利益者的切身利益。例如中方企業向俄出口船舶柴油機後,俄方一些企業和個人不斷對該產品挑刺,甚至造謠污衊,無非就是想保住自己的「飯碗」。

但面對俄烏戰局持續惡化,甚至正在擴大化的趨勢,「放下架子」購買中方武器或技術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有俄媒體就「指名道姓」認為,有三類中國裝備的清單是俄方應當優先考慮的,但這裡面居然沒有大威力的自行火箭炮,很多內容確實有點意想不到。

第一種是信息化炮兵指揮體系,總體上來說。俄軍仍有相對龐大的炮兵裝備和隊伍,但缺乏實時精確調炮、快速反應和協同作戰的能力。俄方完全可以考慮進口中方新一代外貿自行火炮系統,包括配套的戰場信息收集分發、指揮控制系統,根據戰場實時情況及時調動火炮火力,放大自身炮兵部隊的戰鬥力。

第二種是中方「彩虹」或「翼龍」系列等高性能無人機,可加強戰場偵察和情報收集能力,更好地攻擊地面目標。

第三種是戰場信息化指揮系統,從根本上為較高級別的部隊提供一體化的智能作戰指揮體系,減少因為部隊無序、分散作戰而造成的額外消耗。目前中方已在國際市場推出了至少達到合成旅級別的信息化指揮體系。

總的來說,如果我們假設有一天俄羅斯能夠實現進口中國相關技術和產品,那麼我們也不排除出現俄軍戰鬥力迅速提高、扭轉戰局的可能性。同時也有利於俄軍為未來的戰爭做好技術和裝備的準備,至少可以更有效的威懾西方。但是,這需要俄方高層端正思想,正視現實,犧牲一些短期利益,而這或許是俄方面對的最大困難。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