庇西特拉圖的身份:與雅典娜女神有什麼關係?

蓉蓉敘說歷史 發佈 2024-03-03T11:38:36.386031+00:00

在解讀庇西特拉圖身份之前,無疑要理解雅典娜在雅典人眼中的形象她全副武裝的出現在雅典人面前,將庇西特拉圖從城外帶回衛城,那她這個形象具有什麼意義呢?

通過在前面的分析,可以認為「庇西特拉圖歸來」不是一次簡單的扮演遊街,而是一個具有宗教意味的場景。在當時雅典人的眼中,雅典娜以神現的方式出現在他們面前,並把庇西特拉圖帶回雅典。庇西特拉圖通過這種行為,不僅僅表明自身成為身受神的寵愛,同時他也成為女神與雅典人之間的一種中介,將女神的真實面目展現在雅典人的面前,讓他們感受到神聖的降臨。

那麼,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是為了單純的宣傳自己成為女神最寵愛的英雄或者又隱約的向雅典人表達了某種社會語義雅典人又是怎麼理解他的這種語義的。要解答這些問題,首先要理解被雅典娜帶回來的他與女神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從他們的關係中可以解讀出庇西特拉圖在此所希望表達的身份,進而分析出他的目的,是一種單方面的宣傳,還是他與雅典各個階層民眾之間的一次政事對話。

雅典娜的多重身份特徵

在解讀庇西特拉圖身份之前,無疑要理解雅典娜在雅典人眼中的形象她全副武裝的出現在雅典人面前,將庇西特拉圖從城外帶回衛城,那她這個形象具有什麼意義呢?

首先,雅典娜是一位女戰神,是城邦保護神,雅典娜女神邁錫尼時代可能就是王宮裡國王的保護神,邁錫尼衛城之內豎井墓東南方遺址上出土的一塊石灰石的匾額印中,就描繪了一個盾牌女神的形象,還有一些殘存的壁畫碎片上也描繪了一個頭戴野豬牙頭盔,肩搭格里芬形象的女神。

這些都很符合雅典娜女神的形象,在史詩《伊利亞特》當中,也有類似的印證,荷馬說特洛伊有一尊關乎國運的雅典娜雕像改,當它被奧德修斯和迪奧墨德斯盜取之後,特洛伊就不可避免的陷落了。後來,幾個希臘的城邦就宣稱他們得到了這尊雕像,如阿爾哥斯、雅典等等。

作為城邦保護神的雅典娜在希臘城邦中非常受到尊崇,其神殿遍布於古希臘的很多城邦,大部分時候常被稱作城邦的雅典娜,如在阿爾哥斯、特洛曾和斯廷法羅斯,有時稱謂會有一些變化,匕如在鐵該亞是被稱為,在斯巴達被稱為,在克羅內亞被稱為,意為戰爭之主,在曼丁艾亞被稱為,在波俄提亞被稱為,在一些島嶼上常被稱作,意為人民的保護者。

如同在雅典一樣,她的神殿基本上都是在衛城之中,而且往往處在最高處,這可能是因為她戰爭女神的特性緣故。

其次,在雅典名祖神話的構建當中,雅典娜與雅典的關係更是非同一般。在凱克羅普斯時期,雅典娜與波塞冬爭奪雅典的保護權,雅典娜以栽種了一顆橄欖樹獲得勝利,成為雅典的保護神。在厄里克透斯的神話中,他的出生甚至直接跟雅典娜都扯上了複雜的關係。

傳說赫淮斯托斯一次想要輕薄雅典娜,在追逐的過程中,其精液灑到了雅典娜的大腿上,雅典娜用羊毛把它擦掉扔到大地地母上,結果大地生出了雅典人的地生人名祖厄里克透斯,雅典娜又把他帶到自己的神廟中將他養大。這樣,雅典娜以這種曲折的方式成為了雅典人名祖的養母,成為了與雅典人關係最為密切的神祇。

再次,從史詩和神話中可以看到,諸神一般都會有自己特別寵愛的英雄,會指引他們建功立業,得到偉大的榮譽。埃斯庫羅斯的《七將攻武拜》當中,拍呂尼克斯的盾牌上描繪了這樣的一副場景他手持新近鍛造的一面圓盾,盾面精細的雕刻著雙面形象,但見一將領金盾戎裝,有一婦女前行,尊貴地引導他。

據稱乃勝利女神,如題詞所稱「我引導這位將領,他將回到祖輩的城市和自己原有的宅邸。在諸神當中,雅典娜無疑是最為傑出的一位英雄保護神。

她幫助拍爾修斯斬殺美杜莎幫助赫拉克勒斯殺死尼米亞獅子、斯廷法羅斯鳥、捕捉地獄犬督促戒修斯離開阿里阿德涅,回到雅典,幫助阿喀琉斯平息怒火,獲取榮譽安慰佩內洛普不用擔心奧德修斯和特勒馬庫斯,因為「他們邊上是強有力的雅典娜帕拉斯」。她的這種行為都強化了她作為英雄保護者的角色。

在分析了雅典娜在希臘文化中或者說在雅典人眼中具有的意義之後,再來分析庇西特拉圖在這件事情當中表達了什麼意思,他又是以一個什麼樣的身份出現在雅典娜的身邊。

自我宣傳—神寵愛的英雄

一些學者從傳統的將其看做是一種臀主自我宣傳的思路出發,來研究庇西特拉圖在此可能表達的意圖。傑拉德·埃爾斯通過分析《荷馬史詩》當中雅典娜與奧德修斯、迪奧墨德斯等英雄之間的關係,認為「庇西特拉圖歸來」對荷馬史詩中相應情節的一種類比,比如,在《伊利亞特》第五卷中,雅典娜把車手斯特涅洛斯拖開……她登車站在神樣的迪奧墨德斯旁邊……帕拉斯·雅典娜抓住鞭子和韁繩,駕馭單蹄馬迅速向著阿瑞斯衝去。

通過向民眾展示這一他們所熟知的場景,從而表達了一種觀念,即雅典娜神如同寵愛奧德修斯、狄俄墨得斯、赫拉克勒斯一樣,現在把人間的最高榮譽給予了他,庇西特拉圖成為了英雄中的一員。

用這種方法的還有藝術史和圖像學專家約翰·鮑德曼,他通過對圖像資料的分析,提出「庇西特拉圖歸來」中庇西特拉圖與赫拉克勒斯之間具有某種對應關係。他先後在三篇文章中闡述了自己的觀點。

首先,通過對赫拉克勒斯主題的瓶畫做數量統計分析之後,提出一直到公元前五世紀晚期,從科林斯到伯羅奔尼撒半島各邦再到義大利的殖民地,各地出土的以神話為主題的圖像資料中赫拉克勒斯主題大概占到,而同一時期在雅典的黑像陶當中,占比卻高達占到。

除此之外,庇西特拉圖在位時修建的老雅典娜神廟中,有四件反映赫拉克勒斯的浮雕作品,兩幅是打擊特里同,一次大戰許德拉還有一幅就是進入奧林波斯。因此他認為這裡肯定有一種特別的原因激發了創作赫拉克勒斯的激情。

其次,在這些圖像當中,他注意到「庇西特拉圖歸來」故事裡庇西特拉圖駕著戰車被全副武裝的雅典娜護送回來的這個場景,與圖像學當中一組常見的圖形範式之間的對應關係。

他認為,在公元前六世紀中期之後,也就是在庇西特拉圖的這次戰車遊街之後,瓶畫中開始大量出現雅典娜與庇西特拉圖同乘一輛戰車圖像範式的作品,而在此之前,雅典娜引導赫拉克勒斯去奧林波斯山這個主題的作品採用的主要是一種步行的圖像範式。

除此之外,鮑德曼還提出了很多類似之處,比如庇西特拉圖跟裝扮成雅典娜的佩阿同乘一輛戰車進入雅典,而根據前述克里德穆斯的記載,佩阿最後同希帕爾庫斯結婚,通過這種聯姻變成了庇西特拉圖的兒媳婦。

因此在普里阿莫斯畫師印的一幅雅典娜與赫拉克勒斯同乘戰車的場景當中,刻有這樣一句銘文,意為赫拉克勒斯的女兒,約翰·鮑德曼認為這也是對當時社會事件的一種反映其他如庇西特拉圖第一次上台時成立的棍棒黨,也可能是對赫拉克勒斯的模仿等等,這些類似的巧合加上這一時期赫拉克勒斯崇拜的增強,約翰·鮑德曼認為庇西特拉圖的這次扮演行為反映了庇西特拉圖及其兒子們的一個宣傳策略。

即將庇西特拉圖比作赫拉克勒斯,那他這次由雅典娜陪伴著回到雅典即是對雅典娜引導赫拉克勒斯去到奧林波斯山神話原型的模仿,以此將自己比作女神所寵愛的赫拉克勒斯的一種社會宣傳。

鮑德曼的這種解讀得到一些學者的贊同,並激起了對圖像與社會之間關係研究的熱情。比如布里金德主編的《古代希臘和相關陶器》、川穆恩的《古希臘藝術與圖像學》等,都進一步闡發了圖像和社會宣傳之間的關係。但是他將庇西特拉圖與赫拉克勒斯聯繫起來的方式受到了很多學者的質疑。

如穆恩認為,雅典娜和赫拉克勒斯同乘戰車的主題早於「庇西特拉圖歸來」的事件而存在,只不過可能在庇西特拉圖那裡被增強了一種意義。而且克里德穆斯所載的佩阿同希帕爾庫斯結婚的傳說很值得懷疑,因為在《歷史》當中,庇西特拉圖說佩阿是出自雅典地方德美的平民,亞里士多德說她有可能是一個色雷斯的賣花女,她這種身份肯定不適合同貴族進行聯姻。

庫克也提出類似的異議。首先,他認為在前五世紀末以前,希臘人很難容忍一個人與神去相比較的,如果庇西特拉圖違反了這個傳統的話,那麼反潛主者一定會拿這件事情作為攻擊的對象,如同伯里克利一樣其次庇西特拉圖很難控制瓶畫藝術的創作,瓶畫的表現方式主要還是取決於畫師以及顧客的需求。

再次,從現有的材料當中來看,除了老神殿三角牆上的浮雕之外,也未見庇西特拉圖對加強赫拉克勒斯的崇拜有什麼措施而且,如果說赫拉克勒斯崇拜的興起歸功於庇西特拉圖,那麼庇西特拉圖家族倒台之後,赫拉克勒斯的影響並未跟著降低再次,他認為赫拉克勒斯是一個暴力和富有侵略性的英雄,其特徵與庇西特拉圖所想表現的形象相差很遠。

最後他認為這個雅典娜和赫拉克勒斯同乘戰車的主題遠早於「庇西特拉圖歸來」這個事件。康納則提出一個最為直接的反問,如果庇西特拉圖模仿了赫拉克勒斯,那他為什麼沒有身披獅皮,手持大棒呢?

作為回應,鮑德曼又先後在兩篇文章當中佐證他的觀點,他通過分析庇西特拉圖對厄琉西斯秘儀的宗教政策與赫拉克勒斯在神話作為連接雅典和厄琉西斯的中介作用之間的相關之處,他認為,庇西特拉圖在位期間建立小秘儀和刻宇克斯祭司家族的宗教政策,以及與看起來屬於庇西特拉圖親屬的普利俄斯收養赫拉克勒斯為養子以便讓他能夠通過厄琉西斯進入冥界的神話傳說也使得庇西特拉圖把赫拉克勒斯作為其統治宣傳的工具。

對於庇西特拉圖與赫拉克勒斯之間的關係,學者們還在繼續爭論,可以肯定的是,這種赫拉克勒斯題材的瓶畫開始出現於前年,到前年到年變得非常流行。無疑是受到了庇西特拉圖家族的影響,但這可能並非直接出自僧主的收益,而是由於圖像學中的一種創作機制。

因為在古希臘,早期的瓶畫創作並非是一種獨立的藝術,它的主題以及表現形式往往都是來源於當時的壁畫、雕塑等大型的藝術作品,那麼這個主題會來源於哪裡呢在考古資料中,發現一塊阿提卡的墓碑殘片上,描繪了一個戰車遊街的場景,與赫拉克勒斯的場景很相像。

此外在地米斯托克利城牆中,也發現有一塊表現戰車場景的浮雕,羅伯特·漢納認為這可能與庇西特拉圖有關,庇西特拉圖死於,他的墳墓上可能會創作了一些神化赫拉克勒斯主題的裝飾,而這種圖形無疑給了瓶畫畫師模仿的對象,並且為普通的顧客所接受,從而創造了一個新的潮流。

關鍵字: